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白俊:天然气在我国能源转型中的作用

2017-08-18 11:26:48 5e

国家发改委国际合作司国际能源研究所副所长 白俊

国家选择能源转型,不是被动选择,是主动选择,而且我们叫能源革命。能源转型大致目标体系就是叫清洁、低碳、安全、高效。我们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考虑?当时提出这么一个目标的时候,主要基于一些国内的情况。

第一,环保生态压力。在北京都感同身受,整个京津冀地区,空气质量不尽如意,很大程度跟能源生产和使用方式有很大关系。

第二,能源安全。中国能源自给率是非常高的,达80%多,传统上一般讲到能源安全还是石油、天然气。天然气、石油现在发展变化非常快,石油大概是三分之二以上都需要进口,这个概念如果国际比较的话,跟美国历史上最高的是差不多的。我们没有美国那种强大的力量,我们对国际市场的影响力,对国际格局的影响力,跟美国没法同日而语。

第三,能源利用粗放低效。我们国家为什么能源消耗那么高,那么多?实际上就是我们用能效率太差,用的强度太多,这方面有很大的改进空间。这方面做的好,能源需求会大大压缩。

第四,体制机制的问题。国际大背景下,全球能源格局发生变化,可再生能源技术变化,更新换代非常快,成本下降很快,很有竞争力。放眼国内,应该说还有一些问题,还达不到这个程度。这么大的变化,对我们有什么影响?我们怎么能看到?这也是们转型的因素。

第五,地缘政治。美国油气革命带来的变化,对它来说能源安全不是问题。美国政府考虑国际问题,考虑地缘政治的时候,更加游刃有余。

第六,气侯变化。我们的态度和立场没有什么大的变化,我们还是基本上按照我们原来说法,只是在未来的行动过程里面节奏、步伐可能会有一些变化和调整,我们会根据国际形势变化来相应采取行动。

所以在这种国内形势和国际大环境的变化下,我们需要来一场真正的在能源领域革命,能够带来一些比较根本性的变化,这就是所谓的革命。

国家发布2030年《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战略》,覆盖3个五年计划的区间,这是国家未来长期能源的一个基本框架。四个革命就是消费革命、供应革命、技术革命、体制和全方面加强国际合作。这个概念是2014年习总书记提的,中央财经小组开会很多,能源安全的会议是2014年就开的,也说明把能源摆在一个比较高的位置。

天然气份额在全球来看,比煤炭和石油稍微低那么一点,但总的来看地位越来越高。天然气在全球能源消费份额和权重还会增加。

在于未来能源系统演进里面,究竟谁能够成功?谁能做得更大?肯定还是要取决于几方面因素:

第一,能源本身的特性和它的竞争力。

第二,我们的选择,也有政策导向。

天然气的特征就是:可获得性、稳定性、经济性、环境友好性。总的来讲,天然气应该说是我们中国能源转型一个很重要的,很现实的过渡能源。

天然气面临的挑战和机遇

现在很多政策,都是有利于天然气的发展。天然气消费在2015年是低谷,2016年有所反弹,2017年上半年很乐观。

挑战就是它的经济性,天然气能替代煤炭,石油吗?替代不了。最重要的问题就是我们需要克服一些问题:制度和技术的约束,要把这些资源变成储量,把储量变成产量,这是最重要的。

油气体制改革是全产业链的改革,目的肯定是要降低体制约束,降低成本,还原天然气石油的商业属性。在落实体制机制改革中遇到一系列问题,比如进口涉及的长期协议,交叉补贴,政府监管等问题,很多问题非常的棘手,也非常的难解。

在天然气领域,可以做的事情很多,希望研究界的、政府界的、实业界的一起努力,把成本降下来,把消费利用做大,这样整个市场更大,大家有更多的机遇。




责任编辑: 吴昊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