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油气
  • 页岩油气
  • 页岩气区块2轮招标开花难结果 资本从热捧到知难而退

页岩气区块2轮招标开花难结果 资本从热捧到知难而退

2017-07-13 08:41:05 每日经济新闻   作者: 陈耀霖 张海妮  

沉寂数年的页岩气,最近又引发市场关注。7月6日,国土资源部网站公布《贵州省正安页岩气勘查区块探矿权拍卖公告》。这也是近5年来,国家启动的首个页岩气资源出让。上一次的第二轮页岩气招标,则要追溯到2012年。

作为资本追捧的对象,前几年页岩气区块的招标情况不可谓不火热。然而,不少参与者却栽了跟头。据国土资源部公示,截至2014年6月,第二轮招标的19个页岩气区块中标者之投入远未达其承诺。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发现,虽然各路资本竞逐页岩气,但参与民企进展缓慢苦苦支撑,大型央企和地方国企,甚至“两桶油”都未能复制页岩气的“涪陵经验”,而拥有海外经验的国际巨头则早已知难而退。

从资本竞逐到开发“沉寂”

“页岩气革命”虽然诱人,但从过往经历看,通过第二轮招标拿到页岩气勘查区块的不少企业,日子却并不好过。

据国土资源部公示,2012年的出让探矿权的19个页岩气区块中,民营企业中标2块,其余17个区块花落国有企业。在国企中,除华电、神华等大型国企外,重庆市能投集团、铜仁市能投集团等地方投资的能源集团成为中标主力。

在民企中,华瀛山西和泰坦通源两家民营企业,分别中标贵州凤冈页岩气二区块、三区块。其中,华瀛山西是A股上市公司永泰能源(3.650, 0.00, 0.00%)(600157)的子公司。作为以煤炭为主业的公司,永泰能源也借此有了页岩气概念。虽然煤炭主业惨淡、业绩平平,但公司股票一度受到市场热捧。

根据中国能源网研究中心2015年的报告显示,页岩气第二轮招标中19块区块的中标企业,大部分企业仍然在制定勘探实施方案,并没有进入实际性的勘探阶段。其中,华瀛山西还完成了两口参数井的钻探和测井工作,而泰坦通源则仅完成了二维地震野外采集工作。

值得注意的是,为缓解子公司页岩气开发的现金压力,永泰能源还曾通过一系列的资产出售、借款和综合授信担保,为子公司共筹得10亿元资金。然而,本来负债率就较高的永泰能源也因此背上了不小的资金压力,公司有息负债一直居高不下,而页岩气的后续开发资金需求仍然巨大。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永泰能源2013年年报中,公司董事会报告还有“按照公司发展规划,积极拓展页岩气产业”的论述。但梳理近几年的年报来看,在经营情况讨论与分析中,公司对页岩气已经只字未提了,颇有些“销声匿迹”的味道。

“中国页岩气开发面临的问题:一方面是成本高;另一方面,由于中国页岩气富集区地质条件复杂,从而导致开采技术难题。”另一家中标的民营企业——泰坦通源董事长王静波曾表示,由于我国页岩气勘探井成本高达亿元,并且开发面临多项技术挑战,风险过大,导致前两轮页岩气中标区块大部分开发进展缓慢。

也许是针对上述难题,国土部此次对正安区块的拍卖文件新增了不少招标细节,其中就包括——“三年落实储量,实现规模开发”、“竞买主体必须参与过页岩气勘查开发工作”等。

民企苦撑 海外巨头退却

由于中标区块开发进展缓慢等因素影响,2012年后,国内页岩气招标也进入了长达数年的沉寂期。

2016年9月,国家能源局公布了《页岩气发展规划(2016~2020年)》(以下简称《规划》),《规划》坦言:目前我国页岩气发展存在着部分中小型企业投资积极性减退、深层开发技术尚未掌握、勘探开发竞争不足、市场开拓难度较大等种种问题。

“我们现在还是在开发阶段,这个技术确实特别复杂。有突破的话会第一时间公告的。”在采访中,永泰能源一位内部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据他了解,第二轮中标的不管是国企还是民企,“确实进展都不大”,而这主要是企业的技术瓶颈导致的。

实际上,在企业对页岩气的开发中,既涉及技术,又涉及一个开发性价比的问题。“美国的页岩气是大平原,井就七八百米。我们这一弄就是两千多米,还都是在山沟里。”前述永泰能源人士向记者表示,据他了解,有的单个区块的勘探投入高达十几亿元,“即便开发成功,投入的生产、运营成本也是一个不小的数字。”

永泰能源遇到的情况并不是个例。据记者了解,在第二轮中标贵州省页岩气五区块的几家企业中,仅有2家企业有实际进展。除技术问题外,一些企业面临资金问题、持观望态度,也是开发进展缓慢的原因。


在此情况下,除了四川宜宾和重庆涪陵的开发突破,“两桶油”的进展也乏善可陈。记者获悉,在获得区块后的2014年初,中石化某区域分公司在贵州的区块已投资约15亿元开展页岩气勘探,但至今也未能复制涪陵页岩气的“功绩”。

“许多国外的技术拿过来也没用,壳牌退出四川的页岩气项目就是一个例子。”一位从事页岩气开发的业内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国外的大公司也有在中国“折戟沉沙”的例子。“作为一种新型矿种,页岩气的确具有非常大的资源潜力,但至少目前没有成熟的技术可以在国内应用。”

2016年,能源巨头壳牌、康菲石油等先后退出了四川页岩气区块的合作,退出的原因是认为四川页岩气项目暂时看不到大规模开发的前景。据壳牌集团天然气一体化及新能源业务总裁魏思乐对外确认,壳牌在四川的三个页岩气项目中投资规模超过20亿美元。“但壳牌的评价结果认为,这三个项目的地质条件无法进行大规模开发。”




责任编辑: 张磊

标签: 页岩气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