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第四次工业革命:新能源博弈

2009-08-12 09:47:07 《能源》杂志   作者: 熊焰  
从能源的角度来看,当今世界正在发生一些显著的变化。

  奥巴马上台以来,在能源政策方面发生了极为重大的转折。2010年美国财政预算规模是3.6万亿美元,赤字高达1.75万亿美元,但奥巴马政府宣布到2013年把赤字缩减到5330亿美元,四年将赤字缩减12170亿美元。有人开玩笑说,这是当今世界最大的财富套利游戏,是一个最大的“阳谋”。随着各种信息的传递,人们基本清楚了美国这个大“阳谋”的基础——能源新政。这是一场新的经济革命,将比以前三次工业革命意义更为重大,影响更为深远,是21世纪人类最大规模的经济、社会和环境的总体革命。

  奥巴马能源新政组合拳

  奥巴马的能源新政大致包含了以下几个内容。

  一是以降低温室气体排放为重要目标。美国原布什政府一直不承诺减排义务,但是奥巴马上台伊始就宣布从2012年起将对美国的排污、排放收费。这是美国政府的一个重大政策转变,也可以说是美国奥巴马能源新政的主心骨,它将推动可再生能源的发展,使能源产业成为美国经济的主导产业,带动美国各产业实现跨越式发展。

  奥巴马能源新政的第二个动作,就是要建设横跨四个时区的全国统一电网。美国要建一个覆盖四个时区以超导电网和智能电网为主的大电网,可以接入包括风能、太阳能等在内的各种可再生能源,并能进行智能化管理。相比传统电网,超导电网的传输损耗会降低10倍,同口径的输电能力会增强3到5倍,而智能电网的出现将会使整个的动力系统发生变革。

  奥巴马能源新政的第三个措施,是美国政府计划在未来五年准备投入1500亿,用于能源新技术方面的大规模投资建设。目前包括超导电网、智能电网、太阳能、光伏电池等在内的一系列能源新技术储备已经充足,这是继IT革命之后,美国技术储备的又一个主要方向,实际就是新能源、新技术的筹备。

  还有一个重要措施是刺激混合动力汽车的大规模使用。奥巴马政府拟用减税的办法,为美国人购买混合动力汽车每台补贴7000美元的刺激政策,期望到2015年美国市场上能够有100万台美国本土生产的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

  上述奥巴马能源新政组合拳的混合使用,将对美国的新能源供给、传输与使用产生极为重大的推动,使得美国能源消耗结构发生根本的改变。美国政府一方面关上一道闸,即企业高排放要收高额的费用,另一方面则投入强大的资金,从国家能源战略的角度来拉动。可以判断,整个美国的能源格局体系将产生重大的变化。

  奥巴马能源新政的奥秘

  奥巴马能源新政,如果计算一笔账,就可以知道这绝对是当今人类社会最大的财富套利游戏,可以为美国带来巨大的收益。

  美国电网目前年损耗大约是1500亿到5000亿美元,更换成新的智能化电网,中长期大概投入3万亿到5万亿美元,基本上10年就可回本,很显然这是一笔划算的投资。新能源体系和节能策略的应用,会导致美国的能源消耗结构发生根本转变。美国现在年进口石油花费1万亿美元,如果降低30%,就可省下3000亿美元。预计到2019年,排污许可收费可能也会达到每年6000亿美元。美国短时间内也许不会像其他国家一样收碳税,但美国肯定会有这样的盘算。

  再往深层次想,美国这轮危机的核心问题是什么?是美元纸币为基础的单一通货体制出了问题,单一美元纸币体制为美国人民带来了巨大利益,也给美国带来了责任和包袱。美国人认为,能源量现在已具备了替代美元纸币本位的能力,美元可以作为支付手段,能量也可以作为支付手段,美元可以作为债务凭证,能量也可以作为债务凭证,形成一种美元与能源量的“双通货体系”。

  二战后几场大的战争美国都是主战国,石油油价也从二战后每桶二十多美元一度冲高到一百四十七美元,为了石油而战,譬如伊拉克战争等已经让美国欲罢不能。现在美国准备换一个思路:不用石油了,用可再生能源!美国的石油需求如果降低50%,中东、俄罗斯、南美等石油输出国在国际上的话语权自然会降下来。这不仅可以解决美国面临的难题,而且在道义上也可以显示美国是一个负责任的大国,为全球变暖做了贡献。

  第一次工业革命,煤炭的大量使用替代了木材。第二次工业革命,石油、电力等开始大批量使用。第三次工业革命是IT革命,典型能源代表是核能,但核能始终没有成为世界主力能源。现在的第四次工业革命,目标直指新能源,目的就是要大量使用风能,太阳能、水资源这些取不尽用不竭的可再生能源。

  新能源革命也可望解决日益严重的环境问题。两百年来的人类文明动力大都基于碳燃烧,因为两个限制这种方式现在已经走到了尽头,一是碳基能源资源的有限性,二是碳基能源燃烧产生大量的二氧化碳,从根本上改变了地球的大气结构。现在二氧化碳的浓度是400-450PPM,过了临界值,恶劣气候将会频繁发生,整个人类文明的基础将被动摇。

  因此,改变全球变暖是各国都无法回避的责任,包括中国政府在内,都对这场新能源革命非常敏感。

  中国能源新策略

  中央高层已经敏锐地看到了这个重大的国际背景问题。李克强副总理在最近的一个讲话中说:新能源产业正孕育着新的经济增长点,也是新一轮国际战略制高点。当前国际金融危机为新能源产业带来了机遇,要以发展新能源为重要举措,以企业为主体,加强政策主导,促进风能、太阳能、水力发电以及新能源汽车的发展,加快能源改造,最大限度地减少对原生资源的消耗,最大限度地降低污染和废弃物最终排放量,直至实现“零排放”,推进我国能源结构乃至产业结构的调整。

  我国新源第一个就是可再生能源,从电力角度大幅度的使用,根据我国的能源发展规划,到2020年太阳能将达到30%,核电将达到8%,风电将达到12%。核电能源会有4倍左右的增长,太阳能与风电会有50%的增长。中国的太阳光伏电池制造水平在国际上处于领先地位,建设部等几个部委对太阳能利用的补贴强度非常大。

  另外一个是风电,中国的风电现在是在跑马圈地,亟待开发,因为风电产业是利润很高的产业,现在我们风电成本大概是0.5元左右,美国风电成本是4美分,比我们的要低。

  我国新能源变革中孕育着巨大的机会,比如传输环节。首先应该考虑整个电网对风能、水电、太阳能等各种可再生能源的接入。虽然不能一步改造为超导电网,但在电网智能化方面可以进行数网合一的试点,送电网、家电管理网、通电网、广播网、电视网都由一个电力线网覆盖,技术上并不难实现。这样一个“超级电网”如果成为现实,将对国家实力提升产生重大作用。

  我国现有500亿平方米的城乡建筑,建筑产生的温室气体排放占整个温室气体排放的1/3,而城市空调体系又占了建筑总耗能的50%。如果能在全国一些城市启动绿色计划和“零排放”建筑,会有非常巨大的市场。此外,现在应用上正在突破的可能就是电动汽车了,电动汽车包括我们我们的混合动力汽车,纯电力汽车,燃料电池汽车,都在并行着往前推。从现在发展进程上看,可能混合动力汽车的突破是最大的,以深圳比亚迪的混合动力汽车为代表的电动汽车,突破的可能性也很大。当然我们的电池,充电体系,能量转换的计量控制系统,还很滞后,这里面商机也非常大。

  据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处处长梁志鹏5月12日在北京召开的第四届再生能源金融论坛上透露的信息,随着我国新能源振兴规划的即将出台及相关发展目标的调整,预计到2020年,我国在新能源领域的总投资将超过3万亿元。届时新能源领域的投资将主要借助市场力量,而不是政府直接投资。

  碳标准的博弈

  未来世界将产生新的企业评价标准,这就是“碳”。碳排放这个指标对企业的影响是巨大的,某些企业今天看来生机勃勃,或许明天会突然死亡,因为它的碳排放超标了;有些产业,现在看着很弱小,但是明天可能会成为一个巨大产业,因为它顺应了低碳潮流。低碳孕育着巨大的商机,因为每个企业、每个人都跟能源有关系。

  按照历史经验,每当重大危机或转折关头,美国都能提出一个跨越十年乃至二三十年的致胜战略。这类战略既能厚植美国的核心利益,使之走出危机,也能为世界制定出一套规则,推动某种技术革命。如果我们认为美国今天还身处经济危机,苦不堪言,而没有看到美国已经启动了以新能源革命为代表的一场技术革命;如果我们还认为中国在这场经济危机中相对轻松,没有意识到我们在新能源战略上已经相对滞后,我们可能在战略上已经输掉了。

  美国与中国已经是全球前两大排放国。过去几年,美国因为一直拒不承担量化减排义务而成为众矢之的,加上中国最大发展中国家的身份,中美之间还能有个说辞比较;今天美国能源新政突然提出了“总量与交易(Cap and Trade)”的碳排放交易体系,中国怎么办?

  从中美两国的发展势态上看,美国能源革命需要中国。尽管中美国情不同,发展阶段不同,战略意图不同,但都面对新能源革命所开启的机会之窗。

  这是一个新的龙头产业,蕴藏着巨大的创富机会,这是一个新的转型契机,可以帮助企业实现向低碳高增长模式的切换。

  这是一种新的游戏规则,碳排放是其新的价值衡量标准,从企业到国家将重新排列新的赢家与输家。

  这还是一个新的金融市场,在基于美元和高碳企业的国际金融市场元气大伤之后,基于能源量和低碳企业的新的金融市场正喷薄欲出、前景可期。

  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人。任何一次经济危机本质是经济发展模式改良的必然过程,模式优则竞争力强。

  为了应对经济危机,我国在应对这一轮金融危机的总突破应该说是质量很高的,我们已经提出了包括最近的石化产业在内的十大产业振兴规划,但尚未提出一个全面的能源规划,我国的大能源产业应该成为中国战略制胜和经济转型的一个确定的主力方向。在能源政策的排序上,现在似乎还没有把能源的政策和能源的战略位置摆的没有美国这么高。

  在未来可以预见的关键几年转换期内,我国在技术革命和制度创新方面更不能落后,前者会形成新标准,后者会形成新规则。在太阳能和电动汽车等领域,我们已经积累起了一定实力,完全可以放手一搏,拉近与国外的距离。

  能用市场化就用市场化经济手段和基于“总量与交易”原理建立起来的环境权益交易市场,则是推进新能源革命和节能减排的重大制度创新,是人类半个世纪摸索出来解决环境问题的长效机制,也是未来新金融市场的摇篮,我们更应该抓住时机,积极开展试点探索,通过金融创新、推动我国社会可持续发展的实现,也在国际碳金融领域为我国争得一席之地,也为我国企业向低碳转型提供一个市场平台。

  低碳革命的大幕已经拉开,奥巴马能源新政更是吹响了美国向低碳经济转型的集结号。我们应该有足够的敏感,积极准备投入比赛,这不但关系到我们的国家实力、生存环境和产业荣景,也关系到我们每个人的财富、健康和未来。



责任编辑: 中国能源网

标签: 新能源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