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三去一降一补: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2017-06-20 15:26:57 5e

《三去一降一补: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一书已由中信出版社出版发行,厉以宁、吴敬琏、贾康等等10多名中国经济专家在书中,就推进“三去一降一补”(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问题,从各自研究专长领域,论述了自己的看法和研究成果,深刻阐释三去一降一补对于稳定增长、改善结构性问题的重要意义,帮助读者领会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战略意图,此书值得一读。原因有四:

一是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要求需取得实质性进展。

二是2017年各项经济政策将围绕此展开,成为各级政府工作的核心。

三是《三去一降一补: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选取国内权威的作者,从各方面对三去一降一补进行阐述,对读者有清晰的指导作用。

四是明晰发展趋势,掌握改革节奏。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2017年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深化之年,要在2016年初步展开的各领域改革基础上,取得实质性进展。而在各项改革措施中,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五大任务成为坚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实践主线的主要抓手。

吴敬琏在序言中指出,供给侧改革的根本是改革,并就为何提出“供给侧”还是“需求侧”的问题作出了阐述,对中国经济面临的挑战,决策层有两个判断:从内容方面说叫“三期叠加”;从现象方面说叫“四降一升”。“三期叠加”是指经济发展的换挡期、结构调整的阵痛期、刺激政策的消化期重叠在一起。“四降一升”是指经济增速下降、工业品价格下降、实体企业盈利下降、财政收入增幅下降、经济风险发生概率上升。其中最核心的问题是中国经济发展进入了下行通道。特别是2008年以后,这个问题就变成了一个不管是党政领导还是普通百姓,学界、政界、企业界都十分关心的问题。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方面,当前的重点任务是“三去一降一补”(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用经济学语言说,就是实现资源的有效再配置,通过市场竞争,使有限的资源从效益低的、供过于求的企业和部门流出来,流到效益比较高的供不应求的部门去。

去产能、去库存、补短板就是要实现资源的有效再配置。这个功能主要应该由市场承担。当然,政府行政手段好像见效快,根本问题是,政府怎么知道什么样的结构好?现在去产能的产业都是因为当年产能盲目扩大,但是怎么扩大起来的?政府不可能知道怎样的结构是最好的结构。去产能、去库存、补短板当然要用一些行政手段,但是,一定要清醒地认识到,政府看得准的经济事务并不多。现在已经出了一些问题,比如上一轮支持战略新兴产业的发展,政府做了不少好事,但也做了许多直接干预、进行补偿之类的事情,由于弱化了竞争,效果并不好,比如,电动车行业的“骗补”问题。有人说这是“小概率事件”,但是,在我看来,由于它在当前我国政府和企业关系的问题上相当具有典型性,恐怕不能说概率太小。所以,政府即使需要介入微观经济,也要非常注意方法,不能削弱竞争。

总之,在保持宏观经济稳定的条件下着力改革,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的作用,我们就能够真正提高供给效率,实现经济发展方式转型,保证中国经济持续稳定的长期发展。吴敬琏还提出了防止发生系统性风险的措施,成败的关键在于能否把改革措施落到实处。要提高效率,主要是靠市场起决定性作用,也要更好地发挥政府的作用

贾康认为,需求和供给是经济生活中互动的、互为存在条件的、相反相成的一对概念,而主要矛盾方面是抓供给,就是抓住我们现在要发力的优化结构这个着眼点:在“供给侧”的后面标注“结构性”的表达,也就意味着要正视我们以攻坚克难的改革带动整个供给体系质量效益提高,进一步解放生产力的复杂性。

厉以宁撰文指出,关于经济的未来我们可以得出两个结论:一是它的变化远远超过我们的预料;二是这种变化将是急剧变化而且可能是加速度的变化。关于中国经济的下一程,第一个问题要从“新常态”谈起。我们对新常态应该有一个正确的认识,新常态就是按经济规律办事,不按照经济规律办事就违背了市场。比如前几年中国经济一直高速增长,持续的高速增长不符合经济发展规律,也不能够持久。正因如此,我们转入了中高速增长,这符合当前的中国实际情况。高速增长带来五方面的不利影响:一是资源过度消耗;二是生态恶化;三是部分产业产能过剩;四是经济效率普遍低效;五是为了促进高速增长,我们错过了技术创新和结构调整的最佳时机。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包括美国、德国、日本在内的发达国家都是尽量地从技术创新找出未来经济发展的道路,而我们忙于高速增长,耽误了时间,所以这是我们要牢记的重要问题。

另外,新常态的一个重要表现就是我们的经济转入中高速增长。一般而言,7%甚至6%至7%是中高速增长。中高速增长同样是不容易的,而且并非转入中高速增长就真能够实现中高速增长,因为它需要两个重要条件:一是结构调整;二是创新。没有结构调整,没有创新,中高速增长也是不可能的。

第二个问题是,当前我们遇到了经济下行的压力。第一,要分析下行压力是如何形成的,在经济下行压力下我们该怎么办。要先把问题弄清楚,然后再想办法找出对策。现在不是增长率本身的问题,而是增长速度放慢的问题。另外,也应看到要长期保持高速增长代价过大,我们现在的问题就是前几年的高速增长过程中大量的重复建设,包括低水平的重复建设,加上地方产能过剩等各种因素叠加所产生的后遗症。

中国产能过剩带来两个大问题:一个是造成消耗,另一个是浪费资源。前几年我们超高速增长实际上是浪费资源的增长,没效率的增长。

从经济学的角度讲,经济要稳步增长,要看基数是越来越大还是越来越小。今天我们的基数和10年前相比是越来越大的,每增加1%,难度将更大。这样的状况不可持续,所以有一个递减的过程,前几年的高速增长实际上也给我们今天的继续增长带来了困难。

我们在应对经济下行压力时要坚持两点:一是结构调整,结构调整这一关非过不可;二是技术创新,要走群众创新、创业的道路。思路上要坚定,不要再幻想,也不要老调重弹,经济的大起大落对我们没有好处。所以,我们还得讲宏观调控,着重放在定向调控上,因为定向调控就是结构性的调控,重视微调和预调,这样我们才能适应当前经济运行的下行压力。




责任编辑: 吴昊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