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中俄能源合作与中国能源独立自主

2014-05-12 13:09:11 中国能源网   作者: 韩晓平  

乌克兰分裂将导致全球能源地缘战略格局大洗牌,中国应如何应对这一新局面?在变局中如何争取利益的最大化,将近期和长远利益兼顾考虑,将成为一道艰难的选择题。如果选择正确,中国将在未来发展中获取巨大的、可持续的、价格合理的清洁能量,保持自己的独立自主,并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创造一个巨大的生存空间。

黄雀在后

在克里米亚正式加入俄罗斯联邦之后,乌克兰第聂伯河以东地区的俄罗斯族与说俄语信奉东正教的乌克兰族纷纷示威游行,要求加入俄联邦,乌克兰面临再次分裂。在美国支持下,代行乌克兰总统职责的议长图尔奇诺夫4月13日强硬宣布,将调动军队以参与“反恐行动”为名进行武力平叛。一旦开打,俄罗斯绝不可能看着东乌克兰亲俄民众遭到武装镇压,俄乌军事冲突一触即发。

普京、欧盟和乌克兰显而易见掉入了一个蓄谋已久的陷阱,越陷越深难以自拔。美国著名国际问题专家弗里德曼为《纽约时报》撰稿,题为“打败普京要靠经济”。文章称,美国霍普金斯大学外交政策专家曼德尔鲍姆曾说,普京不是来自过去的怪物,他与那些“达沃斯人”一样,都是全球化的产物。如果没有能源收入,普京和构成其权力基础的俄罗斯寡头只能靠伏特加和鱼子酱过日子。所以对付普京主要得靠经济手段,德国必须愿意放弃对俄销售机械工具和汽车,法国必须削减或放弃向俄出售军火,英国必须让伦敦不再成为俄大亨玩乐与洗钱的场所,更重要的是欧洲降低对俄天然气的需求,美国拼命扩大天然气和可再生能源生产,那么明天我们就能兵不血刃地打败他。

“美国拼命扩大天然气生产”?实际上,2006年美国一场计划外的“页岩气革命”,使美国在非常规油气资源开采实现革命性突破,水平井和水压裂技术的普及,页岩气产量迅速增加,页岩油和致密油的产量也相应增加。天然气不仅大量替代了煤炭,也替代了石油,出乎意料地帮助美国实现了梦寐以求的“能源独立”。国际能源署曾预测,得益于页岩油气的发展,美国2035年将实现天然气净出口,石油对外依存度降至30%。而实际情况比其预测的还要快得多。

页岩气革命之后美国油气数据变化

 

单位 2006 2007 2008 2009 2010 2011 2012
美国原油产量 亿吨 3.05 3.05 3.02 3.22 3.33 3.46 3.95
美国原油消费量 亿吨 9.31 9.29 8.75 8.33 8.47 8.37 8.20
原油对外依存度   67.3% 67.1% 65.5% 61.3% 60.7% 58.7% 51.8%
美国天然气产量 亿方 5240 5456 5708 5840 6036 6485 6814
美国天然气消费量 亿方 6144 6542 6591 6487 6821 6905 7221
天然气对外依存度   14.7% 16.6% 13.4% 10.0% 11.5% 6.1% 5.6%

大量而快速增长的页岩气为美国出口液化天然气(LNG),维持美元继续作为全球性贸易结算和储备货币地位奠定了基础。美国早在2011年就开始安排建设LNG出口码头,先后批准建设的7个大型出口设施中,有6个建设在东海岸和墨西哥湾,欧洲是其最佳目标市场,并将在2015年陆续投产。除了美国的7个项目,加拿大也批准建设了7个项目,合计每年的出口量将达到2300亿方。加拿大是不可能采用欧元结算,北美的LNG贸易都坚持美元结算,未来使用美国天然气的欧元区主要国家,也将被迫不得不使用美元结算,美元将在人类步入天然气时代后,顺势成为天然气本位的全球性贸易货币。

LNG不仅是一种气体燃料,也可以替代燃油作为液体燃料。这就意味着,美国输入欧洲的LNG不仅要替代俄罗斯的管道天然气,还将直接替代柴油作为卡车和轮船的燃料,将俄罗斯的石油也挤出欧洲。据《2012年BP能源统计年鉴》,欧盟从俄罗斯进口天然气1300亿立方米,占其消费量的30%;欧盟从俄罗斯控制的前独联体国家进口原油2.865亿吨,占其消费量的47%。欧盟市场对于美国而言,无疑是一块巨大的奶酪,但需要与熊谋皮。

转向东方

对于西方,俄罗斯是东方人;对于东方,俄罗斯又是西方人,俄罗斯始终处于这种尴尬的境地。俄罗斯几个世纪来,一种力图融入西方,但是,西方人的戒心使俄罗斯屡屡被他们轰出厅堂。无论西方、东方,还是俄罗斯人自己,都喜欢将俄罗斯比作熊。熊,平时还算温和,一但受到挑衅或遇危险,易暴怒,打斗异常凶悍。人们将熊视为狡猾而危险的动物,与熊打交道绝非易事。

俄罗斯前副总理,现任俄罗斯石油总裁谢钦曾经直言不讳的告诉中国人,俄罗斯人不可能向中国人那样去勤奋工作,维持俄罗斯继续作为世界大国只能靠军事实力,而维持军事实力的资金只能来自能源的出口。俄罗斯对于出口能源获取资金的期望值过高,不仅影响着它的国家战略决策,也直接影响着它与周边国家的合作关系。长期以来,一直力图利用自己手中的资源,在东西方之间营造一种左争右夺待价而沽局面,并不惜抓住各种机会制造事端推升国际能源价格,为自己获取额外收益,这使所有依靠俄罗斯能源的国家无不惶惶不可终日。俄罗斯靠能源美元维持的强大军队,对于所有利益交织的国家,同样也是一种不确定的威胁。

美国页岩气革命之后,俄罗斯不得不面对一个残酷的现实,在市场配制资源的全球贸易格局之下,几乎没有什么资源性产品是不可替代的。只要有需求,只要价格有利可图,人们就会想方设法进行技术创新,寻找到新的替代性能源资源,研发出相关的开采技术。美国的页岩气革命不仅在美国会成功,在欧洲和亚洲也会被复制。乌克兰危机之后,很多欧洲国家相继考虑放松对页岩气开发的限制,积极进行页岩气开采尝试。欧洲的页岩气资源据世界第七,至少有数万亿方可开采储量,能够维持数十年欧洲文明的能源供给。目前,美国本土的天然气价格只有4~6美元/百万BTU,俄罗斯出口欧洲的天然气达到400~550美元/千方,相当于12~16.5美元/百万BTU。如此之高的价格和利润空间,也对于页岩气开发企业和投资人充满诱惑,而美国的优势无与伦比。

欧洲努力摆脱俄罗斯对其能源的控制和掣肘将不可避免,俄罗斯在西方的挤压下将不得不把市场战略重点转向东方。在亚洲市场中,日本和韩国是美国的附庸,绝不敢违背美国的意志,况且,美国还等着将美国的LNG输往日韩市场。印度市场虽大,但太过遥远,俄罗斯资源鞭长莫及。除此之外,仅剩下中国这个全球最大的天然气增量市场。国际文传电讯社4月14日报导,俄罗斯计划在普京5月访华前完成天然气供气谈判,最终由普京来签署这一协议。预计俄罗斯将向中国连续供气30年,每年输气量300~680亿方。

中俄关于天然气供应的协议谈判持续10年之久,最终的矛盾围绕价格。俄罗斯给中国的天然气出口价格如果高于土库曼斯坦,中国将无法接受,因为如此一来土气必将要求涨价;俄罗斯给中国的价格低于其向欧洲出口价格,欧洲国家也不干,他们将会因此要求俄罗斯降价。而今天的国际格局为解决这一矛盾创造了条件,欧洲刻意摆脱俄罗斯,将迫使普京面对现实,中俄可能就此解决这一问题。俄罗斯已经威胁美国,将放弃美元结算体系,这是否意味着俄罗斯有可能与中国进行本币结算,如果双方放弃美元,中国将可能接受一个更高的价格,即便是部分使用本币结算,也是对美元霸权的一个遏制。在普京5月访华期间,俄罗斯和中国还计划在石油、石油产品、煤炭和电力供应方面加强合作,这些合作都已经谈判数年,甚至十余年,今天也许是开花结果的时刻了。

俄罗斯在全球是真正意义上的地大物博,1710万平方公里的国土横跨欧亚,东西长为9000公里,横跨11个时区;南北宽为4000公里,跨越4个气候带。拥有世界最丰富、最大储量的矿产和能源资、最大的森林储备和全球四分之一的淡水湖泊,是最大的石油天然气输出国。

俄罗斯能源资源

 

能源 石油 天然气 煤炭
项目 探明储量 储采比 探明储量 储采比 探明储量 储采比
单位 亿吨 万亿方 亿吨
数据 119.50  22.4 32.92  55.6 1570  443

俄罗斯各种资源总储量的80%分布在亚洲部分。在中国北部西伯利亚冻土地带,拥有全球最为丰富的天然气、石油、煤炭、风能、水能、核资源和淡水资源还未开发。这些资源对于中国都非常重要,是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所必须的资源支撑,也是实现全世界多数人现代化不可或缺的资源。

独立自主

3月28日晚间,德国总理默克尔在官邸私人宴请来访的习近平主席夫妇。她出人意料地赠送给习主席一幅由德国著名地理学家霍曼及其家族成员哈斯“接力”完成制作并保留的第一幅精确的中国地图,并于1735年首次出版。这一年乾隆皇帝登基,康乾盛世走向辉煌。当时的中国版图面积超过1350万平方公里。人们在猜疑,默克尔似乎在挑拨中俄关系,或在提示我们,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地理概念是究竟什么?

在中国的历史上,国家多处于两种形态,以汉民族为主体的民族国家;中华多民族和周边国家共治的天下国家。宋、明是典型的民族国家,唐、元、清则是典型的天下国家。作为民族国家时,中国基本上是自私自利的小农经济思想,偏安一隅;作为天下国家时,中国对周边的治理是多元化的,治理模式也是多形态的,所谓朝贡体系实际上是一种合作治理机制。今天,人类已经进入21世纪的全球化时代,传统的国家地缘概念也在发生变化,如果我们的“中国梦”目的是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中国就需要通过全球化和开放的市场,更大范围的进行资源的优化配置,对周边地区承担责任,不仅为自己的人民谋幸福,也要给周边国家的人民提供一个安宁、和谐、富裕的共同发展环境。

中国的发展需要为周边国家提供一个经济互动和资源优化配置的双边和多边国家关系,俄罗斯、中亚国家和所有周边国家都应该参与其中。而俄罗斯丰富的资源与中国巨大的制造能力,以及全球市场进行优化组合配置,各尽其能,各获所需。但是,彼此关系的和谐是需要建立在彼此之间的遏制能力上的平衡。

118年前,73岁的满清洋务重臣李鸿章冒着初春的寒风,越洋跨海不顾旅途颠簸前往遥远的莫斯科,于1896年5月22日与俄国签署了一项《中俄密约》。夕阳西下的大清朝为“联络西洋,牵制东洋”,实现“以夷制夷”的方略,意图联俄以保“二十年无事”。密约约定,大清向俄开放所有口岸,允许俄在中国建造营运铁路和开设银行,以换取“中俄两国既经协力御敌”。事隔不到3年,德国强租胶州湾,俄国非但不履约相助,反而背信弃义趁火打劫,强行从中国割走了大连湾和旅顺口。使一生致力于洋务运动的李鸿章“愤懑之极,精神不支”,使清政府“无兵可战,无理可讲”,陷入引狼入室内外交困。中国近代史学家蒋廷黻(fu)怨愤地说:“俄国是最善于乘人之危,以‘朋友’、‘友谊’的幌子欺骗和愚弄中国的强盗”。利用中国太平天国内乱和新疆回乱,不断蚕食肢解中国,从中国掠夺了164万平方公里最富饶的国土,从中国的版图上肢解了外蒙古156.65万平方公里。

此时,抱怨已经毫无意义,国家之间本是丛林法则,彼此的合作首先要建筑在自强自立之上,中国再也不能以儒生之见去面对世界。50年代初期,在“中苏蜜月”之下,毛主席就提出坚持“独立自主,自力更生”。中国立足于自身,解放思想艰苦奋斗,发现了大庆、胜利等大油田,实现了能源的独立自主,使中国能够真正地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也使我们有了改革开放的本钱。今天,我们在与俄罗斯等重大能源合作中,仍然要坚定不移地坚持独立自主。独立到什么程度?就是要独立到我们的政治、经济、军事、民生都不会受制于人,都能够实现自主的意志。在能源安全和能源价格上保持足够的威慑力,让彼此的承诺不再成为“欺骗和愚弄”。同时,我们也要坚持对外开放,开放到什么程度?就是让周边国家和全世界能够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获得一个安宁、和谐、富裕的共同发展环境。

在中国960万平方公里的国土上,有600万平方公里存在沉积岩层,中国是一个各种常规和非常规油气资源十分丰富的国家,之所以中国今天的石油对外依存度达到60%,天然气对外依存度超过30%,究其主要原因,就是我们思想不解放,改革不到位。中国在积极对外合作的同时,必须解放思想,深化改革,坚持市场在资源配制中的决定性作用,积极开发国内油气资源,特别是加速页岩气资源的市场化开放,确保中国在石油、天然气等关键的能源上的“独立自主”。只有能源“独立自主”,才能在经济增长中有持续稳定的推动力,能源交易中有充分公平的话语权,在能源安全上有实力强劲的遏制力。




【中国能源网独家稿件声明】 凡注明 “中国能源网”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 未经中国能源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

责任编辑: 张磊

标签: 中俄能源合作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