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中国麻风防治协会会长张国成——“妙手仁心”

2017-06-29 10:48:37 家电网

张国成教授,世人授予他很多的“头衔”

中国医学科学院皮肤病医院原副院长,整形美容外科二级教授,国务院特贴专家,硕士导师,中国科学技术协会九届全委会委员,中国科学技术协会整形美容首席科学普及专家。中国麻风防治及皮肤健康学会会长,皮肤外科及美容分会主任委员,中国性病艾滋病防治协会性健康促进工作委员会主任委员,国际麻协副主席。

曾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和二等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全国卫生系统先进工作者,江苏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南京十大科技之星,江苏十大科技标兵。国际甘地奖,全国优秀科技工作者,中华预防医学会首届发明贡献奖,中国首届青年科技奖,中国麻协终身成就奖,首届马海德基金奖。

大家可能有的没听说过这个名字 小编之前看过这样一个报道 “妙手仁心张国成:为中国麻风病人撑起一片天” 且当时感触颇深

人生路上的抉择

今年62岁的张国成出生在江苏泰兴的一间茅草房里,这里曾经是我国麻风病的高流地区。在他的童年记忆里,麻风是一种极度恐怖的疾病。目睹麻风病人所遭受的痛苦,年幼的他产生了一个懵懂的念头:做医生。

17岁那年,张国成走进了黄桥卫生学校。1972年,20岁的他领到了毕业证书,半年后与20多位同学被分配到泰兴的一所麻风院工作。

在张国成的记忆中,自己在1972年第一次到泰兴麻风村时,也曾害怕得哭过,未经磨炼的心灵,难以接受残酷的现实。当时亲睹麻风病人畸形的外貌与当地简陋的生活条件,同学们落下泪来,有人甚至当场呕吐。自己也暗暗抱怨命运的不公,害怕传染而不敢和麻风病人接触。“上班时,我们都戴着口罩,穿上厚厚的防护服,现在想想,觉得特别对不住病人。”

随着专业知识的增加,张国成知道麻风病经过治疗就不会传染,病人们畸形的外表、孤独的心灵、遭受的歧视刺痛了他的心。“当我融入这个群体,我最大的感受就是,他们也是鲜活的生命,是需要关怀的,同样行医治病,如何才能为他们多做一些?”

当时有一位老专家用自己的一言一行一次又一次感动了他:在麻风村,老专家亲自为病人换药医治,面对长满蛆的身体也毫无畏惧。那时,医生都是穿着全副武装的防护服工作,但老专家却脱下防护服和病人一起割麦子。让张国成彻底折服的是,一个麻风病人在抢救过程中突然窒息,老专家不顾危险口对口地进行人工呼吸。太多的感动,让张国成坚定地选择防治麻风病为自己毕生奋斗的事业。

但他自己深知,要消除社会对麻风病人的歧视,光靠治好几个病人是不行的,关键还在于知识的普及。同事们发现,一向低调的张国成变得高调起来:他将马海德提出的“麻风病可防、可治、不可怕”的科学论断不断推广,到各个地方作演讲,接受报纸、电视台的采访,举办各种活动。“麻风病菌离开人体后不易生存,传染性很小;经过药物治疗后,麻风菌就会失去活力,丧失传染性。”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张国成反复说着这句话,这也是他讲座中想要给全世界的结论。

借助在国际上的影响,张国成还为全国132个市、县争取麻风康复项目经费3400多万元,使2.8万多名麻风病人获得防护鞋,6000多名麻风病人获得假肢,1000多名老弱残麻风病人获得每月40元生活补贴。

有记者细细统计了一下张国成的获奖荣誉,竟然多达40多项。最近一次是在今年2月15日,张国成在印度总统府领取了世界麻风病防治最高奖——“国际甘地奖”,成为继1987年华籍黎巴嫩人马海德之后,第二个获此殊荣的中国专家。

真正的妙手仁心啊

张国成从事麻风病防治40年,不仅没收一分钱,而且几乎将自己的工资全部用到了病人身上。2006年5月,张国成获得全国五一劳动奖章,4000元奖金张国成全部捐献给安徽省明光市四会麻风病院。2008年5月12日汶川大地震发生后,身在南京的张国成心急如焚。6月30日,张国成终于接到了命令,行程数万公里,将募集到的近30万元资金,送到受灾的麻风病人和麻防工作者手中……

一生的许诺

当被问及何时退休,张国成拿出他一手策划制定的《全国消除麻风病危害规划》,规划明确分析了我国麻风病的现状、防治效果等。“到2020年,全国麻风病人控制在500名以内”是规划的总体目标。“我干了40年,已经62岁了,难盼下一个40年,我想亲眼看着2020年目标实现之后,再退休。只是最让我遗憾的是,没有年轻人接替我,继续做下去。”

【记者手记】张国成的班,要有年轻人接

“时间都去哪儿了,还没好好感受年轻就老了……”

听到这首《时间都去哪儿了》,张国成的泪水在眼眶打转。谈起父母妻儿,他百感交集,“我亏欠他们的实在太多了”。

张国成已记不清是哪一年,身患肝硬化的父亲被送往医院抢救,生命危在旦夕,而彼时的他,正带着医疗队在医疗一线奋战。忍着泪水继续工作,在他回来的时候,父亲的坟头已长出茵茵绿草。跪在父亲坟前,张国成连磕3个响头,久久不愿起身。他哽咽着告诉记者,麻风病人长期生活在穷乡僻壤,没有收入来源,有的甚至双目失明,也无法交谈,他们用下跪、磕头这种最原始的礼节,表达感恩之情。在父亲坟前,他也只有用这种原始的礼节,叩响身为人子的愧疚之意。

“多少年了,国成和家人一起过春节的承诺总是落空。”妻子陈本凤说,“国成一年到头不着家,儿子还小的时候,见到出差回来的他常喊‘叔叔’,前年80多岁的老母亲结肠癌住院,他也不在身边。”

爱,是人类最美丽的语言。然而在张国成心中,对麻风病人的爱却沉重到揪心。




责任编辑: 中国能源网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