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油气
  • 综合
  • 《2020年能源工作指导意见》为油气产业发展指明方向

《2020年能源工作指导意见》为油气产业发展指明方向

2020-07-03 16:45:12 中国经济网

近日,国家发改委联合国家能源局共同发布《2020年能源工作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其中针对石油天然气行业发展定下明确基调,为今年以来饱受重创的油气产业未来走势指明方向。

对油气资源需求恢复保持乐观预期,油气产能目标不降反增。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一季度我国经济受到重大打击,随着疫情防控取得阶段性胜利,各项抗疫扶持政策的有效落实,我国经济自进入二季度以来逐步得到恢复,生产、生活各个领域需求逐步回升,在IMF最新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和《全球金融稳定报告》中,中国成为2020年唯一预期出现正增长的国家,同时IMF对中国2021年经济增长恢复速度也给出了乐观估计,预计增速8.0%。针对今年疫情冲击、全球油价波动的影响程度,和疫后我国生产和生活需求恢复的理性预期,国家对于油气资源需求恢复保持谨慎乐观的估计,意见中对于今年能源供应目标中油气供应保障目标的设定不降反增,其中石油产量目标约1.93亿吨,同比微增1.0%,天然气产量目标约1,810亿立方米,同比增约2.7%。

以保障能源安全为底线,油气产业定下长期发展基调。在今年两会定下的全年“六稳”重点工作,落实“六保”任务中,“保粮食能源安全”是“六保”任务的重要内容,围绕这一国家重要战略部署,本次意见以推动能源高质量发展,不断提高能源安全保障能力作为全年能源工作的指导方针。在2020年能源工作政策取向上,意见强调要“坚持以保障能源安全为首要任务”,在今年全球疫情蔓延、国际油价突破历史低位、中美经贸摩擦、全球经济衰退等多重不利因素叠加的复杂环境下,内外部不确定因素增加,国家在能源保障领域也秉持底线思维,将保障能源供给安全放在突出位置。

针对2020年油气产业链发展,6月18日发改委发布的《关于做好2020年能源安全保障工作的指导意见》中指出“要积极推动国内油气稳产增产。坚持大力提升国内油气勘探开发力度,支持企业拓宽资金渠道,通过企业债券、增加授信额度以及通过深化改革、扩大合作等方式方法,推动勘探开发投资稳中有增”。近几年,随着中国经济的不断崛起和“一带一路”倡议的引领,中国能源需求量逐年攀升,逐步成为世界最大能源消费国,随之而来的中国对石油天然气的对外依存度也在逐年上升,2019年中国石油对外依存度高达72%,天然气对外依存度达到43%,油气能源作为重要的战略储备能源和新兴的工业和消费能源,能否实现能源独立成为影响我国经济崛起的重要战略考量。2019年国家提出“七年行动计划”,以增储上产为主要目标,以提高油气高质量供给作为国内油气产业发展方向,推动我国能源独立。今年由国际主要产油国博弈引发的国际油价剧烈震荡以及突发性疫情导致的全球能源贸易受阻,再次提醒我国保证能源高质量供给、实现能源独立在应对全球突发性危机中的重要性和紧迫性。面临当下国际经济的低迷形式,此次意见延续了“七年行动计划”的发展规划,不仅再次强调增大油气勘探开发力度,为油气产业定下长期发展基调,同时还在资金、技术、合作等方面提供了良好政策支撑。

上游投资保持稳中有增,加大上游勘探开发国际合作。自今年3月WTI原油爆仓后,全球油气行业陷入低迷,且国际油价在中长期范围内将持续低位徘徊,同时受疫情影响,全球原油需求大幅萎缩,需求水平降至25年来最低水平。在此次冲击中,油气上游影响严重,油服企业受创最为显著,威德福、斯伦贝谢、贝克休斯等国际油服巨头上半年均出现大幅亏损,全球各大能源公司纷纷削减上游资本开支,减少上游投资、压减新井开发、减少钻机数量甚至出现大幅裁员。国内三桶油在油价暴跌初期,也分别表态将压减上游资本支出,以增储上产为目标的“七年行动计划”一度搁置。此次意见出台,积极推动了国内油气稳产增产,国内油气田坚定产量目标不放松,在国家先拨付后清算的财政补贴政策支持下,非常规页岩气开发也获得持久动力,勘探开发投资将在政策提振下保持稳中有增的态势,同时有利于稳定油服企业就业水平。

上游勘探开发国际合作方面,受全球疫情影响,多国实施封锁,油气上游资本开支缩减,即使面临有史以来超低油价,海外油气资产投资和油服收益也受到极大限制。本次意见中提出为巩固增储上产良好态势,要狠抓落实,保证重要目标任务实现。在国际能源供给受阻的情况下,预计国内上游领域将释放更多资源,或对现有区块进行重新整理,对长期储而不探的问题区块从三桶油中收回并面向私营和外资领域开放。结合今年1月自然资源部发布的《关于推进矿产资源管理改革若干事项的意见》中提出对油气上游投资主体多元性的改革指导意见,符合条件的内外资企业均可参与国内油气上游区块勘探开发,此次意见出台,将进一步推动油气上游资本投向的内外承接转换,吸引更多社会资本、外资投入和有实力的内外资勘探公司参与国内项目建设。

意见划定四大增产区域,老油田深挖稳产潜力。为落实稳产增产目标,结合当前国内油气资源分布和产出实际,意见中划定了四大重点做大区域,渤海湾、四川、新疆、鄂尔多斯四大油气上产基地,这将对以渤海油田、长庆油田、塔里木油田、新疆油田、西北油田、西南油田为代表的上产油气田带来发展动力,同时对其寻找更多油气发现提出更高要求。也将加速以渤海莱州湾垦利6-1为代表的一批前期已取得重大勘探发现的巨型油气田规划开发进程,从而带动相关油服、油气装备行业的联动发展。

为实现增储上产目标,除加大上产区域油气勘探力度外,老井稳产也不容忽视。以大庆油田、胜利油田、辽河油田为代表的长期稳产老油田,在新形势推动下,将加大勘探开发力度,并提高以老井降本增产、提高产出效率为主的技术研发和管理创新,挖掘老井增产提效潜力。

中游储运产业得到拉动,管网建设进一步利好。此次意见中多次提出,“在应对全球油气市场形势变化时,保持油气产供储销衔接有序、供应稳定”,强调产供储销全产业链联动发展对保障供应的重要性。从今年3月以来全球油气震动中可以看到,此次油气产业剧变,既是对各国经济韧性的考验,也是对能源购买力和储备能力的一次挑战。其中储运环节在今年原油震荡中的角色变化表现尤为突出。首先,引发WTI原油3月暴跌的直接原因,是各地原油储备能力捉襟见肘所致;其次,今年3月中旬油价暴跌至今,上游游轮租金随之经历“过山车”,由三月中旬暴涨至26万美元/日,至5月底下跌到5.9万美元/日,对于远洋油气运送设施短缺的国家和地区,在危机驱策的短期暴利下无法从容应对。中国自2017年成为全球最大油气进口国和消费大国后,油气对外依存度逐年攀升,带动油气产业链中游储运行业快速发展,进而推动以输油管道、天然气管道和LNG接收站为代表的能源基建投资增长迅速,因此在此次全球储运能力的大考中能够有效应对。但同时,我国在应急储备系统、油气储运设施、整体配套设施等基建方面仍存在短板。此次意见中对油气产业产供储运要有效连接的强调,是对目前产业发展中的问题的清醒认识,对于未来中游产业发展,提出了明确要求,加快管网和储气设施建设,补强天然气互联互通和重点地区输送能力短板,加快形成“全国一张网”。大公国际认为,在保障能源安全方面,增产上产,自给自足是一项长期战略目标,强大而稳定的储运能力是保障进口能源稳定供给的基础,在此次意见指导下,预计未来5年内围绕油气管道建设、油气远洋运输、适合内陆水运的中型船舶制造以及LNG接收站相关的能源基建投资有望享受政策红利,得到快速发展。

下游炼化产业技术升级仍是关注重点,产业重组格局仍将持续;分销体系市场化改革带动油气价格趋于合理。全球油价的长期低位徘徊,对于下游炼化产业来说可以有效降低原料成本,但在国家长期坚定不移的环保要求以及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持续推进中,下游炼化企业仍将面临产业重组的局面。炼化产业近年来一直处于过剩产能淘汰和环保标准提升带来的自然淘汰并存的产业结构调整中,今年意见中对炼油行业提出的要求仍然以提高行业发展质量为主,提出“能效领跑者”机制,促进节能技术创新及推广应用,炼化企业提质增效和节能减排技术变革仍是今年下游领域的关注重点。同时,规范炼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依法惩治地方炼厂偷税漏税、走私等行为也是今年炼化行业改革的主要工作,预计后期将会有相关规范制度配套出台。

油气分销环节,在我国油气市场“管中间放两头”的改革推动下,包括税制改革在内的成品油市场价格体系完善是下游分销领域主要改革方向。大公国际认为放开成品油市场,配合上游原油供给的多元化变革,适当放松成品油出口配额,实现产-供-销的顺畅流通,将有利于成品油市场价格体系的完善。此外,借助金融要素市场建设也将有助于实现价格的市场化改革。随着我国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与上期所国际能源交易中心合作建立现货、中远期和期货相结合的成品油市场价格体系,配合上市的上海原油期货,可有效改善国内成品油价格,平抑全球油价震动带来的国内成品油价格波动,还可提升中国在原油定价领域的国际话语权。

加强新基建融合,带动油气产业链整体转型升级。针对世界经济和自然环境的变化,当前世界各国对能源需求和使用提出的要求主要是两个方面:降本增效和节能环保。在此两项新要求的催动下,引发了对新能源和新技术的探索。油气能源作为传统化石能源,短期内由于其战略重要性,将无法被完全替代,但在新的能源消费和产业结构变革中,油气产业技术升级不可逆转。

此次意见中也强调要加大能源技术装备短板攻关力度。我国油气产业特别是上游钻采领域长期以来存在“卡脖子”技术短板,在全球产业链再布局和全球知识产权保护呼声日趋强大的今天,中国油气产业关键技术的自主创新和研发迫在眉睫,尤其是受到我国自然资源禀赋不利条件的限制,在超深、超陡、超厚、超窄井钻探过程中遇到的技术攻坚和耐超高温、超高压材料以及新型装备制造领域需要突破。

在此次意见中,大公国际注意到,国家特别提到要探索湖北宜昌等地区页岩气商业化开发。加快推进煤层气(煤矿瓦斯)规模化开发利用,落实低产井改造方案。推动吉木萨尔等页岩油项目开发取得突破。这些要求不仅是对技术领域攻坚的要求,同时也是在全球油价低迷时期,对油田开采降本提效技术的要求,寻求优化油田管理模式,降低开采成本,扩大油田商业效益的方法。

在近几年迅速发展的互联网、大数据、AI技术崛起过程中,全球油气产业也在探索与数字化建设的融合。今年,在我国新基建大力发展的机遇期,我国油气产业需要加大技术研发投入力度,加快对数字化油田、智慧炼厂、智慧管道等的科研攻关,运用大数据手段提高勘探效率、降低开发成本,有效利用5G技术实现实验室研究与现场作业相结合,提高油气发现效率。借助此次国家新基建发展的政策机遇期,实现油气产业链的战略转型。

今年是“十三五”规划收官之年,也是“十四五”规划的开局之年,在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决战脱贫攻坚的关键时期,保障能源安全和重要战略能源的供给独立,对我国经济长期稳定发展和实现两个百年奋斗目标至关重要。在今年多方不利因素叠加的特殊时期,此次意见的出台是对国家能源安全保障工作的纲领性指导。有利于保持油气产业链的长期稳定,引导社会资本和国际资本流向国内上游资产,缓解疫情和国际油价冲击影响,带动能源储运投资机会,扩大能源基建投资规模,促进油气产业链与新兴互联网、大数据技术的加速融合。未来我国油气产业将在产业转型升级、降本增效和“卡脖子”核心技术攻坚领域加大投资和研发力度,以保障油气产业链稳定,保障长期能源供给安全。




责任编辑: 张学坤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