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油价与燃油税之说

2007-09-08 00:00:00 中国能源网   作者: 韩晓平 [中国能源网CIO]  

6月6日清晨,强大的热带风暴“古努”伴随着暴雨袭击了阿曼沿岸。狂风暴雨掀起了十余米的巨浪,横扫了伊朗南部和波斯湾产油地区。气象学家认为,这是60年来阿拉伯半岛遭遇最严重的飓风灾害。“古努”使全球石油期货市场陷入恐慌,担忧可能因此影响石油生产和供应,伦敦国际石油交易所7月份交货的北海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今年第一次跨越70美元大关,收于每桶71.5美元。

同一天出版的英国《金融时报》载文报道说,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秘书长阿布达拉?巴德里警告世界,大力推进环保型生物燃料有可能导致原油价格的飞涨,因为生物燃料的开发已迫使产油国考虑削减石油勘探开发投资和控制新增石油产量。卡斯特罗也曾警告,美国总统布什推行从农作物中提炼乙醇作为燃料的计划将使发展中国家的粮食储备枯竭,可能导致“全球超过300万人被宣告因饥渴而提前死亡”,作为全球主要饲料的玉米价格上涨验证了卡斯特罗的判断,不仅波及到中国的猪肉价格,甚至影响到美国农民的养牛意愿。玉米价格暴涨使各国开始对发展燃料乙醇持审慎态度,中国也就此进行了相应的政策调整。

然而,“古努”和“玉米”使一些产油国政府、跨国石油公司和对冲基金陷入亢奋,趁火打劫,有恃无恐,进一步肆无忌惮地推高石油价格,使全球油价从6月初至今一直保持在70美元的高位。7月19日,由于受法国道达尔石油公司在安哥拉产能下降和美国油品库存下降的影响,纽约市场原油期货价格一度升至每桶76美元高位,为去年8月9日以来的最高盘中价。然而,中国对石油价格实行政府定价,使中国三大石油公司的炼油环节未能从全球油价高企中获得好处,反而蒙受不同程度的损失。

据《中国经营报》报道,“继7月9日,三大巨头上书发改委要求石油涨价之后,面对发改委的沉默,近日再次上书要求提价”。中石化深圳石油分公司有关负责人对当地媒体抱怨,目前油价是以每桶65美元作为中石油和中石化盈亏平衡点确定的,国际油价超过这个平衡点,中石油和中石化的炼油板块必然要亏损。近几个月,因国际油价持续走高,炼油成本严重倒挂,中石化系统内炼油厂普遍亏损。

使市场分析人士十分费解的是以往对于石油价格的调整比这一次及时的多,但这一国家发改委却迟迟没有作出反映。7月19日,国家统计局公布6月CPI同比上升4.4%,已经远远超过了3%的警戒线。今年上半年,农业生产资料价格也在不断上涨,同比上涨5.2%,导致肉禽蛋等食品价格都出现大幅度上涨,一些地方的肉价上涨比年初上涨了一倍,一些抢匪甚至开始抢肉生财,成为总理十分忧虑的问题。

人类的现代文明是由两个轮子驱动的,一个是电力,一个就是石油。特别是石油,牵一发动全身,现代化程度越高,对于石油的依赖程度就越大,它不仅维持了整个现代交通运输体系,同时也支撑了现代农业等多个系统的运转。油价的调整不仅仅影响交通运输的成本,而且会辐射到社会的各个环节,特别是对于低收入人群和农民的影响将十分巨大。

一些专家出于对节能减排的考虑,认为越是油价高,越是应该开征燃油税,以促进社会的节约。一些更有激情的专家认为,一旦油价上涨到100美元一桶,推出燃油税就更为艰难了。还有一些专家认为CPI上升4.4%并不高,中国GDP高达11.5%,应该将安全警戒线提升到5%。7月21日,央行为了调节和稳定通货膨胀预期,维护物价总水平基本稳定,控制过热的股市,上调金融机构人民币存贷款基准利率0.27个百分点,这是央行今年第3次加息,或许也是为解决油价问题进行的某种准备。尽管如此,调整后的两年期整存整取定期存款利息也仅为3.96%,大大低于CPI指数,也就是说许多老百姓存在银行里的钱仍然是负利率,根本无利可图。如果这个时候政策性地进一步大幅度推高CPI,可能会有更多的人将银行存款转向股票市场投机,进一步吹大中国股市泡沫,诱发金融危机。同时也将增加低收入人群和广大农民的不满,影响社会的稳定。

其实,征收燃油税与“节能减排”可能根本是风马牛不相及,通过增加燃油税提价来降低石油消费只能是专家们的良好愿望。对于普通私车主而言,油价高低和行驶里程未必存在内在联系,即便油价低了,他们也无暇增加每日行驶里程;对于经营者而言,无论油价多高他们也不得不开车做生意,最终只能将增加的成本转移给市场;而中国真正不在乎油耗的大户人家们,是各级政府机构和国有企业的公车,他们根本就不会因为油价高低而少开车、不开车,最终只能“牛毛出在羊身上”,通过提高税费等手段增加社会的负担。而真正会受影响的可能是那些农民根本不需要上路行驶的抽水机、拖拉机、渔船,而这些燃油机械一旦因为油价的无端上涨而停止或减少运营,影响的将可能放大到我们社会的整个系统。恐怕这也是温总理为什么对肉价的忧心,远超过油价和燃油税的道理。

向中国这样一个发展中国家,特别是目前存在着巨大的发展差异和不平衡问题,制定政策必须兼顾各方关系,平衡社会各阶层的利益。尤其需要慎重制定可能涉及到多数人全体利益的政策,在这个时候强行闯关燃油税是否明知,是不是应该站在更高的位置在仔细看一看,仔细想一想。肉价与油价比,也许是一个很小的问题,一个人一天能吃几两肉?但也许就是这些微不足道的问题,可能牵扯出一些巨大的社会矛盾。就像人们比喻的“蝴蝶效应”--亚马逊雨林中的一只蝴蝶,轻轻挥动了一下翅膀,也许会造成北半球类似“古努”的一场强大风暴。




【中国能源网独家稿件声明】 凡注明 “中国能源网”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 未经中国能源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

责任编辑:中国能源网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