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补贴退坡 电池企业多途径寻求出路

2019-08-23 16:31:09 南方能源观察

动力电池是新能源汽车的核心部件,其成本占整车成本的40%或以上。随着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出,降成本的压力已经传到了动力电池企业。

中国化学与物理电源行业协会近期针对国内动力电池发展趋势作出的判断是:未来三到四年,将是动力电池产业链上下游企业最为艰难的一段时间,尤其是在降本压力上,上下游企业将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

面对压力,电池企业已开始寻求降本增效的路径,比如将部分动力电池业务转向小动力市场,进军储能领域、梯次利用领域等。

动力电池业务转向小动力市场

6月25日,2019年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过渡期正式结束。新能源汽车补贴新政在2018年基础上约退坡50%、补贴门槛大幅提高,同时还直接取消了地方补贴。

据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锂业分会统计,自5月下旬开始,正极材料厂陆续接到电池企业6月份订单减量通知,减量计划预计将持续至第三季度。这些电池企业中,包括宁德时代、比亚迪两家龙头电池企业在内,从6月起开始减少约1/3产量,控制开工率水平。此外,广东、江苏、江西等地电池厂均出现不同程度的减产情况。

中国化学与物理电源行业协会的最新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与新能源汽车配套的动力电池企业数量降到不足70家,下半年动力电池企业数量将进一步减少。该协会指出,2019年各个企业面临着补贴大幅度下滑、能量密度及续航门槛下限提高、企业资金链紧张等多重压力,市场进入快速洗牌阶段,多家企业已放弃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业务,转向电动工具、电动自行车等小动力市场。

“车市不景气的情况直接传到核心零部件厂商,坦白讲,我们有一部分产能是转到了消费电池业务、小动力市场,可以把在车电丢掉的部分份额捡回来。”一家国内排名前十的电池企业有关负责人表示,“下半年预期会进一步增加这块的比重。”

向储能领域进军

中国化学与物理电源行业协会近期发布的“2018年度中国电池行业百强企业名单”显示,2018年度中国锂离子电池营业收入达到1727亿元,比2017年的1589亿元,同比增长8.7%。其中,储能用电池市场的快速增长,储能用锂离子电池营业收入由52亿元增长到65亿元,同比增长20%,产量由39亿瓦时增长到52亿瓦时,同比增长35%。

通过搜索不难发现,两家龙头电池企业早已开始涉足储能。2011年宁德时代参与张北风光储输示范项目,比亚迪于2009年建成1MW储能电站(比亚迪首个储能电站)。其实,储能在中国处在起步阶段,是一个新兴市场,对不少电池企业而言是新的模块。

储能的应用场景分为用户侧、发电侧和电网侧。比克电池储能事业部总经理向超耀介绍,目前国内用户侧市场主要在江苏、广东、北京和上海,这些地区存在较大的峰谷电价差,投资方可以通过价差实现营收。

“现在广东推出电价现货市场,电价是波动的。现货市场有市场需求和供需两端的拉动,我认为电价的浮动将来会更大。”向超耀说。他认为,电网侧的市场利润空间很小,未来对民营企业来说,用户侧将来是一块不错的市场。

而他更看好发电侧,特别是在配合新能源发电上。“中国发展新能源发电将近20年时间,新能源发电市场的规模应该是非常大的,按照最新的政策导向,以后所有的光伏发电厂都必须做(储能)。”他还提到,新能源发电侧储能的投资回报率会更高。

从3C消费类电池开始做起的比克电池,2008年开始发展新能源电池汽车板块,从2015年开始涉足储能,目前储能已经成为该公司三大业务(车用动力电池、智能终端电池、储能电池)板块之一。向超耀介绍,目前比克电池还是先稳住国内的储能业务,明年会布局海外市场。

梯次利用蕴藏爆发的能量?

动力电池降的容量衰减至初始容量的80%以下,就意味着该退休了。一般动力电池会在5-6年后退役,商用车动力电池甚至2-3年就会退役。从2014年我国新能源汽车行业快速发展至今,已有5年的时间。有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将有约20GWh的动力电池退役,2025年将有大约93GWh的动力电池退役。退役电池的规模如此大,其回收利用被提上日程。

据五矿经济研究院测算,电池回收利用规模将在2020年达到107亿元左右,其中梯级利用市场规模约64亿元,再生利用市场规模43亿元;到2025年,这个市场的规模将达到379亿元,其中梯级利用的市场规模约282亿元,再生利用市场规模约97亿元。

这个百亿元级的市场,不少动力电池企业也不想错过,同时也可以借此降低补贴退坡对自身的影响。不少公司已宣布将投建梯次利用或电池回收项目。

不过,业界对梯次利用的储能应用在成本、寿命、安全性等还是存在较大争议。比克电池副总裁李丹说:“如果身份不明的电池在进入梯次利用环节,会给梯次利用厂商造成很大的困扰。”她进一步指出,对梯次利用电池过往使用、经历信息不了解,无法判断它现在的生命状态,以至于当前的电池适用于什么场景都无法判断,对于后期维护管理来说也存在一定的难度。

梯次利用最重要的是,找到合适的应用场景。在向超耀看来,梯次利用应用在通讯基站是最好的渠道。通讯基站电压极低、容量小,电池串并联的情况不多,加上通信基站大部分属于备电场景,通讯基站体量足够大,是一个合适的应用场景。

中国铁塔此前在回复eo记者的一份材料中提到,截至2019年上半年,公司已使用梯次锂电池3GWh。此数值比2018年退役的动力电池容量2.22GWh还多。在不同的场景,中国铁塔对梯次利用电池和新电池有不同的应用。中国铁塔提到,在备电场景中主要采用梯次利用电池满足客户的备电需求,而在应急发电、低速电动车换电等场景中,则采用新锂电池满足发电、换电等需求。

5G的功耗比4G要大,覆盖面比4G要小,这意味着要服务相同的面积,需要更多的5G基站,也意味着5G基站的耗电量将是4G的若干倍。

中国铁塔副总经理高步文曾在去年底表示,到2020年,中国铁塔的需求可以消化1000万辆新能源汽车所产生的退役动力电池。

这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市场,但退役电池的商业价值如何评估也还需要探讨。“车电市场有大量三元电池要退役,我们要承担起回收的企业责任,现在要开始探索可行的商业模式。”李丹说。(eo记者潘秋杏)




责任编辑: 张学坤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