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马敢:冷热电联供经济性及市场化

2011-08-23 16:23:38 中国能源网

中国能源网 (8月23日 青岛)由中国能源网携手中国企业投资协会、中国电机工程学会、中国资源综合利用协会、中国城市燃气协会、中国沼气学会、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举办的以“关注改革 倡导节能 推动分布式能源快速发展”为主题的“2011中国分布式能源国际研讨会暨展览会”8月23日在青岛隆重开幕。

在23日下午进行的“区域分布式供能系统构建及技术解决方案”分论坛中,远大能源利用公司副总经理马敢发表了题为“天然气冷热电联供的经济性及市场化”的精彩演讲。

\

以下为发言实录:

大家好,我跟大家汇报一下远大在燃气冷热电联供方面的一些体会。我们认为其中最核心问题就是经济性。远大作为企业而言,在看问题角度肯定有一点离不开经济性,因为没有经济性,像我们这样的民营企业,要想获得一个持续发展增长是不可能的。所以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可能比较实在一点。

分布式能源范围比较广泛,含义也比较广泛。技术先进性最好的是冷热电联供,小水电也是分布式能源,很多东西也是分布式能源。小水电解决一个偏远山村有贡献,但是中国最大的问题在城市,而城市里面建筑密集区域只有燃气的冷热电联供系统才是最重要一个解决方案。

马里兰大学分布式能源系统成功在2001年6月宣布成功,美国能源部正式宣布拨款1850万美元,建7个示范工程。其中有4个是属于热电联产,有3个是冷热电联产,冷热电联产全部是和远大合作。在欧洲分布式能源领域我们有很多这样的项目。如巴塞罗那世界文化论坛中心区,这个项目是对一个海滨棚户区改造,有高星级的酒店,写字楼。将垃圾很好的分类回收,然后加温变成沼气,沼气燃烧出来发电,发电以后余热到我们这里来制冷,冷却系统是海水冷却,整个系统是一个非常好的生态性设计。西班牙马德里机场,这个机场是南欧最大一个机场,欧洲四大机场之一,很先进,仅次于伦敦,巴黎和法兰克福,这个机场在当时在欧洲影响很大,是把瓦锡兰发电机废热以热水形式进入到我们机器。

南美第一大楼叫康斯塔娜塔,在智利,有300米高,里面用了6台燃气发电机接了我们五台制冷机,目前我们在国际上有好几百家用户,在使用这种分布式能源,应该说远大的海外销售量现在有2/3大概是属于这种分布式能源或者是余热利用,有些是工业余热利用项目。真正严格意义上,直燃型制冷机在我们海外市场大概也就是1/3不足,目前市场格局看得出来,我们主要的在这个领域做的是海外,国内怎么样呢,就非常惭愧,确实做得很不理想,尽管CCHP在中国市场有一些开拓性的示范性项目,但是做了这么多年,一直做不起来,我们应该用一种什么样原则和指导思想来克服它。

现在跟大家介绍一个奥斯汀项目,就是美国能源部示范工程里面单机容量最大的一个,是用索拉一个发电机,配我们一台一千万大卡烟气机。这个项目比较特别,是一个独立能源站,有发电机,余热经过一个余热锅炉烟气放两股,一股到一个余热锅炉产生蒸汽,因为是洗衣房每天很多军装要洗,要很多蒸汽还有食堂什么的,另一股烟气到我们机器里面制冷。

目前,中国应该是更有条件在整个国内做,但是一直做不开,有很多原因,国内能源的环境对分布式能源,对燃气分布式能源存在很大的一种障碍,一种经济性障碍,尽管领导呼吁,学术界呼吁、宣传、推动,但是就是推不开,经济性这个问题没有解决,光靠宣传是推不动。

如果不解决这些技术问题,我们对于制冷供热和发电配合很难做到系统的一个优化,而技术只是手段,最终要实现经济性,这个项目才能成功。那么这个经济性实际上有很多的一些原则性的问题,第一个就是要尽可能的利用能源,要把发电机废热尽可能充分利用,要把它从能源的量和能源质结合起来,只有这样才能产生最好的节能效果,还有最好的经济效益。如果说由于某种客观的边界条件,不能为了提高能源的效率而使得经济代价过高,也是得不偿失,不是说能源利用效率越高就越好,理论上讲是最好,但是现实上因为我们是一个企业必须要具备经济性,必须在中间找到平衡点,如果牺牲经济性获得尽可能高的一种能源回收,可能得不偿失,导致项目不能持续。

所以说我们在设计系统的时候,实际上就是要很充分的把冷的需求、热的需求和电的供应做一个优化测算,但是实际上我们通常所做测算不够精确,每一年不同天数,不同的季节,不同的工作日,电力需求都是不一样,我们要更加细致的对全年整个需求负荷做很深入研究和优化。如果我们不把这些需求摸得很透,就很难针对性的优化我们的系统,这个系统最后有可能产生出来的能源没有办法用,会白白浪费掉。

接下来我们今天讨论很多问题,就是跟电网接入的问题。我们最简单的就是孤岛运行,像北燃大楼最早是一个孤岛运行,最后怎么入网的呢,北京开奥运会了,北京燃气集团给市里面打报告我调度中心没有接入大电网万一出点什么事情我保障北京市的燃气供应就有问题,这样方式强行接入了,入网系统用了八年,7、8年以后现在基本上用的还是市电,所以系统跟电网之间的关系现在确确实实是我国能源体制改革必须解决一个问题,这个不解决分布式能源想要长足发展是不可能的。并网最理想我们今天看,黄花机场做的项目,就是用康明斯的发电机发电,用我们的制冷机制冷,还配了电冷机。[page]

我们在设计这种系统的时候,有一个做法,就是说有预留在机房的时候,我要有预留机位。大家到黄花机场可以看一下,我是没有把机房用满的,我们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情况,一旦国家电网改革,并网成为比较流行的做法,冷热电联供马上能够体现出非常好经济价值的时候,我们迅速在里面增加机组,发电机和烟气机。

设计这种系统的时候,是有一个后备,我们为未来比较乐观估计三五年中国能源体制一定会发生根本性变革,因为不变革我们能源已经支撑不下去,只要一旦变革完成,那么分布式能源将会出现很好的经济价值,因此有很好的一个市场前景。我们有一个系统配合原则,不同系统、不同的地方没有千篇一律的规则,没有千篇一律的标准,每个地方遇到情况是不一样,这个系统里面我们用的以热定电,通常我们见了很多典型发电集团喜欢做大,大系统一上来,废热用不完,没有需求,最后还是白白浪费,我们用的一种就是以热定电方式进行配制,供冷,热优先利用发电余热,余热制冷、制热占到总冷负荷35%左右,然后用一部分直燃机占到将近40%,然后用电空调制冷占25.5%,也就是说用这样一种运行机制,余热供冷热达到全年制冷热65%以上,我们不把全部配足,我们留下了一些后手,充分把发电机余热充分用掉,否则我就不上这么大发电量,我把发电量比较小,就是让把他所有能源吃干榨尽,发完电所有预热都充分利用掉,如果没有空调接这个负荷,没有制冷采暖负荷把这个余热接掉还是损失,夏季发电机余热制冷不能满足区域内供冷需求时,优先开启电空调系统,我开电制冷,当余热制冷与电空调都不能满足时,再看直燃机。

直燃机发电机装机容量由余热制冷机定,目标小时数,满负荷发电小时数大于三千小时,发电机运行时间太短,投资回报周期太长,我们都知道发电机很贵,如果说运行时间很短的话,经济性会有比较大的问题,那么在冷热电联供系统我们要考虑很多的问题,就它的成本,投入与回报关系是特别难做的事情。所以说从远大进入到中国分布式能源冷热电联供系统一直到今天,我们看到有很多的同行、设计方专家、设备供应商、业主,、施工方等,都为中国的分布之能源做出了贡献。

远大这么多年积累了很多经验,从系统优化、设计,到设备衔接、控制,包括管理有很多的体会。我们觉得尽管形势依然严峻,但是只要我们前期工作做得够细,在中国依然是有机会获得它的经济性。制约中国的CCHP经济问题第一个问题坦白讲还是发电机贵,所以我们希望胜动也希望GE,这些发电机厂家能够在上面多做一些贡献,提升它的制造规模,降低成本。总而言之一句话,我们中国需要廉价的发电机。

接下来就是,回收发电机的投资周期太长,这是一个很关键的问题,一定要想办法通过中国制造业的强劲优势,生产出大批量廉价发电机,这是支撑我们CCHP非常重要的一个基础。

第二点就是,能源价格体系要调整。中国能源价格跟国外相比太不合理,不是能源价格高低问题,而是该高的没有高,该低没有低。比如说一度电在中午12点和午夜12点完全不同的一个供求关系,完全不同的价值,但是我们价格在很多地方居然是一样的,青岛还算好,低谷电价三毛多,高峰一块4毛多,但是我们在很多大型城市全天就一个价,实际上意味着我们价格违背了价值规律和供求关系,这个就不能有效引导社会资源合理配制,所以我们国家总体的能耗很高,因此一定要在能源价格体系上做一些很深层次的改革,否则的话单凭行政命令是不行的。

CCHP先进节能系统在中国推不开,经济型不好,实际上背后折射出很深层次问题,就是我们的能源体制问题,还有我们的法律机制也有问题,我们有节约能源法,但是我们没有能源法。我们有子法没有母法,法制也不健全,美国有一个能源部,中国没有,我们都是一些大的实力雄厚几大能源垄断性公司,中石油,中石化等,国家电网没有一个强有力能源部综合协调,这里面问题很大。我们觉得如果理顺能源的价格体系的话,中国分布式能源将呈现出一个爆炸性增长的格局。

实际上不论大机器小机器,都有它的适用范围,不是我做小机器就说小机器好,做大系统就讲大系统好,实际上都要看情况。苏州月亮湾我做了一个大型系统,我们有一个核心体会就是,任何有持续生命力技术应该是能够被市场广泛接受,而不是完全依靠国家补贴、奖励才能实施的,还有必须要有一个专业化团队做好运营管理。

 




责任编辑: 中国能源网

标签: 天然气 冷热 电联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