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未来我国新能源出路在哪里

2009-08-18 10:28:03 中国金融网   作者: 金雅林  

 尽管金融危机的阴霾还未散去,但一场以新能源革命和低碳经济为主题的绿色浪潮正在席卷全球。从领跑者美国,到日本、欧洲各国,新能源战略是西方发达国家占领新的国际市场竞争制高点、主导全球价值链的新王牌。在此背景下,我国新能源发展的现状如何,未来新能源的出路在哪里?

    隐现的低碳经济投机机会

  2009年8月12日,温家宝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并原则通过《规划环境影响评价条例(草案)》,全面实施应对气候变化国家方案。下一阶段的重点工作有6个方面,低碳经济将培育成新的经济增长点。

  日前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要大力发展绿色经济,紧密结合扩大内需促进经济增长的决策部署,培育以低碳排放为特征的新的经济增长点,加快建设以低碳排放为特征的工业、建筑、交通体系。

  同济大学可持续发展与管理研究所所长诸大建认为,这表明国家要大力发展低碳经济的一个信号,将成为引导我国经济转型的核心内容。“在世界经济格局发生重大变革的时候,低碳经济将带来重要商机,抓住这个商机,就将占领未来世界经济的桥头堡。”诸大建指出。

  “作为一个新的经济增长点,低碳经济会带来许多重大投资机会。”诸大建说,特别是高能效的电力、交通、建筑、工业和绿色基础设施建设这五个方面将会产生重大投资机会。到2020年左右,低碳经济将会形成大的气候。在此之前,中国必然会大力发展低碳经济,如果企业不搞低碳经济将会错失良机。

  低碳经济涉及的行业和领域十分广泛,主要包括低碳产品、低碳技术、低碳能源的开发利用。在技术上,低碳经济则涉及电力、交通、建筑、冶金、化工、石化等多个行业,以及在可再生能源及新能源、煤的清洁高效利用、油气资源和煤层气的勘探开发、二氧化碳捕获与埋存等领域开发的有效控制温室气体排放的新技术。

  发展低碳经济,来自我国经济内部结构调整的动力至关重要。近日,各部委反复强调要将经济发展的重点转向结构调整。

  此轮金融危机给我国的出口带来重大打击。诸大建认为,提振出口不是简单地恢复出口。我国传统的出口产品是高能耗类的,现在要更关注出口商品的转型,否则中国经济中的结构问题就无法解决,也将会越来越多受到“碳关税”之类的压力。

  我国经济的支柱目前都是高能耗的产业,经济发展对高能耗资源依赖很高。专家称,要进行经济结构调整必然要求寻找新的、有别于高能耗产业的经济增长点。低碳经济是助力结构调整的必然方向。

  此外,对于政策面的支持,专家表示,制定清晰、稳定的鼓励政策是当务之急,应通过建立和完善一整套政策宽架,采取征收能源税、财政补贴、税收减免、贷款优惠担保等措施,加快建立低碳经济体系。

    新能源产业发展有四大重点

  在8月9日广州召开的首届亚洲能源论坛上,国家能源局副局长孙勤(注:8月13日被任命为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总经理)在论坛上透露,预计我国将在年内制定完成新兴能源的发展规划,而清洁煤能源的技术开发和运用将在规划中占据重要位置。“中国政府将一手抓清洁能源的运用,一手抓传统能源的改造升级。科技创新是中国解决能源稳定供应和安全保障的核心手段。”孙勤说。

  据介绍,目前中国水力、核电、风能、太阳能、生物能产业均实现了高速增长,如风力发电装机容量连续3年实现“翻倍增长”,总装机容量目前已居世界第四位;太阳能发电总量居世界第一位。 同时,中国也极为重视对传统化石燃料的清洁利用,近3年来,中国单位GDP能耗下降了10.1%。

  科技部原副部长尚勇在论坛期间表示,我国新能源产业发展有四大重点。

  尚勇认为,要战胜当前的金融危机,除一系列治标措施外,关键是打造一个几十万亿美元实体经济的新产业带动世界经济走出困境,成为新一轮增长周期的领头产业。显然,生物、纳米相关产业目前还难以胜此重任,唯有新能源产业群已具备兴起条件,能担当引擎大任。而新能源产业的发展重点主要在四个重点领域:太阳能、风能和生物质能为代表的可再生能源的广泛应用;煤、油、气等传统能源向清洁化升级;先进核能进入新一轮发展热潮;清洁动力促进汽车技术大换代。

  新能源技术及产品覆盖面广泛,涉及工业、农业、交通、服务业、公共设施、家庭等几乎所有领域,涵盖能源、材料、装备、日用消费品整个产业链,既能带动传统产业升级更新,又能形成新兴产业。“新能源和低碳技术创新已有雄厚积累,具备大规模商业化的条件,只要政府支持政策到位,足以为绿色浪潮兴起提供强大驱动力。”尚勇说。

    发展新能源不能一哄而上“赶时髦”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副所长李俊峰不久前也提到,现在中国的新能源产业已经成了一个高风险、过度竞争的产业。他说,“能源对GDP的贡献率最多是10%,而新能源在其中的比例还不到10%,即占经济总量的比例还不到1%。这么小的盘子,十几家到几十家公司就够了,现在却是一哄而上。”

  不久前光伏业还炙手可热,但自金融危机以来,国内大量光伏业公司却面临限产、停产、裁员甚至倒闭的困境。有专家指出,金融危机和外需市场的不振是光伏产业低迷的主因。中国光伏制造曾完全依托于国际市场,2008年2000兆瓦的组件年产能有98%是用来出口的,一旦出口受阻,相关产业很快一蹶不振。

  “在现阶段,能源结构转型是我国发展低碳经济的难点。”诸大建说,欧盟和美国使用可再生能源的比重都比较高,而我国经济发展主要依靠传统能源,尤其是煤炭在能源结构重的比重达到70%以上。发展低碳经济,必须改变能源结构,特别是提高传统能源的能效。

  有专家称,中国在提高煤炭发电效率方面潜力巨大,目前中国煤炭发电平均效率只有35%,如果采用更多的先进技术,这一效率有望提高到50%甚至更高。煤炭等传统能源在未来很长时间内仍将占中国能源较大比重。诸大建认为,促进能源结构转型,提高能效的关键不在于技术或者资金,“政策是决定因素。”

  国家信息中心专家委员会委员高辉清日前指出,一些人对新能源缺乏清晰的认识,将其视为“赶时髦”,因而出现了一些“为发展而发展”的盲目倾向。拿风电来看,我国新增风电装机容量已连续四年翻番,而风电下游的容量偏小,成本较大,许多盲目进入的企业开始面临经营困境。

  目前我国的能源价格形成机制大多数还是由政府定价或者政府指导定价的,并未形成市场定价的机制。他说,我国的传统能源价格还比较低,这使得高耗能的产品生产成本很低,如果不适度提高能源的价格,人们还是会无休止地使用低价高能耗的能源,这样低碳经济就没有办法推行。“当然提高能源价格还涉及民生的问题。”诸大建认为,应该对部分经济上有苦难的群体进行补贴。




责任编辑: 中国能源网

标签: 新能源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