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油气
  • 天然气
  • 中国海油南海西部深水海域永乐区勘探获突破

中国海油南海西部深水海域永乐区勘探获突破

2019-10-18 09:33:45 中国海洋石油集团有限公司

湛蓝的海面上火光映天。近日,从南海西部琼东南盆地深水东区获悉,探井永乐8-3-1井成功测试,获百万方优质天然气流,创造了我国海域潜山天然气测试产能新纪录,打开了琼东南盆地深水东区千亿方气田征战序幕。

为了这口井,中国海洋石油集团有限公司湛江分公司(下称有限湛江)研究院深水东区项目组已连续5年持续攻坚。其间,他们多次饱尝钻探失利的迷茫和辛酸。获知这口井成功测试的那一晚,项目组全体成员既振奋又感慨——“并非坚持和付出就有勘探突破,但任何一方储量的发现,都离不开坚持和付出!”

西区发现大气田,东区却沉寂,他们不甘心

有限湛江总地质师杨计海介绍,南海西部琼东南盆地深水海域是有限湛江增储上产的重要领域,近年有限湛江不断强化该海域的地质研究, 2013年在琼东南盆地西区的中央峡谷陵水凹陷陵水17-2构造部署探井,次年一举发现我国首个自营深水千亿方大气田陵水17-2,一时引得业界瞩目。

“这个气田的发现,打开了琼东南盆地深水天然气‘宝藏’的大门,”他说,“琼东南盆地有乐东、陵水、松南-宝岛等众多凹陷,它们的油气地质环境和成藏条件有很多相似点。陵水17-2气田的发现,使得这些凹陷的勘探前景更加明朗,大家对在这些凹陷找到更多天然气充满信心。”

陵水17-2气田发现后,有限湛江乘胜追击,不断谋划向琼东南盆地东西两翼拓展勘探。在盆地西区的乐东凹陷,他们2015年成功钻获陵水25-1气田,近年又成功扩边,储量规模不断扩大。至此,加上陵水17-2气田,盆地西边已有两个气田。而在深水东区,除了2015年发现的储量规模较小的陵水18-1气田外,勘探一直难以突破。

“什么时候东区也发现一个千亿方大气田?”项目组所有人员充满期待。

相比琼东南盆地西区而言,东区面积更大,但已钻井少,属于勘探程度低、勘探潜力大的区块。为尽快探出一个大气田,项目组科研人员努力开展该区的地质研究,全力推进勘探进程,有限湛江也对东区给予更多勘探支持。

满怀信心出征,却接连失利,他们失落、迷茫

“对一个区域进行勘探,首先得选凹定带,判断哪个凹陷和构造带油气富集,再部井勘探。”杨计海说。

立足前期对琼东南盆地东区地质的系统研究,项目组首先优选松南-宝岛凹陷作为勘探靶区。原因是有限湛江曾在该凹陷北边的浅水区钻探多口探井,均有油气显示。“陆架坡折之上的三角洲砂岩,可以为深水区凹陷内部海底扇发育提供充足物源,我们当时觉得这个凹陷极大可能发育气藏。”

为确定这个凹陷确实发育气藏,项目组又从海底扇有利储集体分布范围、储层物性控制因素分析等多方面细化对该凹陷的研究,之后优选凹陷中部的反转构造带作为钻探目标,部署探井松涛36-2-1井。有限湛江2018年5月开钻该井,大家期盼这口井传来好消息。

“电阻率、气测曲线升起来了!”2018年7月的一天深夜,该井在目的层钻获良好油气显示,项目组所有人员兴奋地喊了起来。但他们很快又担心起来——钻获的这个气层物性并不好。随后虽又钻遇物性好的气层,但气层很薄。总体看,这口井未能发现规模气藏。

不过,这口井已证明松南-宝岛凹陷是发育气藏的,这提振了大家对继续勘探该凹陷的信心。

怀着找到一个大气田的必胜信心,科研人员随后又把目光聚焦到了松南-宝岛凹陷外部以南的低凸起。他们判断,这个低凸起发育生物礁储集体,油气侧向运移条件更优越,建议在低凸起的永乐8-1构造部署探井。但该建议一经提出,就引来质疑。有专家认为,这个低凸起的地震相特征与典型的生物礁地震相特征不一致,怀疑该目标是火山口,地层是火成岩而不是生物礁,据此认为永乐8-1构造不具备良好的气藏发育条件。

两种观点交锋,谁也不能完全否定对方。这个时候,集团公司总地质师谢玉洪在一次现场办公会上听取汇报后另辟思路给予指导:宏观认识盆地构造演化与断裂发育机制,按照三角洲碎屑岩方案再评价。

根据这个思路,项目组改变原有思路,很快厘清了松南低凸起构造成因,确定低凸起永乐8-1构造发育气藏,建议开钻永乐8-1-1井。

2018年8月永乐8-1-1井开钻,9月完钻,并在构造内的三角洲碎屑岩和基岩潜山两种储集体钻遇88米纯气层,且物性好。不过,这口井钻在山头上,构造面积小,探明储量少,远没达到大气田目标。

目标近在眼前,却失之交臂,项目组发现大气田的愿望更迫切。随后他们又继续钻研,先后在松南-宝岛凹陷宝岛31-1构造、凹陷南部断阶带永乐3-1构造、松南低凸起构造最高部位永乐13-1构造实施3口探井。但谁也没想到,迎接他们的是接二连三的失利:要么钻遇差气层,要么未钻遇气层。

仿佛历经一场寒冬,科研人员失望、迷茫,2019年春节都没过好。

“永乐8-1-1井虽然储量不大,但是气层够厚,品质非常好,该区域勘探潜力非常大,我们要顺着这个思路继续拓展评价。”有限湛江总工程师(开发)姜平鼓励大家坚定信心。

咬牙“爬坡”,终获突破,他们深感慰藉

路再难,也得往前走。今年6月,有限湛江召开研讨会,系统分析深水东区已钻井资料,排查失利原因,明确下步勘探方向。

一番分析后,大家决定转变思路。

“去年我们钻探永乐8-1-1井,曾在三角洲碎屑岩和潜山两种储集体内钻遇88米气层。深入研究后,我们认为,低凸起发育的潜山构造紧邻凹陷生烃区,应该有更大的勘探潜力,就把研究的方向放在了潜山上。”杨希冰说。

再探东区,科研人员“破釜沉舟”,地质研究也更加精细、慎重。他们对比渤海油田潜山勘探实例,精细刻画潜山古地貌形态,找准油气运移路径,推断低凸起永乐8-1-1井西边14公里处的永乐8-3潜山构造很有希望,并提交探井永乐8-3-1井。

这口井水深1831米,设计井深3015米,今年7月开钻。开钻后的每一天,项目组所有人员心情忐忑,既希望快些见到结果,又担心再次失利。钻井的每一米进尺,都好像钻在他们心上,他们时时关注,深刻感受。

“特别是这口井钻至目的层时,因潜山发育的是裂缝性花岗岩,这种岩石坚硬难钻,裂缝又容易引起钻井液漏失,因而钻速极低,大家度日如年,时时关注测井信息。”

“气测曲线上来了!”钻至目的层没多久,项目组就看到了他们想看到的信息,大家很是激动。可没过多久,气测曲线又很快掉了下去,大家顿时紧张起来。“怎么可能!”他们赶紧召开会议研究,认为气测曲线的波动是钻遇裂缝导致的,建议继续钻探。

果不其然,随着时间的推进,这口井的气测曲线再一次升高,且刷新了深水东区气层厚度纪录,大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为测试这口井的产能,也为后续储量评价提供依据,该井转入测试作业。项目组担心“煮熟的鸭子再飞走”,对测试作业更是密切跟踪。当一切测试工作准备就绪,阀门打开的时候,一股气流喷涌而出,瞬间在钻井平台燃烧臂化作一大团火焰,项目组人员终于放下心来——圆满成功。




责任编辑: 张秀秀

标签: 中国海油 天然气储量 陵水17-2气田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