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审批权下放 清洁能源会乱吗?

2013-07-09 15:25:19 第一财经网

欧“双反”打压下,如何扩大出口?下放审批权后如何规范有序发展?如何用科技创新推动清洁能源的发展?如何解决产能过剩和市场消纳问题?如何提高清洁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发展政策的现实保证作用?

在7月3日晚举行的“中国清洁电力峰会能源论坛——先进科技助力中国未来能源发展”上,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专职顾问王永干一口气抛出了这五个问题。

“最近几年,我国清洁能源发展成就巨大,确实在电力行业的调整结构、转变发展方式中,起到了非常重大的支撑作用。但在发展中也遇到了成长的烦恼。”王永干说,现在清洁能源发展的国际形势非常严峻,国内也面临诸多困难。

产能过剩暂时 “省间壁垒”问题大

“中国的能源结构调整已经到了一个关键的时刻。”国务院参事、中国可再生学会理事长石定寰说,当前全球的发展已进入到向新能源过渡的时代,其中最大的动力是能源安全。

石定寰说,化石能源用一点少一点。大庆过去连续稳产高产5000万吨,但是现在降到4000万吨。有些油田需要注水压油,打上来1吨油里90%都是水。加上应对气候变化,很多国家将能源开发重点转移到可再生能源上来。

去年,我国风电发电量超过1000亿度,已经超过了核电。但石定寰不同意产能过剩的说法。“即使是过剩也是暂时的。”他分析说,风电产业的产能过剩与钢铁、水泥等传统产业的过剩有很大的不同。

对于太阳能光伏的产能过剩问题,石定寰也认为,“跟我国总的装机容量来比太小了”。他说,全国火电装机机组已经超过10亿千瓦,但是风电、火电、太阳能光伏等加在一起还不到1亿千瓦。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还远远谈不上产能过剩。”石定寰认为,目前,我国光伏产业的产业链上,仅仅在最终的产品上过剩了,多晶硅材料一半靠进口,大量的装备和关键材料还是靠使用国外的,整个产业链还远没有达到平衡和可持续发展的程度。

石定寰说,新能源产业在大规模建设中也遇到了一系列困难,如电网建设跟不上,配电网的能力还远远不能满足大规模分布式系统电站的要求等。

“现在的问题首先不是发不发展的问题,而是如何科学有序发展的问题。”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副秘书长兼中电联统计和规划部主任欧阳昌裕说。

论坛上,欧阳昌裕向大家通报了一组去年底的数据。“可能和能源局发布的有点差距,但这是我们通过电力行业口径,一个个省汇总起来的。”他说,去年全社会全口径的发电装机是11.46亿千瓦。风电的利用小时数为1929小时,比2011年提高了54小时。分散建设风电的省区弃风很少,而东北地区风电弃风的程度比过去更为严重。

欧阳昌裕认为,在将来的规划中,“一定是不能在东北地区再搞什么风电了,甚至把一些其他的电源都要严格地限制住,控制几年等有了消纳能力的时候再办。”

对此,大唐新能源公司副总经理孟令宾也表示认同。他举例说,如吉林省目前的风电装机约300多万千瓦,火电装机接近900万千瓦,加起来就是1200万千瓦,而电力需求还不到400万千瓦,必须要有电力的送出通道。

孟令宾说,现在的“省间壁垒”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辽、吉、黑、蒙这几个省当中,辽宁的用电负荷大一点,大家都想往辽宁送,但辽宁也有电厂。辽宁去年的风电限电比是7%,今年上半年到了12%。这个问题怎么解决?需要国家建立一个刚性的调配机制。

孟令宾站在企业的角度认为,长期限电,企业“如果经营状态总是不能得到根本性的好转,我想,也限制了下一步新能源的进一步发展。”

审批权该下放 用科技促转化

根据国务院的精神,发改委、能源局决定下放审批权限,但不少专家担心会不会形成更大规模的产能过剩,在配套的电网规划没有出台前,会不会造成更大的混乱。

对此,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能源研究所所长韩文科表示,审批权下放是一个必然的趋势。“我也带着这些负面的问题问了一下能源局的领导。我觉得他们还是心中有数的。”韩文科说,虽然风电的审批权下放了,但国家能源局过去搞了8个千万千瓦的风电基地,这些基地都已经做了规划。除此之外,剩下的风资源不丰富的省应该是鼓励发展的。

对于下放审批权会不会造成更多的重复建设、产能过剩的问题,韩文科认为“不会的”。他分析说,过去企业特别是国有企业投资有很大的冲动,因为手里钱多。但现在银根收紧了,国有企业的利润在不断下降,自身扩张的能力非常有限,地方政府也背上了沉重的地方债务。这些因素决定了把审批权下放给地方政府,地方政府也冲动不起来。

但韩文科同时表示,审批权下放过程中出现盲目审批、不严格审批、违背国家产业政策、违反大局的情况会出现,但不是主流。

韩文科还特别指出,清洁能源不止包括风电,“清洁能源在中国目前的阶段,还包括清洁煤技术、天然气、核电、大水电,这些也是我们要着力发展的。”

清洁能源发展到底有没有前途?韩文科说,有很多投资者经常问他这样的问题。因为搞煤的说中国的煤炭还要增长,从40亿吨增长到50亿吨;搞煤电说,煤电肯定要大发展,因为风电弃风、水电弃水,核电现在不安全。“我认为这都是短视,必须看到主流。”他说,在能源上我国今后的增长要立足于清洁能源的增长,能源领域的增量基本上要依赖清洁能源。

论坛上,科技进步推动中国能源发展的问题成为专家们关注的焦点。国电科环集团总工程师杨东说,欧美对我国“双反”的重点,是我国产能的产品,因为产能过剩会压低价格,形成对市场的冲击。

“举一个例子,我国高效的光伏电池生产水平应该说跟国际水平非常接近。目前世界上最高效的电池可以达到24.7的效率,我们国内达到了22,这样的电池出口到欧洲、美国都不受‘双反’的限制。”他说。

3日,在“宜家-汉能 太阳能并网发电项目启动仪式”上,汉能全球应用集团执行总裁周捷三也告诉记者,汉能出口到欧洲市场的太阳能薄膜光伏产品就不受“双反”(反倾销和反补贴)限制。

事实上,在世界范围内,中国的新能源产业是占有一席之地的。杜邦公司电子与通讯事业部大中国区总裁郑宪志说,中国的光伏产业在世界是领先的。“从发电效率的提升看,国内已经有很不错的技术。”他说。

对此,王永干认为,不论是政府还是企业,需要通力协作,推动相关政策出台,并健全融资机制,以促成科技创新转化为可被利用的新能源。




责任编辑: 中国能源网

标签: 审批权下放 风电 清洁能源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