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煤炭
  • 综合
  • 铁法煤业:一个煤矸石电厂的成长轨迹

铁法煤业:一个煤矸石电厂的成长轨迹

2017-09-25 08:49:56 中国煤炭网   作者: 尚军梅 冯诚 吴金池  

9月7日,大唐国际发电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大唐国际)的最后一批24名员工办完手续后离开了辽宁调兵山煤矸石发电公司。至此,这家由辽宁铁法煤业集团与大唐国际共同持股经营的煤矸石电厂,在2012年实施股权变更后正式完成了人员的置换和交接。

调兵山煤矸石发电公司是在煤电联营的大背景下成立的。据调兵山煤矸石发电公司党委书记、总经理程荣新介绍,从2006年9月30日成立至今,这个煤矸石电厂经历了两次股权变更。现在,铁煤集团占股60%,大唐国际占股40%。

1煤电联营下的股权变更

站在调兵山煤矸石发电公司厂区内,记者感觉跟其他火电厂的区别不大。

程荣新说,这个煤矸石电厂装机规模为2×300兆瓦,用的是城市中水,吃的是发热量为2910大卡左右的劣质煤,同时每年掺烧干煤泥60万吨。整个铁煤集团本部矿区每年也就产生约60万吨干煤泥,这个煤矸石电厂基本上都消纳了。严格来说,这个电厂是个资源综合利用电厂。

程荣新是2012年8月1日从铁煤集团热电厂调过来的。2012年,调兵山煤矸石发电公司股权变更,股东由辽宁省能源投资公司、大唐国际、铁煤集团三家变成铁煤集团、大唐国际两家。铁煤集团变成控股股东后,调兵山煤矸石发电公司董事长高国勤和程荣新一行4人于2012年8月1日代表铁煤集团过来接管调兵山煤矸石发电公司。也是从2012年开始,大唐国际员工开始撤离。

2009年之前,三家企业持股比率分别为,辽宁省能投占股40%,大唐国际占股40%,铁煤集团占股20%,生产经营管理主要由大唐国际负责。在组织架构上,大唐国际派出董事长、总经理、党委书记,辽宁省能投派出副总经理,铁煤集团派出副董事长、副总经理。实际经营管理的领导班子是5人,一个总经理兼党委书记,三个副总经理,一个财务总监。

记者了解到,当时成立调兵山煤矸石发电公司时,铁煤集团本部矿井煤炭年产量2000万吨左右,考虑到煤电联营有优势,且铁煤集团又有几个矿井煤质较差,还有大量煤矸石产生,环保压力比较大,就想把煤矸石消化掉,所以计划办煤矸石电厂。三家企业合资办煤矸石电厂,主要考虑的是优势互补。

现在,在调兵山煤矸石发电公司,资历最老的就是副总经理刘宝华了。2006年,刘宝华代表铁煤集团担任调兵山煤矸石发电公司副总经理。“这个煤矸石电厂成立的时候,铁煤集团占股20%,是小股东,在管理上处于弱势。大唐国际毕竟是央企,很多管理模式对于我来说都耳目一新。这几年,在这里工作,我自己收获非常大。”刘宝华说。

跟其他火电厂一样,煤炭原料成本是调兵山煤矸石发电公司成本的大头,占比达60%左右。也因此,该公司两台机组分别于2009年12月19日和2010年5月7日投产后,其盈利情况也像过山车似的,随着煤炭市场走势而出现较大幅度的波动。

据了解,2012年股权变更的时候,调兵山煤矸石发电公司资产负债率为104%,也就是说已经资不抵债了。也正是在这个背景下,辽宁省能投撤股了,铁煤集团变成了控股股东,开始正式接管调兵山煤矸石发电公司。

2012年,调兵山煤矸石发电公司亏损达2.6亿多元;2013年,铁煤集团接管之后当年亏损9148万元,减亏1.7亿多元;2014年盈利3059万元;2015年盈利3053万元;2016年盈利2295万元,连续三年实现盈利。

2一场人员大换血

2012年8月3日,铁煤集团从下属热电厂挑选73名优秀员工到调兵山煤矸石发电公司工作。当时,大唐国际有300多人。

铁煤集团跟大唐国际签署的协议明确,大唐国际员工一年以后撤出。后来,大唐国际在辽宁的其他项目上马迟缓,其员工一直到今年的9月7日才全部撤离。

“2016年撤走的人最多,有150多人。这对生产管理的影响很大。”程荣新说。

2012年刚来的时候,无论是在员工数量还是在企业经营、管理等方面,铁煤集团都处于弱势。铁煤集团采取的策略是充分相信现有的人员,让大唐国际员工在岗位上保持一定的稳定性,没有急于去置换、监管。铁煤集团做的主要是熟悉、培训等基础工作,管理人员都处于并行的状态,随后,再慢慢地充实进去。

“一般来说,一个岗对应两个人,一个是大唐国际员工,一个是铁煤集团员工,基层员工都是以师带徒的形式工作。大唐国际员工是师傅,铁煤集团员工是徒弟,等徒弟出师了,师傅就可以撤离了。”程荣新说。

调兵山煤矸石发电公司发电部值长秦世强是一步步替岗过来的。秦世强之前在大唐集团下属电厂工作。2013年,调兵山煤矸石发电公司招聘时,他应聘而来。刚到调兵山煤矸石发电公司时,秦世强以师带徒的形式跟着大唐国际员工学习。由于有工作经验,秦世强从副值班员做起,之后提岗为主值、机组长,一直到工人岗中最高级别的岗——值长,四年提了四个岗,每一个岗对应一个大唐国际的师傅。

调兵山煤矸石发电公司设备工程部热工专业点检长蒋昇主要负责仪器、仪表的检修,2012年8月来了之后跟着大唐国际员工学习。“我的师傅岗位级别比较高,他带了我三年。我现在的岗位就是我师傅之前所在的岗位。”蒋昇说,他的师傅叫李成文,现在去大唐国际葫芦岛电厂了。

实际上,大唐国际员工是有撤离预期的。所以,他们想尽快培养出铁煤集团员工,以便早日撤离。但是每个员工的基础不一样,有的学得快,有的学得慢,也曾出现铁煤集团员工尚未出师,大唐国际员工想撤离的事情。最后,铁煤集团通过与大唐国际协商,让大唐国际员工晚走了半年。

人员置换过程是双方员工共同成长进步的过程。有铁煤集团员工表示,大唐国际的管理更扁平化一些。就电力系统而言,一个层级主管能决策本层级管理的事,强调的是专业管理和层层管理授权,分级负责,岗位的责任意识更强。

“大唐国际的员工素质比较高,大学本科以上学历的占80%以上。在工作中,只要定一个目标,他们就可以拓展地去做,而且他们的技术人员特别敢于表达自己的见解,这跟日常管理的氛围有关系。”上述铁煤集团员工说。

遇到问题,有不同见解也是常有的事。调兵山煤矸石发电公司曾几次出现过载热器爆管导致停机停炉的问题。之前,大家一直认为是偶然现象。铁煤集团接管后,员工停炉检查时发现了缺陷,做到了超前预控。

在程荣新看来,铁煤集团与大唐国际的员工置换还是很顺畅的。这一点得到了大唐国际方面的认可。大唐国际员工、调兵山煤矸石发电公司副总工程师王伟是9月7日办理手续的。他说:“铁煤集团的人来了之后,思路很明确,就是一盯一,他们学会了我们才能走,所以我们也没啥好保留的。”

在这个过程中,铁煤集团接管调兵山煤矸石发电公司的领导班子也想了很多办法,比如对大唐国际员工一视同仁。在岗位晋升方面,铁煤集团对大唐国际员工提了岗的,他们到了大唐国际其他电厂,新单位也认可,按照岗位级别继续给予相应薪酬待遇。

3煤电过剩背景下的经营努力

程荣新觉得,铁煤集团2012年接管调兵山煤矸石发电公司后,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实现盈利,这跟煤炭市场走势和发电量增加直接相关,也得益于大唐国际之前打下的基础。

“现在煤电产能是过剩的,我们在争取电量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程荣新说,2012年之前,调兵山煤矸石发电公司每年发电量在24亿千瓦时左右,年利用小时数在4000小时左右。

2013年,调兵山煤矸石发电公司发电量达到27亿千瓦时,利用小时数是4680小时;2014年、2015年、2016年的发电量分别达到28.59亿千瓦时、28.78亿千瓦时和30.21亿千瓦时,利用小时数分别为4765小时、4797小时和5035小时;今年预计发电量达到30.5亿千瓦时,利用小时数能达到5083小时。

在煤电过剩的大背景下,调兵山煤矸石发电公司显得有点先天不足,采用的是空冷机组,运营成本比较高。铁煤集团接管之后,对机组进行了改造,以增加赢利点。

对于火电厂来说,热电联产肯定是最经济的。2013年,调兵山煤矸石发电公司开始研究热电联产。因为东北冬季寒冷,供热有市场。尽管在第二次股权变更前,大唐国际也研究过对法库县供热的可行性,但当时受限于供热距离很长,且要跨越山峰,供热难度和风险比较大,一直没有实施。接管之后,铁煤集团跟吉林一家研究机构合作解决了技术上的问题,同时引进了吉林白山一家投资主体,实现了对法库县的供热。

“我们跟对方是合约关系,我们把热能卖给他们,他们对接下游客户。”程荣新说,2014年,该公司对法库县的供热面积达350万平方米,之后每年都以30万平方米的梯级递增。实现集中供暖后,法库县替换掉了40多台小锅炉。

除了供热法库县,调兵山煤矸石发电公司积极开拓调兵山市供热市场。2015年,该公司总供热面积达630万平方米。2016年,调兵山煤矸石发电公司进行了汽轮机改造,利用富余的压差能先发电后供热。“热源没问题,还有潜力可挖。”程荣新说。

更让铁煤人津津乐道的是争取到的国家能源局火电灵活性改造试点。当时,为了解决三北地区冬季供暖热电解耦的问题,国家能源局设立了火电灵活性改造试点。到目前,全国火电灵活性改造试点企业只有16家,调兵山煤矸石发电公司是唯一的一家省属企业。

“冬季,热电厂的供热机组要启动。启动的时候,电厂有一个最低容量,只有达到这个最低容量才能保证供暖,但是达到这个最低容量有可能会达到电网满负荷的要求。火电供应是饱和的,所以超发电量必须转化利用。”程荣新说。

在这样的背景下,调兵山煤矸石发电公司以招商引资的形式引入调兵山赫普热力电储能有限公司作为投资方,由青岛特锐德电气股份有限公司、赫普热力电储能有限公司、铁煤集团三方以合资的形式成立项目公司,上马280兆瓦固体电蓄热调峰项目。这样的话,既解决了冬季供暖热电解耦的问题,又可以赚取调峰辅助服务费。

程荣新表示,目前电网火电基本饱和了,减少上网电量,起到了辅助调峰作用,实际上也是为新能源让路了,有助于解决弃风弃光问题。

根据《东北电力调峰辅助服务市场监管办法》,参与调峰辅助服务,可以赚取辅助服务费。“最高的时候,1千瓦时电可以赚取1元服务费,上马这个项目实际看中的是这方面的收益。”程荣新说,“280兆瓦固体电蓄热调峰项目一年需要2.94亿千瓦时电,折合电厂利用小时数是500小时,相当于我们电厂又拿到了500小时的发电配额。但这2.94亿千瓦时电是不上网的,我们自己内部消化了,且找到了下游客户。”

在280兆瓦固体电蓄热调峰项目中,调兵山煤矸石发电公司只提供了30亩地,其他项目投资由赫普热力电储能有限公司完成。投运后,项目公司按发电成本付给调兵山煤矸石发电公司电费,同时扣除电费后按15%的比率分享项目收益。另外,多发500小时的电,可以带动煤炭消耗20万吨,对铁煤集团也是利好。

4未来将布什么样的“局”

开拓供热市场、上马固体电蓄热调峰项目,调兵山煤矸石发电公司考虑的是企业可持续发展问题。

“现在煤电产能过剩,与五大电力集团的电厂相比,我们不具优势,但是我们的审批链条短,对体制改革、政策调整反应很快,能快速捕捉政策的前瞻性,必须打‘快攻’。”程荣新说。

程荣新表示,按照国家电力体制改革计划,抓住中间放开两端,要把发电端和用户端放开,今年辽宁的电力市场比率已经占到40%,就是电厂去找下游用户,发了电自己去卖。在这种情况下,280兆瓦固体电蓄热调峰项目给调兵山煤矸石发电公司提供了坚挺的支撑。

实际上,铁煤集团上属集团公司铁法能源公司已经在布局成立售电公司。不过,作为铁煤集团所属电厂,调兵山煤矸石发电公司已经在售电方面进行了探索,尝到了甜头。

“在政策允许的情况下,我们把多余的电量转让了出去,挣到了差价。从今年初到现在,我们转让了3.3亿千瓦时电,1千瓦时电赚取差价2分钱,收益600多万元,但目前仅限于在辽宁省内交易。”程荣新说。

放开电力市场,是国家调控的一个手段。程荣新说:“市场不相信眼泪。我们没有先天优势,能耗高、发电成本高,所以我们一方面进行技术改造降能耗,另一方面想方设法降单价,追求经济效益最大化。”

现在,调兵山煤矸石发电公司烧的是劣质煤,掺烧了煤泥。下一步,该公司计划掺烧生物质,比如说东北地区丰富的秸秆。

目前,调兵山煤矸石发电公司关于掺烧生物质的可行性研究报告已经做完,15%至20%的生物质掺烧在技术上是可行的。

程荣新算过一笔账:调兵山煤矸石发电公司一年燃煤量240万吨,如果掺烧10%的秸秆,一年需要24万吨秸秆,由于秸秆热值较低,这个量可能要大一些。掺烧秸秆后,该公司碳减排任务可以完成,如果减排效果好,还可以参与国内的碳交易,产生收益;同时掺烧生物质的电价更高,能获得更多的收益。

“我希望国家碳交易和生物质掺烧的相关政策早日落地,这对我们电厂来说十分利好。”程荣新说。

在距离调兵山煤矸石发电公司不远处,就是国投集团铁岭年产30万吨燃料乙醇项目。未来,调兵山煤矸石发电公司将为其提供电和蒸汽。

“根据这个项目需求,我们在做一些技术改造。”程荣新说。

记者手记

路在何方?

8月底,记者在铁法能源公司本部矿区看到,这里的矸石山,有的山顶被削平了,有的一边好像被切掉了一大块。据同行的铁法能源公司工作人员介绍,该公司下属有煤矸石电厂、矸石砖厂。这些企业能“吃掉”这些矸石山。

上述工作人员所说的煤矸石电厂,就是距离铁法能源公司总部大概20分钟车程的调兵山煤矸石发电公司。在煤电联营的大背景下,从2006年筹建至今,这个电厂已经经历了两次股权变更。它的处境代表了当下一些煤矸石电厂的生存发展状态,也折射了煤炭市场波动下的煤电联营电厂的发展轨迹。面对煤电过剩、煤价理性回升、环保压力、股权更迭等挑战,调兵山煤矸石发电公司正在想尽一切办法求生存、谋发展,为的是在重重挑战下得以可持续发展。

他们一方面加强技术改造,发展热电联产;另一方面积极跟踪政策,力争快速做出反应,以赢得市场先机。尽管如此,调兵山煤矸石发电公司所面临的电力体制改革、煤电过剩等难题一样难解。

实际上,煤矸石电厂消耗的是劣质煤,消化得了矸石山,既解决了矸石山带来的污染问题,又产生了经济增长点。在煤电过剩的大环境下,尽管煤矸石电厂的声音很弱,运营情况也各异,但依然希望这些规模不大的煤矸石电厂能够很好地发展下去,发挥应有的作用。




责任编辑: 张磊

标签: 铁法煤业 煤矸石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