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百年BP帝国遇险

2010-06-28 11:47:27 时代周报

从欧洲北面的北海到美国南面的墨西哥湾,从非洲几内亚湾畔到南美巴西外海,从中国南海到阿拉斯,石油巨头BP拥有世界上几乎所有主要陆上和海上油气田,同时还拥有一条从里海出发经过伊拉克北部到地中海的输油管道。

“BP”这个名称,并不像人们第一反应认为的那样是“英国石油”(British Petroleum)的缩写。实际上,2001年以来,“BP”就是这家公司的全称。中国海洋石油[13.74 -0.44%]总公司能源经济研究院研究员管清友博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说,BP中文名称是“碧辟”,BP从未对两个字母的含义作出官方说明,只是在广告宣传时称为“Beyond Petroleum”(超越石油),含有“不仅仅是石油公司,更要开辟绿色能源”之意。而“英国石油”这一名词在1998年就已成为历史。

历史上,BP曾多次更名,几乎每一次更名,都与重大的经济格局乃至全球政治格局变迁紧密相连。

拓荒中东制定石油规则

BP的创建过程就是中东石油的发现过程,这个过程代表了以大英帝国为代表的殖民地时代最典型的世界秩序规则。

早在1872年,英籍犹太人儒略·路透(路透社创建人),受波斯的近邻巴库发现大油田的鼓舞,就从当时已经沦为英国半殖民地的波斯国王手里索取了“石油租借地权”。但路透却探油未捷身先死,这个接力棒传到了威廉·诺克斯·达西手中。

达西是个冒险家,在澳大利亚淘金发财后,决心去波斯冒险。1908年,在花光达西全部积蓄之后,雷诺兹发现了整个中东地区第一个油田—马吉德苏莱曼油田。1909年4月14日,达西成立了英波石油公司,这就是后来的BP。

英波公司成立不久就迎来成为巨型企业的契机。1911年,丘吉尔(即后来的英国首相)出任英国海军大臣,大力主张军舰从烧煤改成烧油。为了保障石油供应,1914年6月,丘吉尔促成英国政府向英波石油公司注入200万英镑,获得51%股权,并规定政府可以向英波公司董事会派出两名拥有否决权的董事;英波石油公司必须在20年内以优惠价向英国海军供应4000万桶(约545.7万吨)燃料油。由此,英波公司成为了带有国有性质的战略性企业。世界能源也从此由煤炭时代转向石油时代。

1928年,BP先后利用“红线协定”和阿克纳卡里协定奠定了中东格局和世界石油贸易格局的基础。

著名石油史学家王才良教授对记者指出,阿克纳卡里协定是大国际石油公司第一次握手,是日后国际石油巨头“七姐妹”卡特尔形成的开始。此后的世界石油开发格局和定价方式,都是这一协定确定的。

“二战”后,原有的殖民时代世界秩序瓦解。1935年改名“英伊石油公司”的BP在与伊朗的斗争中成为美国争夺世界石油控制权的牺牲品。美国迫使英国接受了由已进入中东的五家美国公司,加上壳牌及法国石油公司,与BP共同组成“伊朗石油参股者集团”来经营管理伊朗石油工业的方案。失去在伊朗垄断地位的BP于1954年改名为“英国石油公司”。

英国从中东事务的主导者降为参与者,而美国则成为最大的赢家,一跃成为中东最具势力的身影。

“伊朗石油参股者集团”的成立,也标志着世界石油“七姐妹”格局的形成。此后,埃克森、美孚、雪佛龙、德士古、海湾、BP和壳牌“石油七姐妹”互相参股,控制了世界石油贸易,并主导了石油定价权。

进入20世纪60-90年代,“石油七姐妹”的时代也是世界经济开始全球化进程的时代,BP在全球化时代的标志性领域,如产业链的全球延伸和纵向延伸、大规模并购方面,都具有风向标意义。

1965年,BP在打出了北海的第一口油井,这是石油工业走向海洋的标志性事件。

而在经济全球化的发展过程中,BP也从欧洲进入了美国,并成为美国最大的原油开采企业。1987年,BP并购了现代石油工业的开创者洛克菲勒留下的最主要遗产—俄亥俄标准石油公司(Sohio),由此BP获得了包括美国阿拉斯加州普鲁德霍湾油田在内的美国本土石油权益,成为美国产量第一大、拥有储量第三大石油开发商。

1998年,BP并购了另一家重要的美国石油企业—阿莫科公司(Amoco,原印第安纳标准石油公司),并改名为“BP-阿莫科石油”;2000年,BP-阿莫科石油又并购了两家重要的石油企业—美国阿科石油(Arco)和著名的润滑剂公司嘉实多(Castrol)。这几起收购,都被认为是新经济形势下大公司之间重新整合的标志性事件。“BP-阿莫科石油”也于2001年正式改为现名“BP”。

负面新闻缠身

进入21世纪,世界经济的格局发生了新的变化,就像石油作为传统能源被认为落伍于新能源一样,BP也从经济前沿的象征变成了一个负面新闻的制造者。

2002年,BP作为最大股东,参与修建了引起巨大争议的巴库-第比利斯-杰伊汉天然气管道项目,这个项目就像一个潘多拉魔盒,为BP带来的只有坏消息。这一管道是美国政府主持制定的战略性项目,旨在绕过俄罗斯和东欧,把里海地区的天然气送往地中海。由于项目要途经车臣、印古什所在的大高加索山脉北麓地区和伊拉克北部,从2002年施工开始,就争议不断。2004年,BP又主持修建了该地区另一条天然气管道——南高加索天然气管道(即巴库-第比利斯-埃尔祖鲁姆天然气管道)。这两条管道建成后,成为恐怖分子重点关注的目标。

近年来,BP的名字更是不断与“爆炸”和“漏油”相联系,2005年,得克萨斯的BP炼油厂发生爆炸,15名工人丧生;2006年,阿拉斯加的部分BP输油管道腐蚀,导致普鲁德霍湾油田超过25万加仑石油在北太平洋漫流,成为墨西哥湾漏油事件之前美国最大的环境污染事件。

中国石油大学工商管理学院教授冯连勇对时代周报记者说,最近这几年深海石油的勘探开发增长得比较快,技术方面有关的瓶颈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BP在墨西哥湾的投资急剧增长。但风险管理没有完全跟上。

冯连勇说,BP是否能熬过此次危机还要取决于墨西哥湾生态环境的破坏程度。如果破坏程度非常大,而且漏油问题还不能在近期尽快解决,BP破产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




责任编辑: 中国能源网

标签: 帝国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