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油气
  • 天然气
  • 天然气电厂气荒难题 华东和南方部分地区已停工

天然气电厂气荒难题 华东和南方部分地区已停工

2006-03-13 00:00:00 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 袁茵  

          近几年火速上马的一大批天然气电厂正面临着生死之忧。

    

      “华东和南方地区相当数量新投产的燃气发电厂因气源问题已经停止生产,有的天然气电厂甚至自投产之日起就面临亏损。”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秘书长王永干对记者说。

    

      而相关信贷风险研究机构也于近日发出提示,继续盲目上马天然气发电项目风险极大,将可能引发较大金融风险。

    

      无“米”之忧

    

      3月8日,上海漕泾热电厂一位高层告诉记者:“按计划,漕泾热电厂每年需要天然气9亿到10亿立方米。去年天然气供应就已出现严重不足,今年缺气问题将更加严重。”

    

      事实上,上海漕泾热电厂的管理层已经为寻找气源奔走了半年多。

    

      2005年6月1日,上海漕泾热电厂即上海化工区热电联动项目一号联合循环机组投入运营,装机60万千瓦。这是上海市的重大工程,也是西气东输管线中上海市第一个工业客户。

    

      然而,短短100多天后,漕泾热电厂就遭遇缺气难题,甚至濒临停产。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上海另外一家新建电厂——奉贤柘中燃机电厂。这两家装机共132万千瓦的天然气电厂自投产以来就由于缺气而不能正常运营。去年12月,上海电力供应紧张,两厂运营状况不但没有好转,反而雪上加霜。

    

      漕泾热电厂60万千瓦机组若全部投入发电,每天需要300多万立方米天然气。然而,该厂新闻主管王蔚对记者说:“虽然我们不断向有关部门申请气源以缓解窘境,但当时漕泾热电厂每天也只能获得120万立方米的气。”

    

      而华东地区另一家新建大型天然气电厂——浙江杭州华能半山天然气电厂——似乎也面临着相同的尴尬。

    

      3月7日,半山天然气电厂一位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公司现在正停产开展噪声治理活动,估计过些时候才能生产。”

    

      这位工作人员称,半山电厂自投产以来,包括去年华东遭遇“电荒”时,也未能满负荷运行。除调峰原因外,电厂的天然气供应不够也是一个重要因素。

    

      除了已建天然气电厂纷纷遭遇“气荒”危机,一些拟建的项目则横遭腰斩。有消息称,由于天然气供应不足,与上海世博会能源中心相关的燃气电厂项目可能将被冻结。此前,上海曾派专人去中石油申请气源,但未能得到满意的结果。

    

      据了解,2005年仅华东地区就有400万千瓦新建天然气发电机组因燃气供应不能保证而无法投入生产运行。2006年,预计华东地区无法投入正常生产运行的天燃气机组将达到600万千瓦。而南方地区亦有相当数量的天然气机组因为同样的原因无法投入生产。

    

      中国能源网CEO韩晓平说:“估计今年只有处于电力负荷中心且地区电价承受能力强的天然气电厂可以保证夏季每天运营6个小时以上。”

    

      两大难题

    

      韩晓平说:“天然气发电厂面临的气源困境主要来自两个方面:一个是天然气供应短缺;另外一个是天然气价格无法平衡收益。”

    

      华东地区的天然气主要来自三个渠道:西气东输、东海天然气以及液化石油气。后两者虽价格低廉,但供应量不大,在华东地区的供应比例只占西气东输气量的1/10左右。

    

      目前“西气东输”的气源主要来自陕西长庆油田。“在燃气紧张的情况下,有关部门会首先保证居民用气和化工等重点行业和重点企业的用气,给电厂的燃气就相应少了很多”,王永干说。

    

      而韩晓平则剖析了其中另外一个原因——按照国家计委定的出厂价格,再加上运输成本费,“西气”到华东地区的价格为每立方米1.32元。由于天然气电厂只能承受1元左右的天然气成本,相关部门对价格进行了协调。将发电用气价格下调到每立方米1.2元,城市气站用气每立方米1.46元。这也让调度部门更愿意在天然气紧张的时候更多调配给城市供气。

    

      而广东沿海的天然气电厂气源短缺虽没有华东严重,却也面临着同样的价格问题。这些电厂用气来自沿海气田和进口天然气。而目前国际天然气价格高居不下,且呈继续上涨趋势,给天然气电厂的经营造成极大压力。

    

      在几个月前对澳大利亚高更气田的天然气争夺中,日本已将价格叫至7美元/百万英热单位,而我国沿海天然气电厂能承受的价格却只有4美元。

    

      韩晓平说:“按照这些天然气电厂目前的效率计算,其运营成本大大高于火电。虽然很环保,但在国家电力工业‘竞价上网’的同时,至今没有制定出对燃气发电厂家的经济补贴。因此这些电厂的日子很难过。”

    

      前景堪忧

    

      天然气电厂的困境不仅存在于现在,未来的前景更是令人堪忧。

    

      来自中电联的数据显示,随着国家宏观调控各项措施的逐步落实到位,电力建设的持续加快,与2003年、2004年全国供电形势为持续、全国性大面积缺电相比,2005年全国供电形势已逐步缓和。而2006年,用电紧张局面将进一步缓解,甚至局部地区、局部时段已开始出现电力过剩的情况。

    

      事实上,近几年全国各地纷纷上马天然气电厂项目与我国电力紧张的局面有着直接联系。

    

      然而,中国并不是一个天然气资源丰富的国家。从探明储量的人均占有水平看,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4.3%,仅占我国能源资源0.3%。而近年来中国天然气需求量飞速增加,并开始出现缺口。天然气虽然是清洁的高效能源,但能用于发电的气量有限。

    

      “到2010年左右,中国将不缺电了。在一些用电负荷大的地区,天然气电厂还可以起到调峰作用,继续运营。其它新投产的天然气电厂可能无法生存,到时如何处置这些资产又将成为一个大问题。”韩晓平说。

    

      银联信分析师肖映霞则表示,在电力供求逐渐达到平衡且部分地区开始略有盈余的情况下,仍然盲目兴建天然气电厂存在很大风险。一旦电力行业由卖方市场转向买方市场,整个发电企业都将面临整体亏损,而天然气发电项目则更易陷入困境,由此将引发较大的金融风险。

    

      而近期王永干也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在一定时期内,天然气不适合作为一种高效的发电能源被广泛利用,天然气发电机组要谨慎上马。

    

    

    




责任编辑:中国能源网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