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电力
  • 综合
  • 重庆电力践行绿色发展理念推动电能替代

重庆电力践行绿色发展理念推动电能替代

2017-09-25 14:02:14 中电新闻网

“山城”重庆是我国四个直辖市之一。近年来,国网重庆市电力公司践行绿色发展理念,努力推动电能替代,实现了经济效益、社会效益、环境效益的“多赢”。如今,从机场“油改电”,到港口岸电,再到CBD“水空调”,重庆的电能替代已经覆盖了市民生活的各个方面,为人们创造了更加宜居的城市环境。

江北机场:

桥载电源覆盖115条机场廊桥

9月7日,重庆。

上午10点30分,记者乘坐的航班平稳降落在重庆江北国际机场T3A航站楼前的跑道上。一段滑行之后,飞机顺利靠港,200多名旅客沿机场廊桥有序走下飞机。

事实上,包括记者在内的大部分乘客,都是第一次踏上江北机场T3A航站楼的地界——这座全新的航站楼连同机场的第三条跑道投运于8月29日,至今也不过正式运营10天时间。

T3A航站楼及第三条跑道的投运,使江北机场成为我国中西部地区首个拥有3个航站楼3条跑道的机场。记者探访发现,如今的江北机场除了建设规模外,还在很多方面走在了国内机场前列,其中一点便是机场的绿色节能发展。

“T3A航站楼投运后,江北机场115条登机廊桥实现了桥载电源及地面空调机组全覆盖,完成了针对飞机APU系统的‘油改电’工程。”在位于航站楼外不远处的一座灰色建筑内,记者见到了江北机场动力能源保障部能效监管中心负责人范明华。在他看来,用桥载设备替代机载APU系统,对于飞机靠桥后的节能减排十分必要。

范明华口中的一连串专业术语,归结到底可以概括为一句话,即“谁给靠桥后的飞机供电”。

通常情况下,一架飞机降落靠桥后,需要在机场停留几十分钟到几小时的时间,以为下一次飞行做好准备。在这段时间内,飞机内部同样需要充足的电力供应及空气输送。机载APU是飞机辅助动力装置的简称,在“油改电”实施前,飞机靠桥后的电能及空气供应,便依赖于它。

“但机载APU主要靠燃油提供动力,这在带来噪声的同时,也排放出大量污染气体。以波音737、空客A320这类的中型客机为例,机载APU地面的平均耗油量达150公斤/小时。”范明华告诉记者,用桥载设备代替机载APU,实质上就是用地面上清洁的电力代替了燃油一类的化石能源,从而减少了机场的噪声及污染气体排放。

此外,对航空公司而言,使用桥载设备还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节约飞机的运营成本。“以目前油价计算,每架飞机机载APU运行一小时,消耗150公斤燃油的费用超过650元,如使用桥载设备,每架飞机靠桥一小时,需要花费的电费及服务费不过450元。”范明华说。

近年来,国家电网公司一直将服务航空、机场领域的“油改电”工程作为电能替代的一项重要工作。

2012年,江北机场T3航站楼和第三条跑道工程开工建设,重庆江北供电公司也随之开通“绿色通道”,优化业扩报装流程,在电力供应方面保证机场“油改电”工程的顺利实施。

“我们根据机场‘油改电’的需要,第一时间完成了机场周边电网的改造升级,确保齐心、楚田两座110千伏机场专用变电站按时投运。”江北供电公司营销部市场拓展班班长谢曌渊告诉记者,在新的航站楼和跑道投运后,供电员工还将提供更加优质的服务,确保每一套桥载设备的正常运行。

如今的江北机场,每年运输旅客超过3500万人次,每天的航班数量超过750班次。在繁忙的机场中,129套廊桥设备分布在全部115条廊桥之中,如果全部靠桥飞机使用桥载设备供电送气,每年可减排一氧化碳320吨、氮化物80吨。

朝天门港:

全年使用港口岸电182万度

9月7日下午,重庆出现了难得的晴天。在嘉陵江与长江交汇的河道上,来自湖北宜昌的“长江探索”号游轮安静地停靠在朝天门8号码头的泊位上。当晚9点半,这艘游轮将搭载新一批100多位游客从这里起航,游览长江三峡,在60多小时后返回宜昌。

62岁的姚榜是“长江探索”号游轮的轮机长,在对船上机械设备及各类电器进行检查后,姚榜喜欢站在游轮的甲板上,吹着江风,静静等待旅客的到来。

“长江探索”号始航于1995年,姚榜在这艘船上工作了22年。然而谈到站在甲板上吹江风,姚榜坦言这是近两年才有的“特殊待遇”。

“特殊待遇”源于游轮用上了港口岸电。

以“长江探索”号这次的航行安排为例,游轮在9月7日凌晨2点停靠朝天门码头后,要等到当晚9点半才能再次离港起航,在这之间的20个小时,船上同样需要充足的电力来支撑各类电器及空调系统的正常运行。“之前,游轮靠岸后,我们依然使用船上的燃油发电机为其提供电力,发电机的噪声及排放的污染气体布满整个甲板,船员们根本不想在船上待,更别提站在甲板上吹江风了。”姚榜告诉记者,从去年开始,“长江探索”号对船上的电源接口进行改造,用上了港口岸电,这才使船员在靠岸后的生活环境有了明显改善。

好客的姚榜带记者参观了整艘游轮。上下6层的游轮称得上是一座长江上的“移动酒店”,酒吧、宴会厅一应俱全,60多个客房内配备了各类电器设施。姚榜介绍道,“长江探索”号5000吨的排水量与其他游轮相比算不上大,但这艘船经历数次翻新后,各类设备十分先进,即便是在游轮靠岸后,船上的中央空调、全电厨房依然处于运行状态,最高用电负荷可以超过400千瓦,每次靠岸期间,都要用上4000多度电。到目前为止,“长江探索”号共在重庆港停靠20余次,使用岸电8万度。

“长江探索”号游轮只是朝天门港推行港口岸电的一个代表。记者从重庆港九股份有限公司了解到,目前朝天门港停靠的船只以“长江探索”号这样的游轮为主,夏季最多一天停靠7、8艘船。为了使靠岸游轮都可以用上清洁的港口岸电,重庆市区供电公司对朝天门港的供电设施进行了改造升级。

“目前,朝天门港1至4码头有两台500千伏安配变为嘉陵江沿岸船只提供岸电;5至8码头则有两台800千伏安配变,为长江沿岸船只提供岸电。此外,10至14码头的3台630千伏安配变也正在建设之中,计划于今年年底投入使用。”重庆市区供电公司营销部市场专责李劲告诉记者,在2016年,停靠朝天门港的各类船只共使用港口岸电182万度。

下午5点钟,采访临近结束,“长江探索”号的旅客开始陆续登船,姚榜穿上了西装皮鞋,站在船上迎接每一位旅客。忙碌之余,他悄悄告诉记者,在这样一艘豪华游轮上,每位船员都应该是一名绅士,“这还多亏了港口岸电,让我脱下沾满油渍的工作服,西装革履地面对每一位乘客。”

江北嘴CBD:

“水空调”减少能耗30%

“山城”重庆是全国著名的“火炉”,每年夏天,人们使用空调频率的增加,都会导致电网用电负荷的大幅度提升。但在重庆江北嘴CBD区域的写字楼中,一种利用嘉陵江江水温差供冷供热的“水空调”在很大程度上减少了人们的用能负担,提升了电能的利用效率。

9月8日,记者在位于千厮门大桥北岸的江水源2号能源站内,见到了江北嘴水源空调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张波。他告诉记者,“水空调”是江水源热泵集中供冷供热电能替代项目的通俗说法,该项目目前两期工程已经为江北嘴CBD区域内155万平方米的公共区域提供了冷热源,第三期工程年内投运后,将覆盖江北嘴CBD区域400万平方米的公共区域,“这也是迄今为止国内最大的‘水空调’项目。”

江北嘴CBD区域位于嘉陵江与长江的交汇处,地理位置优越,被定位为重庆市高档商务中心区及金融核心区,其特有的水资源优势,也为“水空调”项目的顺利实施提供可能。

“我们利用水泵抽取嘉陵江的江水,经过处理后的江水通过主管道流向附近的公共建筑,利用江水冬暖夏凉的特点,为CBD区域内的建筑提供相应的供冷供热服务。”张波向记者讲述了“水空调”的运行原理,以夏季为例,“水空调”在提供冷气时,供水温度一般为3.5摄氏度,进入建筑物内的空调管道,人们可以根据实际需要,调节室内的空调温度,“例如供水温度3.5摄氏度,回水温度13摄氏度,这就意味着江水带走了与10摄氏度相当的室内热量。”

张波告诉记者,与常规空调相比,江北嘴CBD公共建筑用上“水空调”后,至少节能30%以上。此外,“水空调”的电力设备装机容量也比常规空调系统少了52646千瓦,并取消了常规冷却塔设备,每年可节约用水198万立方米,“根据我们的测算,使用‘水空调’相当于每年节约燃烧2万吨标准煤,减排二氧化碳6万吨,减排粉尘16000吨。”

虽然是“水空调”,但背后离不开充足电力的支撑。江北供电公司的谢曌渊在负责江北机场“油改电”工程的同时,也负责对接眼前这项庞大的“水空调”项目。他告诉记者,“水空调”对电压稳定的要求很高,江北供电公司通过对全网电压状况的实时监控,确保电网电压稳定,从而保证“水空调”设备的正常运行。也正是因为电网企业的强力支持,今年夏天,从6月15日起,“水空调”一直为江北CBD区域提供着稳定的制冷服务。

如今,行走在重庆的大街小巷,人们处处都能感受到这座城市的绿色氛围。夜晚,长江两岸灯火阑珊,绿色电能在给“山城”带来亮丽色彩的同时,也进一步践行了绿色发展的城市理念,并为国家电网公司正在推广的电能替代工作提供了有益启示。




责任编辑: 江晓蓓

标签: 重庆电力 电能替代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