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墨西哥能源改革陷于政治困局

2014-08-01 08:44:40 外交政策   作者: 基思·约翰逊  

政治,开启了墨西哥的能源革命。1938年,石油国有化赶跑了跨国油企;如今,又将结束墨国油(Pemex)长达75年的垄断。

墨国油成立于1938年,是墨西哥政府将美、英、荷等共17家石油公司产业收归国有后建立的国家控股公司,是墨西哥最大的石油和化工公司,也是世界上第七大石油生产商。墨国油一直垄断着其国内所有的石油和天然气生产。可以说,该公司是墨唯一的勘探和生产企业,且国内所有加油站都使用着该公司的产品。墨国油算是负责行业运作的政府机构,而非单纯的生产性企业,公司收入占政府预算的34%。

在墨总统涅托的推动下,墨西哥能源改革的过渡性法案于2013年12月20日生效,从今年2月1日起,改革已进入“二次立法”阶段。

改革法案的主要内容就是允许私人资本进入石油行业,并明确墨国油保留哪些资产,及将要出售哪些资产,以吸引大型跨国能源企业。

据墨官方消息,4月30日,政府向议会提交的能源改革二级立法草案,分九大领域,共涉及21项法律,其中包括新立法8项和对原有相关法律的修正案13项。

总统涅托原计划这项改革能在国会休会前得以批准。如果一切顺利的话,2015年将会有大笔国外资金流入墨西哥能源领域。然而,支持能源改革的法律至今尚未报给国会,这意味着可能要等到9月国会重新开会之后才能获批。

墨西哥的能源改革一直与政治息息相关,每一届新政府都希望借由推动改革而收获可观的财政收入。如今改革已陷入了政治困局。

改革阻力不仅来自对油气产业内部利益重新分配的政治博弈,还有议会中的政党和不同利益集团的利益诉求。墨国民对改革的质疑声也不小,包括改革收益分配的公平性、墨国油的效率及腐败问题等。

此前,涅托发起成立的跨党联盟以推动各党派在改革方面取得一致意见,但是目前在该联盟内部存在分歧,三大主要党派争论不休。国家行动党(PAN)最近在选举改革的内容上与涅托所在的革命制度党(PRI)争执不休,他们坚持认为,选举改革议案应优于其他议案先行通过。而民主革命党(PRD)更是期望于全名公投来挑战总统的权威。

2015年,墨西哥将会举行国会中期选举,这也给执政的革命制度党带来了巨大压力,迫使涅托要尽快通过各项改革。目前来看,只有在获得反对党微弱支持的情况下,才能通过二级立法草案。

另一个大问题是政府能否保证通过改革来提振经济、确保国库收入。

2012年,美国能源信息署(EIA)将墨西哥列为全球第九大石油生产国。墨西哥位列加拿大和沙特阿拉伯之后,是美国的第三大石油进口来源国,占美国进口量的10%。然而,墨西哥的石油产量从2004年的340万桶/天已经下降到2014年的250万桶/天,这主要是因为缺少投资和专业技术。

如果墨西哥能够成功地吸引外来投资、深水钻井以及页岩气的钻探技术,就可以扭转石油产量的下滑,再加上墨西哥湾深水以及陆上页岩层区域的油气储备,将使墨西哥经济从中受益。

最直接的影响,企业和个人将受益于较低的石油和天然气价格,政府也将从增加的特许权使用费中受益。一旦加大开采,油井管等生产企业则从中直接受益。另外,能源部门私有化将会对国际能源价格产生积极影响。这项工作的成功会加强公众对政府能力和公平性的信心,以及减少腐败和效率低下。

据墨《金融家报》报道,墨西哥城全国商业协会主席理查德表示,一旦墨西哥能源改革生效,将会在未来3年内吸引500亿比索(约合39亿美元)投资,这些来墨投资的企业也将会在墨西哥城设立办公室,因为这里不但是联邦权力中心,石油区块的招标工作也将会在此进行,因此能源改革会为墨西哥城带来13亿比索的投资(约合1亿美元)。

墨政府预测,到2018年,能源改革有可能推动经济增长1%左右;到2025年,则可能上升至2%。同时,能源改革还可以在2018年前,为墨西哥创造50万个新的就业岗位。

有观察人士认为,只要拥有稳定的政治、优良的地区基础设施,并获得美国的技术实力,这样的资源如果得到合理开采,可能将北美变成一个新的中东,还将帮助北美保持较低的能源价格、多样化能源来源,并形成额外的地缘政治福利。

不过业内人士也担忧,墨西哥将成为下一个巴西,政府会对外国投资公司设定特殊条款,在合作协议中偏袒墨国油,强制使用国产设备等等。

此外,墨西哥要求的充分投资条件也仍是未知数。墨西哥官方预测,如果改革顺利进行,墨石油产量有望在2018年达到300万桶/天,在2025年上升至350万桶/天。分析人士称之为“泡沫般的预测”,完成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投资者对墨能源改革也愈发感到不安,目前改革仍充满不确定性,来自能源产业内部利益重新分配的博弈,以及不同政治集团的博弈交杂。同时,尽管改革确保了墨相关监管机构享有独立完成监督工作的权力,但包括国家碳氢化合物委员会和能源监管委员会在内两家监管机构的资金、人员、法规等各方面仍需加强,以确保监管的透明度。




责任编辑: 曹吉生

标签: 墨西哥 能源改革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