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恫吓与回馈

2008-04-01 00:00:00 中国能源网   作者: 韩晓平  

全世界正在面临来自产油国、石油公司和华尔街金融投机者的合伙讹诈,他们不惜以破坏全球的利益均衡、引发国际政治动乱和制造饥荒作为代价,贪得无厌地充实着自己日进斗金的腰包。这种杀鸡取卵式的掠夺,将为全球经济和各国能源利益带来长久的问题,冲突的阴云正在密布。

军事专家通常认为,国际油价每上升20美元/桶,战争发生的概率将增加10%,油价已经从每桶20美元升至120美元,因为石油发生武装冲突的概率已经高达60%,但是一些赚钱赚疯了的利益集团仍然不肯罢休,世界将何去何从?中国将如何应对?

有持无恐——石油输出国

与普京政府关系密切的俄罗斯天然气协会主席瓦列里•亚泽夫4月27日“预言”,油价将一直攀升到每桶160美元,尽管他没有给出明确的时间,但他的言论足以为持续高涨的国际油价又添了一把火。目前国际原油价格已在每桶120美元的高位区间徘徊,比2002年上涨了5倍,油价上涨的幅度远远超出供需关系、美元贬值、成本增加等一系列因素的集合,达到了一个毫无道理的高位。在亚泽夫“预言”一天之后,欧佩克轮值主席、阿尔及利亚能源和矿业部长沙基卜• 哈利勒于28日进一步宣称,不排除油价将来涨至每桶200美元的可能性。接着他一脸无辜地说:“欧佩克将对此无能为力。”这显然是对世界石油需求国幸灾乐祸之后的恐吓,这一恐吓使已经如似惊弓之鸟的石油消费国陷入一片风声鹤唳。

由于油价的大幅度持续上涨,已经导致全球农业生产受到极大影响,各国农民使用的化肥、农药、柴油、地膜等农用生产资料无一不在暴涨,相关的运输配送成本也在大幅度增长,粮食价格开始在全球范围的快速上升,饥荒已经不在是“预言”,许多的国家开始对粮食实行出口管制,粮食安全直接威胁到全球的公共安全,饥饿正在逼近人类,全球的利益均衡和秩序正在受到空前的挑战。

产油国何以如此张狂和肆无忌惮,曾几何时,自从70年代石油输出国发动几次损人不利己的石油禁运之后,直到本世纪最初的几年间,每每当油价出现新高,产油国总是低调以对,避免进一步刺激消费国的感情,以防止消费国政府采取更加激进的军事行动、节油措施,以及资本市场对节油技术和产品投入更多的资金,从而避免冲突和石油消费的递减,不影响自身的长远利益。而这一次产油国表面出了一种锋芒毕露和贪得无厌的亢奋,一波一波地制造事件对全球油价推波助澜,似乎一切戒律和畏忌都已成为无须顾忌的往事。

产油国敢于如此有持无恐,根本的问题是曾为单极世界主宰的美国,在911之后,因为久拖未决的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成为现了形的“纸老虎”,美国所谓的强大军事存在已经无法脱身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泥潭,更不要说拿伊朗、委内瑞拉、苏丹这样一些拥有石油资源的所谓 “流氓轴心”也无可奈何。石油消费国不可能再次追随力不从心的美国,向1991年“沙漠风暴”一样,同仇敌忾地发动一场“杀鸡给猴看”式的联合军事行动,通过针对产油国的军事干预或战争威慑,实现世界的利益均衡。

今天的世界已经没有政治阵营,全球化的市场机制使世界更像一盘散沙。G7国家自私自利的民主制度和他们所谓的“价值观”,使他们失去了理性和判断力,他们强加于人的价值取向,使他们无法团结和领导利益相关者建立共同利益的统一战线。消费国的软肋已经暴露无遗,而产油国和可能利用油价牟取暴利的跨国利益集团却正在形成一个空前一致的利益同盟军。

羔羊待宰——石油消费国

从2006年起,美国总统布什曾经信誓旦旦地要通过大力发展生物替代能源来抗衡石油价格的暴涨,美国开始扩大玉米的种植面积,建设利用玉米制造乙醇的工厂,制定汽油调价乙醇比例的相关法律,乙醇汽油成为了一个方兴未艾的新兴产业,资本市场也为之兴奋异常。此后世界各国纷纷跟进,巴西要发展甘蔗乙醇,印尼要种棕榈生物柴油,中国要搞煤变油等等,一时间,国际油价从70美元直落到2006年1月不足50美元一桶。

然而,好景不长,随之而来的是全球饲料暴涨,引发肉类供不应求,甚至连美国农民也不愿养牛养猪了。不仅在美国,中国也因为发展生物乙醇造成老百姓吃不起肉,不得不惊动国务院领导来四处救急。替代能源的传奇在众目睽睽之下正在化为泡影,全世界的土地资源、水资源和生态环境资源目前只能勉勉强强养活嗷嗷待哺的62亿人口,难以支撑人类汽车轮子的运转。可再生能源是现时的太阳能,即便人类不吃不喝,它的能量密度和总量都难以支撑现代文明的运转。

石油消费国如果不能团结,不过是一群披着狼皮的羊,当狼皮被揭掉之后,我们就成了待宰的羔羊。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找不到一种能够替代石油,环境、资源和经济代价能够承受的技术和产品,人类目前的经济体系还无法摆脱石油的束缚。以前,我们可以用各种各样的故事去吓唬石油输出国,故事终归是故事,不能真的去练。但布什总统竟然傻冒似的将此纳入《美国能源政策法案》,结果可想而知。
 

其实,布什的帐算的非常清楚,华尔街可以靠金融对冲来获取更多的金钱利益,得克萨斯布什老家的石油公司大老们可以赚个脑满肠肥,美联储可以通过美元贬值将其他国家借给美国的债务大大缩水,而华盛顿可以将美国的粮食作为“超限战”的新战争工具。美国已经控制着全球金融的制高点,利用他们在投资管理、信息和金融制度上的优势利用全世界的钱来为自己生钱,这其中不仅有中国的巨额外汇储备,也有产油国的石油美元。自从网络和房地产泡沫破灭之后,那些靠制造泡沫发财的华尔街对冲基金的经理们,在巨额奖金的诱惑下必须全力以赴地制造新的发泡剂,石油毫无疑问成为了他们最佳的一个选择。放任基金对冲石油期货和石油公司,不仅可以获取巨额的经济利益,而且可以遏制潜在战略对手的崛起,似乎一举多得。

2007年,美国参议院通过了《能源独立与安全法案》,要求到2022年将生物燃料产量增加到360亿加仑,相当于替代1亿吨石油,约需消耗3.36亿吨玉米。这政策主要扩大了对玉米的工业需求,推高了玉米价格,并以多米诺骨牌似的连锁效应推动了农牧产品价格的全面上涨。美国是全球最大的粮食生产国,玉米出口量占世界玉米总出口量约70%,玉米不仅可以作为粮食,同时作为饲料是目前人类获取动物蛋白的主要原料,全球玉米供应的减少,必然影响其他粮食作为的供应量,造成全球性粮食紧张。所以,玉米自然而然地成为美国自身战略利益博弈的工具,成为弥补石油进口赤字的补偿,而代价很可能是数以万计的生命。如果美国不是一个全球性的世界老大也就无可厚非了,如此博弈显然与他四处宣扬的价值观背道而驰。[page]

问题还不仅于此,靠发泡油价的生财之道也为全球石油市场埋下了一系列更加复杂的新隐患。油价的虚高使新油田的勘探开发成本急遽增加,每日攀高的“纽约油价”,让资源拥有者的期望值有了一个不切实际的新目标,让开发者望而却步;油价使一些产油国部族利益之争加剧,武装冲突不断;而因为石油美元收入的急遽增加,也是一些产油国开始控制产量和出口量的原因;对全球市场影响最大的是一些曾经是市场经济的国家,因为利益将石油天然气产业国有化,而且越演越列,并将其作为武器来实现国家的战略利益和维护国家的安全。这些问题都在严重影响着全球增加石油勘探开发的投资,从而长久影响未来的全球石油供需格局。

理顺机制——中国的对策

石油价格的持续上涨,虽然对中国经济有了一定程度的影响,已出现了多年未见的通货膨胀兆头,诸多省份柴油供应紧张,化肥农资价格上扬,导致粮食种植成本的增加。但是,中国经济的基本面并没有出现转折性变化,出口和内需依然强劲,中国人特有的智慧、中国企业的应变能力和中国工人吃苦耐劳的精神,正在迅速消化油价上涨和人民币升值带来的压力,中国人的生存适应能力在全人类是无与伦比的,只要方向对头,没有什么沟沟坎坎过不去。

中国政府是全球最有实力和资金最充足的政府之一,拥有足够的资本和手段来平抑油价,以及控制油价上涨带来的间接效应。从2007年9月至2008年4月,由于全球性的通货膨胀和美元贬值,中国CPI指数一直亮着“黄灯”,今年一季度全国CPI比去年同期上涨8 %。对整个社会,特别是低收入阶层构成较大压力,政府不得不强势干预油价,控制其蝴蝶效应,采取直接对石油进口给予减税和对进口企业给予补贴的措施。政府充分利用了他对价格和石油企业的控制能力,顶住了国际油价的飙升。尽管此时此刻全球的石油跨国公司都在赚大钱,但中石化和中石油确为中国公众的利益蒙受了巨大的损失。
 

这种“普遍补贴”的策略并非明智之举,因为对于油价采取普遍补贴,获益更多的是拥有大排量汽车的富人和依靠中国出口物美价廉产品赚钱的国际批发商,肥水流入了外人田。让价格机制长期违背市场规律是难以持久的,且潜在代价巨大。与国际市场接轨不仅是按照纽约商品交易所原油现货定价,更重要的是交易机制的并轨。价格在交易中是一个动态的概念,关键不在于价格,而是交易的主体能够根据自己意愿选择交易的模式。目前,中国能源面临最大的问题是没有长线交易机制,煤电油运都是同一个问题,供需双方没有能力也没有权利自主交易,只能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式的现买现卖。尽管国际一路走高,纽约期货市场的交易价格屡创新高,但是全球真正按照这一价格进行的交易非常有限,因为绝大多数的交易还是纳入到长线期货交易体系中。只有交易制度不完善的国家和期货交易驾驭能力低的企业在会按照纽约或伦敦期货交易市场公布的最高价格进行交易。

应该相信中国人的智慧,相信中国企业的学习能力,只要给他们机会,为他们创造环境,他们很快就会学会如何通过交易来控制自己的成本,保护自身利益。在全中国几乎所有航空公司都在因油价亏损的时候,中国国际航空公司一支独秀,保持高额盈利。并非该公司竞争力有多强,关键是他们被允许,并掌握了通过套期保值来降低燃油成本的方法。目前,在中国只有燃料油的进口和燃料油期货市场是开放的,最近广东有大量企业通过燃料油套期保值,来应对油价上涨,他们将180燃料油低价套购,运回广东就地再提炼生产卡车用柴油以图自救。既然,燃料油可以进行期货交易,为什么不能延伸到柴油?

解决中国的能源问题关键还是靠改革,靠有效的制度创新和机制设计,给予企业和经营者更大的空间,通过市场建立有效的自组织。政府的重点应该是帮助那些无力进行公平交易的主体,补助那些生活因涨价真正受到影响的家庭。在建立期货交易市场中,要有意制约金融机构的大规模投机,让更多的真正需要石油产品的需求方和真正拥有石油资源的供应方作为交易主体,而不是将他们的供需变为金融投资者的衍生工具。

尽管因为中国的复兴崛起而遭遇西方国家的嫉妒和围堵,但中国不应该因此而脱离主流世界,回避矛盾。中国需要比以往更加积极地参与国际事务,主导地区事务。通过国际合作,不仅与资源国,同时也要与消费国建立利益同盟。按照国际普世通行的行为逻辑,在具有重大核心利益的地区建立自己的势力范围,并坚决保护我们的既得利益,中国决不能以牺牲自身发展作为息事宁人的代价。只有加速发展,才会在未来国际新格局中占有一席立足之地。

 



2018未来能源大会将于2018年1月12日在北京举办,详情请点击
http://www.china5e.com/subject/show_1134.html


【中国能源网独家稿件声明】 凡注明 “中国能源网”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 未经中国能源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

责任编辑:中国能源网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