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电力进入产能过剩时代

—今年是否会进入“去产能”行列?



2017-02-10 08:43:11 中国网   作者: 李春晖  

2月9日讯 2016年,全国发电设备平均利用小时数已经降到1964年以来的最低水平,电力过剩情况不容忽视。2017年形势更为严峻:中电联预测今年用电量增速将只有3%,而五大发电集团之一的国电集团董事长乔保平则预警“2017年电力企业就要全面亏损”。

2017年“去产能”力度将进一步加大。国家发改委此前透露,除钢铁煤炭之外,今年多个新行业的落后产能也将进入“去产能”行列。那么电力行业是否会入围呢?

电力进入产能过剩时代 发电企业预警“全面亏损”

过去多年,“保供”是我国电力行业发展的首要任务,不少人对曾经的夏季轮换限电记忆犹新。但随着我国供电能力的飞速提高,以及经济进入新常态后的增速换挡、用电需求放缓,电力的供需形势已经发生深刻变化。

“电力过剩从2014年就已存在,此后两年过剩情况愈加严重。”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对中国网财经表示。

“发电设备平均利用小时”是反映电力供需情况的重要指标。业内一般认为,若一地区全年的设备利用小时数高于5500小时,说明该地区用电紧张,可继续扩大发电规模,若低于4500小时,则说明该地区电力富余,一般不能再新增发电装机。

据中电联统计数据,2014年时全国发电设备平均利用小时已经降到4286小时,为1978年以来最低水平。而在刚刚过去的2016年,这一指标进一步降到3785小时,成为1964年以来最低水平。

2017年,电力供需形势将更加严峻。中电联报告称,综合考虑宏观经济形势、服务业和居民用电发展趋势、电能替代、房地产及汽车行业政策调整、2016年夏季高温天气等因素,预计2017年全社会用电量增长3%左右。

发电企业首当其冲感到了“寒冬将至”。五大发电集团之一、国电集团公司董事长乔保平在一次工作会议中表示,2017年电力企业就要全面亏损,电力人必须增强忧患意识,不能盲目竞争。

中国能源研究会副理事长周大地对中国网财经表示,发电企业近几年一直保持较高投资规模,财务负担重;此前电煤价格出现一轮上涨,发电成本压力陡增;而今年上网电价并未上调,同时需求增速放缓、发电小时数不足,盈利空间被进一步压缩。

“去产能”领域将扩围 但电力行业入围可能性小

2017年,“去产能”进入攻坚之年,推进的力度、范围都将扩大。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在1月10日的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中表示:“今年去产能除了钢铁煤炭之外还会扩围,有一些产能利用率低、过剩产能比较严重的领域也会纳入去产能范畴。”

不过多位行业专家对中国网财经表示,电力行业加入“去产能”行列的可能性很小。

林伯强表示,电力行业多年来一直在“上大压小”,所谓的落后产能非常少。“小的、差的电站已经关得差不多了,对先进产能下手则是绝对不可能的。”林伯强称。

周大地也表示,电力行业如果加入“去产能”会出现“不知道淘汰谁好”的情况,因为老机组不多,大多数都是近十年扩张的机组。

同时周大地强调,电力市场是结构性产能过剩,清洁能源占比还比较低,煤电占比较高,过剩是因为近两年煤电建设速度超过电力需求增长速度,因此需要进行结构性调整,即进一步控制煤电规模。

虽然专家们分析电力行业不太可能出现“自上而下”推动的去产能,但不排除企业会根据自身的边际成本,自发进行调整。对此中电联在报告中建议“尽快出台针对电力‘僵尸企业’职工分流、减免银行债务等方面的针对性政策。建议帮助电力企业进行低效无效资产清理处置和亏损企业治理工作,并给予一定的财政补助。”

电力过剩有“危”有“机”:市场化改革迎来机遇期

电力过剩的影响应该从两面来看,如果从推进电力体制改革的角度来说,当下正是“机遇期”。

“对于电力体制改革来说,阻力主要是两个,价格上涨和供电短缺。但在电力过剩时,这两个情况都不存在,所以当下是改革阻力最小的时候,是一个机遇窗口。”林伯强表示。

2002年那轮电力体制改革之所以止步于“厂网分离”,没有进一步推动“竞价上网”,也与当时的电力供需形势有关。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张国宝曾于2013年在其对电改十年的回顾性文章中表示,电力供应相对宽松是竞价上网的先决条件。“前几年电力供应一直偏紧,通胀的威胁领导十分重视,煤电矛盾突出,尽快解决电力供应紧张成了主要矛盾,竞价上网一直难以实施。”张国宝在其文章中称。

2015年,以中发“9号文”为标志的新一轮电力体制改革启动,在电力供应宽松的情况下,此轮改革势如破竹,全面开花,目前多模式试点格局初步形成。截至2017年1月,除西藏自治区正在制定试点方案外,已有21个省(区、市)开展了电力体制改革综合试点,9个省(区、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开展了售电侧改革试点,3个省(区)开展了可再生能源就近消纳试点,形成了以综合试点为主、多模式探索的格局。

此外,定价制度等配套文件也陆续出台。2016年12月,发改委制定出台《省级电网输配电价定价办法》,明确了独立输配电价体系的主要内容、输配电价的计算办法以及对电网企业的激励约束机制。加之此前已颁布的《输配电定价成本监审办法》,标志着我国已初步建立电网输配电价监管框架体系。

在电力市场化交易方面,南方电网公司营业范围内,云南、贵州、广东、广西、海南五省(区)全部以股份制形式成立了电力交易机构;国家电网公司范围内,山西、湖北、重庆三省(市)也完成了股份制电力交易机构组建工作。2016年,全国包括直接交易在内的市场化交易电量突破1万亿千瓦时,约占全社会用电量的19%。每度电平均降低电价约7.23分,为用户节约电费超过573亿元。

“2017年电力市场化改革会提速,参与竞价上网的电量会再增加。”林伯强表示。此前国家发改委也透露,正在制定《关于有序放开发用电计划的通知》,拟适时出台。


责任编辑: 江晓蓓

标签: 电力 产能过剩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