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我国生物质成型燃料产业遭遇“成长的烦恼”

2009-08-27 09:48:49 经济参考报   作者: 宗巍  
 与煤油气燃料相比,以农林剩余物为原料的生物质成型燃料,不仅减排低、效能高,还能弥补城市集中供热的短板,在未来新能源战略中占据重要地位。

  我国拥有丰富的固体生物质资源,产业前景广阔,但受当前政策不完善等因素制约,生物质成型燃料遭遇“成长的烦恼”。一些业内专家认为,在新一轮能源大战中,生物质成型燃料有望成为我国的一张王牌,政府应加大培育力度,推动其发展壮大。

  全球新能源市场中的“香饽饽”

  生物质成型燃料是将农林生物质原料(包括农作物各种残余物、林木枝叶及加工剩余物、草类、粪便等)进行加工,使其具有人们方便使用的形状、大小和密度。同其他形式的生物质能利用技术相比,生物质成型燃料技术因生产过程简单,其产品更容易直接使用。根据国际能源理事会预测,到2020年,在全球可再生能源中生物质能的比重接近60%,而生物质成型燃料则占生物质能利用的60%。

  北京大学中国持续发展研究中心宋波说:“与其他新能源相比,生物质成型燃料具有适应性广、经济性强等优点。不仅燃烧性能好,热值高,还便于运输和实现自动化控制,可广泛用于中小企业生产、城镇和农村家庭取暖,而价格则相当于燃油的50%,相当于燃气的70%。此外,由于生物质成型技术可以与资源的收集半径相对应,因此生物质成型燃料能实现适度的规模经济,比其他能源转化方式加工成本低,热效率高。”

  两院院士石元春介绍,在生物质能源中投资最少、社会效益最高的就是木质生物质成型燃料。进入21世纪后,随着化石能源价格连续攀升,各种可再生清洁能源开发受到高度重视,生物质成型燃料在世界范围内进入快速发展阶段。一些农林生物质资源丰富的国家,已将生物质成型燃料作为新能源战略规划的发展重点。

  目前,欧盟各国都建立了生物质成型燃料相应的行业标准、技术规范和产品标准,产业发展已经进入了成熟商业化的快速发展阶段。据统计,去年全球生物质成型燃料销售量达1.8亿吨,市场规模超过500亿欧元。在全球经济放缓的背景下,生物质成型燃料产业以年均18%的速度高速成长,已经成为全球新能源市场中的“香饽饽”。

  位于长春的吉隆坡大酒店多年来深受集中供热无法达到要求的困扰,从去年开始,酒店改用生物质固体颗粒燃料锅炉供热。在该酒店的锅炉房内,记者看到了正在使用这种燃料的两台锅炉。这种燃料是用山上的树毛枝、枝丫材、树皮等林业“三剩物”压制而成,每公斤热值能达到4500大卡,相当于柴油热值的1/3。

  锅炉房的孙师傅算了一笔账,从去年使用生物质成型燃料锅炉后,酒店内供热效果得到明显改善,在4.5万平方米的供热范围内,房间温度能到达24摄氏度,大大高于之前18摄氏度的室内温度。由于这种燃料减排效果好,还实现减排二氧化碳2000多吨。同时还为酒店降低了运营成本,总共为酒店节省各种费用560多万元。在吉林省,像吉隆坡大酒店这样受惠于生物质成型燃料的单位正在增多。

   新能源产业遭遇政策瓶颈

  这些天,吉林省长春市高新技术开发区的一些企业因为同一个难题头疼不已。由于这些企业地处城市边缘,在城市集中供热管道中处于末端,供热经常达不到要求。不仅职工生活受到影响,企业生产用热也经常得不到保障。由于是城市供热管道固有的结构性问题,长春市供热公司对此也无能为力。

  为了解决这一难题,高新区的天和富奥等企业找到了宏日新能源公司,希望利用对方的生物质颗粒锅炉实现供热稳定。宏日公司的供热负责人表示,生物质颗粒锅炉是分散式供热,可以根据厂区面积灵活安置锅炉,供热能力完全能达到要求,而且二氧化碳减排量接近零。

  然而,就在双方开始筹备项目运作时,却被长春市环保局喊停。因为按照规定,在城市集中供热区不准上马40吨以下的中小锅炉,而宏日公司的新能源锅炉均在两吨左右,于是双方的合作不得不搁浅。

  宏日公司董事长洪浩说,长春高新区遇到的供热困境在全国很多地区都存在,“前段时间在济南高新区考察,也遇到类似问题。集中供热无法满足各企业的要求,而政府又不准分散式供热进入。冬季用热高峰还好,夏季供热需求少,高新区供热公司的65吨的锅炉仍在赔钱运转。结果用户不满意,供热公司在亏损。”

  宋波分析认为,生物质成型燃料在长春、济南两地的遭遇折射出这一产业当前所处的尴尬境地。虽然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生物质成型燃料的好处,但一些政策性瓶颈却阻碍了该产业进一步壮大。对中小锅炉准入“一刀切”只是其中的一个方面,市场广阔的生物质成型燃料正在丧失巨大的发展空间。

  除了供热之外,生物质成型燃料在政策层面也并未受到太多“青睐”。国家十大节能减排工程中没有生物质成型燃料的身影;上个月建设部出台再生能源建筑应用示范县工程中,把太阳能和地源热泵列为可供选择的两种可再生能源,却把农村最为丰富的生物质成型燃料资源排除在外;很多专家和政府官员持有“农村的生物质能源应主要用于解决农村能源需求”的观点。

  洪浩认为,“无论政府,还是基层,当前对生物质成型燃料的认识局限性还很大,一些政策的制定也不够周全,没有看到这一产业的巨大前景和价值”。

  完善政策漏洞推动新产业做大做强

  洪浩表示,虽然发展生物质能源最终还要依靠市场,但当前我国的生物质能源产业还处在发展初期,各个环节都不够完善,缺乏龙头企业的带动,行业标准也不健全。在这种情况下,政府应该重点进行扶持,帮助企业做大做强,形成产业链条,带动产业化发展。等生物质成型燃料产业成型后,政府再退出。

  宋波表示,由于生物质成型燃料供热恰好能满足城市集中供热的不足,政府应该在城市供热领域为这个产业发展创造一个空间,而不能采取一刀切的行为,实行“市场禁入”。比如在一些城市集中供热的“盲点”,可以允许生物质成型燃料供热进入“生物质成型燃料供热并不是要取代集体供热,而是后者的一个有益补充。”

  “以供热为例,当前很多供热问题是由于管道供热不足引起的,这就给分散性供热带来很大的发展空间,但在传统观念中很容易把分散性供热理解成分散性燃煤供热,会带来污染环境的问题。当年政府出台政策不允许40吨以下的中小锅炉进入,正是基于这种考虑。但随着新能源的出现,能效高、无污染的新能源正在成为分散性供热的原料,这一政策也需要调整。”洪浩告诉记者。

  吉林省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副局长丁喜忠建议,当前很多城市规定不允许烧散煤,但是一些地方却照烧不误,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没有合适的替代品。一些城市每年要求改造的锅炉名单一大串,但仅一味地拆烟囱并非上策,实际效果也有限。他建议,国家政策扶持不妨从锅炉补贴入手,通过“堵”“疏”同步的办法,通过补贴引入生物质成型燃料等清洁能源,做到经济效益和环境效益并举。国家还应该把生物质成型燃料列入节能减排计划,因为工业用能比较集中的食品加工、医药等企业,很多都面临集中供热不足的问题,而这正是生物质成型燃料的优势所在。



责任编辑: 中国能源网

标签: 生物质 燃料 我国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