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电力
  • 综合
  • 李其道:四川南江小水电面临的困境

李其道:四川南江小水电面临的困境

2008-08-17 17:22:59 三农中国   作者: 李其道  

一、小水电基本情况  
    南江县现有已建成小水电站51座,装机容量1.92万kW,年发电量7500万kwh,资产总额10139万元,其中民营资本(含农民股本)6000万元。全县具有法人资格的发、供电企业16家,其中地方小水电供电企业15家,在册员工600余人,供电范围占全县幅员面积的60%(含国家电网伸不到的微型电站供电区),供电村238个,占全县的45.6%,供电户约7万户,占全县的39.4%,供电人口约24.77万人,占全县的38.9%,年自售电量达3700万kwh,占全县的30%左右,其中乡村居民生活年用电量约2400万kwh。二期农网改造结束后,小水电供区共有99个村进行了农网改造,占41.6%。2007年9月,县内8家小水电企业自愿共同发起成立了南江小水电集团有限公司,统一对各小水电企业进行管理和服务。南江小水电企业,为地方和农村的经济社会发展做出了积极贡献,在南江的边远乡镇,小水电始终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二、南江小水电近年来受到的不公正待遇  
    1、国网坚持推行输配一体的垄断体制,严重制约了小水电的发展。由于受到国网这种垄断体制的严重影响,全县小水电已失去了几次大好的发展机遇。特别是自1999年南江县地方电网被国网公司“代管”以来,小水电失去项目和政策上的支持,更一直在夹缝中苦苦挣扎。南江县政府几次出台电力体制改革方案,但由于受国网公司强势垄断的控制和制约,这些方案大多不完善,对小水电存在歧视,特别是对小水电的人员、债权债务和农村、农民投资的资产等从无妥善的处置方案,甚至还有将全县小水电企业划归由国网县供电公司干部职工投资兴办的振兴电力公司的说法,直接导致南江农村电力体制改革无法进行。  
    2、《可再生能源法》及配套政策得不到执行。最近,国家电监委和国务院办公厅相继出台了《电网企业全额收购可再生能源电量监管办法》(电监委25号令)和《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转发发展改革委等部门节能发电调度办法》(试行)等政策,明确规定可再生能源上网电量,电网企业应该全额收购,并把无调节能力小水电调度排序排在首位。但在我县,国网县供电公司为了完成省电力公司下达的下网指标,并借以找借口,利用自己手中掌握的调度权,经常限制甚至不允许小水电上网,给小水电企业不断带来直接经济损失,严重威胁小水电生存发展,严重违背国家节能减排重大方针政策。  
    3、上下网电价极不合理。一是下网电价高,全县小水电企业下网结算均价为0.516元/kwh至0.59元/kwh,已经大大高出了四川电网居民生活用电电价(0.4724元/kwh);二是上网电价低。全县有供区的小水电企业上网电价均价仅为0.13元/kwh至0.17元/kwh,无供区电站上网均价仅为0.20元/kwh至0.22元/kwh,加之国网扣减所谓部分不合格电量(或称无效电量),小水电上网电价最低时甚至不到0.10元/kwh,距四川省上网标杆电价(0.288元/kwh)差距很大。  
    4、农网改造在小水电供区得不到落实。被国网公司“代管”的巴中市范围内的农网改造计划,是下达给四川省电力公司的,但由于该项资金掌握在国网公司手中,除了有3家小水电供区的部分农户享受到了这项惠民政策外,其余小水电供区的农户都还没有得到这项政策的惠顾。  
三、小水电供区执行同价情况  
    2007年10月9日,巴中市电力同网同价工作正式启动, 10月30日召开了南江县城乡居民生活用电同价工作会。电力“同网同价”是指在一个网路系统内,完成了农村电力体制改革和农村电网改造后,实行统一的电价。虽然南江小水电与国网公司不同网,农村电网改造仅实施了41.6%,农村电力体制改革也没有规范进行,但全县小水电企业仍然积极参与到这项工作中来,不折不扣地执行市委、市政府,县委、县政府的决定,不讲条件、不说困难,按照全县同价工作部署,落实了城乡居民生活用电同价这一惠民、富民、安民、利民的德政工程、民心工程。目前,小水电企业已经成立了专门的工作机构,制定了同价工作方案,具体工作也在井然有序地开展,供电区域内城乡居民生活用电电价将严格按照县政府的要求如期实现同价。  
四、南江小水电目前面临的最大困难  
    尽管小水电企业已按照巴中市委、市政府及南江县政府的安排,克服重重困难,正对供电区域内城乡居民生活用电实施同价的惠民政策,国网公司却不顾国家大局和节能减排重要政策,欺骗部分市县领导,迫使政府部门为他们的垄断行为作助力,利用同网同价这一机会,实现加剧垄断的目标,达到强迫小水电企业无偿交出供区和逐步关闭小水电站的目的。  
……  
巴中市电业局(国网)以“用户同价”、“上下网电价”、“限制上网电量”等为手段,逼迫小水电就范:一是小水电企业必须无偿交出供电区;二是小水电企业人员、债务、股本等问题自行解决;三是保障国网“巩固老区、拓展新区、建立特区”一家供电。……县上一位领导在会上明确表示:“小水电阻碍了南江社会经济的发展”;“不管国网与小水电之间的矛盾如何,不管牛打死马、马打死牛,都必须无条件执行上级规定”;“要采取强有力的措施解决南江县的电力体制问题”(即一家供电),“如果此过程中,一些干部态度暧昧,将以组织手段予以解决”(摘官帽子)。  
……  
五、上述“举措”实施后的问题  
    1、全县水电发电量将大幅减少,与国家节能减排重要政策背道而驰,更不符合《十七大报告》中“发展清洁能源和可再生能源”的精神。  
    2、收走供区、关闭小水电站后,农民的资产将拱手相让,国家、集体资产将大量流失,企业债务无法消化,农村的投资和农民的股本将付诸东流。  
    3、小水电赖以生存的供区被强行收走后,将直接导致600余人失业并被推向社会自谋生路,间接导致几千人生活陷入困境,这会给社会造成极不安定因素。  
    4、强势集团和一些有权人士有法不依,有政策不执行,不讲任何理由,使小水电企业广大职工有理无处说。  
   
   
[转发]“香饽饽”小水电投资好景不再  
2008/7/11《成都商报》  
    曾经被各路资本视为“香饽饽”的小水电投资如今好景不再,在信贷紧缩、上网电价偏低等因素的影响下,民营小水电投资者正苦苦挣扎。已过不惑之年的浙商吴老板用一场噩梦来形容他的投资遭遇。7月10日上午,谈及他此前8000余万元投资的一座小水电站,他颇为感慨:“我已经退出了,也不敢再投资小水电站了!”  
    憧憬  
    年进1400万7年收回投资  
    装机容量小于5万千瓦的水电站都称为小水电。2004年,被小水电投资收益丰厚的前景所吸引,浙商吴老板只身来到四川省苍溪县,在当地投资8000万元,建设一座含6台机组、每台机组装机容量达2000千瓦的水电站。电站若顺利建成投产,每年可进账1400余万元,7年左右的时间就可收回全部投入……  
    按照当时业界的说法,若一切顺利,小水电的投资收益不会低于10%。但吴老板并没等来6年后的丰收,水电站建设不久后,困难接踵而至。  
    2005年、2006年,吴老板的水电站建设接连遭遇资金链断裂,吴老板想尽办法都没能筹得资金,水电站建设不得不搁置下来。这时,一位电力界人士找到他,以7700余万元收购了该电站。吴老板的小水电站梦想就此破灭。  
    然而投资的电站即将建成的李老板,也遇到了不小的难题:他所投资的电站装机容量5000千瓦,投资3000万元,目前电站主体建设即将完工,但李老板开始发愁:电发出来了又怎么销出去呢?该水电站自去年8月开始,至今仍未运行。  
    “发出来的电没有销路,发了也是白发”,一位曾有意收购电站的人士说,“即便有人愿意收购,李老板3000万元的建设成本都不大可能收回!”  
    困境  
    20多座电站半年亏损210万元。在四川省南江县,越来越多的民营小水电站开始担心:自己会不会成为第二个吴老板?  
    南江县位于四川北缘米仓山南麓,全县河流理论蕴藏量216.9兆瓦,可修建电站95座,目前已开发量为29.02兆瓦。 因其独特的地理环境,自2004年开始,该县掀起了一股小水电投资热潮,“主要是浙江、内蒙古、甘肃、重庆等地的资本进来投资。”南江县小水电协会一位内部人士说,南江县的小水电,以集体投资和民营投资为主。  
    据记者从有关渠道获得的一份统计资料显示,南江县现已建成小水电站51座,装机容量1.92万千瓦,年发电能力7500万千瓦时。  
    南江县一位不愿具名的电力企业负责人说:“这51座小水电站绝大部分都在亏损,其中20多座电站仅今年上半年亏损就达210余万元。”而南江县多位小水电负责人的说法也如出一辙:“目前处于亏损的小水电在8成以上。”  
    “电站一般是通过贷款建设的,但因手头资金有限,所得收益只够用来发员工工资。”南江县县城附近的一座小水电站负责人说,“该水电站于1992年投产,当初借贷的100余万元到现在还只还了一小半。”该电站一位员工也向记者埋怨,天天提心吊胆,“就怕电站哪天撑不住了。”  
    尽管入不敷出,但小水电站却不得不亏损经营。“如果电站随随便便停电,当地的用户岂不闹翻天。”当地一位电站负责人说,电力供应很复杂,牵涉到方方面面的利益,水电站哪怕是私人投资,也得兼顾社会利益。  
    一位不愿具名的前南江县电力公司中层领导说,水电站除了对建设资金要求高外,还有一条更重要的生命线———所发用电量能够顺利送抵用户。因此,倘若没有传送渠道———电网的支持,有电也不能发,水电站只能是个空壳。  
    同四川其他地区一样,南江县有国网和地方电网之分,国网是由国家电网公司统一布设的大型输电网络,国内绝大多数发电厂所发电量均通过国网送抵用户。而地方电网要弱小得多,与国网在覆盖面积等方面无法相提并论。因此,多数水电站都在为输电线路烦恼。  
    “不能将电量上国网,就意味着电站失去了大部分市场。”南江县一位电力界资深人士说,在南江县,一大批小水电站都不能上国网,即使能上国网的电站,也正面临资金链断裂的危险。  
    调查  
    电价超不过2角电站面临贱卖 。  
    电上不了电网自然赚不到钱,那么为什么上了电网的小水电还是赚不到钱?  
    7月9日,记者在南江县某小水电站拿到了该企业的数份网购电费结算单。   
    在一张标识2007年9月的结算单上记者看到,“发电总量311150千瓦时,最后结算电费为24253.47元”,以此计算,每度电电费为0.08元。而印有结算双方印章的结算单上,却赫然写着:高峰电价0.17元/度,平时电价0.16元/度,低谷电价0.145元/度……  
    不仅如此,记者在另一份同样格式的结算单上看到,今年6月,该电站老板与当地电力公司签订的网购协议上,电力公司应该支付该电站8万余元,最后却只给了6万余元。  
    “去年至今,电价从没有超过0.2元/度。”该电站的老板指着办公桌上厚厚一叠电费结算单说:“上网价再这样低下去,小水电站肯定要贱卖了!”在采访中,其他小水电负责人也反映了类似的问题。  
    上了网也赚不了钱,那么还有多少上不了网的?  
    南江县小水电企业近日草拟的一份报送给四川省政府相关部门的报告中写到:“据不完全统计,全县农村水电发电企业自2004年至2007年共窝电(即不能上网的电量)4500万千瓦时左右,自2004年至2007年电网企业以无效电量名义对农村水电企业未结算上网电量共计770多万千瓦时……”  
    那么什么样的电站发的电可以上网?上网电价又是如何制定的?记者随后采访了一位曾在国家电网部门工作多年的人士。据该人士透露,省级物价部门会制定一个收购电的标杆定价,各个地方物价部门在参考这个标杆定价的同时,会结合当地的情况,比如电站的投资规模、建设成本,在留给电站合理利润的基础上给出一个综合定价。  
    回应  
    小水电站“上网”还需双方商定。  
    南江县供电部门上级管理公司———国家电网四川巴中电业局党委工作部有关负责人昨日回应称,南江县因供需关系比较复杂,当地供电部门与小水电站可能会存在一些问题,“如果确实存在故意压低电价、阻碍上网等违规情况,我们该规范的肯定要规范”。 该负责人说,因南江县小水电数目多,装机容量小,质量参差不齐,“都是径流式小水电站,受水流影响非常大”,往往电网公司需买电的时候,小水电不能发电,而不需要电的时候,他们的电量又很充足。“与大发电公司相比,小水电站所发电量不稳定,质量也不是很好。”该负责人说,国家电网对上网电量的质量有严格要求,各项指标需达标后才能上网,但部分电站根本不具备上网的条件。  
    此外他还表示,小水电站电价有物价部门核准的电价和供需双方的协议电价,目前当地总体上供电还不是很充裕,国家电网不可能不与之合作,但在合作方式和电价上需要共同协商。  
    国家电网四川电力公司一位负责人则表示,国家电网作为一个购电、卖电的公司,自然会优先选择供电稳定、质量优良的电厂合作,但小水电站地位无可替代,因此,要解决南江县小水电站存在的问题,需要供、输电双方协商,共同满足当地用户用电需求。




责任编辑: 中国能源网

标签: 南江 小水电 四川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