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多元化

—多元化



2008-07-01 00:00:00 中国能源网   作者: 韩晓平  

“狼来了!”

若干年来,科学家们一次次地呼吁全世界的政府、企业和民众关注气候变暖可能引发的极端气象灾害,建议转变我们的社会经济运营模式和能源供需结构,增强对灾害的应对能力,以适应未来新的气象与环境的变迁。但是,人们将这种警示漠视为“狼来了”的传言,大家如似釜中之蛙,对锅下已经燃起的熊熊火焰视而不见。然而,这一次,狼终于来了……

2008年,新年一过,一场50年一遇的特大低温雨雪冰冻灾害,使华东、华中、华南、西南和西北部分地区的公路、铁路、民航交通瘫痪,许多地区通讯联络中断,全国13个省区电力系统运行受到严重影响,造成全国169个县停电。截至2月12日,灾害波及21个省(区、市、兵团),因灾死亡129人,因灾直接经济损失1,516.5亿元……

这次的雨雪冰冻天气过程,强度之烈,范围之大,持续之长,影响之重是极为罕见的。也许,五十年前曾经有过类似的冰雪,但是,那时人们不依靠现代化的交通系统,更不依赖电力石油等工业化的能源来维持社会系统的运转,所以,影响的程度远非今天之烈。根据官方说法,这次灾害是五十年一遇,部分地域是百年一遇。但气象学家们认为全球变暖,造成大气环流严重异常,后面接踵而来会不会五十年一遇会不会变成五十年常遇,谁也不知道。因为,温室气体浓度还在持续上升,全球气温还在继续升高,我们过去几十年积累下来的许多经验、规律和数据模型,已经难以用于判断今天的天气趋势走向。

中国气象局局长郑国光面对气象灾害无奈地表示,当前技术水平难以对一周以后的天气作出肯定的预报,对此次连续发生四场低温雨雪冰冻天气过程,没有事先料到,对可能出现的灾害缺乏足够估计。他指出,大气环流异常是造成这次低温雨雪冰冻灾害的根本原因。而拉尼娜现象则对灾害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大气环流异常的背后,有全球变暖的影子。

全球变暖会导致多种极端天气气候事件的发生,强度与频率都在加剧,地球温度上升会使气候系统中水循环过程加快,降水的变率增大,影响风暴强度和暴风雪强度。所谓“拉尼娜”,是指赤道附近东太平洋水温反常下降的一种现象,表现为东太平洋明显变冷,同时也伴随着全球性的气候混乱。

全球气候变化之后,极端气象灾害以什么形式,在什么地方,什么时间发生,会产生什么影响,造成什么后果,我们现在还不得而知,但是,“狼”已经闯入了我们的地球家园。

不堪一击

在雨雪冰冻天气面前,我们的能源电力系统、交通运输系统和信息通信系统之脆弱,着实令人大吃一惊,各级政府被搞的焦头烂额,难以招架,公共系统陷入一片混乱。

灾害波及21个省(区),受灾民众近亿。数十个机场和受灾区内诸多高速公路、国道、省道被迫关闭,京广铁路主干线和诸多铁路路段陷入瘫痪。造成人员和物资流动严重阻滞,数百万人被滞留在交通枢纽车站不能返乡回家,直接推动能源和各种商品供应紧张,导致物价高涨,1月的CPI一跃比去年同期上升7.1%,其他社会不稳定因素相继凸显。

这场冰雪灾害造成最大的破坏是电力供应的中断,现代文明社会,电力是社会和经济运行的总闸,供电一旦中断,一切陷入瘫痪,形成一系列的多米诺骨牌效应。冰雪凝结在输电线路、输电塔、变电站和高压开关上,首先造成系统短路,随之不堪重负的输电塔倒塌,电线被拉断,使整个电网遭到严重损毁。电网的崩溃使配供电系统无电可供,电气化铁路因此而停,城市供水因此而停,信息通讯因此而停,工厂矿山因此而停,银行金融因此而停,城市因此而停摆。火车无法开行,冰封的公路又被堵死,电厂急需的煤炭就无法运抵。交通依赖电力,电力依赖燃料,燃料又依赖交通,一个环节出问题,整个系统全混乱。气象灾难演变成为一场电力灾难,能源灾难,工业灾难,使冰雪冰冻灾害雪上加霜。

截至2月13日17时,全国范围受灾损停电力线路35,968条,变电站1,731座,大面积停电对社会经济运行和人民生活带来了极大影响,也给国家电网和南方电网,及部分地方电力公司造成重大损失。南方电网10千伏及以上线路倒杆倒塔及损坏合计121,915基,断线33,803处。其中110千伏及以上线路倒杆倒塔1,677基,损坏913基,断线2,769处,造成7,503条线路、859个变电站停运。

与此同时,全国电煤库存持续下降,因缺煤停机的发电容量达4,240万千瓦。电煤供应短期甚至蔓延到主要煤炭产区的山西、陕西两个煤炭大省。煤炭价格急速攀升,江浙地区一些电厂的煤价,甚至上升到每吨标煤千元的天价,为稳定物价安定社会,政府不得不要强压电价,发电企业只能割肉卖血,靠觉悟、靠党性坚持发电供电。

1月25日16时15分,湖南郴州地方电网供电区域全部停电。  1月30日22时40分,在付出巨大抢修代价,甚至员工的生命之后,郴州最后一条110千伏线路终于不堪重负,故障停运,湘中电网与湘南电网解列,当地国家电网供电区域停电。郴州全市大停电造成大面积停水,人民生活陷入困境。据统计,持续雨雪冰冻给国网郴州供电区域及地方电网设施造成了极为严重的破坏,供电区域66条110千伏及以上线路停运。从1月26日到2月6日除夕,郴州城区停电,对外交通受阻,饭店、银行、商场、加油站、公交系统大面积瘫痪,电视、网络、电话等现代信息渠道中断,一度成为一座冰雪围困的“孤城”,成为这场灾害中全国最关注的灾区。
 

东电网截至2月13日,冰灾累计造成停运设备线路451条;停运变电站32座;110千伏及以上线路倒杆(塔)982基,断线952处;35千伏及以下线路倒杆(塔)6,148基,断线4,741处。初步估计,经济损失超过10亿元。由于冰灾和燃煤短缺影响,外地电力无法送至广东,加上网内部分发电机组缺油少气,供需形势极为紧张。贵州、三峡、桥口、鲤鱼江2月份全月无法输电广东,最大缺口950万~1,050万千瓦,不得不实施错峰限电……

截至2月13日,冰灾给江西电网造成直接经济损失超过30亿元,需重建费用约85亿元。初步统计,冰灾事故造成江西电网共计发生500千伏线路停运17条,倒塔116处、断线137处,变电站停运两座。共有45个县城和806个乡镇遭遇全停电事故,全省受灾面积超过80%,总计746万余农户遇无电困境……

贵州电网3,896条输电线路被破坏,472座变电站停运,500千伏网架基本瘫痪,全省电网被分解成5个孤立电网运行,贵州省成为南方地区雨雪冰冻受灾最惨重的地区……

痛定思痛

这一次罕见的雨雪冰冻气象,造成了大面积、长时间、毁灭性地中断电力供应,是人类历史上最严重的电力事故之一。2003年8月14日的北美大停电影响了加拿大和美国东北各州也仅5,000万人口,部分地区停电状况也仅持续了4天,个别地区达到一周。而这次南方电网停电的90个县市直到2月20日才恢复供电,而一些边远地区完全恢复正常电力供应也许要几个月。

雨雪冰冻造成的大停电,深刻说明我们长久以来推崇迷信至极的所谓“大电厂、大电网、超高压”式的电力结构,根本难以应对极端气象灾害,更没有能力在未来更大的灾难或者战争条件下确保电力安全。在这一次灾害中,电网公司四面楚歌,频于应付,尽管书写了不少气吞山河,可歌可泣,战天斗地的英雄故事。但是,所造成的损失和影响将难以挽回。各级政府被折腾的无所适从,束手无策。电力的中断使广播电视、电话手机、报章出版都相继中断,一座座城市陷入瘫痪,一个个乡村与世隔绝,政府的执政公信力受到了伤害。在阴湿的冰雨中瑟瑟发抖的老百姓,望眼欲穿地期盼着光明、期盼着温暖,希望重归现代文明……

一些全国政协委员认为,雨雪冰冻给电力、交通、农业等造成严重影响和损失,其重要原因之一是目前一些地区的电网、基础设施和公共建筑等设计标准难以适应气候变化背景下的极端气象灾害的影响。建议在电力工程的规划设计中考虑南北方不同地区的低温雨雪冰冻等气候条件的可能影响,对电力线杆塔载荷能力进行论证,制定相应的标准,提高抵御极端气象灾害的能力。

这种意见仅仅反应了问题的一个层面,即便电力线杆塔载荷能力被加强,这样的气候条件也难以保证供电,只能解决不倒塔、不断线而已,并不能保证电力的持续输送,而且投资将大幅度上升,治标难以治本。这种气候天气在世界上不是第一次,在加拿大也曾发生过类似的雨雪冰冻,也造成大面积长时间的停电。在一些特殊的气候条件下,现代工业化设施的脆弱性是全世界有目共睹的。不要说这样的极端天气,一个闪电、一阵大雨,一场大雾,一次地震都可能导致大面积停电。

我有一位朋友曾担任某电管局总调度长,在领导宣布他退休的第一时刻义无反顾地交出了所有权力,自从他担任这个工作就没有安稳地睡过一个安生觉,无时无刻不是提心吊胆,特别是气候变化。其实,这几年电网事故时有发生,只是不让大家多说罢了。可以不让人说话,但无法不让老天爷变脸。你说你的电网是坚固安全的,建了特高压电网会更加安全,可再来个百年一遇怎么办?全球气候变化以后,现在担心的是五十年一遇,变为五十年常遇。目前,110、220、500千伏输电线路的安全都无法保证,如何让大家相信750、1000千伏的特高压同步交流电网更可靠?难道靠农民工们冒着刺骨寒风,爬上更高的,被冰雪覆盖而摇摇欲坠的特高压线塔敲冰砸雪成为一种运行常态?

电监会首席工程师顾峻源2008年2月5日在国务院新闻办新闻发布会上说,中国电网建设标准和国际标准是一致的,都按照30年一遇标准设防的,导线设防覆冰的标准不能超过10毫米,所以不能说中国的电网薄弱。如果按照30毫米覆冰设防的话,成本会大大增加。任何国家碰到这样非常严重的,持续时间这么长的雨雪冰冻气候也会发生类似的问题。由此可见,我们在未来解决电力系统安全中,靠大幅度提高抗冰标准未必是好办法,不能作为唯一解决手段,全世界都不靠这种办法解决电力安全的。

这次冰雪灾害给浙江电网主网也带来严重影响,500千伏线路共有23条跳闸停运,倒塔167基、受损28基。浙江省内衢州、台州、温州电网分别与500千伏主网失去联络;浙江电网与福建电网的两条500千伏联络线受损停运,福建电网与华东主网失去联络;浙江电网与安徽电网3条500千伏线路中有两条停运,皖电东送通道受到严重影响。由于沿海500千伏输电通道受损,集聚在浙江沿海区域的几大发电厂有电送不出来,出力受到严重影响。浙江电网尽管500千伏几近瘫痪,220千伏损毁严重,主网和骨干发电厂多不能正常运行。但是,浙江绝大部分县市确保了城市基本电力供应,人民生活没有受到太大影响,这完全受益于省内星罗棋布的137座小型热电厂,从35千伏低压端托住了电网的安全。而让人哭笑不得是这些热电厂刚刚蒙受某些地方政府为响应“关停小火电”号召,对其的全面围剿。在煤价急剧攀升之际,对这些节能减排第一线小热电落井下石,将电价每千瓦时下调5分,逼其倒闭以书政绩。浙江这些小热电,最大的机组不过25MW,尽管这些小热电的综合效率大大高于大火电机组,一些机组的发电煤耗仅为160克每kWh ,比百万千瓦超超临界机组还低120克,仍成为某些人的眼中钉,无时无刻不想伺机灭掉他们,以证自己“大电厂、大电网、超高压”战略的正确性。

郴州的煤炭储量8.12亿吨,占湖南全省储量四分之一;水能资源丰富,理论蕴藏量151万千瓦,可开发量138.5万千瓦,已开发105万千瓦。郴州本是南方的一个能源重镇,确陷入无电可用。郴州当地原先有一些小型煤矸石电厂和小火电机组,后来在关停小火电的浪潮中纷纷倒闭,如果当初将他们作为应急机组保留下来,维持在急需时能够运转,兴许在关键时刻还搭把手救救急。同样在江西南昌,两台计划大代小的125MW小火电机组在关键的时刻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成为南昌城唯一的电源,以孤岛运行方式确保了省城的安危,以致于温家宝总理、吴仪副总理在抗灾中相继前往视察勉励。如若拆除小火电的动作能够慢一点,还能保住2台25MW小火电机组,南昌限电区域还会进一步缩小。

据水利部统计,在冰雪灾害中,受灾地区有200多个县城,2000多个乡镇依靠当地的小水电保障了节日用电和电力主网恢复供电,很多城市或地区是依靠这些小水电实现黑启动的。但是,这些小水电却长期面临极大的歧视,一些电站的上网电价至今只有0.12元/kWh,一些小水电站常常被迫弃水不准发电。

据了解,全国有不少地区是靠这些小火电、小热电、小水电和资源综合利用电厂支撑了一方的平安,一些地方甚至将关停的小火电修起来,以求自救。早知如此,何必当初。为什么非要将这些还能发电运行的机组统统炸掉,难道这些电厂设备不是用能源制造的,不是用的老百姓的血汗钱建起来的。为什么不能将这些电厂作为调峰电厂或应急电源保留,或者将他们进行热电改造;靠炸电厂就能够实现节能减排了吗?忽悠各级领导炸电厂、炸煤矿来实现“科学发展”,是一种对国家,对人民不负责任的做法。说明我们的一些主管部门在制度设计上无所用心,在改革创新上无所作为,在问题灾难目前无所适从。希望这一问题将会随着国家能源局的建立逐步得到认识和改变。

多元化

一个安全、高效、经济、合理的能源系统,必定是一个多元化的系统结构,决不能一味地贪大求大,好大喜功,更不能搞“一刀切”,“清一色”。应该因地制宜,合理配置资源,发挥多元的积极因素。能源来源要多元化,能源资源要多元化,能源产品要多元化,能源利用方式要多元化,参加能源开发、投资、运营的主体也要多元化,执行功能、任务的能源设施同样需要多元化。

在一个安全的电力系统中,既需要建设支撑220~500千伏电网的大电厂、水电、核电;也需要支撑35~110千伏电网的中小型热电、水电;未来更需要在380伏~10千伏发展互联网式的,分散化的微型分布式电源系统;同时也不排斥依托500~750千伏直流超高压、特高压输电的大水电、大核电和大型火电基地;需要有担任基本符合的大型电源,也需要高效更安全的分布式电源,同时还需要调峰调频电厂、抽水蓄能电站、季节性调峰和应急电源;需要煤电、需要水电、需要核电、需要可再生能源,也需要天然气,尽管油价目前很贵,电网中还是应该保留一定数量的,能够快速黑启动的柴油机和燃油燃气双燃料系统的燃气轮机组作为应急电源。
一个多元化的能源结构,多元化的电力系统只有依靠市场化来配置,来建立,来完善。人为的力量是难以奏效,长官的意志不可能实现优化配置。管理一个能源系统要靠制度建设,靠机制设计,要调动各种积极因素,要形成有效的自组织系统。不应该政府主管部门自己冲到第一线赤膊上阵,更不应该将领导忽悠到众目睽睽的制高点上。我们一些省市领导一二把手,几个星期前还在电视机镜头前信誓旦旦地在将城市里的电厂轰隆隆地炸掉,几个星期后却在城市的大停电中束手无策,何其被动。

这场雨雪冰冻灾害应该使我们清醒了,过去大的就是好的,大的必然效率高,大的一定安全可靠,大的理所当然就是合理的思维定式应该转变转变了,党的科学发展观决不是这样的要求,节能减排、和谐社会不是炸出来。这些年来,规划部门对电厂规模的要求达到不切实际的程度,一些本来2×12WM,2×25WM的热电厂就可以满足的供热量,综合效率可以达到70%~80%,非要逼地方上2×300WM的热电厂,被业界嘲笑为“大小火电”,效率仅能达到40%多一点。根本不是什么“效率优先,节能为本”,而是规模优先,以大为本。占地面积、土地价格、排放对城市的影响、水资源能不能满足等因素全不考虑,不够规模不准建。建火电也是一味地鼓励大代小,使火电建设几近失控。

从2001年到2007年全中国发电设备增长了3.75亿千瓦,成为全世界第二大电力装机的国家,仅次于美国。7年增长的装机数量相当于一个半日本的电力装机总量,平均每年装机的增长在18.5%。而其中绝大部分是建设周期相对短,建设造价相对低的大学燃煤凝汽式火力发电机组,仅2007年就新增火电机组8000万千瓦。且不要说污染和温室气体排放,就是煤炭生产和煤炭运输也难以应付。这一次煤炭供应吃紧和煤炭价格激升,深层的根由与燃煤电厂建设规划失控不无关系,煤矿和铁路运输建设根本无法适应这种装机容量的增长。

而另一层面,我们在电力改革上迟疑停滞,改革方向受到超级利益集团的左右,科学的电价机制难以建立,任由高耗能产业和电空调的泛滥,使用电结构极为不合理。对于国有大企业一味迁就,而对一些代表世界方向的关键性的结构优化技术无视、排斥。放任由垄断企业利用自己的权势和市场区位优势来配置资源,将市场供需体系严重扭曲。在国际上,电、煤、运的供、需、服务三方主要依靠长期协议机制,很少进行现货交易,而中国所有的电煤却是依靠现货交易,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想涨就涨,想不供就不供。使交易成本居高不下,供需关系完全陷入混乱无序。

生产和供需关系的不稳定性,产权关系的不确定性又造成煤矿事故频发,安监局和产煤大省的领导疲于应付矿难,四处救难。由于没有长期协议,煤矿生产普遍短期行为,在安全上不投入,挖煤只挖“白菜芯”,只图“多快好省”。矿主们担心今天换个县长书记,明天煤矿就不知道还是不是自己的了;不知道别人的煤矿出点事,政府就会不分青红皂白将自己的矿一并炸掉;不知道哪个领导的哪个亲戚,什么时候要开什么生意需要自己“赞助”多少钱。在这些不确定性面前,矿主们当然是“多挖煤,快挖煤,挖好煤,挖省事的煤”,谁会顾忌安全,谁会顾忌环保,谁会顾忌采收率,谁会来节约资源。

各级政府治不了本,也就只能治表了。碰到春节、两会、奥运就怕出事,封矿炸矿成为惯例,结果这一次炸的全国煤炭供应短缺。尽管国家安监总局新闻发言人认为,电煤紧张与关闭小煤矿无关,关闭了小煤矿并没有影响煤炭产量。整顿关闭小煤矿是淘汰落后生产能力,发展先进生产力。2005年以来,全国共取缔非法采煤窝点1.7万处次,关闭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破坏资源、污染环境的小煤矿11,155处。淘汰落后生产能力2.5亿吨,新增生产能力2.95亿吨。但是,这一新增产能的数字,显然与新增燃煤火电机组的电煤需求数字不能对应。8,000万千瓦的火电就需要2亿吨原煤,比算一下,2007年缺口还有1.55 亿吨。

由于煤炭供应紧张,全国用煤企业纷纷到各煤矿、发煤站、港口、运河里抢购煤炭,造成煤价大幅上涨。2008年2月份,秦皇岛港低位发热量5,500大卡/公斤的动力煤,平舱价由2007年12月底的510元/吨上涨到630元;5,000大卡动力煤,已由440元上涨到570元,而且还在继续上涨,几乎一天一价。这样的煤到了江浙地区的电厂,竟然达到900~1,000元/吨。到了7月份,浙江的电煤已经达到1300元以上,火电、热电全都赔钱。即便如此,由于资源不足,即使给出高价,也常常是有行无市。现在煤炭供应紧张了,又不得不允许小煤矿复产开工,政策朝令夕改,何以能保证安全。2月份,在鄂尔多斯露天矿的井口价只有180元/吨,怎么运到秦皇岛要增加到近500元,到江浙要增加到700多元,中间有多少是合法成本,又有多少是非法“好处”,为什么能拿到运力的人空手套白狼一吨要收70~80元,甚至100元。铁道部的新闻发言人可否在抗灾之后,闲暇下来的时候帮助没敢说三道四的老百姓调查一下究竟。

显而易见,靠炸小煤窑治不了中国煤炭问题的“本”,关键要解决利益的长期化,稳定化。这需要煤炭企业、运输企业和发电公司建议长期交易机制。而他们之间的长期协议需要发电公司与终端用户或城市供电公司签署长期化的购售电协议(PPA),而不是对电网公司的竞价上网。这就需要进一步的电力改革,将输电与配电分开,将供电企业交给地方,谁的孩子谁抱着。让供电公司代表城市和用户与发电公司达成长期协议,实现交易主体的多元化,让供需双方自主进行交易,体现双方真实意愿,不要电网公司越俎代庖。通过制度设计,将铁路、港口、输电等纳入长期交易体系。

这一次在受灾地区,有大量的小水电,在救灾抢险中起了大作用,立了大功。江西吉安市青原区工业区是螺滩水电站的直供区,主网溃塌后孤网运行全力保电,比去年同期还多发200多万度电;除供应吉安110千伏电网外,还保证了直供区25家企业及库区村民用电。在井冈山全市58座小水电站中先后启动了25座发电,保证了90%以上居民生活照明用电,让群众过上了一个亮堂的春节。湖南怀化在国网、南网联网通道中断后,依靠地方小水电保障了市区和下属5个县城的供电,全区80%的农村在灾害期间仍维持了电力供应。

贵州铜仁地区在大电网几乎瘫痪,湘黔线、渝怀线电气化列车停运的情况下,当地水利部门立即组织地方小电网的3个小水电站紧急向停电区域供电,仅半小时就恢复了玉屏城区和大龙镇区的照明,并恢复了湘黔线大龙段的供电,缓解了铁路的拥堵。遵义市国家电网多条线路相继因覆冰造成跳闸,导致道真、正安、湄潭、凤冈、务川、仁怀等县级电网与主网解列,各县城均启动小水电应急发电,保障医院、政府、通讯等重要负荷用电和群众的抽水用电。农村小水电在2008年抗击冰冻灾害时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受冰雪灾害影响停电的800多个县中有600多个县是依靠小水电快速恢复供电的。

除了小水电,一些在煤矿坑口安装的瓦斯发电机组,对于电网停电后保证煤矿安全生产,保持对灾区的煤炭供应也起到重要的作用。这些实例反应出调动地方自己管理自己的电力,因地制宜参与的电源和电网建设及运营,供电更加安全。

曾经历过大停电的伦敦市副市长在国际分布式能源(热电联产)大会上宣布,伦敦迎接2012年奥运会将增加更多的电力供应,但是英国将不会为此建设大型火力或者燃气发电厂,主要靠大力发展分布式能源和可再生能源了满足新增的电力需求。因为,这是安全、环保和节能的需要。伦敦的举措曾被中国的专家们关注,但未能引起政府主管机构的重视,中国对于发展分布式能源的政策至今未能到位。今天看,这应该成为我们借鉴的重要方向。

世界上许多国家因为安全和市场问题都不再建大电网,因为能效和排放问题也不再建大型火电机组。发展分布式能源系统和数字化电网将代表着人类能源的未来。将可再生能源、资源综合利用、燃气冷热电系统等清洁高效的区域和用户能源系统分布在终端,通过能够同时传送数字信号的低压电网将小型发电、蓄能、余热供热制冷装置与用户的各种电器、空调设施互联,形成电力、热力、制冷、燃气和信息的互联网,从而通过信息技术优化能源供需,最大限度保证用户能源供应的精确、高效、经济、清洁。

中国日报一位资深的专家有这样一句精辟的名言,在恐龙即将灭亡的时代,再竭尽全力制造一个更强大的恐龙又有何意义?应该转变一下思维定式,研究一下世界的走向,研究一下未来趋势,使我们国家更加适应未来的地球和未来不得不面对的挑战。

这一次的灾害造成如此巨大的损失,反应出我们长期以来,在能源领域推进深化市场化改革不够坚决,在一些重大问题上反复、迟疑、目标不清。在市场配置资源的问题上,被市场强势一方的大型国有企业左右,陷入他们之间的利益纠葛难以自拔。将国家利益和国企利益混为一谈,政策倾斜更多地偏重在中央国企,造成市场严重扭曲。没有积极扶持能够与之公平交易的用户市场代表,没有人代表需求侧意志参与交易。

将本应代表地方和终端消费者的地方供电企业直接归属于质量超级巨大的国家电网公司,让每一个终端消费者都不得不直接面对一个企业不是企业,政府不是政府,既代表国家利益,又代表企业利益,不管你我愿意不愿意还要代表你我的利益,有的时候还难以自持地代表他们个人的利益的人类有史以来最庞大的超级利益集团。建立这一机制的结局自然而然地使整个交易系统被彻底扭曲,使供需双方之间优化配置资源的能力彻底丧失。电网成为供需双方交易的唯一结点,隔阻了市场交易信息流动,也隔阻了供需双方相互承担彼此的权利与义务,使得电力用户和发电企业之间的交易无法体现双方的真实意图,导致整个电力能源系统的陷入深度混乱。

一个真正意义的“市场”,只有调动多元化的交易主体按照自己的真实意图进行交易,才可能保持基本的健康良序。我们必须鼓励用户、企业、地方政府参与这场能源与电力的改革,因为这将是一次中国必须面对的社会结构性的重大改革,将会影响我们每一级政府、每一个企业和每一个家庭。不改革,我们将难以适应环境的变迁,我们将为此承受更大的代价。

(2008年2月25日,于北京,修改于2008年7月)

后续:

茂县的故事

位于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东南部的茂县,面积3,885.6平方公里,人口90,956人,羌族占88.92%。境内江河纵横,水流湍急,水能资源潜能大。水能蕴藏量为127.5万千瓦,可开发量39.8万千瓦。茂县电力公司是当地唯一的地方电力供应商,其主要资产是下属的地方小水电站、办公楼和地方农网。目前该县已建成的一些小水电站,其装机容量仅占可开发容量的4%。

茂县面积广袤,人口稀少,全县基本处于山区,山脉海拔多在 4,000米左右,西部最高峰万年雪峰海拔5,230米。全县“高山耸峙、峰峦叠嶂、河谷深邃、悬崖壁立,北有岷山、南有龙门山、西有邛崃山诸山脉,有‘峭峰插汉多阴谷’之称”。该县电网供电区域范围大,运营维护成本非常高,线损高达40%-50%。特别是农网改造之后,当地地方电网长达1,000多公里,有800多个变电站,仅维护就需要大笔资金,企业出现严重亏损。此外,山区人民生活贫困,电费支付能力很弱,企业经营难以为继。四川大陆希望集团的希望深蓝电力公司和成都希望电子研究所2007年8月与阿坝州政府签署投资协议,以4,770余万元的价格收购茂县电力有限责任公司的全部产权,承担茂县近10万群众的电力供应。地方政府将保障一方电力供应的重担没有交给财大气粗的国家电网公司,也没有交给省地方电力公司,而是破天荒地交给了一个土生土长的民营企业。不仅拿回了一大笔真金白银,还甩掉了一个无底洞一样的沉重包袱。但是,更重要的是地方政府面对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企业,可以充分行使它的公共权力来监督这个企业,保护终端消费者的权益。

大陆希望集团运营管理该县电网之后,迅速通过优化管理和投资改造将线损大幅度降低,销售电价维持在0.25元/kWh不变的水平上,很快就实现扭亏为盈,并启动投资建设新的小型梯级水电站群,利用当地优质的可再生能源完善电力供应的品质,增加电力供应的能力,为地方经济发展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动力。

汶川“5.12”特大地震,茂县处于地震灾区中心地带,交通、通讯、供水、供电全部中断,全县电力设施几乎损失殆尽。音信全无的茂县成为温家宝总理和全国人民最揪心的地方,为了尽快掌握当地灾情,空15军的15名勇士冒着生命危险从5000米高空戴着氧气,穿过厚密的云层,跳伞进入群山之中的茂县县城地区侦察,成为抗震救灾中最感人的一幕。地震灾区能否迅速恢复电力供应?一度曾使有关部门领导非常担心,甚至提出希望由国家电网接管,承担这一地区电网和供电设施重建,恢复当地电力供应。结果大陆希望集团还是不惜代价,主要依靠自己的力量,在全国人民的大力支持下战胜的困难。

大陆希望集团原计划总投资13亿元建设中国叠溪灾难遗址公园建设,但突如其来的汶川大地震不仅严重破坏了四川旅游产业,更使得茂县叠溪海子地震遗址项目的主题失去了原有意义,尽管前期投入高达千万,大陆希望集团还是不得不选择放弃这个项目。尽管如此,大陆希望集团并没有因此放弃对茂县的供电责任。据新华社5月21日消息,茂县当日部分恢复供电。从5月12日到6月1日,茂县先后修复了12座小水电站,使全县22和乡镇中的12个恢复了临时供电,到6月10日全县大多用户基本恢复了电力供应。

我们常常担心地方管不好配电网,并以次作为发展大一统电网的依据。茂县供电系统在一个民营企业的管理下,奇迹般地成为这场特大地震灾害中心地区第一个恢复供电的县城,他们的销售电价至今仍维持在0.25元/kWh不变。茂县的故事,这难道不能引起我们更深层的思考吗?

(续记与2008年9月25日,于北京)

 




【中国能源网独家稿件声明】 凡注明 “中国能源网”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 未经中国能源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

责任编辑:中国能源网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