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 02月
23 星期四

储能 换个戏路成大角儿

2017-02-10 16:36:59 中国能源网   作者: 韩晓平  
字号: T|T    ★ 点击收藏

戏路不对,再好的演员也难成为大角色。

中国的储能产业是一个各种所有制企业汇集,创新氛围极强,创新能力极高,创新动力十足的行业。这些年他们成就的事业已经在引领世界,许多技术都是世界首屈一指。但由于市场重点定位有问题,始终未能成为中国能源行业的热捧者。

2008年12月10日,北京国际能源俱乐部在主席陈新华主持下,在北京钓鱼台大酒店开了一天的国际研讨会,来自中国、美国、英国、德国、日本等各国专家和国家发改委、能源局官员,与中关村储能产业技术联盟及几十个储能产品制造和技术研发企业,共同探讨“储能定价与政策支持”的问题。

大家看到光伏、风电和电动汽车行业享受了政府补贴政策,与会的很多企业代表都希望国家能够出台一个针对储能行业的补贴政策,或出台一个更有利于储能发展的价格激励,对储能行业发展形成有力的政策支持。

国家发改委价格司的同志表示,我国正在进一步深化电力体制改革,坚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方向是指导思想,加快构建有效竞争的市场结构和市场体系,形成主要由市场决定能源价格的机制,转变政府对能源的监管方式是总体目标。价格司已经开启输配电价改革,为电力市场化交易奠定基础,让电力价格反映不同时间需求的价值。

希望补贴的环节主要还在电源侧,比如储能为大型风电场和地面光伏电站进行的储能调节,而形成的价值却无法在现有电价中直接体现。这一要求存在一定的合理性,但同时存在着与时代潮流不符的局限性。目前的风电和光伏都在快速降价,预计到2020年风电可在发电侧,光伏可在用电侧全面实行平价上网。可再生能源靠价格竞争的时代已经提前来临,价格全面低于化石能源已成定局。

2016年8月30日,在山西阳泉光伏领跑者项目上,协鑫报出0.61元/kWh的电价,让行业为之一震。此后,我见到协鑫董事长朱共山,他告诉我这一价格是他们认真核算的,预计全部投资收益仍可以达到12%左右。他说,你看着吧,下一次领跑者招标肯定有一大批企业的报价比我们更低。

果不其然,在9月22日包头的光伏领跑者招标中华电等企业报出0.52元/kWh,而且超过十家企业的报价都比协鑫当初的0.61元更低。华电参与投标的同志后来告诉我,他们的投资收益完全符合国资委对于央企的要求,而且随着建设进度的推移将逐年增加,原因在于组件和配套设备成本的持续下降。他们说,这个行业继续降价仍有潜力,投资利润可以保障,相信下一次招标还会出现“黑马”。

在内蒙古乌海采煤沉陷区国家先进技术光伏发电“领跑者”示范基地项目10月25日的招标会上,保定英利绿色能源报出史上最低价0.45元/kWh。而且,参加投标的企业中有7家低于上一次华电0.52元/kWh。英利集团总经理王刚事后表示,英利报出0.45元/kWh。是对综合日照条件、自身成本、产品特点和开发周期等进行严格测算,项目能够保持8%-10%的收益率。

根据协鑫的计划,到2019年,组件价格将降到2.4元/W,加权度电成本降至0.381元/kWh。而据业内企业介绍,到2017年,市场上就已经有供货商可以提供2.4元/W的光伏组件了,而业内一些企业认为到2020年他们可以将组件价格降至1.8元/W。显而易见,这一行业在充分的市场竞争环境下,将平价上网的梦想整整提前的十年。不断下降的光伏发电,最新的趋势是向分布式转型。分布式光伏不用征地,不需要高压电力接入,没有线损网损,甚至不需要太阳能电池板支架,成本更低,浪费更少,电价更高。

在竞争中咄咄逼人的不仅仅是光伏行业,根据《关于陆上风电光伏发电上网标杆电价政策的通知(讨论稿)》,2016年至2020年风电价格变化预期,一类资源区将从现行0.49元/kWh逐年下调至0.38元/kWh;二类资源区从0.52元/kWh降至0.40元/kWh;三类从0.56元/kWh降至0.45元/kWh;四类从0.61元/kWh降到0.52元/kWh。都逼近当地的脱硫脱销标杆电价。而燃煤火电还将进一步考虑脱汞、砷、镉、铅等有害物质,还要承担碳排放基线之上的绿色证书电力的代价。届时,可再生能源逆补贴化石能源的局面将会出现。而经过储能的绿色电力仍旧是绿色的,其价值将会根据市场而水涨船高。

大家都在降价,你要涨价?大家都在去补贴,你要增加补贴?2016年财政部下发了《关于提高可再生能源发展基金征收标准等有关问题的通知》,自2016年1月1日起,除新疆西藏之外,将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居民生活和农业生产以外全部销售电量的基金征收标准,由每千瓦时1.5分提高到每千瓦时1.9分。也就是说,靠第二和第三产业用电上缴的发展基金补贴可再生能源,2016年第二、第三产业用电需求统共增加了6.1%,而风电装机增加13.2%,太阳能增加81.6%。

尽管可再生能源基金是在用电端缴纳,但是电还是电源侧发出了,真正承担补贴的是燃煤火电和水电,发电、太阳能非但自己不能补人家,自己还要被补贴。而2016年火电设备利用小时再下降199小时,其中主要承担补贴的燃煤火电发电量仅仅增加1.3%,而2015年下降了4.7%,2014年下降0.74%。水电也是承担补贴的主力,虽然这些年发电量增加比较大,终究只有火电发电量的20%不到。这种局面已经造成可再生能源发展基金支不付出,光伏和风电降价去补贴恰恰是为适应这一变化,储能行业应该看到问题所在。

在能源供给侧通过储能来实现优化,还是在能源需求侧直接优化负荷,这决定了储能在整个能源系统优化中的价值。储能行业比较喜欢紧盯电网,但是电网公司,特别是国网热衷特高压,动辄输电600-800万kW,几十万kW级的抽水蓄能电站对于这样的系统调节都都无济于事,何况几千几万个kWh的储能电站?根据十三五规划,到2020年抽蓄电站总容量4000万千瓦,总调节电量1.25亿kWh,电网公司是在很难将目前的储能技术当盘菜的。

是抽水蓄能电站在电网侧对于电力系统的优化价值大,还是储能电池在用户侧对于电力系统更有价值?电力系统的负荷波动主要是由于需求侧用电不平衡造成的,如果在需求侧通过储能实现供需平衡,在用电端削峰填谷,就可以大幅度提高现有供电系统,包括低压供电、配电、输电各个层级电力设备的系统利用效率,逐步自下而上逆向优化整合整个电力系统,电网可以在不投资或少投资的前提下实现系统输电能力,将大幅度提升系统效率,提升资产运营效率,形成更佳的经营收益。

今天,热衷不断扩大投资做大做强的电网公司,不会感兴趣电力系统的优化,但随着电力改革和国企改革的深化,电网公司一味热衷做强而不考虑投资效益的时代一定会过去。习近平同志在1月22日政治局学习中提出:必须把改善供给侧结构作为主攻方向,提高供给体系质量和效率。是以供给侧为重点还是以需求侧为重点,二者不是非此即彼、一去一存的替代关系,而是要相互配合、协调推进。要用好需求侧管理这个重要工具,使供给侧改革和需求侧管理相辅相成、相得益彰,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供良好环境和条件。

储能行业应该更多地盯住需求侧,将储能纳入需求侧管理,并作为重要的组成部分。一般各地制定的峰谷电价是高峰乘以1.6,低谷乘以0.4。以北京为例,高峰1.3782元/kWh,平段0.8595元/kWh,低谷只有0.3658元/kWh。各地为了进一步在需求侧削峰填谷,还进一步制定了尖峰电价,北京的尖峰价为1.5065元/kWh,是平段电价的1.75倍,是低谷电价的4.12倍。如果储能价差达到1.14元,差距4.12倍还不能赚钱,那整个行业也就行将就木了。

马斯克推出的带有“直流-交流”逆变器,最大输出功率5kW的“Powerwall2”家用超级充电宝,零售价5500美元,可使用3000个循环,平均存放1kWh电折旧+0.88元,依照北京低谷电价计算,实际运行成本应为+0.92元/kWh。特斯拉预期计划在2017年内电池价格将下降30%,储放折旧1kWh降到+0.62元,运行成本降至+0.66元/kWh。

到目前为止,马斯克要做的事还没有做不成的,应为他总是将市场目标瞄准需求侧。2015年底,特斯拉首次推出3.8万个家用储能电池Powerwall,结果被一抢而空,甚至连2016年上半年的产量也被销售殆尽。连马斯克本人都大吃一惊,他说:“市场对于家用电池的反馈令人吃惊,简直是疯狂。”德国认为,在未来十年内,德国动力电池的销售将达到50万组,远远超出目前的2.5万组。特斯拉在推出Powerwall的同时,还出了针对工商业用户的Powerpack,储电量从500kWh到80MWh,一经推出就出售了2500个不同需求的工商业储能电站。

在德国,一个太阳能屋顶,一个逆变器和一个家用储能电池系统的售价为1万欧元,折合73523人民币。距离北京150公里的河北白洋淀的别墅现价已经突破每平米4万元,一个200平米的二层别墅需要800万,装修一下超过900万,安装一个太阳能屋顶,加上一个Powerwall2,在造价中增加8万元,谁能看得出来?谁又会在乎?而你基本不用交电费,基本不会断电,而且不在家时还可以向电网售电赚钱,为别墅的卖点出尽了彩。

在中国,无论是光伏组件,还是逆变器,还有储能电池的降价速度都在引领全球,成本下降之快使这一技术的普及不断加速。结合各地经济结构转型和企业发展战略转型,市场潜力将难以估量。储能一定要向用户侧的分布式能源进行战略转型,一定要向需求侧管理进行战略延伸。电力改革将促进电力直购,用户的用电结构优化将直接决定用户的综合电费支出,而储能电池将可以扮演其他技术难以胜任的角色。今年,即将开启的全国性碳交易市场将大大促进中国的温室气体减排,而分布式储能和分布式光伏将对于推升清洁能源占比至关重要,并为企业创造更多的价值。

光伏价格的不断下降,将使我们迎来一个光伏无处不在的全新时代。大量安装不稳定和不确定的光伏,必然对于储能产生巨大需求,而这一需求将集中在需求侧。

习近平同志在谈到“四个能源革命和一个能源国际合作”中,首先,着重说的就是能源需求侧革命,这个革命是从根上颠覆了现有的能源系统,它带来的改变不仅是清洁、高效、低碳,根本的变化是用户的广泛参与互动,就是中央说的“人人参与,人人尽力,人人享有”的共享理念。

“创新、协调、绿色、开发、共享”这是中央在六中全会确定的新发展理念,是管全局、管长远、管根本的导向,储能行业应该根据这一导向进行战略调整。与时俱进的及时调整,储能行业才可能担当重任,在时代的潮流中,扮演主角儿,成为当之无愧的“台柱子”。





【中国能源网独家稿件声明】 凡注明 “中国能源网”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 未经中国能源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

责任编辑: 吴昊

高级搜索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