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土耳其流:博弈亚欧能源通道

2016-11-18 11:27:30 中国能源网   作者: 刘乾  

在伊斯坦布尔世界能源大会期间,俄罗斯与土耳其签署了建设“土耳其流”天然气管道的政府间协议。如果土耳其流管道能够在2019年底前建成通气,将对欧亚大陆的能源流向产生重大影响

10月10日,在伊斯坦布尔世界能源大会期间,俄罗斯与土耳其签署了建设“土耳其流”天然气管道的政府间协议。根据协议,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将建设两条经黑海海底至土耳其的管道。第一条管道向土耳其供气,另一条计划经土境内向欧洲南部地区的保加利亚、塞尔维亚、希腊、波黑、马其顿和斯洛文尼亚等地供气,两条管道的供气能力为每年315亿立方米。俄罗斯能源部部长诺瓦克称,陆上管道第一条属于土耳其(将成为土耳其天然气管道系统的一部分),第二条管道属于俄土合资公司。

\

去年11月俄罗斯SU-24战机在叙利亚被土耳其击落,在不到1年时间里,俄罗斯与土耳其的关系实现大逆转。由于与西方关系的对立,俄土两国开始“抱团取暖”,土耳其流管道成为趁热打铁的经典范例。如果土耳其流管道能够如俄方所说,在2019年年底前建成通气,将对欧亚大陆的能源流向产生重大影响。

土耳其将获得实在利益

从土耳其流管道中得益的首先是土耳其。今天,土耳其已经是东西方间的能源枢纽。俄罗斯和里海国家每年经博斯普鲁斯海峡和达达尼尔海峡向全球市场供应大量石油,经土境内的巴库—第比利斯—杰伊汉石油管道和基尔库克—杰伊汉石油管道向全球市场出口里海地区和伊拉克北部开采的石油。在欧盟的“南部天然气通道”项目框架内正在建设跨安纳托利亚天然气管道(TANAP),未来还将向南欧供应阿塞拜疆天然气。土耳其流管道将使土耳其成为俄气绕过乌克兰向南欧输送的替代性通道,从而进一步加强土在欧亚大陆的能源枢纽地位。

在加强过境地位的同时,土耳其也在积极保障本国能源安全。土耳其是能源进口大国,也是天然气消费增幅最快的国家之一。其2015年消费的480亿立方米天然气中,约300亿立方米来自俄罗斯。其中一半经乌克兰和巴尔干地区输往土西部,另一半经黑海的“蓝流”管道输往土耳其东部。对俄乌关系恶化引起的对天然气过境运输风险的担忧,土耳其并不比欧盟少。因此,目前最有保障的土耳其流第一条支线,不仅将解决土耳其进口俄罗斯天然气的直达问题,其运输距离也更近,管输成本更低。同时,在达成“土耳其流”协议的同时,俄同意向土提供天然气价格折扣,这将使土获得实实在在的收益。

俄罗斯掌握政治优势

作为建设土耳其流管道的倡议方,俄罗斯从管道中收获的主要是地缘政治利益。与乌克兰关系的恶化使俄坚持寻找替代过境乌克兰的天然气通道,在放弃“南流”管道和“北溪-2”管道前景尚不明朗的情况下,土耳其流管道协议的成功签署将增强俄面对欧盟和乌的主动性。土耳其流管道的建成和满负荷运营将使过境乌克兰的天然气输量减少一半(2015年俄经乌输送了约640亿立方米天然气);同时,将天然气接口设在欧盟—土耳其边境,既避免了新管道受欧盟天然气管道法规的限制(土耳其已经表示,将土耳其流第二条管道100%的运输能力授予土俄合资公司),也迫使欧盟,特别是南欧国家按照俄的意愿调整天然气进口政策。

乌、保成为“失意者”

因土耳其流管道建设直接受损的将是乌克兰。乌天然气管道运输系统将损失每年315亿立方米的输量,按目前的管输费用大约减少10亿美元的收入。这对于经济不景气和财政预算捉襟见肘的乌克兰来说是不少的费用。同时,由于天然气过境地位的下降,从现实的角度看,乌对俄和欧盟的重要性将会降低,一旦俄罗斯提出的“北溪-2”管道得以实施,乌将彻底失去天然气过境国的地位。俄罗斯已经表示,2019年俄乌天然气过境运输合同到期后将不再续签。

土耳其流管道协议签署后的另一个失意者是保加利亚。紧跟欧盟政策的保加利亚此前拒绝了俄提出的“南流”管道项目,但保加利亚希望欧盟协助其实现成为巴尔干地区天然气枢纽的目标,以作为对拒绝“南流”管道的补偿,但缺乏现实的天然气供应来源。今年上半年,在俄土关系恶化期间,保加利亚总理鲍里索夫曾提出恢复“南流”管道的建议,但显然,在土耳其流管道协议签署后,“南流”管道很可能被俄罗斯忘掉。

而欧盟对土耳其流管道建设的态度是复杂的。一方面,这条管道并不会降低欧盟对俄气的依赖和增加新的供应来源,降低乌克兰的过境地位对欧盟并不是好的选择。但另一方面,天然气流向的转移将给部分欧盟国家带来机遇,特别是南欧和巴尔干地区同俄罗斯关系密切的国家。在“老欧洲”的德国、法国和奥地利等积极支持“北溪-2”管道的情况下,欧盟对于天然气管道走向的立场可能会变得更加分裂。

(作者刘乾:中国石油大学(北京)助理研究员、硕士生导师)




责任编辑: 曹吉生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