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世界主力清洁能源未必是气体能源

—笔者谈人类主力新能源与非暴力战争模式



2017-06-26 13:11:55 中国能源网   作者: 李道东  

PN结新能源为人类最终解决战争与和平问题奠定物质与能源基础

人类在总结历史上发生的战争时总是痛心疾首。记得一位向往和平的专家这样说:“回首过去,人类的历史充满了矛盾和纷争,世界各地有过太多的冲突与战争,这种回忆令人痛苦、痛心。因此,寻求和谐、呼唤和平,这可以说是人类‘千年一梦’,但迄今人们尚不清楚‘美梦成真’还需多久,人类在渴望、期盼、憧憬中走过了一代又一代,迎来了无数新纪元!”人类历史上发生过的战争到底有多少,恐怕没有人真正能够数清楚,战争死去多少人更没有人数清楚。战争的原因可以有正义和非正义之分,但对无辜生命来说都是一种深重的灾难。生命,对于每一个人都只有一次,都非常宝贵,然而很多很多无辜的百姓(包括妇女和儿童)都因为战争失去了生命,这一切,难道真的不能够改变吗?

历史上战争发生的原因很多,这些原因背后,往往都有争夺资源和能源这个背景因素,古代战争以争夺“天下”为理由,那时候争夺“天下”,还没有领空领海等概念,其实就是抢占地盘争夺土地建立新王朝。现代战争从争夺土地转向主要争夺能源,石油战争就是很显著的能源战争例子。总之,发生战争的原因往往就是能源不足,就是能源缺乏,当能源真正充足的时候,战争就没有必要了。《能源大转型》的作者海夫纳三世在他的书中这样说:能源问题不彻底解决,可能有朝一日将终结人类文明,两次世界大战历史已经为全世界敲响了警钟。习近平主席强调:“生态兴,则文明兴;生态衰,则文明衰。”海夫纳三世在《气体能源时代:美国与中国的机遇》里表达了这样的观点:世界对能源大量需求的猛增,日益加剧的生态环境和气候变化,经济与地缘政治三大风险,有可能严重扰乱人类文明的进步甚至会终结人类文明。

PN结新能源模式是宇宙和平论的十余个模式之一(宇宙和平论的十余个模式包括:非暴力战争模式、创新模式、社会感恩学说、快半拍模式、爱心金融模式、慈善基金统筹使用模式、双服从律模式、PN结模式、自行车前进模式、高山论高效成长模式、一卡制通行世界模式、能源与环保模式、反面镜学说等等模式和学说),它是宇宙和平论的能源基础与物质基础(物质基础有两个模式:一个是能源环保模式,一个是金融慈善模式)。宇宙和平论致力于消除无休无止的暴力战争、人类之间的生命屠杀和血肉摧残,真正永久的和平可以通过非暴力战争模式来实现,从而建立起人类社会非暴力的运行秩序,这就是非暴力战争模式。PN结新能源就是要促使中国和世界选择正确的能源与环保道路,并且为地球人类早日实践非暴力战争模式既而解决人类战争与和平难题,最终为实现宇宙和平论理想铺平道路。在前面文章《论驱动源的充足可靠问题》、《一条水道能够解决全世界用电需求吗》文章中,想必读者已经看到了PN结新能源将给全人类带来的和平福音。

对全球能源的未来以及21世纪面临的能源转型笔者列举几个主要观点

观点一:人造骨高度能是近期需要的新能源,也是未来的,它必然成为世界的主力清洁能源,它本身是全世界最实惠的新能源,也是最清洁环保的新能源之一,是地球人类社会的终极清洁能源。

观点二:按海夫纳先生观点,氢能源是人类社会最终能源,但它成本很高,并且需要消耗掉大量水资源,除非必须需要氢的领域才需要这样做,否则没有优势,故这个终极能源的定位还有待商榷。

观点三:大家可以拿人造骨高度能与氢能源平等地比较一番,如果二者的介质都是水的话,氢能源没有任何优势。若如海夫纳先生所说,氢占宇宙90%,那就应该直接从宇宙中分离出廉价的氢气来,而不是靠电解水制氢作交通动力。如果是电解水制氢作交通动力,还不如直接以电作动力。如果是为了调节电的峰值,即调峰,那还不如直接通知对应数量的公共交通(或大型充电|用电产品)在峰值期行动一致地充电。这种专用系统调峰形式不是更加好吗?并且这种调峰形式,还是一种非常好的即时储能形式,能够解决今天的弃风弃光弃水难题,大家说是不是?如笔者答网友问中所说,人造骨将来同样可以适用于包括气体在内的流体。如此说来,终极能源非人造骨莫属。

观点四:由于人造骨高度能这种新能源有绝对优势,成本很低,可以大大促进氢能源与氢经济的进程。人造骨模式先行实现,氢能源在廉价的人造骨基础上发展,实现全世界绿色环保、生态无污染的理想,确实是指日可待的事,并且按海夫纳先生的观点,人类社会很快进入全面无污染的清洁时代。

观点五:因为人造骨高度能这种主力能源能全面引领人类进入清洁无污染时代,它的优势其它能源形式难以相比,未来发展氢能源或可能限于很小的空间,也就是上面所讲的必须是只需要氢的领域。所以说,未来氢能源可能是人类社会的一种调味品。

观点六:哪一种能源可靠不可靠,主要是看什么?依笔者看,这个源头问题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第一,源头总能量不足。第二,因时间性或技术等多样问题难以实现理想转化。比如,风能、太阳能、核聚变、氢能等能源形式,看似很充足,但是人类在摘取这张“画饼”时却是饱眼难饱腹,除了像太阳能风能那样的时间性问题外,还有转化效率低或者像核聚变那样技术奇高难以实现,同样是属于源头问题,可以看作源头不可靠不稳定。源头可靠稳定必须同时满足前面两个条件,第一源头总能量充足,第二容易实现能量转化,这二者缺一不可。

观点七:未来社会,很多能源形式都是调味品,氢能源也是这样。就像今天有人富裕了,不愿一直吃主粮一样,愿意换一换口味。“成本高,我愿意。”在能源温饱问题解决以后,这样的情形或许会很普遍。

海夫纳先生的《能源大转型》及主要思想

近日我买了一本罗伯特.海夫纳三世的《能源大转型》,闭门读了两天,对于海夫纳三世提出的人类终极能源是气体能源的观点有了一些思考。海夫纳三世把能源按新标准进行了重新分类,这个新标准就是固态(煤炭等)、液态(石油等)和气态(天然气等)。三态划分,没有什么不可以,只是海夫纳先生把这个三态变化当作了能源进化,认为人类将进入单一气体能源时代,变成了世界能源发展的认识规律,现在世界各国学者很多人都把这种进化观当作是唯一正确的理论,这一点,在笔者看来,未必是正确和恰当的。海夫纳先生是世界著名的能源思想家,他的理论当然是经过深思的,但是人类是否真的一定且必须进化到气体能源时代,或者说气体能源时代应该是人类的唯一选择和归宿,是必由之路,确实还有待与海夫纳先生商榷。

海夫纳先生在《能源大转型》当中有一些闪光的思想,从某种程度上说,他也说出了我的心里话,这里,笔者就把《能源大转型》一书中他的一些思想亮点列举出来:

1. 对人类文明而言,21世纪最初的几十年里,让世界人民了解我们如何解决能源与环境危机比任何事情都更加有意义。在过去的十年里,海夫纳先生反复强调,人类对待能源的方式要么将我们团结起来,要么让我们彻底分裂……最终可能导致世界秩序的瓦解,导致人类文明的终结,全球几十亿人口回到赤贫状态。

2. 我相信上帝赋予人类持续生存和发展的权利,这种权利是与生俱来的。我们是在高速运转的“地球号”太空船上探索能源使用的过去、现在以及未来。能源无处不在,但我们视而不见。

3. 我们“地球号”这个宇宙飞船上的旅客们,已经引起了一场真正的危机。与这危机相比,任何政府,任何国际分歧,伊朗核问题,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恐怖主义,都不是当务之急。在我看来,前方只有一条道路能确保人类完全化解三大风险。只有美国和中国,这两个世界上最大的能源消耗国、二氧化碳排放国、近期和未来最大的经济体,结成大能源联盟,才能开辟这条道路。大能源联盟和全世界所有国家团结一心,形成合力,共同推动能源大转型。大能源联盟有责任为技术研发制定积极的政策,并提供资金,从而使人类在2050年实现地球上可持续生存与发展。

4. 在21世纪,没有更宏伟的联盟或者其他国际关系可以给世界和平与稳定带来如此强大的积极影响。世界上最大的“两兄弟”联盟将给全世界带来新的希望,也能让全球释放出更强大的生命力。

5. 在事实面前,像小孩子一样老老实实地坐下来,准备好放弃一切先入之见,谦卑地追随大自然的指引,哪怕是深渊,否则什么也学不到。(托马斯。亨利。赫胥黎语)

6. 能源大转型,人类文明的一次进化。能源大转型是从过去不可持续的固体能源向未来无限的、清洁的可持续能源过渡。推动能源大转型的实现,需要世界上七十亿人每年无数能源选择的不断累积。因为这些选择的积累决定了世界的能源结构,我喜欢把这一进化过程比作达尔文笔下的自然选择过程。

7. 爱因斯坦提出的伟大的质能等价理论E=mc²说明了这一切。质量就是能量;能量等于质量乘以光速的平方。确实,能量无处不在。

8. 预测解决当今严峻能源问题的最佳综合方案,预想一条畅通之路,进入实现地球可持续生存与发展的新纪元。

9. 鼓励争论与创造性,正是有了争论与创造性的引导,我们才能一直勇往直前。

10. 气体能源时代的最后阶段将主要依靠氢能(电解水或其它方式从水中分离出氢气)、太阳能、风能以及核聚变提供能量,以实现以氢为基础的经济。

11. 正如海夫纳三世在《能源大转型》一书中所说,“我们所需要的是政府承诺,类似于人类登月的承诺,包括:长期为天然气、风能、太阳能、氢能以及氢气技术(包括核聚变)提供研发基金,制定一些类似于过去对煤炭、石油以及核裂变的鼓励政策,并且整个国家都要为此承担义务。”

12. 能源在政府性决议中都会起到作用,气候和能源领域取得的全球性成功也将产生新的全球地缘政治稳定局势,与中国联手组成大能源联盟是美国的最佳选择。美国长期以来一直致力于寻求解决能源和气候问题的办法,这对人类寻找最终解决方案起到了毫无疑问的奠基性作用。

13. 如果我们“继续这么耗用能源”,人类的文明将不能够持续下去。英国的《史登全球气候变化经济评估报告》(SternReviewontheEconomicsofClimateChange)估计,“继续这么耗用能源”的成本可能不亚于大衰退和两次世界大战的影响。

能源环保模式与海夫纳先生气体能源理论的区别

前段时间,我国能源专家韩晓平先生经过多方研究调查,得出一个震惊能源界的结论,他说:“我一直坚信中国的天然气时代将不可逾越,没有什么能源能够取代天然气在能源结构中的关键性作用。但今天我开始动摇了,我开始相信天然气并非不可替代,天然气时代在中国可能被逾越。新的能源技术突飞猛进,不仅为煤炭和石油敲响了丧钟,也为天然气产业敲响了警钟。”(韩晓平:《中国的天然气时代或可被逾越》)

这一点肯定是出乎海夫纳先生的预料的,虽然他也知道天然气早晚会“弹尽粮绝”,但绝对不可能想到,这个警钟敲得会如此之快。中国能源天然气时代的序幕还没有真正拉开,就听到了如此警钟,确是始料不及的。《能源大转型》序言中这样说道:“(海夫纳先生)不遗余力地宣传和推动中国发展天然气,建议中国用天然气替代煤炭和石油,通过天然气的灵活性容纳更多不稳定、不确定和不可靠的可再生能源如风电、太阳能、小水电和生物质能等,并通过分布式能源技术提高对天然气的综合利用效率。”海夫纳先生推广他的《能源大转型》思想经历了三十余个年头,取得不小成就。但是笔者认为,能源环保模式与海夫纳先生的气体能源理论确实存在很大的不同:第一点,能源与环保模式是宇宙和平论十余个模式之一,它是宇宙和平论的能源基础和物质基础之一;气体能源理论是一种纯粹的能源理论。第二点,气体能源理论需要海夫纳先生亲自去实地勘探才能验证,否则便不知道他的天然气理论正确不正确。为此,海夫纳先生在上个世纪末就来到中国的四川、鄂尔多斯、塔里木和其它盆地进行过深入研究,获得第一手勘探数据;能源与环保模式则不然,它只需要从理论上真正理解清楚就可以下判断、有决断了。第三点,《能源大转型》一书中所谈论的关于水电的观点比较狭隘,海夫纳先生的观点“大型水电能源项目最终能否让人类长期获益值得怀疑”和“液体燃料不是我们的答案” 两句话搪塞了我们,并且他所指的水电,仅限于河流发电与潮汐发电。从这里我们也可以看出海夫纳先生对天然气的偏爱,而对其它能源形式基本上是忽视的。

因为能源环保模式是笔者宇宙和平论十余个模式之一,又因该模式对生态环境问题有速效高效的作用,近年来笔者便大力推广该模式,该模式也需要获得专家认同,为此几年前笔者就曾递到能源专家周大地老师那里,李俊峰老师那里,还有北京国际能源专家俱乐部陈新华先生那里,中国能源网研究中心韩晓平先生、陈卫东先生、秦京午先生等人那里,中科院白春礼、王恩哥院长那里,能源局局长努尔·白克力先生那里,中国能源研究会,前年通过中国政府网递交过习近平主席和李克强总理,后来也通过我向总理说句话栏目和北京市市长邮箱递交过习主席和李总理……这一切,都是为了该模式早日实践造福祖国人民和早日造福全世界人民,这正是宇宙和平论的精神和理想。

网友在问:真正的人类终极能源在哪里?笔者认为,PN结新能源模式正是解决人类社会能源环保问题的终极模式,即人类终极能源,可以最终完成化石能源替代,甚至替代核聚变和氢能源。以前世界基本认同海夫纳先生的观点,核聚变是人类终极能源,世界最终进入单一的气体能源时代,这种认识未必是正确的。




责任编辑: 李颖

标签: 新能源 清洁能源 气体能源 PN结新能源 能源转型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