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石油巨头掘金数字新“油藏”

2019-07-18 15:37:16 界面新闻

国际石油巨头英国石油公司(BP)在地底下共有多少油气资产?

对于这个问题的答案,BP首席执行官可能不是最清楚的那位。

更准确的答案掌握在一款名为Sandy的地球科学云平台手里。它由科技初创公司贝尔蒙特利用人工智能(AI)开发而出。贝尔蒙特的总部位于美国休斯顿。

BP专家为Sandy提供地质学、地球物理学、油藏和历史项目信息。然后,Sandy自动将这些信息结合在一起,识别新的连接和工作流程,从而创建出BP整个地下资产知识图。

BP的工程师们可查询数据,使用自然语言向功能强大的知识图提出特定问题,还可使用AI神经网络解释结果,进行快速模拟。假设原先对一个问题进行数据收集、解释和模拟,需要十个小时,利用这套平台后,只需要一个小时。

除了石油企业,国际油服公司也在向数字化加速迈进。今年5月,全球最大的油服公司斯伦贝谢宣布,公司更新并扩大了与谷歌云的合作协议,开发云原生勘探与生产应用程序来帮助客户从数据中获得可行的见解,并利用谷歌基础设施和人工智能的力量。

眼下,油气行业的数字化转型正在进行,但并不乐观。

国际咨询机构伍德•麦肯兹研究报告显示,与IT业、通信业和媒体娱乐业等数字化程度靠前的企业相比,全球油气行业的数字化程度约为4.7(指数取值从0到10),位居倒数第五。

“曾经油气行业在信息技术应用方面是走在前面的。”6月底,在亚洲数字化石油和天然气高峰论坛上,中国海油信息化部总经理王同良表示,但过去一二十年,随着互联网的深入应用和发展,油气行业的数字化转型落后了。

光环下的迟钝

7月10日,2019《财富》中国500强榜单发布,中国石油化工有限公司(下称中国石化,600028.SH)以营收2.89万亿元雄踞第一位。

中国石油天然气有限公司(下称中国石油,601857.SH)以2.35万亿元的营收位居榜眼。

但在盈利能力上,“两桶油”被甩出前10名。

《财富》中国500强榜单提供的数据显示,最赚钱的10家上市公司除了几大商业银行和保险公司外,便是中国移动(00941.HK)、腾讯控股(00700.HK)和阿里巴巴(NYSE:BABA)。

这10家上市公司去年的总利润达到1.46万亿元,占全部上榜公司利润总和的约四成。

从行业看,IT公司亮眼。由阿里巴巴、腾讯控股领衔的互联网服务行业,收入总和仅占到500家公司的2%,但该行业市值接近11万亿元,占中国500强总市值的23.7%。

放眼全球,在与科技巨头的较量中,石油巨头也渐显颓势。

2018年《财富》世界500强公司榜单显示,营收最多的前10大公司中,有5家是石油公司,包括中国石化、中国石油、壳牌石油公司(下称壳牌)、BP和埃克森美孚。

赚钱最多的前10大公司中,苹果公司位列第一,石油公司却无一在列。

“我们是世界第一大炼油公司、世界第二大化工公司,在行业领域已处于这样的地位时,数字化转型的动力在哪儿?”在亚洲数字石油与天然气高峰论坛上,谈及公司数字化转型时,中国石化信息管理部副主任李剑峰自问了这样一个问题。

这并不是李剑峰的一个人的疑问。

数十年来,“谁控制了石油,谁就控制了世界”的论断为石油行业带来了权力和财富的光环。加之庞大的资源数量、数以千亿计的资产规模、数以百万计的员工……这份沉甸甸的家底,使石油巨头们面对数字化浪潮的冲击时,显得有些迟钝。

对于触角庞大的科技巨头,让其进入石油行业会不会引狼入室?这也是石油巨头们的担心所在。

然而,数字化经济发展大势,让石油巨头们无法漠视数字化的到来。

2018年,中国数字经济规模达到31.3万亿元,同比增长20.9%,占GDP比重为34.8%。其中,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互联网行业收入同比分别增长14.2%和20.3%。

与此同时,传统的油气行业正在艰难运行。

2017年,中国的石油和天然气新增探明地质储量分别为8.77亿吨和5553亿立方米,均降至近10年来的最低点。究其原因,除了国际油价在低位动荡外,还因油气资源品位越来越差、勘探难度越来越大。

界面新闻查阅中国石油历年业绩报告发现,其单位油气操作成本从2007年的7.75美元/桶,升至2018年的12.31美元/桶,增幅58.9%。

东帆石能源咨询公司董事长陈卫东认为,经过百年发展,中国能够实现经济可采的石油资源已经不多,“按照现在的成本要求,很多石油资源是采不出来的”。

2014年下半年,国际原油价格从110美元/桶的高位直线下跌,在2016年初曾跌至每桶30美元以下,后开始缓慢震荡上升,但至今仍在60美元/桶上下的低位处徘徊。

在低油价时代,降低成本成为未来石油行业的唯一出路,而数字化的应用,正是实现这目标的有效途径。

中国海洋石油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国海油)董事长杨华曾预测称:新一轮成本竞争的支点大概率是数字技术,各竞争主体对数字化技术的应用速度与水平,将决定未来的能源版图。

石油与科技联合

石油巨头们终于意识到,未来的那桶金储藏在数据的“油藏”之中。

去年,BP发布的《BP技术展望》表示,随着数字工具依托云网络得到应用,到2050年能源系统内各分支的一次能源需求和成本将降低20%-30%。

数字工具包括了传感器、超级计算、数据分析、自动化、人工智能等。

在BP看来,能源行业数字化的构成要素包括各类传感器,它们收集数据流,通过监测诸如石油钻机、炼油厂、车辆和发电系统等机械系统,为其提供数字化表达。

大数据软件对传感器网络所生成的海量数据加以迅速处理和分析,使人们能够在作业前和作业期间进行模拟,进而对结果进行建模和优化。

埃森哲与世界经济论坛发布的《数字化转型倡议:油气行业白皮书》预计,2016年至2025年间,数字化战略有望为整个油气行业带来1.58万亿美元的新增价值。

石油公司正在加速与科技巨头的联姻。

今年2月,埃克森美孚宣布其在德克萨斯州二叠纪盆地的页岩开发业务将使用微软云、微软人工智能和其他微软服务,希望提高钻探效率、合理部署员工,并防止甲烷泄漏。

BP已经开始将来自传感器的实时信息与自己的模型和分析相结合,以优化产量。BP估计,这些数字工具推动2018年石油日产量超过3万桶。

国内“三桶油”的数字化建设也具备了一定规模。

公开资料显示,2013年,华为在中国石油建成当时全亚洲最大的数据中心,并于次年成为中国石油第一家信息与通信技术(ICT)战略合作伙伴。

2015年,华为独家承建了中国石油两地三中心的核心网络。2016年,其在云计算、物联网、人工智能等方面,开始从上游到下游打造智慧油田。

截至2016年年底,中国石油已累计建成各类数字化井超过10万口,数字化站场4695座,约占井、站总数的36.5%和33.3%。

“中国石化从2000年起开始数字化建设,当时叫信息化。”李剑峰表示。

在中国石化的数字化转型过程中,易派客是经常被列举的案例。

创建于2016年的易派客,前身为中国石化内部物资采购电子商务系统。截至2018年底,该平台累计交易金额4835亿元,累计上线商品401万种、上架单品5030万个、注册用户超过16万。

“经过了近四年的建设,我们看到了数字化赋能的过程,基本上实现了让所有的采购归口管理,大部分的物资实现集中统一采购,能够实现对供应商的统一结算。”李剑峰称。

目前,中国石化建成了基础设施与运维平台、生产运营平台、经营管理平台等三大数据平台。

中国海油也在国内外建成了八大数字中心,建立了亚太、中东、美洲三大IT支持中心。

据王同良介绍,在勘探开发中,中国海油已构建了以井为中心、井跟基地多学科协同作战的信息系统平台。这可以有效节省钻井时间、提高了目的层钻遇率,累计经济效益已超过16亿元。

这一系统平台包括井上数据的远程传输、实时监控系统、随钻实时地质分析、随钻实时地质导向,能够实时数据导入,构成了一个系统应用。

据界面不完全统计,目前,石油公司和科技公司形成的战略组合已包括:中国石油+华为,中国石化+京东,壳牌+腾讯,雪佛龙+微软,斯伦贝谢+谷歌,贝克休斯+通用电气,哈里伯顿+微软等。

转型挑战

虽借助了科技公司的力量,但油气行业的数字化转型仍任重道远。

《BP技术展望》认为,能源行业数字化转型分为四个视域。目前,能源行业已跨越第一视域,即基础机器学习和增强、AR/VR等技术已在能源行业得到了广泛应用。

在第二视域,智能3D扫描、智能PPE、协作机器人等已在能源行业有所部署。

第三视域包含了正在形成中的创新技术,比如自动化智能机器、认知计算、隔热量子计算等。第四视域上的技术则处于早期阶段,人们才刚刚意识到他们的潜力,比如量子传感器、光学计算和生物芯片等。

“传统石油石化工业领域要进行数字化转型,面临很多挑战,下一步仍有很多工作要做。”李剑峰称。

参加亚洲数字化石油和天然气高峰论坛的嘉宾普遍表示,数字化大规模转型的最大挑战是企业文化冲突,即公司领导、员工对于数字化的认识和接受程度。

以中国石化为例,其作为拥有70万人的传统油企,专门从事信息化的人员只有不到1万,信息化人员所占比例低,对于信息化、数字化的认知程度也较低。

在李剑峰看来,很多人还未认识到数字化对于石油行业的冲击究竟意味着什么。

为了加强行业从业者对于数字化转型的认知,今年上半年,他专门为公司年轻干部做了七期培训。“我想把观念和理念告诉大家,让大家有意识地去面对这个快速发展的信息化时代。”李剑峰说。

他认为,油气行业数字化成功的关键是文化的建设和组织的变革,需要让文化和组织适应未来数字化转型后形成的新运营模式和新业务。

数字化转型也是“一把手”工程。领导的认知程度对于该项工作的推动至关重要。

去年9月,杨华在给中国海油全体员工的公开信中称:“以前,我们总觉得数字世界相对现实而言是虚拟的,现在,数字世界更像是把现实世界很多本质元素抽离出来以后构建而成的,它甚至比现实世界更真实。这让我感受到一种实实在在的压力。”

随后,中国海油下属公司开始印发落实数字化转型工作的倡议书。

缺乏高素质的数字化人员,也是石油行业面临的一大难题。

石油从业人员大都从石油院校毕业,IT专业毕业的学生多进入互联网行业。这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石油公司的数字化转型。

“我们现在有很多项目,最大的问题是找不到合适的人去做。”泰国国家石油公司首席大数据架构师Sittapong Settapa在亚洲数字化石油和天然气高峰论坛上表示。

Sittapong Settapa认为,石油行业要实现数字化,最重要的是石油公司能联合起来,创造出新的生态系统。

“这不仅是油气行业之间的竞争,更是这一行业与其他IT、银行等公司进行的竞争,为争取那些高素质的数字化人员。”Sittapong Settapa称。

目前,已有国际石油公司开始着力培养自己的人才团队。

7月初,BP启动了“BP中国-启迪之星数字创新营”活动,将目光锁定在了新一代汽车、人工智能、物联网、机器人、可视化与交互、采集和分析、区块链等七个核心技术领域。

BP希望通过这一项目,在中国发掘消费、无人化及效率提升、低碳化和数字安全等四个应用领域的创新企业及其技术。




责任编辑: 张秀秀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