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韩晓平:分布式能源需要大电网支撑

2013-04-16 08:26:24 《国家电网》

记者:从2002年的五号文件开始,中国电力体制改革走过了十周年的历程。与十年前相比,现在电力体制改革面临的形势有哪些不同?

韩晓平:2002年2月,国务院下发《关于印发电力体制改革方案的通知》(下称“五号文件”),揭开了电力改革序幕,提出了厂网分开、主辅分离、输配分开和竞价上网四大改革目标。当时参照的是美国、英国等国的自由竞争的改革方式。十年后来看,当时的一些原则现在证明不一定是正确的。相比十年前,现在情况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最大的变化就是分布式能源和智能电网技术的发展,它从根本上改变了能源的生产和消费方式,每一个企业、每一座建筑、每一个家庭都可以成为能源生产的参与者,这是人类文明的大势所趋。

党的十八大报告中提出“把生态文明建设放在突出地位,融入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各方面和全过程”。这就把生态文明建设放在了与其他四个方面同等的地位。所以今天我们要确定改革方向的时候,必须要符合生态文明建设的需要,这是新的大前提。不考虑这个因素,改革就不会被社会所接受。改革的政治、社会、技术环境已经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电力改革必须与时俱进。

记者:分布式能源的发展会对电力体制改革产生哪些影响?

韩晓平:五号文件制定的时候,分布式能源尚未大规模发展,对智能电网也还没有一个足够的认识,所以在那个文件里面,并没有预见到新技术革命对能源产业的影响,也没有提高这样一个变量空间。但是,能源技术和信息技术的协调进步是人类文明的根本动力。此一时,彼一时,这十年是世界能源信息技术进步最快的十年,现在如果继续坚持按十几年前对电力、能源系统的认识来设计改革,肯定是无助于中国生态文明建设需要的。

目前,世界正在进行由分布式能源和智能电网为主导的第三次工业革命,这正如党的十八大报告中所说的,是能源生产和消费的革命。什么是革命?改革是自上而下,而革命是自下而上。在电力行业将是一次以分布式能源为主自下而上带来的革命。分布式能源、微电网组成的智能电网将解决人民群众参与清洁能源供应,提高能效和节能减排。党的十八大报告中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亿万人民自己的事业,所以必须发挥人民主人翁精神,更好地保证人民当家作主。分布式能源是企业和民众参与建设生态文明和美丽中国的权利,也是一种责任。在这样的形势下,如果跟不上世界技术发展的脚步,中国就会落后。中国不能为改革而改革,为市场而市场,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根本任务就是解放生产力,在电力行业推进市场化改革的根本任务就是解放生产力。所以如何发挥我们制度上的优势,是我们进行电力体制改革时必须关注的。我们需要选择合适的模式,适应人类技术发展的趋势,才能推动第三次工业革命。

目前来说,国家电网在推进分布式能源方面的做法和给予的接入条件已经达到国际上较为先进的水平,电力改革要保持这种趋势和力度,而不能削弱或延缓这一进程。

记者:输配电环节的规模效应和网络特征,决定了其自然垄断特性—— 一个区域只有一个输/配电网最为经济。在这种情况下,拆分电网是否是改革的正确方向?

韩晓平:虽然当初制定电力体制改革时候提过拆分电网,但拆分电网并不能破除垄断。一个大垄断,改为五个中垄断,换汤不换药。电力改革,不能把砖头搬来搬去!

当时学习的是国外的电力市场化模式,例如加州电力改革是美国电力市场化的典型模式,后来“竞价上网”发电企业逼得电力公司几乎破产。2003年8月美加东部发生了大范围、长时间的停电事故;去年,美国东部地区遭受“桑迪”飓风袭击,造成大面积停电,纽约几乎全城瘫痪,一些地区三周之后仍不能供电。所以,这样的改革根本就解决不了类似的问题。关键还是要发展分布式能源和智能电网,这样的改革的方向就是要看谁更有利于推进这项技术的发展和进步。

记者:您认为契合中国实际和未来趋势的电力体制改革应该是怎样的?

韩晓平:传统的供电企业,在第三代工业革命中应该变身为能源服务公司,帮助用户发展分布式能源,包括天然气、可再生能源和资源综合利用的项目,通过推动节能减排来获取利润。在经营上也可以多元化,不仅局限于供电,还可以供暖、供冷、供生活热水,并通过电力线通过通讯技术服务,甚至参与减排交易,经营能效电厂。当电网企业变成这样一个企业的时候,不仅可以有效削减冗员,电网企业的形象也会发生根本性的转变。

这既是电网企业面对的挑战,也是机遇。电网企业应该主动的主导改革,不要被动的应对改革。自己要先动起来,先抓试点,逐步摸索经验,推动改革,化被动为主动。

记者:您认为电网拆分是否会带来电价的下降?

韩晓平:如果按照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方向,用户的综合能源成本会下降,即便不下降,用户也会有意愿去承受。当用户能够参与时,成本和价格就居于次位了。目前每一个家庭的电信费用和投资都大大高于电力,为什么用户没有抱怨?因为那些手机、网络是他们自己的,他们可以参与。如果发电厂和智能的微电网也是他们自己的,他们也会像买手机,交纳通信费一样自觉自愿。但按照电网一分为五的方式改革,电价不可能降下来,社会矛盾会加剧,中国可能会像上两次工业革命一样失去崛起的机会。

今天看,过度强调竞价上网,将电力供需现货化是不科学的。现在美国和英国已经不再朝着电力自由市场经济的方向改革,说明过度强调实时竞价的自由资本主义不符合电力的特性。表面上看竞争会提高效率,但长期看,问题颇多。

比如特高压远距离输电工程建设,跨省施工,投资巨大,收益期长,地方政府和企业无法实施,也难以承担投资,这就需要国家层面的大型央企来执行。但这样的工程必须要有长期的,甚至是照付不议的购售电协议作为基本保护。对于中国来说,资源配置的严重不均衡性对特高压输电工程存在着巨大市场需求。像江浙地区,没有煤,又没有排放空间,对电力的需求大,通过特高压输电,西部地区的风电、太阳能和水电可以打捆输送到东部经济发达地区,形成高质量的持续稳定的清洁电力,与用户侧的分布式能源通过智能电网交相辉映,能够充分发挥中国特色的制度优势和技术优势。




责任编辑: 江晓蓓

标签: 韩晓平 分布式能源 大电网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