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全球最大碳市场启动在即 千亿版图渐入“蜜月期”

2017-01-25 08:36:18 易碳家

所谓碳交易,就是把二氧化碳排放权作为一种商品,合同的一方通过支付另一方获得减排额,买方可以将购得的减排额用于减缓温室效应从而实现其减排的目标。此前,我国在北京、上海、天津、重庆、湖北、广东和深圳等七省市开展了碳交易试点。截至2016年10月24日,全国一二级市场累计成交配额12453.02万吨,成交金额达32.3亿元;累计成交CCER(中国核证减排量)7136.72万吨。本文通过介绍碳交易的原理、试点运行情况及专家观点等方面全面分析了碳市场启动的现状。

近年来,“买卖空气的生意”——碳排放权交易逐渐走进公众视野。经历了“两省五市”7个碳排放权交易试点的先行试水,碳排放权交易市场正在酝酿走向全国。2017年,全国统一的碳市场即将拉开大幕。

截至2016年9月,全国7个试点碳市场配额现货累计成交量已达1.2亿吨二氧化碳,累计成交金额超过了32亿元人民币。全国碳市场全面开启后,预计将成为全球最大碳市场,改变世界碳市场格局。“这个市场是前无古人的。即便照猫画虎,也没有一个“猫”供我们临摹。”在接受权威媒体采访时,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战略研究和国际合作中心主任李俊峰这样描述中国即将开启的全国碳市场。

“买卖空气的生意”实际上买卖的是碳排放配额。政府首先限定企业的碳排放量配额,如果企业实际排放量超过配额,需要到碳市场购买配额;如果企业实际排放量小于配额,则可以将富余的配额拿到市场变现。用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齐绍洲的话说,“碳市场的核心是通过市场化机制奖优汰劣,让那些真正能够节能减排的企业有利可图,使不能节能减排的企业付出代价。”

在众多业界人士看来,我国碳交易试点启动于2011年。2011年10月,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将北京、上海、广东等7省市列为碳排放权试点,探索利用市场机制控制温室气体排放。2013年6月,深圳成为全国首个正式启动碳排放交易试点的城市。2015年12月,中国在巴黎气候大会上宣布,将在2017年全面启动碳排放权交易市场。

目前,欧盟建立的碳排放交易体系作为全球交易量最大的系统,覆盖了约1.1万家能源消费企业,涉及排放量约占区域的50%,二氧化碳排放量占到区域总量的40%。2016年以来,碳交易市场欧盟配额(EUA)的交易量近40亿吨。“全国碳市场的各项准备工作正在积极推进。

建成后,中国有望成为全球规模最大的碳排放交易市场。”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别代表解振华透露,我国已经初步完成了到2050年低碳发展战略的相关工作,并即将对外公布。据市场机构预测,全国碳交易市场全面建成后,碳交易将从现货交易逐渐扩展到碳期货、期权等各种衍生品,市场空间有望快速扩大。据估算,到2020年,中国碳市场交易规模将达到4000亿元,届时中国碳市场将成为全球最大的单一碳市场。

按照国家发改委的初步估计,每吨300元碳排放权交易价格才能真正发挥低碳转型的引导作用。若以当年全国7个试点地区的碳价平均标准测算,全国碳市场现货交易规模可以达到12亿-80亿元;如果考虑碳期货进入碳市场,交易规模将放大到600亿-4000亿元。

业界资深人士牛品认为,现在是投资碳市场的一个非常好的时点。目前碳价处于底部,大部分交易所的价格已降到20元左右。在2017年第三季度全国统一碳市场启动之后将会发生质的变化,未来碳价仍然有巨大上升空间。牛品分析,两类公司将率先受益于千亿碳市场的启动。

“我们最看好的是碳资产管理公司。这类公司是新增需求,没有重资产,需求量也很大。根据我们的测算,如果考虑交易佣金、CCER项目、盘查等,这个市场就有百亿。再加上做市、托管、质押业务,每年千亿的市场需求完全不成问题。”牛品说。其次为清洁能源运营商,它们可以通过申请CCER获得一些额外的利润。对于风电来说,通过碳交易净利润提升大概能达到12%,光伏能达到9%,水电达到20%。另外还有一些生物质发电、热电联产,以及甲烷回收等公司,未来都有可能从碳市场受益。

但与此同时,“中国建立全国统一的碳市场,必须正视这个市场所面临的困难。”李俊峰直言。在李俊峰看来,目前世界上尚没有真正成熟的碳市场,所以中国需要有更多的探索,不能指望很快就能借鉴其他国家和地区的经验。“总体来说,我们需要兼顾效率与公平。”李俊峰认为,既然用市场的手段来解决碳排放问题,就必须考虑到,市场经济本身是追求效率的,却不天然追求公平。但对我们的发展来说,两者必须通盘考虑。

从市场经验来说,目前7个碳交易试点已建立较为完整的碳排放权交易体系,培养了一批中国碳市场参与方,在碳交易各项要素的设计上有了大量积累。而从政策层面来看,分析人士认为,各试点为全国市场提供了包括政策法规体系建设、总量控制及覆盖范围划分、配额分配标准设计、核查核算标准设计、交易系统建设和对接以及能力建设等多方面的经验。

基于此,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张勇对全国碳市场建设下一步工作需要把握的原则提出了七个方面的要求。他强调把“初步框架立起来,基本规则建起来,使全国碳市场能够启动起来”作为全国碳市场建设的近期目标,制定全国碳市场启动工作方案,完成2017年工作任务。

另据了解,目前能力建设不足的地方正在加班加点“补课”,相关配额总量设定和分配机制也在进一步完善。而试点地区及其交易所在进行系统升级、对接全国市场的同时,还与其他非试点地区开展合作、拓展市场,积极争取成为全国碳交易平台。

北京理工大学能源与环境政策研究中心副教授王科认为,2017年—2020年全国碳市场的主要目标将是建设市场机制,先让全国市场运转起来,价格发现功能、资源配置功能的实现,以及节能减排效果的发挥还有待时日。

(据经济参考报/王璐、中国社会科学网/毛莉、人民日报海外版、中国证券网/欧阳春香、中国经济网/顾阳)




责任编辑: 吴昊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