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坚持改革开放 应对能源价格上涨

2008-07-01 00:00:00 中国能源网   作者: 韩晓平  

国家发展改革委2008年6月19日晚相继宣布对国内油价、电价进行调整,其中油价的调整幅度是前所未有的,出厂价格每吨均提高1000元。中国此次大幅度上调油价引起全世界的高度关注,国际社会一直对中国施加压力,要求中国政府提高油价,减少对能源产品的补贴,以遏制对石油和其他能源资源产品消费的快速增长。然而,此次能源价格上调,实际上暗示着中国政府已经放弃的年初在两会期间确定的“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涨幅控制在4.8%左右”既定目标。

能源价格上涨是全球性问题

尽管林毅夫等一些著名经济学家支持政府将CPI控制在4.8%的目标,但是这一政策也受到诸多经济学家和能源专家的质疑。能源价格的大幅度上涨和CPI的应相高升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美国因为美元贬值和油价上涨面临同样的问题,研究人员认为美国今年CPI可能突破5%;尽管欧元保持升值,欧盟区国家依然受油价上涨牵累,不少欧盟国家都屡次上调了CPI预期,5月份欧元区CPI达到16年来最高增幅的3.7%;印度CPI的涨幅也明显加剧,在过去的两个月内,年际CPI从7.75%涨到11.05%,达到过去13年最高水平;其它许多新兴经济体如俄罗斯、土耳其、南非、越南、印度尼西亚等国通货膨胀率均已达到两位数。

推升CPI的罪魁祸首毫无疑问是全球能源价格的暴涨,而油价是拉动能源价格全面上涨的关键要素。制造油价非理性上涨的直接动力一般说美元持续贬值,最近,王岐山副总理、周小川行长、陈德铭部长在中美战略经济对话中直截了当地批评了美国政府和美联储放任美元贬值的政策。美元是对石油计价的唯一货币,对美元失去信心必然直接影响全球石油价格,所以,伊朗总统内贾德一直呼吁将石油计价货币从美元改为欧元。但是,保持美元作为石油货币的地位为美国实现其战略意图,使石油价格成为一种“超限战”武器,维持冷战后美国主导的战略均衡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是美国的核心利益。内贾德的呼吁导致美国协同欧盟以“发展核武器为由”,对伊朗一轮一轮的制裁。

但是,推动油价上涨的背后存在“三股势力”——国际金融投机家、产油国和跨国石油公司,而他们的背后是国际强权的战略意图。由于错综复杂的利益纠缠,使利益攸关各方形成了一个国际“利益集团”,这其中也有内贾德及伊朗的利益。

国际金融投机家——在二次大战之后,特别是两次能源危机之后,全球逐步形成今天的石油交易格局。当初,因为担心仅仅靠供需双方难以活跃市场,需要引进金融资本进入市场。金融资本的主要任务就是投机,通过他们的投机行为,使市场活跃起来,以完善市场的竞争氛围。因为,那时的石油巨头非常巨大,而金融资本相对较小,作为从事市场投机的基金和个人投资者更是十分渺小,不足为患。但是,随着金融资本的快速成长,规模已经发展到今非昔比,一些规模巨大的对冲基金几何可以一次将一个中大规模的上市石油公司的市场流通股一次收入囊中。对冲基金经理们一边在石油期货市场兴风作浪,一边在证券市场通过炒作石油公司股票大发横财,以获取巨额的投资收益分成。

负责监管美国期货交易市场的“商品期货交易管理委员会(CFTC)”在美国国会议员和消费者的巨大压力下,终于打破沉默,于5月29日宣布正在对石油投机炒作行为进行调查。消息一经披露,当日纽约商交所7月交割的轻质低硫原油期货合约下挫4.41美元,跌幅3.4%,原油期货投机净多头持仓比例急剧下降了50%。华尔街的投机者在华盛顿的漠视下,肆无忌惮的炒作油价,扭曲供需关系,操纵市场,不仅伤害了全球的经济,也使美国的企业和民众忍无可忍。这一消息使一些分析家对于石油价格出现逆转充满希望,甚至乐观地认为油价上升已经见顶。

但这种下跌未能形成人们渴望的大趋势,6月2日全球油价又因为对大西洋风暴的“担忧”,止跌回升。油价的上涨不会因为CFTC的调查而重归理性,对冲基金的经理们很快就意识到CFTC也很难有所作为,因为那些最大的,获利最丰厚的基金背后是美国最大的一些养老基金、保险基金、退休基金,这些都是美国“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美元的贬值,美国人口老龄化趋势和社会福利政策,正在使美国未来难以养活退休的老人,一些悲观人士甚至认为美国的社会保障体系将会在2040年破产,因此必须竭尽全力急速积累资本。现在让美国以牺牲其根本利益,来遏制对石油等资源的金融投机几乎是不可能的。况且全球化的今天,只要这个市场和供需依然存在,金融投机者不需要在华尔街,可以在地球任何一个角落进行投机操作。对冲基金经理们管理的钱也许不仅仅是那些美国的退休养老保险基金,或许还有产油国的石油美元,新兴工业化国家的外汇储备,说不定也有本•拉登等恐怖组织的活动经费。所以,在这样一个利益格局下,怎么可能来遏制针对石油的金融投机?

产油国——尽管欧佩克的秘书长一再将责任推给金融投机,我们也相信产油国没有按照纽约商品期货交易市场公布的价格出售石油,但是产油国确实在高油价中获利菲浅,看看迪拜,看看莫斯科大家就明白了。一些产油国获取了大量的石油美元,有的国家钱多的已经用不了,对增产改变这种局面毫无兴趣。

以往,当油价上涨过快时,产油国总是小心翼翼,生怕招惹美国率领石油消费国同仇敌忾发动一场军事干预,用莫须有的罪名对产油国杀鸡儆猴。今天,大家都看明白了美国一方面在伊拉克的泥潭中难以拔身,无暇再发动战争;另一方面美国已经炉火纯青地掌握了利用高油价在金融市场赚取外快。而且高油价正在成为西方阵营下套对手的工具,成为超限战的新武器,他们似乎在等待着对手在高油价中轰然倒下,并不急于遏制油价。

曾经,石油消费国可以创造各种替代能源和新技术的神话,吓唬小孩一样地煞有介事威胁产油国:如果你提油价,我们就会采用这种节油;如果你减少供应,我们就会使用那种替代能源;油价太高,我们就用玉米、木薯、甘蔗开汽车。但今天,消费国已经为新技术望眼欲穿,期待替代能源计划眼看就要等到揭不开锅了。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玉米出口国,美国的出口量占全球市场份额的70%,如果美国将玉米制造乙醇,很多国家就会增加对其它谷物的采购,最终影响穷国粮食的供应,造成新的饥荒和战乱。实际上,全球化的今天全世界相互依赖的程度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想象,我们很难用一种技术或方式人为改变经过市场配置的供需格局。

石油消费国已难以分裂石油输出国,将其分而治之。对手已经学会通过团结一致,从哄抬物价中共享横财。为了进一步提高他们对资源的控制力和国家议价能力,一些曾经是市场化的石油供应国家,正在实现国有化,将全世界30年来的市场化的努力化为泡影。几年来的石油价格泡沫化高涨,使拥有资源的国家狮子大开口,使石油公司望而却步,导致勘探开发投入不足。而石油工业的国有化必然进一步带来资金投入不足,未来将直接影响全球石油供应,最终进一步推升油价。最近,俄罗斯九大石油公司中只有一家的产量在增加,其余八家出现减产,背后的阴影与俄罗斯能源国有化浪潮不无关系。

跨国石油公司——国际油价被投机者泡沫化,石油公司也跟着赚了不少钱,除了中石油、中石化这样肩负重任的企业,几乎没有不赚钱的石油公司。CEO们奖金是按年度结算的,他们不可能为了一个长远计划牺牲今年的巨额分红,他们为什么增加石油供应,打压油价?

总而言之,在巨额的石油美元、巨大的跨国石油财团和巨型的对冲基金的强大支撑下,已经很难有人能够阻止油价的攀升,石油消费国在油价面前业已江郎才尽无牌可出了,沦落成为一群“披着狼皮的羊”,当狼皮被揭掉后,自然成为待宰的羔羊。

能源价格的蝴蝶效应不可忽视

近年来,尽管油价、电价屡次出现严重的倒挂,政府一直坚持严格控制能源终端价格的政策,以保证CPI不要增长过快,不致影响民众生计。这一次调整能源价格,政府也是小心翼翼地避开“三夏”麦收之后,在确定90%的麦收已经完成,夏粮丰收已成定局之后作出调整的。政府希望继续维持过去若干年来的“低通胀,高增长”的经济增长态势,始终保持对物价的控制和制衡。但是,当股票市场、房地产市场和资源类产品都出现严重泡沫化之后,如何还能让一些泡沫终端的产品维持低价格,显然是不切实际的,这样做的结果必然是付出更多的代价。

首先是政府需要大量财政支出进行“普遍补贴”的问题,普遍补贴会造成新的社会不公平,政府的初衷是维护低收入阶层的利益,普遍补贴反而是占用社会资源更多的富人享受了更多的政府补助;其次是国有企业过度承担社会责任的问题,企业就是企业,企业不是政府,国有企业也不是政府,如果让国有企业承担政府应承担的责任,就意味着企业有一天就可能凌驾在政府之上,超越政府的行政权力。让国有企业承担政府责任,特别是已经进入资本市场的企业,对于这些企业的非政府投资人也是不公平的,而这样做的结果势必导致企业股票市值暴跌,影响这些企业的融资能力和市场价值,进一步影响资本市场的健康发展,拖累大盘。造成股市暴跌将进一步影响股市内其它企业的融资能力和整个经济的健康发展,最终影响政府财政税收,削弱政府照顾弱势群体的能力。

但是,在一个市场化不够健全,竞争机制没有形成的转轨期国家中,完全放开价格无疑是一场恶梦。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2008年5月26日在北京召开公司年度股东大会,董事会秘书陈革表示,中石化每生产1吨汽油和柴油,就要损失约3000元人民币。但是,根据数据显示,2001年12月中旬,华北地区中石化企业汽油批发(挂牌)平均价2560元/吨,价格最低的天津地区仅2300元/吨;0#柴油批发(挂牌)平均价2576元/吨,价格最低的天津地区为2460元/吨。同期欧佩克组织七种市场监督原油一揽子平均价为每桶17.93美元/桶,相当于1086元/吨,差价1474元/吨。根据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成品油批发价格一般比原油平均高15美元/桶左右。今年5月21日纽约轻质低硫原油期价135.09美元/桶,当于6900元/吨,同期天津的批发价为5940元/吨,价格倒挂-960元/吨。如此满打满算2434元是最大差额,姑且不考虑这些年来中石化的技术进步和管理经营的改善,我们不知道他们是如何算出每吨3000元亏损,当初2300元一吨的油又是如何卖的,何况中石化是不是在纽约,按照那个最高价格购买轻质低硫原油。

企业希望增加利润是情理之中的,但是由于与消费者信息不对等,中石化这样的企业又处于市场的主导地位,他们的实际成本到底是多少,不要说老百姓搞不清楚,政府也未必能搞清。石油企业的实际成本是一个全世界性的谜团。在这种状态下没有政府的价格干预是无法保证消费者利益的。

目前,中国的燃煤火力发电价格也是如此,许多电厂每一次进煤价格都可能存在差异,电厂负荷变化对于发电煤耗影响极大,所以很难用统一价格公式进行价格管制,同样也很难采用竞价上网或节能调度来保证电力供应的持续和安全。

能源是一切经济活动的原动力,石油和电力是现代文明的两个轮子,石油不仅是工业的血液,也是现代农业的血液,没有石油交通动力系统就会瘫痪;没有电力信息系统和工业、民用动力系统等就无法运转。所以,在石油和电力上涨价,必然会造成下游产业和市场的蝴蝶效应。国家发展改革委在6月19日调整油价电价之后,6月23日与监察部联合发出通知,要求严格控制成品油和电力价格调整的连锁反应,严禁搭车涨价。可见国家对此问题的担忧。

坚持改革开放是唯一解决之道

6月19日在调整电价的同时,国家发展改革委为防止煤、电价格轮番上涨,决定发布公告《对全国发电用煤实施临时价格干预措施》,但一些电力企业仍然面临煤炭企业上调煤价的压力,一些煤炭企业对国家行政决定置若罔闻,仍然提出大幅度上调价格的要求,国家控制价格的努力异常艰巨。而一旦放弃对价格的控制,出现恶性通货膨胀并非杞人忧天。

出现今天的局面根本上还是近年来我们在能源改革的问题上出现迟疑和方向性判断有误。当今的中国没有人反对改革开放,所有的争议来自改革的制度创新和机制设计,过去我们有体改委、体改办,超脱利益格局之外专心进行改革的制度创新和机制设计。这几年来一些国有企业在改革制度设计上的发言权越来越大。尤其在能源领域,中国最大的国有企业聚集,使一些重大的改革无法推进,或被他们巨大质量形成的引力所扭曲。

此外,由于受到西方自由资本主义潮流的影响,我们过于相信自由竞争和市场自由化的力量,忽略了竞争主体质量和信息的差异。在电力改革上,以竞价上网作为终级目标,违反了电力工业的基本规律。在美国并没有煤炭的期货市场,拿现金也买不到煤,所有的煤炭交易依赖于长期协议机制,燃煤发电厂必须和煤矿企业签订长期协议,才能保持持续稳定的煤炭供应,而这些需要发电企业与供电企业、输电企业、铁路运输企业等签署一系列与发电厂生命周期相等的长期协议,这样既可以保证电力供应持续和价格的稳定,同时也为煤炭的安全生产奠定基础。美国人和英国人已经发现他们电力改革的方向出现问题,并放弃了此前竞价上网为核心模式的电力改革。

在目前中国的利益格局中,竞价上网被认为是可能为电网带来利益最大化的改革模式,而对于输配分离,将供电企业交地方管理,建立质量信息对等的交易主体,鼓励双方签订长期协议的改革模式没有引起重视和给予足够的话语权。由于电网的垄断,隔阻了供需双方通过自主交易配置资源的信息纽带,供需信息不能得到有效传导,导致电源建设的无序发展,电网建设投入不足,煤炭生产和铁路、公路运输无法衔接配套,造成电空调和高耗能等严重影响中国能源结构的用电方式肆意泛滥。

从根本上说,中国煤电油运气都是一个问题,缺乏长线交易机制,这也是造成中国GDP飙升的根本原因。尽管美元在贬值,美国油价也大幅度上升,但是美国的GDP增幅远低于中国,为什么?因为美国企业可以有多种交易方式的选择,他们可以依赖长期协议,也可以在期货市场套期保值。企业有足够的手段可以控制自己的成本,而中国市场缺失的就是用户选择的权力。

中国能源巨头大量在国际现货市场采购石油和煤炭等产品,是招致国际能源金融投机的主要诱因之一。期货驾驭能力弱,缺乏用户套期保值的机制与平台,造成中国国有大企业大量在短线期货市场和现货市场采购石油,等于是为投机者兜底。如果中国市场和企业有很强的期货驾驭能力,中国巨额的外汇储备变为石油战略储备和商业储备,并作为低于金融投机的武器,将可能遏制国际油价的金融投机,稳定国际石油供应。

解决中国能源问题的唯一途径就是坚持改革开放,培育能源市场交易的主体,鼓励签署电力煤炭的长期协议,建立成品油的期货市场,将中国能源的短线交易逐步拉长。目前,铁路和电网仍控制在国家手中,逐步将配电企业交给地方,谁的孩子谁抱着,通过铁路和输电配额引导供电公司、发电公司、运输企业和煤炭公司之间签署长期协议,将能源供需关系传导向终端用户,将需求侧管理融入电价体系。而燃料油的期货交易已经为成品油套期保值奠定了基础,应该在进一步提价的同时开放成品油的期货交易,给予类似铁道部、公交公司、运输公司、船运公司和航空公司等用油大户可以进行套期保值平台,逐步实现大企业的期货驾驭能力。

中国到了着手彻底解决这些问题的时刻,能源的一些关键领域的改革已经不能再迟疑不决,必须有所作为,否则让问题继续积聚,矛盾将会从量变走向质变,最终难以收拾。王岐山副总理最近在美国说,谁封闭谁就落后!中国的历史教育我们,不开放不改革就没有出路。能源同样如此!




【中国能源网独家稿件声明】 凡注明 “中国能源网”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 未经中国能源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

责任编辑:中国能源网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