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猴市”2017 煤价跌宕起伏再一年

2017-12-20 10:50:39 中国煤炭网

2017年,煤炭供需实现了基本平衡,煤炭价格走势整体上告别了2016年的单边上涨,进入振荡调整阶段。

煤价振荡调整

动力煤方面,2017年,反映包含长协煤在内的动力煤综合价格的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和市场煤价格均呈振荡调整态势。因为2017年度长协煤采取了“基准价+浮动价”的全新定价模式(5500大卡动力煤基准价格为每吨535元),全年长协煤价的波动范围被限制在每吨557元至581元之间。受此影响,全年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在每吨562元至606元之间波动,最高价与最低价之间的价差只有每吨44元。

与反映综合煤价的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相比,2017年单纯的市场煤价格波动幅度则要大很多。2017年环渤海动力煤市场价格经历了多轮明显涨跌。以5500大卡动力煤价格为例,全年波动范围在每吨550元至750元之间,最高价与最低价的价差为每吨200元。年初至2月中旬维持下跌走势,2月中旬开始快速回升,并在3月中旬后期达到阶段性高点。之后再度回落,并在5月触及年内低点,之后再度回升。7月底至8月经历短暂回调后继续上涨,并一直延续到9月底。进入10月之后再度回落,回落趋势一直延续到11月中下旬,之后再度出现回升。

炼焦煤方面,炼焦煤价格和动力煤价格波动节奏虽然并不完全一致,但总体趋势基本上是一样的。整个上半年维持阶梯式回落(2月中旬至3月中旬以及6月动力煤价格回升时,炼焦煤价格企稳),7月开始出现阶梯式上涨(7月底至8月下旬动力煤价格回调时,炼焦煤价格企稳),11月中旬开始,再度出现小幅回落。以柳林4号炼焦精煤出厂含税价为例,全年价格在每吨1230元至1600元之间波动。

煤价波动原因分析

在全年煤炭供需基本平衡的情况下,煤炭价格之所以出现大幅波动,除了阶段性的供需变化之外,很大程度上是政策和市场预期相互博弈的结果。

年初至2月中旬,动力煤和炼焦煤价格之所以出现不同程度回落,一是自去年11月中旬煤矿生产完全恢复330个工作日制度之后,国内原煤产量持续回升;二是煤炭进口量仍然保持较高水平,继续补充国内供应,给国内现货煤价带来进一步调整压力;三是煤价整体处于高位,煤价回调预期较为普遍和强烈;四是在预期煤价将会回落的情况下,下游部分用煤企业采购积极性明显降低,甚至开始去库存。

2月中旬至3月底,动力煤价格回升,炼焦煤价格逐步止跌企稳。主要是因为进入2017年之后动力煤需求相对偏强,而库存相对偏低,且3月之前煤炭产量回升又低于预期,再加上市场担忧供暖季结束后煤矿276个工作日生产政策重新恢复,担心市场再度陷入供不应求状态,2月中下旬开始,下游用煤企业出现一轮集中补库,最终带动动力煤价格快速上涨,炼焦煤价格止跌企稳。

3月底至6月初,动力煤、炼焦煤价格整体再度走弱。主要是因为在3月动力煤价格再现快速回升之后,相关部门一方面通过释放积极信号来缓解市场紧张情绪,另一方面也加快推动煤炭产能释放,煤炭产量由降转增。与此同时,因为进入消费淡季,动力煤需求逐步回落,市场前期出现的担忧情绪逐渐消解,动力煤价格也在市场趋于冷静之后逐步回落。在动力煤价格回落的情况下,因为对煤价整体回落预期较强,钢厂炼焦煤采购积极性也受到一定影响,促使炼焦煤价格出现连续下跌。

6月至9月,动力煤价格振荡回升,炼焦煤价格企稳后快速回升,主要原因有以下几个。一是沿海区域电厂日耗同比持续快速增长,而库存偏低,电厂补库预期推动动力煤价格上涨。据测算,6月至9月,六大发电集团沿海区域电厂耗煤量分别同比增长5.6%、10.5%、13.1%和24.3%。二是多种因素导致国内煤炭产能释放受限。8月初,中国神华宣布因征地进度滞后导致哈尔乌素和宝日希勒两个正常生产煤矿暂时停止或减少煤炭生产。8月中旬,山西吕鑫煤矿事故之后,除了国有大矿之外,山西为数不多的几个露天煤矿基本上全部停产,且进入9月之后也迟迟没有恢复正常生产。9月初,陕西府谷、榆阳多个煤矿停产。三是煤炭进口受限影响了市场预期。6月底,有关部门提出,自7月1日开始,禁止省级政府批准的二类口岸经营煤炭进口业务。与此同时,甘其毛都口岸通关速度减慢,蒙古国炼焦煤进口受到一定限制。四是环渤海港口禁止汽运煤集疏港,一方面导致进港铁路运力紧张,助推动力煤价格走高,另一方面因海运进口炼焦煤疏港将面临困难,焦化厂提前增加国内炼焦煤采购,助推国内炼焦煤价格走强。

进入10月之后,动力煤和炼焦煤价格之所以能整体趋稳甚至回落,一方面是因为政策保供应力度再次加大。9月14日,国家发改委下发《关于做好煤电油气运保障工作的通知》,再度要求加快煤炭产能释放。9月底,各大集团纷纷响应号召,将市场电煤价格每吨下调10元,在一定程度上稳定了市场预期。10月11日,相关部门组织召开深化推进煤电运直购直销中长期合同座谈会,要求煤炭企业从政治大局和行业长远发展角度做好保供应和稳煤价工作,努力增加煤炭产能。在政策密集敲击下,煤炭市场逐步趋于冷静。

另一方面是因为钢铁、焦化企业陆续启动停产、限产,再加上焦炭价格大幅下跌,导致炼焦煤采购需求减弱。进入10月之后,邯郸、唐山等部分地区提前启动钢铁限产,较原计划的11月15日提前,而且钢铁企业限产采取的是直接停产部分高炉,产能和产量的影响很直接。与此同时,从10月1日开始,“2+26”城市的焦化企业也开始限产,但是由于焦化企业的限产方式是延长结焦时间,在焦炭利润较高的情况下,限产范围内的部分焦化企业执行情况并不好,最终导致焦炭供需关系迅速恶化,焦炭价格快速下跌。焦炭产量下降,再加上焦炭价格快速下跌,炼焦煤采购需求受到显著影响,价格逐步失去支撑。

11月底开始,环渤海动力煤价格再度回升,局部地区炼焦煤价格也实现企稳回升,原因主要有以下几个。首先,是六大发电集团沿海电厂煤炭日耗经过11月中上旬短暂同比下降之后,再度出现同比增长。在水电进入枯水期的情况下,电厂日耗的增长再度刺激了市场热情,点燃了市场的看涨情绪。

其次,是市场预期12月煤炭进口会减量。因为担心受政策影响而无法卸船,贸易商安排在12月到岸的进口煤较少,部分贸易商将进口煤的到港时间推迟到了明年1月。而这可能导致12月沿海煤炭市场供应出现短暂缺口。

再其次,是铁路运力问题。因为环渤海港口禁止汽运煤集港,南方地区去产能导致这些地区煤炭产量出现不同程度收缩,西煤东运铁路运输需求明显增加,运力出现偏紧现象,部分中小贸易企业面临铁路发运困难。此外,在焦化企业进一步限产之后,焦炭市场供求形势得到扭转,焦炭价格大幅回升,焦企原料炼焦煤采购积极性随之提升,炼焦煤价格得到明显支撑。

2018年煤价展望

展望2018年,从煤炭供需情况来看,随着国内原煤产量回升,即便煤炭进口量回落,国内煤炭供需也将由2017年的紧平衡转向整体基本平衡甚至略显宽松。但是,在部分时段煤炭供应仍可能会受到各种因素影响,铁路运力的偏紧也会继续影响煤炭市场。

综合分析,在中长期合同比率提升、煤炭库存制度等一系列政策的实施下,笔者预计,明年煤炭价格整体将呈前高后低态势,煤价波动幅度将减小,煤价全年小幅振荡回落。



2018未来能源大会将于2018年1月12日在北京举办,详情请点击
http://www.china5e.com/subject/show_1134.html


责任编辑: 张磊

标签: 煤炭供需 煤炭价格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