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首批示范项目危机四伏 光热产业如何披荆斩棘转危为机?

2017-09-25 15:10:25 能源杂志   作者: 李帅  

作为首批示范的20个光热项目,它们经得起挫折,但经不起失败。因为,一旦失败,光热的未来可能就没有了。如何披荆斩棘,是眼下摆在光热产业人士面前形势紧迫的难题。

根据国家发改委光热电价政策,光热示范项目要享受1.15元/kWh的光热发电标杆电价必须要在2018年12月31日前全部投运。现在距截止期限仅剩下不到一年半的时间,工期非常紧张。

\

进度慢——这是首批20个光热示范项目几乎面临的同样一个问题。究其原因,前期开展不顺、融资困难、技术经验少等因素成为光热发展的层层荆棘。全国首批20个光热示范项目能否转危为机继续前行?

“吸热塔的土建部分的设计是212米,我们已经施工到一百五十几米了,从这个比例也看得出来已经过了一大半。除了塔之外,就是在整个光热电站里边占比例最大的镜场,不管是从投资、占地、施工的量应该正常的60%到70%的比例,我们现在也完成了一半。”“北京首航艾启威节能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下简称“首航节能”)副董事长黄文博在近期的一场活动中,分享其光热项目的进展情况。

首航节能是首批20个光热示范项目敦煌熔盐塔式100MW光热发电示范项目的项目投资企业和技术来源与系统集成企业,其在首批光热示范项目中属于进度比较快的一个。但是,并不是所有的项目都能够按部就班地进行,事与愿违,有部分的项目进度都呈现出滞后的状态。

“根据初步摸查,目前中广核德令哈50MW槽式电站、中控太阳能德令哈50MW塔式电站、首航节能敦煌100MW塔式电站这三个项目已实质性开工建设,有较大的希望于2018年12月31日前建成投运。”水电水利规划设计总院副院长易跃春在公开场合如此表示。

另一方面,尽管示范项目应以推动光热产业的规模化和产业集成的能力为主,但是盈利仍然是所有项目必须要考虑的现实问题。不仅仅是在项目上,光热产业如何形成良性健康的盈利模式或者发展模式同样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虽然首批光热示范项目遇到许多的问题,示范效果尚无头绪,但是为了完成2020年500万千瓦的建设目标,甚至在为实现非化石能源发电量占比50%目标上发挥它的作用,第二批规划已经在开展,青海、甘肃、新疆等地也针对光热做了许多长期的规划。

8月份,《能源》杂志走访企业和诸多业内人士,就光热首批示范项目所遇到的困难进行了交流。在交流中,我们感受到了光热产业在发展初期所遇到的切肤之痛,同时也看到了政府、企业以及行业机构在摸索前进的方向。

作为首批示范的20个光热项目,它们经得起挫折,但经不起失败。因为,一旦失败,光热的未来可能就没有了。如何披荆斩棘,是眼下摆在光热产业人士面前形势紧迫的难题。

谁拖慢了进度?

7月初,国家能源局综合司下发《关于委托开展太阳能热发电示范项目进展情况调研的函》,要求水电水利规划设计总院、电力规划设计总院和国家光热联盟三单位对中国首批20个太阳能热发电示范项目的建设进展情况共同开展调研。

\

事实上,这并不是唯一的一次调研。2017年春节之后,国家相关部门就非常紧急地下发了一个通知,要求每个季度末上报一次20个示范项目进展情况。那么,首批光热示范项目都遇到了哪些现实性的问题,国家又该做出怎样的调整呢?

比较突出的一个问题就是土地的问题。相比于光热的老大哥光伏,光热的占地面积要更大,而且对于选址要求严格,这对于前期的规划设计提出了很高的要求。但是首批光热示范项目中,很多项目的前期规划相对粗糙,这给获得项目的企业造成了一定的阻力。

在6月中旬召开的中国国际光热电站大会上,同样作为首批20个光热示范项目的一员,中海阳能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章颢缤表示:“土地利用,对于目前的项目开发来说是一个核心的关键性因素,据我所知20个首批示范项目里面至少有5个项目因为厂址原因无法实施。此外,项目土地投资费用偏高,甚至占到项目总投资的0.5%,而且每个省,甚至市县之间的土地政策各不相同。”

事实上,关于土地之类的因素在示范项目的文件中已经有所提及,在电价政策补贴之外,土地、税收、政策方面,各个地方都应给予相应的支持,也就说仅靠电价补贴是不足以推动整个行业的发展的,还需要地方政府在手续办理、土地政策、税收政策等方面给予一定支持,以使行业发展得更快。

随着首批光热示范项目进程近半,目前光热项目所在地区的地方政府对于光热的支持正在逐步加强,电网陆陆续续对光热的了解也越来越深。

据了解,在土地上面,光热的政策支持相对风电光伏仍然有待完善。风电是按照塔占地面积来计算土地价格,作为光热,镜子所占的投影面积,或者立柱的投影面积比实际所占的面积要小好几倍。

总的来说,推动光热行业的发展可以在土地、税收等方面做一定的倾斜。作为地方政府和电网怎样支持光热发电的发展呢?相关企业建议:“最少应该是参照风电或者光伏,而且力度应该更大一些,因为光热是电网友好型的清洁能源。”

除了项目本身所遇到的困难,参与示范项目的企业自身的问题也一定程度上造成了项目进度的延缓。有的企业在前期的准备不充分,决策执行情况自然高下立现。

2016年9月14日,国家能源局正式发布《国家能源局关于建设太阳能热发电示范项目的通知》,109个项目中共20个项目入选中国首批光热发电示范项目名单,总装机约1.35GW,包括9个塔式电站,7个槽式电站和4个菲涅尔电站,无碟式项目入围。

从20个项目3种大类技术路线的投资方来看,大致可以分为两个风格,一种是以技术见长的,诸如首航节能、浙江中控、中海阳、龙腾光热等民营企业;另一种则是以资金实力见长,大多数是电力产业的央企或者是国企。技术方在找钱,而资金方则在找技术,两者属于相互补充的情况。

作为技术一方,民营企业经过许多年的技术积累已经具备较为成熟的技术能力,这在申报示范项目上属于加分项。但是作为示范,光热发展仍然需要巨大的投入,民营企业在融资上相对处于劣势,怎样获得资金成为令许多企业颇为头疼的问题,融不到资项目进展则会被无限期延长。

而作为融资相对容易的央企或者国企,花费时间的则是选择哪种技术路线?谁来负责设计?谁又来负责建设?或者是整体的EPC交给谁来负责。

事实上,这样一个决策流程对于央企或者国企来说是十分耗费精力的。

归根结底,初期的光热仍然十分的昂贵,不论是国企,还是民企,都面临融资的问题,如果在这个环节没有打通,对于目前的光热和以后的光热发展都将是致命的。

正文未完,请点击分页

责任编辑: 李颖

标签: 新能源 光热产业 光热示范项目 光热发电 光热电站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