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李良:煤层气20年历史经验与2020年发展政策

2017-05-04 08:55:22 5e

李良:华能国际电力开发公司燃气资源开发部副经理)

煤层气的探索比较早,52年的时候我们开始搞了,57年的时候地面开始打井,早期的煤层气认识相对比较少,成果和对资源量的认识比较少,我们起步比美国早,美国1978年以后煤层气的认识突飞猛进,我们开始有所落后,到1985年以后我国煤层气文献成果已经非常多了,对地质资源量的认识也很多。特别是当年的煤炭信息研究院,他们搞了一个美国煤层气的调研,写了个报告,出来一些煤层气开发的书,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成立中联煤层气的公司也是煤炭信息院写的报告,得到了中央领导的重视。

96年初,国务院批准成立了中联煤层气,96年成立大会很隆重,当时家华、李鹏同志都出席了,江泽民同志也提了词。

20年来历史经验非常多,最值得提的是中联煤层气公司的成立,成立之后才带来一系列的贡献,有政策体制可以促进一个产业的发展,成立中联煤层气是当时最大的体制创新。这20年来创新,第一项煤层气独立矿权,97年以前我国没有矿权,98年以后登记了八万平方公里的煤层气的矿权,近几年有些大学副校长很多地方发表演讲,说煤层气矿权给你们设立之后带来很多问题,煤炭矿权两分离了,所以影响了煤层气的发展,制约了煤炭的发展,这个观点一度非常的流行,我们分析发现,97年以前没有煤层气的矿权我国也没有煤层气产量,98年以后有了煤层气的矿权有了煤层气的产量,现在40多亿方了,煤层气矿权阻碍煤层气的发展是个伪命题,要加以批判。

煤层气的资源评价,经过了很多轮,最近一次评价是2015年是小范围的修正,在比较认可的常用数据是36.8万亿立方米,这个数很重要,是指两千米及以前,我们优选了一部分优选了一定的深度,如果把四千米以下算上,煤层气到50多万亿立方米,煤层气的资源量很大。

第三个创新,煤层气的示范工程,中联煤成立国务院给一个亿的注册资金,其实搞勘探开发就太少了,中联煤根本就没有钱,勘探又很慢,从进入一个盆地到建成气田需要八年,按照这个节奏的话是不行的,2004年国家发改委做了重要的创新,突破了油气投资体制改革的程序,立项、项目建议书、可研报告,当时搞了个创新煤层气示范工程,示范工程批了以后,连采矿证也省了、可研报告也代替了,加快了这个工作。

第四是高阶煤优势论,美国最早煤层气发展认为,煤层气在中节地区内会优先形成煤层气的富集,早期沿着美国的思路跑觉得不行,后来觉得澳大利亚也走了弯路,最后转向了高节煤,最后实现了煤层气的商业突破,高阶煤优势论值得我们骄傲。

对外合作条例,煤层气国家资金给的比较少,对外合作成了促进发展重要的手段,但是又没有政策,经过中联煤的努力说服国务院和商务部,最后在陆上石油合作条例增加了一条,煤层气对外合作参照这条执行,所以煤层气曾经一度有十几家外国公司在中国进行开发,十分的活跃,就像常规油气、海上油气一样热闹。

煤层气上市公司,前年、去年,亚美大陆在香港上市,尽管是一家外国公司,但是在煤层气领域是真正的第一家上市公司,中联煤在五年前就想上市,但是工作没有人做非常的遗憾,中联煤上市可能会更加好。

第七是政策体系有一套政策体系,第八是矿权改革,煤层气矿权改革引领了油气矿权改革,油气为什么要改革呢,主要是两条,第一是由国务院批准有资质的单位才能拿下矿权,三桶半油拿着矿权不让出来,煤层气是第一个对三桶油之外人开放的矿权。第九是为页岩气开发准备了理论,煤层气和页岩气都属于吸附气开发起来会比较像。

伪命题泛滥,最大的伪命题是煤层气矿权阻碍了煤层气的发展,需要两权合一,有些人人大代表也在瞎讲,人大代表应该懂法,不能完全胡讲。

违法侵权,壳牌公司不干了,说无法实现商业价值,实际的背景壳牌公司基本上打完井了,发现评估根本干不了结果是撤资了,中国煤层气行业中外国公司都走光了,主要是干不动,只有一个地方搞的还不错,就是泛亚他们有本事跟山西省省委书记写信然后批示,其他的都不行,中石化、中石油、中海油都是地方的对手,非法侵权成为制约煤层气发展的头等问题。

监管缺位,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中联煤写信告状某个公司侵权了快来监管,国土部查查文件,觉得这个事件很重要。觉得应该由山西省国土厅管,山西省国土厅一查文件应该是国土部监管,于是没人监管了。

地方保护,山西省比较的突出,我国是煤层气市场定价,晋城市出个会议纪要要送到某个地方一块钱一方,矿权面积也比较少,现在有五万多平方公里,我们还是有很多人说矿井太多,跑马圈地之类,纯粹是瞎说。油气矿权多少面积,煤层气太少了,难以支撑100立方米2020年的目标。

投资短缺,无论是中海油收购了中联煤等等,行业总的来说投资是十分短缺。

商业模式,过去关注比较少,很多人只介绍美国模式忽视了澳大利亚模式,我鼓吹一下澳大利亚模式,美国人写的文章介绍非常好,澳大利亚煤层气企业跟中国很像,管道并不发达,搞煤层气的人首先要研究市场,找到电厂一对一修一个管线投资管线我给工期,投产之后电厂再向上游发展,电厂开始投资煤层气,煤层气企业想电厂老检修停电影响我生产了,于是煤层气企业开始发展电,澳大利亚就形成了发电和煤层气一体化的商业模式,这个模式目前在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推广应用,非常适合我国的情况,中海油收购中联煤的情况来看,如果是电力企业收购中联煤效果会更加好。

技术瓶颈,重大科技专项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但是近年来重大科技专项当中题目没有改是大型油气田科技专项,煤层气的分量不断的减少。

政策问题,政策支持力度比较小。

2020年的展望,“十三五”目标很宏伟,煤矿瓦斯没变,跟去年一样多,这不是不发展了是指煤的产量可能不发展,这是理想,所以煤矿瓦斯就不发展了,煤层气产量增长也比较慢,2015年44.25亿立方米,2020年是一百亿。

我们需要太多的政策,其中讲九项,如果说最重要的就是两项,第一项是依法治国,坚决打击非法侵权、第二是矿权改革,一定要让新兴油气企业拿到更多的矿权,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 吴昊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