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电力
  • 核电
  • 让澳大利亚的核能 在中国捍卫世界的蓝天

让澳大利亚的核能 在中国捍卫世界的蓝天

2006-07-27 00:00:00 中国能源网   作者: 韩晓平  

至今为止,没有一项国际能源合作比中国与澳大利亚的核能合作更加意义深远,更加惠及世界。它不仅使澳大利亚铀矿企业可以将反应堆燃料铀的出口成倍增加,中国可以建设更多的核电站来保障能源的持续供应;而且可以大量减少二氧化碳、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和粉尘、以及沙尘对于全球气化变化的影响,使人类之间的利益更加融合,和平发展的目标更加现实。

著名的何祚庥院士是一位核物理学家,但他并不支持中国大力发展核电工业,他的理由是中国没有足够的核能资源,而世界也不可能将核燃料供应中国。何院士的观点在中国具有普遍性,大家一般都会认为国际社会不会允许将能够制造原子弹的铀236卖给中国。然而,3月中旬,一位澳大利亚记者来电采访,他告诉了我一个惊人的消息,2006年4月1日,温家宝总理将访问澳大利亚,并签署双边核合作协议,双边的核合作不仅局限于澳大利亚铀矿企业向中国出口反应堆核燃料,而且可能将允许中国企业参与投资铀矿资源的开采。

尽管这一传闻由来已久,仍然使我吃惊不小。曾有报道,2004年11月22日澳政府表示,只要中国能够遵守不将澳大利亚的核燃料用于军事目的--制造核武器或用于舰艇动力,澳将考虑向中国出口铀。澳洲矿业公司(WMC资源)当时正在争取向中国出口铀,以便在澳洲南部发展该公司的奥林匹克水坝铜及铀矿,这一矿场所出产的铀占全球产量的8%,贮藏量占全球33%。

澳大利亚记者问我对此项作合的感想,我以为这是中国至今参与国际社会能源合作最为意义深远的事件。不久以前,我在参加中央电视台《新闻会客厅》节目中,与中央电视台著名主持人白岩松和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总经理康日新讨论过这样一个问题,中国到底需要多少核电?我的意见是中国至少需要2亿千瓦核电,也就是百万千瓦级核电机组至少需要建设200套,这一提法甚至超过了康总的预期目标。其实,建设2亿千瓦的核电装机目标绝非空穴来风,这是许多能源专家经过详细计算之后提出的意见。

全世界没有一个人均收入超过1万美元的国家的人均发电装机容量少于1.5个千瓦,这几乎是一个刚性指标。中国预计达到1万美元时将有15亿人口,每人1.5个千瓦需要22.5亿千瓦,即便节约工作发挥了最大效果,全国发电装机容量也不可能低于15亿千瓦。中国能够维持持续安全的煤炭产能为30亿吨,大约22亿吨标煤,70%用于发电,能够支持的火电装机容量的极限值是9亿千瓦。水电、天然气和风能可以形成5500年利用小时的同比装机容量,最多4亿千瓦,而剩下的2亿千瓦装机容量只能依赖核能解决。

也许人均1万美元对于中国还是一个遥远的目标,按照预期这将是本世纪中叶才能达到的发展指标。但是在中国现代化建设的过程中,优先利用煤,还是优先利用核能,将是关乎人类共同利益的重要选择。目前,温室气体排放加速趋势,使全球变暖问题越来越严峻,极端气候现象频发,科学家不断发出警告,世界即将接近气候变化的临界点。而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温室气体排放国,对于全球环境影响也随着中国的经济崛起而正在加速,如何减缓和控制中国的温室气体排放正在成为一个世界性的问题。如果鼓励和支持中国尽可能使用能够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能源供应方式,而不是迫使中国使用污染大、效率低和环境影响大的煤炭,无疑对于全球环境利益将是一个积极的方向。其次,核电可以减少二氧化硫与氮氧化物等可能导致酸雨物质的排放,防止土地荒漠化,保证中国13亿人口的安居乐业。此外,使用高能量密度的核能,还可以降低中国运输系统的压力,避免更多的石油资源消耗,间接帮助世界控制油价,减少资源冲突的诱因。

从现在起到2020年,中国将规划增建约30座核电站。不久前,主管能源的中国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张国宝曾表示,在国家原有规划中,2010年我国核电发展目标是装机容量达到1200万千瓦,届时占全国发电装机容量的1.7%,但从目前进展情况来看,这个目标已经较难完成,因为开工项目的很少。而2020年的远景目标同样面临困境,按照规划2020年我国核电装机目标是4000万千瓦,届时也只能达到全国装机容量达到4.2%。张主任的担忧不仅在核电站技术方面,对于核燃料的供应保障恐怕也存在疑虑。

要满足中国的核能需求,仅凭借中国自身的核资源将无力承载,中国必须将市场换资源的战略从石油延展到核能领域。中国的市场开发将为世界核资源国家提供一个新的市场,在巨大的中国需求面前,澳大利亚丰富的核能资源将会成为一个极为诱人的商业机遇。澳大利亚的铀储量约占世界40%,澳大利亚分析家认为,如果中国成为澳大利亚铀的最大买主,澳未来每年可向中国出口1万吨铀,几乎是现在每年出口数量的2倍。这意味着澳大利亚将会超过加拿大,成为世界最大的核燃料供应国。

澳大利亚记者告诉我,目前澳大利亚人最担心的是中国将这些核燃料挪为它用,要求中国“遵守禁止将铀用于制造原子弹、贫铀武器或军舰推进器的严格规定”。我以为这种担忧大可不必,首先,中国是一个早已拥有原子弹、氢弹和中子弹,以及核潜艇等各种核武器的大国,在澳大利亚考虑供应中国核能40多年之前就拥有了核武器。而且中国并不会因为澳大利亚拒绝提供核燃料就放弃核武器,中国拥有核武器与世界供应中国民用核燃料之间没有什么必然联系。其次,民用发电反应堆核燃料的纯度在3%即可,而核武器的纯度要求为90%的铀或93%的钚,这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况且,核燃料都是点对点供应的,如果将这个核电站的燃料挪用去造原子弹了,就意味着该核电站将无米下炊,无电可供了。

其实,最根本的问题是如何让中国和世界永远也不要使用核武器,这需要大家共同发挥智慧。中国如果是一个被国际主流社会排斥的异己,事事遏制制裁,动辄武力威胁,让中国全然没有安全感,中国就会千方百计拥有更多的核武器,并随时准备实施“核反击”,那么世界将不会因此而更安宁。反而是接纳中国融入国际社会,公正客观地对待中国的崛起,帮助中国克服孤立主义情绪,通过贸易使中国的利益与国际主流社会的共同利益更趋一致,这才是世界安全的基本保障。澳大利亚向中国出售核燃料,对于中国融入国际社会将是一个历史性的里程碑,中国也必定为此更加地积极回馈国际社会。

中国自1983年10月11日就已经加入了国际原子能机构,并直接入选指定理事国。中国还是“核不扩散条约”的签字国,积极承担着全球的核安全责任。中国已经明确无误地承诺:中澳核能合作仅限于和平目的,并接受国际原子能机构保障监督。尽管澳大利亚国会还需要一个较长的程序来批准此类协定,但是中澳双方已经在正确的道路上,按照正确的方式,走出了积极的一步。

不少澳大利亚铀矿出口公司已经遥遥预试,摩拳擦掌,为这一新的商机积极进行准备,由于铀矿的开采不仅成本非常高,而且生产周期也比较长,中国的进入不但可以带来新的市场,而且可以带来巨大的资金支持。温家宝总理在访澳期间签署了《中澳和平利用核能协议》和《中澳关于在铀矿领域开展合作协议》。据有关报道,2010年以后,中国每年从澳大利亚进口的铀矿一万吨,价值约6~7亿澳元,而核能供应协议将会被长期执行,使双边的利益实现长久的融合。

本文已在香港《凤凰周刊》发表,所发表文章与本文略有删节。




【中国能源网独家稿件声明】 凡注明 “中国能源网”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 未经中国能源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

责任编辑:中国能源网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