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电力
  • 综合
  • 电价改革形成倒逼 企业降负初见成效

电价改革形成倒逼 企业降负初见成效

2017-01-06 15:54:29 中国能源网   作者: 韩晓平  

过去无论是媒体,还是业界对于国家发改委多有微词,认为国家发改委重发展,轻改革;项目审批热情高,改革机制兴趣低。在中央要求转变工作作风之后,发改委确实变化很大,特别是价格机制改革,对各行各业,尤其是能源电力形成了有效的改革倒逼机制。

2015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要求,“要帮助企业降低成本,其中很重要的一项,是降低电力价格,推进电价市场化改革,完善煤电价格联动机制。”

李克强总理在国务院办公会议上几次强调“为降低企业成本、稳定市场预期、促进经济增长、有扶有控调整产业结构,适当下调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和工商业用电价格”。

经过一年来的改革努力,成绩斐然。推进电价改革,降低实体经济企业成本,每年可为企业减少电费支出1000多亿元。这些减少的电费支出究竟来自哪里呢?

(一)输配电价改革

输配电价改革是真的要动既得利益集团奶酪的事,是实实在在啃“硬骨头”,这是深化电力体制改革的重中之重。将输电和配电,发电和售电的形成机制分开,将价格形成透明化,把垄断企业藏着掖着的利润都拎出来放在光天化日之下。该列入成本的列入,不该列入成本的一概不得列入,这可算得上是与虎谋皮,虎口拔牙。但走出这一步,就把党中央国务院9号文件确立的深化电力体制改革中,“管住中间、放开两头”的总体思路落到了实处。

不仅制定政策,还要积极落实改革试点。

2016年3月,在深圳、内蒙古西部电网输配电价改革试点的基础上,将试点扩大到安徽、湖北、宁夏、云南、贵州五省(区)电网的准许收入和输配电价。仅此一项改革,通过严格成本监审,核减与输配电业务不相关资产、不合理成本的比例达到16.3%,年降价空间达68亿元。降下来的电价全部用于下调终端用户用电价格,相应降低了企业用电成本。

2016年9月,国家发改委启动了剩余14个省级电网的输配电价改革,提前一年基本实现省级电网全覆盖。

在改革试点取得经验的基础上,国家发改委发布《省级电网输配电价定价办法》,按照“准许成本加合理收益”原则,明确省级电网输配电价制定的原则和方法,建立激励和约束机制,形成了科学、规范、透明的输配电价监管制度。这将进一步降低输配电价,较大幅度降低企业用电支出。

(二)完善煤电价格联动机制

以前煤电联动就是煤涨完了电涨,电涨完了煤涨。还美其名曰是改革,最后将涨价戴上改革的遮羞布,大家一听到这样的“改革”就害怕。

2015年底,国家发改委按照公开透明、协调发展的原则,对煤电价格的联动机制进行了完善性改革,明确对煤电价格实行区间联动机制,以适应煤炭电力市场的形势变化,促进煤炭电力行业的健康协调发展。

煤炭、电力企业普遍认为完善后的机制设计科学合理,有利于公开透明实施联动,促进煤、电两个基础行业协调发展,减轻电煤价格剧烈波动对下游电力用户的影响。

2016年1月,国家发改委根据煤炭价格下降幅度,下调了燃煤火电机组上网电价每千瓦时3分钱,并同幅度下调一般工商业销售电价,每年可减少企业用电支出约225亿元。

到2016年底,煤炭价格出现了较大幅度的上涨,发改委在客观分析涨价的背景后,没有盲目上调电价,而是积极推动了煤炭企业和电力企业建立长期协议机制,强调长期协议也是市场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将供需关系逐渐稳定下来,打击了金融和市场投机,也稳定了煤炭的价格。

(三)完善基本电价执行方式

大部分电力用户既要缴纳用电的电费,还有缴纳占用用电设施的基本电费,而且过去基本电费是按年缴纳。也就是说,一年中按照你的最大的负荷来核定你的基本电费,即便这一负荷只有1小时,这对于电力用户是非常不合理的,但是用户别无选择,敢怒不敢言。

2016年6月底,国家发改委出台《关于完善两部制电价用户基本电价执行方式的通知》,将基本电价计费方式变更周期,由按年调整改为按季调整;电力用户选择按最大需量方式计收基本电费的,最大需量核定值变更周期的,从现行按半年调整改为按月调整,电力用户也可以根据企业实际需要,选择对其最有利的计费方式。

这一改革初步测算,可为大工业用户基本电费负担,降低实体经济运行成本,用电企业基本电费支出年减少约150亿元。 

(四)降低工商业电价 取消不必要的优惠

2016年6月,国家发改委部署降低跨省跨区电价等电价空间,下调工商业用电价格涉及金额近170亿元,其中降价省份中一般工商业电价平均降低每千瓦时1.05分钱,大工业电价平均降低1.1分钱。

国家发改委还取消了过去给化肥企业的电价补贴,目前化肥产能过剩,大量生产的化肥以过低的价格销售,导致农业生产过度使用化肥,不仅严重污染的地表水和地下水,还是造成雾霾的重要原因之一。

(五)推动电力双边直接交易

经过一年的深化电价体制改革,直接交易的电量已不再执行政府定价,而是由供需双方协商确定,直接反映市场供求关系。2016年全国电力直接交易由2015年4300亿千瓦时,扩大到约7000亿千瓦时,每度电平均降低6.4分钱,年减轻企业用电成本约450亿元。

(六)用价格机制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国家发改委利用下调燃火电煤机组上网电价的降价空间,设立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资金,专项支持煤炭、钢铁等特殊困难行业化解过剩产能;设立超低排放加价,对完成超低排放的燃煤机组给予电价补贴,促进节能减排。

大幅度增加可再生能源发展基金规模。2016年1月1日起,全国可再生能源发展基金提留标准由每千瓦时1.5分钱,提高到每千瓦时1.9分钱。2016年1-11月份全国53847亿度,提高0.4分钱,就比去年同期增加了254亿,增长了33%的规模。

出台水泥行业阶梯电价。中国的水泥产量占全球57%,美国从1900年到2000年的100年中消耗了44亿吨水泥,中国2011年至2015年的5年间消耗117亿吨水泥,过度使用水泥造成大量国土被覆盖,造成城市被暴雨淹没,建筑垃圾围城的问题。

国家发改委提出的新机制,使能耗越高的水泥企业的电价越贵,这将迫使10%左右高能耗的水泥生产线被淘汰,有效化解水泥行业产能过剩的局面。
年后,国家发改委还将对外发布钢铁行业差别电价、阶梯电价政策。将对未按期完成化解产能任务的钢铁企业用电实行差别电价,并制定行业标杆耗电量,低的电价低,高的电价高。这些政策将促进钢铁行业淘汰落后产能,降低能耗水平。




【中国能源网独家稿件声明】 凡注明 “中国能源网”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 未经中国能源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

责任编辑: 曹吉生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