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一家四代演绎煤海奋斗故事

2019-10-16 10:41:15 中国煤炭网   作者: 作者:王建 付芝子   

兖矿集团东滩矿退休职工刘长芝的家庭是一个光荣的红色之家。从刘长芝的爷爷刘继章到父亲刘恒检,再到儿子刘琨,一家四代都是煤矿工人。发生在这一家人身上的红色故事,跨越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改革开放,还有现在的新时代。从手工小煤窑到现代化矿井,一家四代人用生命和奋斗见证了中国煤炭行业的发展变迁。

爷爷刘继章因为井下冒顶,再也没有走出井口

都说世上三般苦:打铁,挖煤,撑船渡。早在上世纪初,山东枣庄就有人掘井采煤,慢慢开发了一些小煤井。小煤井虽然危险,但能让家人填饱肚子。爷爷刘继章为了养家糊口,跟村里人一起去挖煤。

那时挖煤全凭一双手,井下环境不是一般的恶劣,通风设备相当简陋,当地人叫这“黑洞口”,好像随时都能“吃”了挖煤人。

刘继章下井就穿一个裤衩,背着一个大荆条筐爬进煤洞里。他用镐一点一点掏煤,然后用手把煤捧进筐里,装满一筐后在肩上系根布袋条,像纤夫拉纤那样,拖着筐在不足一米高的斜巷里一步一步往外爬,把煤一筐一筐拉到井口。出了井口,矿工们个个都成了“黑猴子”,胳膊、腿、手天天磨得掉皮流血,没有一块好地方。

1938年3月18日,日军侵占枣庄后,第二天就在一个叫中兴公司的大楼上挂起了太阳旗,然后把中兴煤矿变成了一座兵站基地。刘继章这一群挖煤人被日本人拿枪逼迫着进行毫无节制、惨无人道的劳动,其间有很多矿工死于日本侵略者“以人换煤”的血腥政策下。刘继章总对身边的工友说:“这些鬼子撑不长,迟早会完蛋的!”刘继章曾和工友们从敌人的火车上夺取战略物资,为即将成立的游击队提供情报。

后来,因为一次井下冒顶,刘继章再也没有走出那个井口。

经历新旧社会两重天,父亲刘恒检挖了一辈子煤

那一年,奶奶带着5个孩子,家里的天像塌了一样。为了活命为了吃饭,12岁的刘恒检接过了“镐和筐”,下井挖煤去了,这一挖就是一辈子。

1945年到1948年10月,国民党接管枣庄一带的煤井。刘恒检在陶庄矿下井,现场条件非常差,看着煤就跟着往前挖,能挖个洞就钻进去干,安全帽都没有。刘恒检没上过学,就认一个字:干!“干了才有饭吃,才能活命。”

1948年11月,陶庄解放,小窑(陶庄分矿,俗称为中兴公司小窑)煤矿管理委员会成立,当年11月8日开始组织恢复生产。

老百姓终于不再受压迫了,刘恒检在井下比原来安全了,挣的钱多了,家里生活慢慢好起来。

经历过新旧社会两重天的奶奶经常说,共产党的恩情不能忘,要实打实、本本分分做人。这也成为父亲恪守一生的信条。

1952年,刘恒检成为一名共产党员,加上能干有经验,被推选为副矿长。有一次,井下突发冒顶事故,十几个人堵在里面找不到,大家伤心欲绝开始绝望时,刘恒检千方百计找到了解放前的老洞,钻进去把人都救了出来。

从12岁下井到1986年转为调研员,刘恒检把48年的年华奉献给了煤矿,一次次面对煤尘、瓦斯和涌水的威胁时,从没有退却。

1987年3月,准备安享晚年的刘恒检因病去世。

自动化、信息化技术已在煤矿遍地开花

刘长芝从小在矿区长大,对煤矿有一种割舍不断的感情。1973年,退伍转业的刘长芝选择了回煤矿工作。

那时,煤矿已经开始炮采,运输也开始使用皮带机和煤车,采煤和通风技术比以前大大提高。井下有灯光、有铁轨、有矿车,越来越多的机械设备让采煤工人的安全有了保障。

1988年,刘长芝携家带口来到兖州矿务局(兖矿集团前身),在即将建成投产的东滩矿打支援,成为几千名建设大军中的一员。

1993年11月13日,我国“八五”期间重点项目、华东地区最大的选煤厂——兖州矿务局东滩矿选煤厂建成,刘长芝受命从事洗选系统调度工作。

选煤厂正式投产2年后,刘长芝发现,由于全部采用国产设备及筹建中的个中因素,选煤厂生产长期处于不理想状态。喜欢钻研的刘长芝主动请缨,参与生产工艺改造工作,经过2个月摸索实践,终于提高了带煤开机率,杜绝了影响洗选质量的跑、冒、滴、漏现象,精煤回收率提高了3%以上,经济效益可观。

三十年弹指一挥间,井上井下环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自动化信息化的技术已经在煤矿遍地开花。现在,煤矿的装备更先进了,制度更健全了,职工的安全意识也更强了,井下的安全也得到了可靠的保障。

如今,退休在家的刘长芝没有闲下来,他当起了社区党支部书记,为退休党员生活、学习服务。“现在的矿区环境更好了,职工素质更高了,我们退休老人的生活也更丰富了。真是赶上了好时代呀!”

煤矿是我们家的根,最好的回报就是把活干好

刘长芝的儿子刘琨是标准的“矿四代”,老一代人“干一辈子煤矿,爱一辈子煤矿”的精神从小耳濡目染。学习财会专业的刘琨一毕业就被刘长芝召回矿井,即使不下井,也要用所学所能回报煤矿。

2014年10月,东滩矿启动对口支援贵州五轮山煤业工作。作为第一批援建人员的刘琨受命担任五轮山煤业财务科科长。

刚接管财务工作的时候,他的第一印象就是乱,最简单的财务凭证1年多都没装订,历史遗留问题就更不用说了。他从最基础的工作做起,首先规范财务制度,工作一点点理顺,夜里加班干到一两点是常事。五轮山煤业是独立法人,麻雀虽小五脏俱全,销售、采购、筹资、贷款、要账,一样都不能少,工作量大得难以想象。但刘琨不服输,愣是用了半年时间,把五轮山煤业建设成为对外援建的财务管理样板矿井。

“不违反国家法律,不违反社会公德。”这是刘长芝给刘琨的教诲,也是刘琨一直铭记在心的原则。“我们家几代人都扎根在矿上,煤矿就是我们家的根。最好的回报就是努力把活干好!”




责任编辑: 张磊

标签: 兖矿集团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