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新能源
  • 太阳能
  • 能源布局重心“东移” 西北地面光伏电站何去何从?

能源布局重心“东移” 西北地面光伏电站何去何从?

2016-12-19 10:49:44 《太阳能发电》   作者: 张广明   

一直一来,“西电东送”都是西部地区电力外送的主要通道。

不过,在未来的几年里,这一趋势是否能持续,可能出现了一定的变数。

在近日召开的2016年能源大转型高层论坛上,国家能源局副局长李仰哲就表示,“十三五”时期,东部沿海地区将沿着山东、江苏、浙江、福建一直到广东,建设一条核电带;而蒙华铁路也将在十三五期间投产,与这条铁路的建设相关,在中部地区也将布局一系列的煤电机组。

“还有包括沿海的海上风电的发展,这些新的建设和变化,无疑会对我们国家现有的格局带来影响和变化。另外,考虑到目前陕北地区可再生能源的消纳问题,所以能源布局也做了比较大的调整,主要是往东部和中部来发展。”李仰哲表示。

从现有的资料来看,受中东部地区自身新能源的发展,以及在电力整体需求放缓的影响下,东部地区对西部的电力消纳已经出现了放缓。如果再随着上述核电以及海上风电等的陆续投产,包括围绕着新能源在内的西部电力外送所引发的问题,可能会愈发的突出。

同样是在此次论坛上,清华大学教授、中国工程院院士韩英铎则表示,以资源禀赋而言,中东部的光照、风电资源并没有外界所想象的那么差。“如果以太阳能为例,两湖、两广、云南等都位于中等水平,已经足够开发的了。”

不过,对于中东部地区的光伏发电而言,最大的掣肘可能在于土地问题,尤其是发展大型地面电站。即便是有土地可以供应和利用,但其成本肯定也是西北省份的戈壁滩所无法比拟的。因此,如若土地成本进一步上升,对本来将大幅缩减电价补贴的光伏电站而言,能否承受是其最大的问题所在。

布局东移

随着近几年光伏发电的高速发展,在区域上,已经不单单局限于起步较早的几个西北省份,而是开始向中东部地区转移,且后者势头大有超过前者之势。

数据就显示,截至今年的一季度,华北、华东、华中和南方累计光伏发电装机总计达2560万千瓦,已超过西北地区的2364万千瓦,其中装机规模较大的省份包括江苏、河北、山东、浙江等。

而在政策的引导下,不但是光伏发电,其他能源也将复制这种趋势。

在李仰哲看来,有以下几个因素将改变中国目前存在的能源资源的逆向分布情况,包括规划中的东部沿海核电、海上风电,蒙华铁路即将投产所带动的与这条铁路建设相关的在中部地区布局的一系列的煤电机组,以及考虑到目前陕北地区可再生能源的消纳问题,所有这些因素将共同促成能源布局重心的倾斜。

光伏何去何从

就目前而言,国内的光伏电站已经形成了相对清晰的发展界限,西北几省份主要以地面电站为主,近一两年发展相对较快的一些中东部省份则以分布式为主。

就西北地面电站而言,“弃光”无疑是其面临的一大首要问题。这一问题的解决,还是要寄托于大规模的电力外送。但这既受东部地区的电力消纳制约,又受电网输送能力制约。

而如果出现本文开头所预测的那样,中东部地区在大规模发展核电、海上风电后,其是否还有足够的空间来消纳西北地区的电力,则成为了关键。

其实,这一问题在部分中东部电网已经有所体现,外送电力消纳尤其是新能源的消纳,正面临着调峰、需求降低等难题。

以华中电网为例,2015年1-11月,华中电网全社会用电量同比增长0.9%,增速较去年同期下降1%。而另一方面,在电力需求降低的情况下,包括新能源在内的各类电源装机却在保持较快增长。

“一减一增”的背后,是发电机组的整体利用小时数下降。华中电网就表示,由于用电市场已无法支撑各类电源的快速增长,导致火电利用小时数逐年下降。1-11月,全网火电机组利用小时数仅3465小时,同比下降了389小时。

除了消纳需求降低外,另外的问题则来自于调峰。

因此,对于未来的光伏电站而言,随着能源布局重心向中东部转移,西北地面电站的发展可能会首当其冲。而如果西北电站的大规模建设受到影响,由谁来填补其留下的规模空间,则是疑问。

对于中东部地区的光伏发电而言,最大的掣肘可能在于土地问题,尤其是发展大型地面电站。即便是有土地可以供应和利用,但其成本肯定也是西北省份的戈壁滩所无法比拟的。因此,如若土地成本进一步上升,对本来将大幅缩减电价补贴的光伏电站而言,能否承受是其最大的问题所在。




责任编辑: 李颖

标签: 光伏市场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