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东北亚地区天然气合作亟须寻找新领域

2017-09-19 10:26:52 中国石油报   作者: 陆如泉  

中、俄、日、韩及蒙古国五方可在天然气利用、城市燃气、天然气化工、行业标准对接等方面进行沟通探讨;关注重点可包括LNG领域,推进东北亚地区LNG市场获得相对稳定和廉价的供应等等,从而为政府和企业提供有预见性的咨询建议报告。

近日,笔者在俄罗斯莫斯科参加了为期一天的“东北亚天然气与管道论坛执委会会议”,深切感受到该论坛举办的初衷与现实存在一定差距。东北亚天然气与管道论坛(Northeast Asia Gas & Pipeline Forum,NAGPF)成立于1995年,最初由日本钢铁协会倡议,是一个由俄、中、日、韩四方参与的带有行业协会和企业性质的国际性论坛,后来蒙古国也申请加入,变成了五方论坛。该论坛一般每两年举办一次,在五个国家轮流举办。论坛执行委员会会议(Executive Committee Meeting)每年举办一次,一般在举办下届论坛的国家召开,主要商讨下届论坛的会议主题和会议内容等事项。因俄方原因,计划于2017年召开的第15届NAGPF未能如期举办,只召开论坛执行委员会会议。长期以来,东北亚地区的天然气市场呈割据状态,“亚洲溢价”持续存在。中日韩目前均是全球天然气消费和进口大国,打造一个相对统一的天然气买方市场,提升买方的议价能力,并进一步构建买卖双方的协调机制,是NAGPF的使命和目的所在。长期以来,东北亚天然气交易挂钩的JCC价格(日本原油综合指数JCC,Japan Crude Cocktail)实际上是日本市场的价格。

四方代表(中、俄、日、韩,蒙古国本届未派代表参加)分别在会上就本国天然气市场和国际能源与油气行业形势进行分析和发言。

笔者回顾了一下以往几届NAGPF所达成的倡议,与NAGPF使命目标仍有很大差距,有点“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的味道。原因何在?笔者这里试做分析。

第一,俄方对组织召开NAGPF显得“力不从心”。就拿此次执委会会议来说,俄方参与人士大多是大学教授、研究院和个别油气公司的代表,而且是已经退休的人士。相比而言,日方是田中伸男(国际能源署前署长)领衔的8人团队,田中先生无论在日本还是国际能源界依然拥有较强的影响力;韩方是KOGAS(韩国天然气公司)的副总裁级代表参加;中方也派出了国家高端智库负责人(中国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院长)领衔的团队参会。可以看出,俄方对于此会的确有点“三心二意”和“力不从心”。究其原因,有两点不可忽视:一是俄方作为五方里面唯一的资源供应方(卖方),其实不希望其他四方达成相对一致的买方同盟关系,因为这样一来,俄罗斯的战略主动和议价能力就会大大降低。实际上,俄方是希望以“双边”而非“多边”的形式来与东北亚各消费进口大国打交道。另外还有一个原因是,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作为俄罗斯乃至全球最大的天然气企业,希望直接与中国石油、KOGAS这样的战略买家打交道,而不需要NAGPF这样的“中间环节”。Gazprom每年10月左右均会举办一个大型的国际天然气论坛,所讨论的主题基本上与NAGPF差不多。因此,Gazprom支持NAGPF的动力明显不足。作为一个具有行业协会性质的国际论坛,政府不重视、企业不买账使得NAGPF的地位尴尬。

第二,各方的价值取向和战略需求迥异,是NAGPF难以推动形成实质性成果的主因。历史上,中日、中韩、日俄、中俄存在分歧。这也是NAGPF虽已经过20多年的发展,但到目前为止作用发挥依然十分有限的主要原因。东北亚地区中日韩三方的天然气市场一体化进程依然任重道远,中日韩俄蒙五方就更难协调了。目前看,NAGPF尚不具备形成类似北美自由贸易区(NAFTA)或欧盟那样的一体化的市场体系,甚至连打造出东南亚国家联盟那样的次级市场体系的难度都很大。而且,当前及今后一个时期,是东北亚地区矛盾和冲突频发的敏感时期,各方之间的能源与经贸合作较大程度上要受到政治气候的掣肘。

笔者判断,中日韩三国的天然气企业界和行业协会是希望在东北亚形成一体化市场体系的。但在构建未来这个市场体系过程中,中日之间如何协调和平衡,是一个难点。

第三,新时期新阶段,NAGPF亟须充实新主题新内容。此次执委会会议,有代表认为,NAGPF现在面临的外部形势与10年前迥然不同。10年前,或者5年前,东北亚地区与俄罗斯之间的合作主题、合作热点是跨境石油天然气管道谈判和建设。那一时期,东北亚及俄罗斯地区的跨境天然气管网基础设施尚不成熟,天然气管道设计、建设和运营自然而然成为NAGPF的讨论重点。现在,这一地区大型跨境天然气项目已经完工或接近完工,尘埃基本落定,NAGPF当前缺乏各方共同感兴趣和积极参与的话题,所研讨的范围亟待扩展。实际上可以在天然气价值链的扩展上做点文章。比如,各方可以在天然气利用、城市燃气、天然气化工、行业标准对接等方面进行有效的沟通探讨;再比如,除了管道气,关注重点可否包括LNG领域,如何推进东北亚地区LNG市场获得相对稳定和廉价的供应等等。从而为政府和企业提供有价值、有预见性的咨询建议报告和业务发展建议报告。

那么,NAGPF还有无存在的必要?答案是肯定的,但必须对其重新进行定位。比如,可以将NFGPF和中国的“一带一路”建设倡议和俄罗斯提出的“欧亚经济联盟”相结合,多在“政策沟通”“贸易畅通”和“民心相通”上下功夫等。

 




责任编辑: 张学坤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