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陈卫东:非常规油气改革与能源转型

2015-12-15 15:58:35 5e

非常规油气产业联盟专家、原中海油首席能源研究员 陈卫东

印度尼西亚现在自己的消费增长很快,中海油买的印度尼西亚的气比较便宜,他们要涨价了,提了一次了。现在他们有一个内部的消费增长的基本超了,就是它要进口。这边要卖,这边要进口。进口基本上是超过出口了。上周在韩国开了一个会,韩国很明确提出来东北亚的天然气能不能搞一个联盟。就是日本、中国、韩国。12月4日在维也纳开过会,大家希望给个上限,最后连上限都不给。就是你们放开干,能干多少就干多少。所以这个油价应声就下跌了,已经跌破了40块,现在是37块多的。原来期望尽快回来,现在看来还是很麻烦的。

\

这次会议并没有更多时间讨论上限的问题,沙特的石油部长早就有主意了。讨论上限根本讨论不下来,伊朗说解禁了,我要回来了,在制裁回来我的份额被你们分掉了。谁愿意退出?所以根本就不讨论了。沙特以为把美国非常规油气尤其是致密油挤的差不多。因为美国的致密油已经降了两个月,现在是920万桶。但是美国石油部长说:“我们不会掉的,我们的成本还会下降,我们还能撑得住”。所以美国液燃气革命给我们带来的影响。

去年也是这个时候,开了会议,那个时候是65美元。那个时候就说:“不减少产能三千万桶”。这是阴谋论要把俄罗斯给整起来,那个时候有乌克兰的事情。结果又一年过去了,咱们看到了,最要挤掉的是挤美国。我没有想到,美国的石油部长马上回应:“我们减不了,我们不会减的,我们还有能力撑着。”美国的致密油,五年的时间,每天增加一百万桶,五年每年增加五千万吨,连续五年,我们老是拿大庆做一个标杆梳理衡量,连续五年五个大庆。2.5亿吨增加的产能,搞的现在满地鸡毛。现在全世界继续裁人。

我们意识到了,这个给我们带来挑战非常大。就是非常规,非常规对我们能源行业冲击就是增加了供给。这个不多说了。

第二,拓宽了油气资源的认识。三四年前讨论开放特殊矿种,是在四年前我们开始讨论这个事情。其实这个革命所在,跟踪了这四年,我认识到了这个革命是在于我们原来只对产层,找产层,所谓找生储盖运保,条件适合地方才能形成油气田,美国非常规革命把生油岩变成了产层。原来是储成找产层,现在就从生油岩里面生产,这是最大的变化。页岩没有空气,所以它生成的气80、90%没有出来,就在里面,要把它变的有裂缝,让它出来。这个事情美国公布了一个页岩气探明储量比原来常规储量增加了4倍。按照统计和我们的理论讲,页岩里面生成油气80-90%没有排出来。所以它的数字是对的,他们还有一个可采和成本的问题,能够可采的增加了4倍。这就是页岩气、页岩油革命最重要的突破,拓宽了油气资源的认识,增加了我们的资源。我们知道,这样所有常规油气,有油气的地方一定有非常规,而且常规油气越丰富的地方,非常规就一定越丰富。普京和俄罗斯的专家认为没有用,就觉得解决问题还得靠我们常规。结果,10月份我在一个国外论坛上第一次听到俄罗斯的专家公开讲,页岩气、页岩油最丰富的常规资源还在我们国家。这是这次页岩油气最大的革命,扩大了我们对资源的认识,扩大了多少?按照美国现在的结果,这十年它扩大了四倍。它有一个成本的问题,现在就是说愿意多少的成本开它?因为它成本高。中国传统的所谓资源储量的概念,我以前也管过这个,也干过这个。老是按照我们第几轮资源评价,我们有多少资源量。现在我们找到了储量是我们资源量的百分之几个,所以我们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原来按照这个逻辑讲的。现在我明白了这个逻辑是苏联的逻辑,社会主义公有制的逻辑,计划经济的逻辑。它和资金金钱没有关系,和价格没关系。有那么多的储量,但是你价格不出来开采不出来,是没有意义的。在这种指导下,我们国内的很多认识还在说“我有这么多的资源量,我开放了什么东西,我就能引来多少资金,我就能怎么样”,这可能是不太对的,一定要考虑到你的成本和市场接受的价格。沙特这次根本不设上限。就是我们便宜的油要冲你那个贵的页岩油、致密油,看你们扛多久这是有一个很鲜明成本的概念。

回过头来看我们,被苏联的计划经济以物为计量的引导,我们三桶油的成本现在很高了,越来越高。我们花了很多钱去打探井,想把资源的储量找出来,完成计划,但是很多计划积累了是没有价值的,在目前的价格是采不出来的。找的是“要我们能开出来的”,而不是“我们可能找到的,开得出开不出这是另外一回事”。这些东西真的能够开出来变成有价值?真的取决于我们的成本和我们的桶油价格。这个成本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资源禀赋以及我们掌握的技术和我们的商业模式,这些非常重要。

中国能源网坚持几年想搞一个非常规油气联盟,呼吁油田服务的解放,就在这个商业模式和技术领域想把这个成本降下来,使我们的由资源变成产量的东西增加。我们想探索这个东西是很要紧的。

美国的非常规油气的革命,给我们带来的另外一个很大的冲击,就是让金融资本在石油行业有了更大的话语权。美国的中小公司推动着页岩气革命是没有资本的,他们没有钱,就靠金融资本,筹钱,一期一期地筹。而且资本回报不是传统油气公司的方式,从买地、勘探、开发生产要很长的周期,他们资本是什么时候来什么时候走都可能的。很简单,典型地美国的页岩气投资方式一看到这个兴旺了,哪些人就找哪个地方我能租一块地,租地没有钱啊,可以不要钱,你只要跟老板谈好,跟地主谈好“哥们你那儿有东西我们一起干,我们有技术,往里面投一点钱,我们先给一些定金然后我们打出来分成怎么样”这些人一块钱一股筹了十万美元就去干了,没钱的就每股五块钱第二期筹一百万。第一个不想干或者没有油,他就走了。这就是资本的逻辑。第三期开发就来了,那个时候不是五块钱就是十块或者十五块了。先是真银投入然后等卖掉的之后才有成本,这就使很多人不敢投了,这就是资本在这个行业很大的话语权,整个操作回报的观念改变了。现在这个控制权越来越多地由实物或者是资产话语权转到了金融话语权。你现在看到的世界,资金流到哪儿哪儿就发达起来了。最简单的迪拜,迪拜什么都没有,就靠那个想法设计出来了,资本都进来了,然后就蓬勃了。谁会想到第一高楼会是迪拜,那个国家有几个人?它有什么资源?没有,就是由于没有资源,迪拜这个地方是没有的。有的想法,资本也进来了,它就成了这样一个地方。这个金融资本在石油行业有了更大的话语权。而我们就怕这个持续乱了,怕我们的垄断被打破了,我们什么都不怕,但是就怕没有来资本的地方,我们怕打乱资源,又怕小煤窑来了,我们就怕没有资本来。第二年低油价的这三桶油真正是面临寒冬了,我在石油公司干了34年,真是第一次感觉到这样的一个环境下,让三桶油要靠卖资产完成今年所谓的利润计划,这是从来没有过的。1998年每个人降了10%的工资就凑合着过了,今年说降20%还不能过,还要卖资产。中石油已经声称要卖几块管道了,就筹这个钱。这才回到市场经济的本原上。应该看到低油价可能给我们带来的很现实的压力,当然也有可能给我们带来一个好处,就是我们真正开始意识到什么是市场经济,我们怎么样才能按照市场经济的规则来保证我的生存。我想这是资本给我们带来的概念。

我为什么在理事会里面强调我们这个话题要有LNG的话题。在所有天然气生产和使用大国里头,现在只有美国的天然气价格是和石油脱轨的,我们跟俄罗斯签的合同是与石油挂钩的,日本进来LNG是与石油挂钩的,只有美国的不和石油挂钩,它和谁PK,和煤PK。这就是现在美国的价格的比较。美国十月份的标煤价格,2.2美元,天然气价格2.74美元。我原来一直不太理解,美国的天然气改革怎么是和煤在做PK?前天我开一个会才知道,就是它的电厂。天然气多了只有电厂发电才能销售,美国30%的天然气是消耗在发电上的。现在奥巴马很有底气我要减多少排放,小布什不肯签的,就是那个时候是以煤为主的发电。新上的电厂都是气的,所以才有了煤和气的PK。中国动力煤2.47块,而中国的焦煤是3块接近4块,现在降了,不是这个价格。中国天然气价格是多少12.6元,4倍。为什么政府强压这个价格?减了7毛钱。这次价格减了2.8元。相当于什么?相当于现在美国的天然气的价格。我们这减了2.8是什么意思?还在10块。10块还是有三倍的距离。所以这就是我们价格体系给我们带来很大的问题。

美国天然气价格和石油价格的脱钩会给整个世界带来什么样的冲击?一个大宗商品我们这里也有银行,如果它每个独立的价格不成为一个独立的大宗商品。为什么天然气过去一致跟石油挂钩?因为它是管道,它是区域性的。现在美国已经脱开了,跟着LNG。LNG让天然气有了一个全球运送的可能。其实气侯变暖也有好的地方,也有不好的地方。好的地方,北冰洋要是通了,挪威就盯着这个,从北冰洋到中国来就近多了。所以我们只是说了一个局部,整个LNG就会使我们天然气的全球化成为可能。如果只是管道就只是区域化。美国明年会出口LNG。美国参与这个LNG尤其与他脱钩的市场价格或者有创意的商业模式会把这个天然气全球化。只有天然气价格和石油脱钩加上全球运送储存的可能,天然气的黄金时代才会到来。

关于我们怎么看整个全球能源价格、体系,由于这样一个变化,将会向什么样的方向发展?

最重要的发展就是所谓能源转型。能源转型给我们带来的变化真的非常地重大。每次能源转型都会带来整个社会的转型。现在我刚认识到这个问题,就写了一篇文章,叫做能源转型就是社会转型。英国三百年前开始了蒸汽机和煤炭工业,就拉动了全球的工业革命,第一次工业革命从哪儿开始?但是我们不要忘了,英国能源转型是60年开始,1952年那次大的雾霾,死了四千人,过后死了八千人。一万两千人。当时伦敦最差的空气是一立方米五千毫克颗粒,我们上周是多少?最高到两千。北京。英国从那个时候开始了艰难的转型。十一月初我在英国那儿开会,英国最后一个煤矿12月15日关闭。我算过一笔账,英国的煤炭产量最高2.5亿吨,二战之后还有2.3亿吨。英国当时还多少人?五千万人。2.5亿吨每人消费多少,5吨。中国40亿吨,如果说整个产量接近50亿,我们13亿人我们每个人3吨。英国的煤矿工人最多的时候一百万,所以当时煤炭大国,煤炭工业的罢工是极为壮烈。英国在关煤矿的撒切尔动用了12万警军对付罢工的工人,开了枪,打死了人。英国能源转型关掉煤矿是一场惨烈的阶级斗争。2013年撒切尔夫人去世的时候被他关掉煤矿的工人聚在一起喝酒说她早该死了。我们讨论了这么久我们真不知道我们的雾霾是怎么来的吗?其实我们非常清楚。我们有过奥运蓝,我们也有阅兵蓝我们怎么不知道这个东西哪儿来的?

再深一步想,能源转型就是社会转型。社会转型最应该有担当的是政治家。而不是我们这些所谓学者们,作为这些专家们,咨询界的智库们,只能是敲边鼓的。能源转型最重要是政治家的担当。过去这两周我花了很多的时间,在读这个英国能源转型的过程。我才意识到能源转型就是一种社会转型。我们表面看技术上说,蒸汽机到内燃机,从火车到汽车改变了多少?我们没有直接提社会转型的问题。实际上这个背后就是社会转型。能源转型跟企业转型强烈相关就是技术、社会。社会跟技术变革相关的就是观念和社会架构。利益集团怎么来的?不就是跟这个社会组织、社会人群相关吗?

所以我们谈论这些东西的时候,能源转型给我们带来的冲击是深远的,有时会是很激烈的。

关于油价,一百年的油价,折算成黄金,一盎司黄金1900年到2000年,这110年的时候都是在20桶的上下,最稳定的时候是一盎司黄金换19.4桶,一百年都在这个上下振动。布雷顿这个体系前后分了两个阶段。我们回头看看今天是多少?就算现在40,一盎司黄金一千美元,还是25桶。其实我们要回顾这段历史我们想到的是什么?石油这一百年从来没有稀缺过。你什么时候想买不到?只是不同的价格。别忘了这个时候石油才3、4千万吨,1900年的时候。现在多少,现在40亿吨。这个40亿吨到顶了。我们指望印度替代中国回到2000年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油价谁拉起来了?是中国拉起来的。所以这个油价有自己内在的规律。一个重要的就是石油美元里面的那个美元汇率的问题。这就转化成金融的问题,金融会成为我们一个重要的话题。这就是变化最激烈的,1970年0.5克黄金可以换一桶油,1979年就是伊朗的伊斯兰革命,把石油价格从1973年13美元拉到39美元,它到了三克黄金一桶油,今年我们下来了伊朗解禁了,这个油价下去了,下来多少?这20年的时间,这是从1986年低价以后,一直到我们中国把它拉起来之前这个油价大概都在1.5克一桶,1.5克黄金一桶。现在40美元大概是一桶多少钱?这个黄金来做大概就是一克左右的黄金一桶。也许这样的一个价格会维持相当一段时间。为什么会这样?我们知道,这20年的稳定是怎么来的?这20年的稳定,当时他们有一个标杆石油价。OPEC围绕着标杆石油价格来控制产量,价格高产量增加,价格低了产量减少。产量减少最明显的是在1985年,当时油价往下跌的时候沙特充当了这个机动生产者的减少,1985年它日常一千万吨降到了1986年360万吨,它减掉了自己三分之二的产能,就为了维持这个所谓标杆油价。现在油过剩了,沙特说我不再干这个傻事了,我当时减了那么多我得了什么好处?我不干了。所以现在沙特和OPEC不定上限,就把这个所谓调节器,学界把这些公司叫做机动生产者。可以调节产能的,“我不干了,我就要份额了”。“美国不是上的最快吗?你当机动深产者。”美国不会当的,因为美国没有国家调控,所以就只有压成本。现在美国从经济学的角度上,从它的采油成本产出角度上它已经变成一个机动生产者。想把它挤出去。

我们知道作为生产方来说是有机动生产者的说法,但是对于消费者来说没有一个所谓机动消费者。当你价格低了我这个消费者就使劲地买,把你价格弄上去?机理上不成立。所以油价已经比前年最高7月份115美元,已经跌了多少?70%。我们用油增加了吗?谁也不傻今天40块钱一桶,我拼命开车,因为它便宜了?这个东西是固定消费的,它跟很多别的产品是不同的。油价的问题,叫做机动生产者的角色已经转到美国头上去了。油价变化怎么样,很关键看美国的生产,这些年会降多少了,能降多少。至于中东世界能把油价打成什么?油价这个东西还得要观察。OPEC的选择是对的,我先放开,没有限量,过半年再说。我们判断油价也就过半年再说。这样的情况下,中国油气该怎么走?最早讲的,它一定跟我们的生产成本和价格相关。这不是谁愿意不愿意的问题,我们要理清整个思路以及将来怎么可能让中国也做这样一场的革命,不仅仅解决我们自己的问题。谢谢。




责任编辑: 中国能源网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