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从国一到国六:燃油车越来越难

2020-07-06 09:10:05 法人   作者: 记者 吕斌  

7月1日起,被称为史上最严排放标准的国家第六阶段机动车污染物排放标准(下称“国六”)正式开始在全国范围实施。“国五”排放标准轻型汽车被禁止生产,进口轻型汽车也要求符合“国六”排放标准。

因新冠疫情等多重因素影响,新政给“国五”及以下排量汽车销售设定了6个月的缓冲期,到2020年12月31日之前,此前生产的“国五”及以下排量汽车暂时允许销售。

在全国范围实施之前,“国六”已在部分省份率先落地。施行初期,其高技术门槛对行业提出严峻考验,汽车厂商、经销商以及消费者都面临技术和成本的抉择。而随着环保要求的日趋严苛,汽车排放标准将会越来越高。

一方面是政策的趋紧,一方面是技术和成本的压力。一直以来,每一次排放标准的实施,都会给汽车市场带来一次阵痛。而在化解一次次阵痛的过程中,中国汽车排放标准体系亦日趋完善。

从“国一”到“国六”

随着汽车工业的快速发展,汽车保有量迅速增加,尾气污染问题也日益严重,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开始,各国逐步针对汽车尾气排放立法,通过严格的法规推动汽车排放控制技术的进步。

汽车排放是指从汽车废气中排出的CO(一氧化碳)、HC+NOx(碳氢化合物和氮氧化物)、PM(微粒,碳烟)等有害气体。它们都是发动机在燃烧作功过程中产生的有害气体。

如今,世界汽车排放标准主要以欧洲、日本、美国标准为主,中国排放标准在很多年时间内参考了欧洲标准。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开始制定国家机动车第一阶段排放标准,即俗称的“国一”。需要强调的是,通常所说的排放标准,指的是轻型汽车的排放标准,重型载货汽车则另有规定。此外,截至目前的六版排放标准全国实施的时间也不统一,具备条件的或者环保政策相对严格的省市往往提前实施。

“国一”制定于1999年,于2001年7月1日开始在全国范围实施。“国一”标准参考“欧一”标准,主要是针对一氧化碳,碳氢化物和微粒排放有限值要求,一氧化碳为3.16克每千米,碳氢化物为1.13克每千米等。

“国二”标准于2004年7月1日开始在全国范围实施。为了迎接奥运会,北京提前至2004年1月1日起实施。“国二”标准对汽车排放的要求进一步提高,单车污染物排放一氧化碳降低30%,碳氢化物和碳氧化物降低55%。

“国三”标准于2007年7月1日开始在全国范围实施。为了降低污染物排放,在技术方面对发动机和排气系统进行了升级和改造,增加了车辆自诊断系统和对三元催化进行了升级。“国三”较“国二”的污染物排放总量要降低40%。

“国四”标准于2010年7月1日开始在全国范围实施。在排放后处理系统进行了升级,污染物排放标准较“国三”降低50%到60%。

“国五”标准于2018年1月1日开始在全国范围实施。该标准对氮氧化物、碳氢化合物、一氧化碳和悬浮粒子等机动车排放物的限制更为苛刻。相比“国四”标准,氮氧化物排放量要降低25%,还增加了非甲烷碳氢和PM的排放限制,降低了大气污染。

与前五个标准不同,“国六”标准设置了“国六a”和“国六b”两个阶段。其中“国六a”于2020年7月1日开始在全国范围实施,“国六b”则于2023年7月1日开始在全国范围实施。相比“国五”排放标准限值,“国六a”要求一氧化碳(CO)限值下降50%,而“国六b”要求总烃(THC)、非甲烷烃(NMHC)以及氮氧化合物(NOx)限值分别下降50%、48.53%和41.67%。

逐步形成中国标准体系

从“国一”到“国六”这20年间,中国汽车排放标准体系在逐步建立。

与国外先进国家相比,我国汽车尾气排放的相关法规起步较晚、水平较低,根据我国的实际情况,从八十年代初期开始采取了先易后难分阶段实施的具体方案,至今已是第六个阶段。

“整体来看,目前中国标准和世界主要标准差别并不大。”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在接受《法人》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制定的排放标准和世界主要标准基本同步,只是个别标准针对中国情况作出相应调整。

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之前,中国市场主要引用欧洲的排放标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国机动车污染物排放标准中污染物排放限值大体等同欧盟排放标准,部分车型甚至直接使用符合“欧二”“欧三”等宣传用语。

不过,欧洲标准近年来也引发了一些争议。首先是执行方面的问题,由于部分措施过于严苛,欧洲排放标准被很多车企质疑。2018年9月1日,欧盟开始实施新的WLTP规程(全称为“全球统一轻型车排放测试规程”),新版WLTP测试规程十分复杂,测试流程冗长,耗时约为旧版的三到四倍。在其影响下,奥迪SQ5、保时捷卡宴、保时捷911、宝马M3等经典燃油车型,都先后公布过停售消息。

此外,近年来欧洲汽车品牌出现多起排放标准造假案件。2015年,大众柴油车“排放门”丑闻曝光,大众汽车承认,在柴油车上安装尾气排放造假软件,从而在美国的汽车尾气排放测试中达标。随后,大众汽车与美国达成了一项价值高达153亿美元的赔偿协议。

2019年,梅塞德斯-奔驰母公司戴姆勒集团因违反柴油车排放规定被罚8.7亿欧元(约合人民币68亿元)。根据德国监管部门和戴姆勒集团的声明,德国检方发现奔驰售出了约68.4万辆氮氧化物排放不符合规定的车辆。

崔东树认为,欧洲标准的频频暴雷,也促使中国标准逐步摒弃欧洲模式,更多结合中国市场工况来制定。即使在参考欧洲标准的同时,中国实施排放标准的背景和市场环境也与欧洲有所不同,涉及环境保护相关法律、用户使用习惯、经济发展的不均衡等角度,因此中国标准和欧洲标准始终存在一定的技术差异。

“我们现在的标准体系基本还是以国际标准为基础,作了一些针对中国市场特色的微调。还是要以一个标准让我们的汽车走向世界,不能出现标准让整个区域出现分割的现象。”崔东树说。

应对技术和成本阵痛

石家庄市民王哲(化名)自2018年底就有购车的打算,直到2019年中旬才开始着手看车,就在对比了几款车型准备选择一款时,一位朋友的建议提醒了他。

“朋友说,‘国六’马上就要实施了,不着急的话就缓一缓,一步到位买辆‘国六’车。”王哲对记者表示,他的购车计划因此搁浅,自2019年下半年开始,北京等地已提前实施“国六”标准,市场上可选的“国六”车越来越多,2019年11月,王哲如愿购得一辆“国六”版福特福克斯。

“买车计划一拖再拖,很重要的一个考虑就是买最新的‘国六’车在质保维修和车辆保值方面最有保障。”王哲说,他预计“国六”在全国落地之后,“国五”二手车价格肯定会有所下降。

面对标准升级,车企要面对的不仅仅是消化库存的问题。每一阶段排放标准的升高,都会对技术和成本提出更高要求,迫使车企进行技术升级,随之车辆的制造成本也会提升。

北京一家汽车品牌4S店销售经理陈璇告诉记者,早在2019年,该店库存的“国五”车型就以各种促销方式销售完毕,在政策正式实施之前,在售车型已全部是“国六”标准。

“同款配置每台售价大概上涨3000元左右。”陈璇说,这是该品牌汽车“国五”版和“国六”版的价格差。

“从2018年开始,我们就在想尽一切办法去库存,几乎能用的促销手段都用上了。”陈璇告诉记者,作为经销商,4S店最大的压力在于销售指标的完成以及库存车的清零。前者压力来自于品牌商,后者压力则来自门店的财务指标。

陈璇表示,由于北京执行“国六”标准的时间比全国提前整整一年,一些畅销品牌可能情况还好一些,部分尾端品牌压力确实非常大。

“几乎每一次排放标准的实施,都会给汽车市场带来一次阵痛。”崔东树说,理论上“国六”车型相对“国五”车型每台要增加成本1500至2000元左右。随着生产切换完成,在规模化生产之后,价格都会降下来。

在崔东树看来,“国五”车型的市场消化还是比较正常的状态。在本次“国六”政策在全国实施之前,部分省市率先实施了“国六”标准,7月1日前仅剩部分省份没有实施,所占比重不是很大。

“而且在非‘国六’地区,一些企业也早就开始切换‘国六’产品,因此非‘国六’产品总体来看市场销售的范围也比较小,大约在5%。”崔东树说。

最严“国六”落地之后

相较于“国五”标准,“国六”标准对汽车排放物限值有着更为严格的要求。其中a阶段各项指标变化不是很大;而b阶段,除了一氧化碳和颗粒物数量外,各项指标提高了近一倍。

崔东树认为,“国六”标准除了在排放指标上大幅提升外,对企业在新产品测试、油耗测试等方面都带来很多不一样的技术调整压力。同时,测试流程的调整也会对产能有一定约束。

根据生态环境部、工信部等四部门联合发布的《关于调整轻型汽车国六排放标准实施有关要求的公告》,“国六a”标准自2020年7月1日起在全国范围实施,但是增加6个月销售过渡期。2021年1月1日前,允许在全国尚未实施国六排放标准的地区(辽宁、吉林、黑龙江、福建、江西、湖北、湖南、广西、贵州、云南、西藏、甘肃、青海、宁夏、新疆等省份全部地区,以及山西、内蒙古、四川、陕西等省份公告已实施国六排放标准以外的地区)销售、注册登记。

“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目前的市场运行状态比较差,设置一个过渡期,能够让之前已经生产出来的‘国五’车型顺畅销售出去。也是给企业解压的一个政策措施。”崔东树表示,早在今年初,中汽车工业协会就向相关部门提交了推迟全国范围实施“国六”排放标准的建议。本次过渡政策中,生产并未延期,而销售延期了6个月,等于部分采纳了建议。

记者整理发现,几乎每一次国家标准实施之初,都设置了一定的政策过渡期。其中,“国二”标准过渡时间近一年,“国三”标准过渡时间一年3个月,“国四”标准过渡时间两年半,“国五”标准过渡时间10个月,“国六a”过渡时间则为6个月。

目前来看,“国六”标准的实施,给汽车市场带来的影响比较有限。很多车企早在数年前就针对“国六”标准开始技术升级和研发,且很多车企都选择一步升级到“国六b”标准,最大限度降低政策在2023年实施后可能产生的影响。

从前几次标准看,更新时间一般在4年左右,而本次“国六”实施,只比国五晚了2年多,监管政策的更新速度已明显加快。

与此同时,“国七”标准的身影已经若隐若现。2018年9月15日发布的《北京市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显示:严格油品质量监管。市环保局、市质监局研究第七阶段车用燃油地方标准。这意味着,北京等地区“国七”标准的配套研究已经提上日程。

近年来,随着环保意识的不断提升,新能源车异军突起,市场比重越来越大,政府也积极推动新能源车发展,这一点从北京等地摇号政策中可见一斑。而随着技术的突飞猛进,电池续航等核心瓶颈逐步得到解决,这也将给燃油车的排放技术带来更多挑战。




责任编辑: 张磊

标签: 燃油车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