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新能源
  • 风能
  • 国家电网公司东北分部张宏鹏:东北风电消纳市场化实践与思考

国家电网公司东北分部张宏鹏:东北风电消纳市场化实践与思考

2017-09-15 14:39:10 电力头条APP

2017年9月15日,由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可再生能源发电并网专委会主办的第一届可再生能源并网技术与政策论坛在北京隆重召开,会议以“新能源与电网协调发展”为主题,围绕战略与规划、政策与机制、并网和消纳、储能及应用等议题,探讨可再生能源快速发展中的热点问题与对策,促进我国可再生能源事业快速发展。本届论坛邀请国家能源局等政府部门领导、能源电力领域院士和资深专家就再生能源发展战略、规划、政策、技术等问题发表主旨演讲。北极星电力网全程直播本届论坛。

会上,国家电网公司东北分部张宏鹏主题分享《东北风电消纳市场化实践与思考》。

\
国家电网公司东北分部张宏鹏

以下为电力头条APP为您带来的致辞实录:

大家下午好,很荣幸能够有这个机会向大家汇报一下东北风电消纳市场化的实践与思考。

我的报告分三个部分,一个是发展昆剧,二是市场化实践,三个是思考。双城记说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这对过去若干年来东北风电发展问题也是如此。

十一五以来是中国风电迅速崛起时期,由政府主导的大规模集中开发模式将中国的风电推向了世界风电之冠,近十年来东北电网发展也非常快速,风电装机容量从85万增加30多倍,在2007-2008年年均增长都是超过百分之百。

截止到去年年底东北电网的装机容量已经达到1.3亿,其中火电占68%,水电800万,风电的装机容量是2700万,占20%,核电是448万,占百分之三点几,太阳能是占1.7%,200多万。

2016年东北风电发电量437亿,占全网发电量10%,东北电网的风电装机容量占比和风电发电量占比在全国区域内都是算比较高的,从2010年开始东北风电超过水电,成为网内第二大电源,尤其是在蒙东四城市,风电装机容量超过地区负荷。

近年来,东北电网电源增长速度一直高于负荷增长速度,新增电源是热电风电核电,风电发电占比仍然是正增长,蒙东辽宁是东北风电装机发电量最大的两个省。原来在规划的全国七个千瓦风电基地是没有辽宁,只有蒙东和吉林,实际上现在东北地区风电装机量最大的是辽宁。

与此同时东北的火电、核电全部出现利用小时数大大低于设计水平,出现大面积亏损,电网调峰几乎无法运行,冬季节日期间供热电场关停,尤其是去年春节期间,东北电网有26家电场,正常是双机供热但是要单机轮停,火电利用小时数降到四点一下,东北核电也是利用小时数最低,不到7000。东北电网面临的问题一个是可再生能源的目标和现实电源结构的矛盾。二是风电高渗透率电网的安全稳定问题。三是缺乏足够的市场化机制和政策。

东北电网的主要矛盾问题是在东北每年有长达五到八个月供热期,东北北部黑龙江呼伦贝尔下个月要进入供暖期,这正好是大风期,同时,完成新能源和供热双重任务。

简单对比一下,东北的情况和国外的情况,大家一说风电发展比较好的国家首先是丹麦,实际上丹麦是在欧洲和北欧电网的一部分,背靠一个发电网,并不是很独立的,如果按照这个来考量,实际上丹麦电网无论是从风电的装机容量,他的负荷的系统规模大小,对外联络线的情况和东北蒙东,如果能够把蒙东单独作为一个地方和国家,他们做的消纳工作不比丹麦差。

西班牙和东北相比,无论是系统规模,风电装机容量和东北有一定可比性,西班牙工作比我们好一些,最主要的问题,我们看一下西班牙电源结构,这比东北要好的多。

再看一下美国的风电消纳情况,美国最近这些年,不要光看美国风电装机增长,这几年调和电源占比增长一倍多,美国一方面在装风电,另外装灵活调节电源,自然也不存在电网。

市场化的实践,从2010年之后主要面临和热电利益争夺,导致东北电网总量过剩,电源结构失衡。清洁能源在传统化石能源承接发电权力,也就电网安全责任,没有无责任的全力,也没有无全力的义务,所有发电企业都有调控的义务,这样保证电厂发出来的电才是合格的。不履行调峰义务企业,可以向有调峰赢余能力企业购买,这就是东北调峰市场建立的基础的理念。

目前东北电力调峰市场主体范围是风电,核电,火电,后来在今年,从电力调峰市场在今年1月1日调整成电力,进一步扩大市场规模,变成电力辅助市场,国家能源局专项改革试点,第二稿增加电储能,下面是后增加的,前面是第一版的。目前火电机组和生物制机组,十万以上要参与这个调峰市场,风电间歇性建站是不具备提供调峰能力的,但是要参与市场化管理。

在东北这个调峰市场最重要的一点建立了有偿调峰基准,在这个基准之上都是无偿义务的,大家无偿调用的,在这个基准之下,进入到有偿调峰,可以拿到市场出售挣钱了。目前这个市场规则对于纯凝机组和供热有差别对待的,供热电场和非供热电场有偿调峰界限有2%的差距,在供热期和非供热期是对调的。

所有火电厂提供的,进入到有偿调峰区间之内划分成两档。我会优先调用益物调峰,之后进入有偿调峰,这会先低价后高价,这么一个调用顺序。这几个电厂日前按照价格报价,每个电厂报了一个价,如果油价格差有一个排序,在第二天调电的。之所以按照全系统的价格,东北市场实际上和国外的市场是反向的,国外的更多的是考虑加,而在东北尖峰的时候不缺,低谷的时候没有人减,这减出率有不好的,取全系统的价格。

我最后讲一下如何看待东北的电力辅助市场,过高和过低的评价东北电力辅助市场都是不客观的,评价东北的市场不能完全脱离2014年产生的时候背景,当时很多客观条件是不能突破的。国外为什么没有这个电力调峰辅助市场,他价格合理,因此在传统的经典的电力市场理论里面,调峰不是一个典型的市场,因为他不需要,他靠实时电价就可以解决调峰问题,但是在东北靠实时电价,你的经济杠杆突破不了,超不过电价,这种情况下杠杆率是完全不够的,不足以撬动火电的联合性改造,东北通过单独把调峰打造成比发电更为有更高价值的商品单独卖调峰,这个价值最高可以到一块钱,这个经济杠杆力度撬动了这么多火电厂积极投入改造,逐渐的改善东北电网的电源结构。

东北电力研究过剩调峰有更高附加值,传统的市场要解决健康电源资源优化问题,东北调峰市场要解决生存和发展问题。实际上传统的电力市场资源优化是强身健体的。

最后简单说一下,我们认为在东北电网未来发展的路线,大致是这么几个方向,一个是规模,二个是灵活智能,三是安全,四是效率效益,我就不展开说了。

规模主要是今年开始调试特高压直流向全国送电,明年大概正式投产。灵活,风电的基本特征是随机性和波动性,未来电网整体属性一定是灵活智能的,经典的电网技术理论是基于发出配供用单向稳定的基础之上,发电是单向的要用电,随着越来越多的风电太阳能的电源,以及微小的分布式电源加入,电源之间互相适应问题,在技术和经济两方面都带来了挑战,简单的说就是电网适合有足够灵活性的挑战,更深层面电力系统是现代文明社会的基石,一个灵活的电力基石之上需要有一个更社会的体制机制。

这是今年春季会上美国能源部报告里面,给整个几十年电力发展演化起了一个关键词,最后在下一个十年是灵活的。后续我们的一些想法一是寻找社会成本低的电网。二是利用经济杠杆促使风电履行其应尽的义务。三是研究辅助市场未来现货市场的衔接和协调。这是密西根大学的工作组关于一个虚拟发电厂的报告,我也认为这种电网调峰服务是全社会成本最低的电网灵活性运行方案。

这个是下一步想法,东北市场目前在调峰,有偿调峰这一部分体现的是一种市场化,市场竞价,实际上在分摊出钱方,这一部分的市场化并不是体现很多,这一部分实际上可以进一步做一些工作,我们也在考虑把两个细则在这一部分融合进来,加强对风电引导。

今天多位专家谈到了风电预测准确性的重要性,我们也在考虑下一步对风电准确性的预测,也要加上技术杠杆,加强管理。实际上我们也认为我们风电预测做不准,可能更大程度上不是技术问题,而是管理问题。




责任编辑: 李颖

标签: 新能源 国家电网公司 东北 风电消纳 可再生能源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