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张世国:中国非常规油气国际合作新趋势

2015-12-15 16:03:15 5e

中国产业海外发展协会研究中心主任张世国:各位专家、各位朋友今天上午好。今天很荣幸有机会参加中国能源网举办的能源变革非常规会议。我们学会是以推动中国国际合作为主线的一个学会,我们主要会员是能源企业。想从协会的角度谈谈油气,及非常规的特点认识。

\

今天谈能源变革情况下油气产业的合作,这个话题非常沉重,也非常有挑战性。12月份国家能源局在苏州举办了能源转型国际峰会,也是今年召开最高等级的能源会议,我也参加了会议,主要领导也参加了会议,三桶油都没有企业。主要是以新能源为主。

非常规油气的产业机会,战略上讲前景广阔,战术上讲非常困难。首先说油气产业,我们现在油价跌的特别厉害,我们面临两个形势,大的宏观经济形势下,我们经济新常态,大家知道的GDP的增幅今年已经跌破了7%,6.9%大家还是信心不错。虽然说我们要保6.5%,但是6.9%大家都觉得还可以。

这样一个低的油价体系下,我们的机会在哪里?油气的产业链,中上游的全产业链,因为油价没有了,产业链的机会都在减少。而我们非常规的油气机会也要看整个能源大的格局是什么。现在不能为谈非常规而谈非常规,非常规在整个油气产业有什么角色,另外整个油气在整个能源是什么关系?能源体系里面有一两个替代,我感觉到油气产业或者非常规的影响重大。油气产业面临着清洁化或非常规的发展,要照顾能源产业的一个总趋势。现在能源产业有两个趋势是非常清楚的,一个是清洁能源,大规模的替代,不是常规的。天然气对整个油气产业是小规模或者说是普通的角色,我们天然气消费比重也不高,我们主要是油气。另外我们的风电、光伏等新能源也不是一个简单的能源。经过十年加快发展现在进入一个相对非常重要的角色。所以清洁能源对于整个常规能源有一个大规模的替代。第二,由于我们电网技术的进步,我们的输能方式发生了根本变化,就是我们的电能对我们的一次止境能源有一个重大的替代。两个替代决定了我们的油气,这样一个大的格局。我们要寻求天然气的发展和机会,天然气的运用在哪里,能不能低成本?我们感觉美国能源体系塑造低成本的天然气,包括液燃气也是低成本的应用。我们现在办不到。我们是它的三倍,调制以后还是它的三倍。我们曾经一度呼吁,我们的无人机汽车发展速度也不怎么样。我们的发展关键在于市场需求在什么地方?

第二个,除了国际这些替代原因,我们正在推进改革。我们国家两大改革对能源改革冲击非常厉害,一个是电力体制改革,一个是油气体制改革。我们的天然气或者是ING特别是非常规煤层气需要一些政府补贴,而能不能持续补贴?就决定了我们的另一个大的环境,能源局官员说我们的补贴量根本不够,政府没有这么多的钱来补贴。传出来一个很重要的信息“补贴退波的可能性逐步强化”,这样一个背景下,我们的非常规在低油价如何成长和发展?这直接影响了我们上游的勘探和我们整个中下游的应用。在这个里面,挑战还是非常大的。我顺便提一下,所有能源行业今年上半年电能增长1%不到,这是很罕见的。我们的电价、油价、资源价格都在掉,这个周期性或者说一个全球格局利益调整是很困难,这是我们非常不利的。借着这个机会呼吁大家达成这样一个准备。我们要提非常规,非常规能不能活下去?能不能可持续增长这里面非常重大。

另外我们也有一些机会,我们在国内这样的压力之下,经济增长是靠投资拉动,这个主抓手在海外还是不一样的。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经济增长持续多年靠投资30%的增长拉动经济,我们现在还是为了削弱这个经济增长,大家知道的,最近国家发改委牵头成立国家的投资促进联系会议,这是很罕见的。我们意识到9%没有强有力的经济拉动或者投资拉动,这个经济也是放不住的。所以,发改委成立了这样一个部门起多大的作用我们还要看。

另外我们一带一路战略有一些海外的机会,大家可能都知道的,可能在投资商、结构上以及布局上会受一些影响,但是他们没有这样的政府。我到非洲,一带一路沿线,非洲那些国家经济增长自然正常,6-7%普遍现象。多数国家只有6-7%,没有政府拉动。这个经济比我们政府拉动健康得多。那个地方是有市场需求。我们在形成了这么多装备的产能,勘探的产能以及我们开发的产能,要把握机会才有未来。国际合作和转型升级是中国的双刃剑,决定中国未来20年的大事也是重要战略性的机会。

一带一路有机制,有机制就会有项目,有项目就会为我们创造机会。我们协会也要表达在海外在非油领域寻找新的蛋糕。

我谈谈目前我们的基础设施:我们国家这么多年形成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变化或者是成绩,我们形成了陆上的海洋通道。这些同样形成以后从前一些年看到今后,保证我们油气供应安全这是非常重要的。这个通道面临挑战,国内油气价格下降,特别是石油价格和天然气的价格政治体系是联动的。作为投资一个是要政策,要战略,我们还要技术,还要装备,还要有回报。不能说为了战略不讲回报,那样会持续亏损。随着我们油气下游放开有趋势,我们天然气那样高的一个价格体系。我曾经设想分布式能源,我们的天然气发电有没有空间,这个空间还是不够。这个应用的市场宽度决定一些。我们管道都是三桶油里面,三桶油的改进是一个缓慢的过程。产业链的末端企业怎么办,装备企业,技术企业可以扛,可以国内资源弥补国际合作的资源的困难,但是国内怎么补,只有自己调整,多元化、产业化发展。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 中国能源网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