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技术创新:中国引领世界能源变革

2016-11-07 08:50:43 中国经济导报   作者: 李明思  

近日,国家能源局、国际可再生能源署、江苏省人民政府在苏州联合举办了第二届国际能源变革论坛。国务委员王勇出席开幕式并致辞。论坛以“能源转型中的协调发展”为主题,聚焦能源变革的重大问题,共商能源转型应对之策,以期更好地促进世界和中国的能源转型发展。

在此次会议上,来自德国、丹麦、埃及3个国家能源主管部门的官员阐述了各自的观点。同时,美国、英国、澳大利亚等多个国家和欧盟、世界银行、国际能源署等国际组织的代表,以及近300家国内外能源企业或机构代表到会进行讨论。会上发表的《苏州宣言》表达了参会各方对于能源变革的决心。《苏州宣言》涉及化石能源清洁低碳发展、终端能源消费转型、可再生能源协同创新发展、未来电力系统转型、交通能源转型、建筑能源转型、能源互联网、区域能源转型与分布式能源等领域,分享了各国能源政策和转型发展成果,同时探讨了全球一致行动,协同推进全球能源转向清洁低碳可持续发展模式的前景。

技术进步和成本降低

王勇指出,加快全球能源转型,实现绿色低碳发展,是国际社会的共同使命。各国应携手并进,共对挑战,加强能源政策协调,对接能源转型战略,完善全球能源治理机制;加快能源科技创新,提升能源开发利用水平;促进能源设施联通,构建全球能源互联网,提高能源配置效率;深化能源产能合作,实现优势互补、共同发展,推动人类社会从工业文明迈向生态文明,为经济发展注入新的活力,促进世界经济实现强劲、可持续、平衡、包容增长。

国际可再生能源署总干事阿德南·阿明透露,全球市场可再生能源占比持续增长,去年全球新增发电装机总量中有62%来自可再生能源,且这一比例自2011年以来,每年都在50%以上。在这方面中国是引领全球的动力:中国的风能和水电的新增装机容量占世界一半以上,太阳能新增容量占世界的1/3。“而且,我们现在也看到了可再生能源获得了更多的国际投资,高达3300亿美元。而且,中国就独占了其中的1/3。”阿德南·阿明说。

目前,可再生能源的增长主要是得益于成本的下降。中国也有意愿进一步加强可再生能源的成本控制,推动全球的技术进步。国际可再生能源署注意到,2016年太阳能发电电价已经达到每度3美分,陆上风电也达到了每度3美分,海上风电的价格已经降到了10美分每度。阿德南·阿明预计,2025年光伏发电有潜力进一步将成本下降60%,海上和陆上风电的成本也将下降35%和25%。所以,可再生能源实现电网平价的速度比我们预想的更快。

同时,政策的变化、技术的创新和成本的下降,这些因素都推动了前所未有的能源转型,因此,需要有一个长远的目标来推动未来发展。为此,在国际可再生能源署推出的可再生能源路线图中,2030年将实现全球能源结构中可再生能源占比36%的目标。阿德南·阿明强调,电力部门的转型是目前的一个工作重点,这就要求有关部门把注意力放在对更为综合、集成的可变可再生能源比例的提高上面。这需要我们采取综合的行动,利用最新的创新成果,包括技术、市场和商业模式的创新。

协鑫集团的董事长朱共山也指出,科技创新当然是能源变革的决定性因素。目前,协鑫集团多晶硅和硅片产销量分别占全球市场的1/4和1/3、太阳能电站总装机居全球第二位。以光伏为例,得益于技术进步,“十二五”期间我国多晶硅电池量产平均转换效率提高8.2%,带动光伏组件及系统成本快速下降约60%,光伏电站造价从每瓦20元降至6元左右,全国光伏发电装机增长了168倍。其中,协鑫将每年营业收入的3%用于研发,实现了一系列光伏技术升级和产品更新换代,特别是推动了多晶硅生产成本的快速大幅下降。“我们这几年,从多晶硅的100多美元/公斤到现在的生产成本,再到‘十三五’末8美元/公斤;2016年太阳能率先在中国山西达到0.61元/千瓦时,内蒙古0.48元/千瓦时。2016年的国家太阳能电站上网电价,我们和行业一起平均下降45%。”朱共山说。

“我们在光伏‘领跑者’基地招投标工作中,先后出现了每千瓦时0.61元、0.52元和0.45元的中标电价,这一方面反映出光伏市场竞争的激烈程度,另一方面也反映出光伏发电实现平价上网的时间可能提前。”朱共山对中国经济导报记者表示。协鑫集团未来将进一步增强光伏降本增效能力,计划在“十三五”末把多晶硅成本将降至8美元/公斤,并积极推进光伏发电平价上网。在天然气领域,协鑫也已与合作伙伴拥有海外5万亿立方米的远景储量,并计划在国内沿海地区展开LNG项目的布局。

朱共山说:“希望在2020年之前,我们的太阳能不再需要中国政府的补贴。我相信一定可以做到。”

传统企业要提前布局新能源战略

王勇指出,中国政府始终高度重视能源转型发展,近年来大力推进能源结构调整,持续提升能源利用效率,取得了显著成效。今后时期,中国将坚持新发展理念,遵循“四个革命、一个合作”的能源发展战略思想,深入推进能源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广泛开展技术创新、体制机制创新、商业模式创新,积极推动能源生产和消费模式转变,加快构建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现代能源体系。

在同步举行的2016国际能源变革论坛可再生能源协同创新发展分论坛上,曾在企业工作多年的国家能源局副局长李凡荣也为企业新能源发展支招。他认为,一个优秀的企业看问题必须长远,这个远大的目标要与大趋势相吻合。《巴黎协定》的签署是能源转型变革的分水岭,可再生能源发展的速度可能超乎传统能源企业家、战略家的想象,传统油气、煤炭、电力企业应该开始着手布局新能源的发展。

“加快推动能源转型,大力发展可再生能源,今后的关键是如何落实。目前,各方已形成共识,能源革命的本质是推动主体能源更替和能源生产利用方式的根本转变。大力发展可再生能源既是我国推动绿色经济创新的新动力,落实能源革命的核心内容,也是我国减排、落实《巴黎协定》的必然要求。中国将加快可再生能源的发展,使可再生能源在推动能源革命中发挥引领作用。”李凡荣表示。

李凡荣强调,在发展可再生能源方面,中国已在体制上给予了充分保证,如能源局专门成立了新能源司,国家层面也专门成立了国家新能源发展中心,这成为中国推动可再生能源发展的体制保障。此外,国家还从法律、政策上给予了保障,如对可再生能源法的修订。

“在这样的框架下,我们明确了五项重要制度:第一项就是总量目标制度;二是强制上网制度;三是分类补贴制度;四是费用分摊制度;五是专项资金保障制度。”李凡荣表示,在过去一段时间内,国家能源局为落实这五项制度政策做了三方面工作:一是规划引领,如“十三五”确定新能源在一次能源消费中的比重要达到15%,2030年是20%;二是完善监管体系,如制定可再生能源发电全额保障收购办法等,加上其他扶持政策激发了全社会对可再生能源投资的热情;三是扩大国际合作,积极通过扩大合作形成共识。

李凡荣还强调:“我从传统能源企业出来以后,从油气企业跳出来看大能源,觉得现在看得更清晰。”在他看来,作为能源企业,特别是优秀的企业,要有远大的愿景目标。如果这个目标与大势发展的趋势不相吻合,再优秀的企业都会面临巨大的困难,比方说柯达。同时,传统的能源企业也需要考虑可持续发展的来源在哪里?新的增长点在哪里?

对此,李凡荣建议,无论是传统油气企业或传统煤炭企业、传统电气企业,都应该开始着手重视新能源的发展,且要进行布局。

分布式能源要赢得市场需靠创新

对于分布式能源的现状和发展方向,国家能源局、国际能源署、新能源企业也展开了公开的探讨。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司副司长梁志鹏认为,在分布式能源竞标中真正赢得市场的公司靠的不是体量,而是创新思路。

梁志鹏还提到,“区域能源转型”与分布式能源两者不可分割。中国提出能源转型的地方很多,有的是小城镇,有的是省、市、区,对此,更为清晰的定义就是“城市能源转型”。

“全世界约50%的人住在城市,能源需求、消耗也集中此地,即便是工业园区也是城市内的。2050年,预计70%的人在这儿,而城市污染对人类生活的不利影响,就应重点考虑如何调整能源基础设施。在城市中,率先实现转型的将是分布式能源领域。城市内没有远距离的能源产品输送、生产成本都可(现成)利用起来,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要强调分布式是未来能源转型的重要形态了。有人会说,在能源竞标中,小企业拿不到项目,搞不过大公司,但分布式能源比的不是规模、资金实力,比的思想创新、思路扩散,这是能源转型中最细的领域,必须要从需求端考虑。当能源消费者做出选择之后,能源变革顺势而为,整体也就发生了改变。”粱志鹏分析。

“为了创新发展,涉及到新能源方面,我们除了自己研发,也正在通过资本收购来快速切入整合,快速贴近市场。目前我们有一个团队驻扎在德国工作。”参加论坛的江苏亨通新能源智控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民营企业,其充电运营事业部运营总监孙雄章对中国经济导报记者表示。他说,大会与我们的愿景是契合的,“干货”很多,收获很大。该公司刚刚布局新能源方面,主要是进行充电站建设,投入比较大。“我们有别于国家电网和南方电网等国企主要做大线路,我们主要是做城市的补充,瞄准他们不做的地方,譬如说客运方面,进行差异化发展。”孙雄章介绍称。




责任编辑: 曹吉生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