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煤炭
  • 综合
  • “十四五”的煤电:弃之不可,爱之不易

“十四五”的煤电:弃之不可,爱之不易

2019-12-10 11:12:22 中国煤炭报

12月4日,全国煤炭交易会在山东日照举行。尽管已不像计划经济时期规模那么大,但这次交易会还是吸引了来自全国的煤炭、电力等相关行业的企业,让这座海滨城市“高朋满座”。市场化的电煤价格和仍没有完全市场化的煤电价格在某种程度上仍然存在“顶牛”的基础,但今时不同往日。

近年来,随着人们环保意识的逐渐增强和包括新能源产业在内的电力行业的快速发展,人们对煤电产业发展的态度出现了分歧。

煤电产业作为煤炭的最大消纳方,目前的发展也面临着一些问题。未来,随着煤电产业发展形势的变化,煤炭市场或将发生深刻的变化。

据了解,在部分省区迎峰度夏期间出现拉闸限电的2004年,我国的电力装机总量为4.4亿千瓦;而2018年,这个数字已经增长到近19亿千瓦。在发电装机容量快速增长的背后,是煤电装机比重的逐渐下滑。2010年,我国煤电装机在电力装机总量中的比重为68%;2018年,这个数字已经下降到53%左右,为10.1亿千瓦。

近日,在北京举行的“十四五”煤电发展之辨沙龙上,来自发电企业、行业协会和相关院校的代表就煤电产业的未来发展问题进行了讨论。

据了解,受新能源替代和产能过剩的影响,全国煤电机组年平均利用小时数近年来稳定在4300小时左右,处在四五十年来的低谷期。在风电领域投资约3.5万亿元,才能获得现有机组年平均利用小时数提高1000小时所多发的电量。与新增新能源发电相比,大幅提高煤电产能利用率具有显著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

在与会的电力行业专家看来,未来,煤电将是一种基荷电源和一种灵活调节的能源。新能源发电存在不够稳定的问题,而我国经济结构的调整,第三产业逐渐发展起来,第三产业用电也存在变化较大的问题。两头都不稳定,因此必须要加大电力调节的力度。与燃气发电相比,煤电的调节成本更低。一项研究显示,煤电调节的单位成本仅为气电的三分之一。

煤电现有的地位很大程度上是由我国资源的禀赋特点所决定的,在富煤少油少气、新能源发电不够稳定、储能技术仍待进步的情况下,保持煤炭利用的规模,仍将是一段时间内,保障电力供应和能源安全的必然之举。

但煤电的地位正在面临挑战。这种挑战一方面来自其内部,煤电机组本身存在着产能过剩的问题。据介绍,一般来说,火电机组年平均利用小时数是按照5500小时来设计的,但近年来,这一数字在4300小时上下浮动,最低时的2016年仅为4165小时。鉴于我国的火电主要是煤电,因此这一数字实际上可以反映出当前煤电机组的窘境。

挑战一方面还来自外部,包括风电、光伏发电等新能源发电的强势崛起,挤占了原本煤电的市场空间;同时,由于新能源发电的不稳定性,煤电还需要提供系统调峰,加大了煤电的生产成本。煤电的“高碳属性”也让其在与新能源的竞争中处于劣势,更何况,目前新能源发电的成本正在快速下降,有些已经具备竞争优势。

一些发达国家已经做了煤电退出的准备,比如德国。11月21日,德国能源转型《从煤炭到可再生能源的公平转型路线图》中文版报告发布会在北京举行。会议对未来几十年德国逐步淘汰煤炭、发展可再生能源采取的主要措施和存在的问题做了分析。但中国的国情与德国并不一样,与会的国内专家大多认为,能源转型的路线,还是要符合一国的国情。

中国煤电的未来如何发展,面对这个问题,包括煤炭和电力行业的人士有一些共同的看法,比如煤电的基荷电源地位不会改变,没有一种能源可以在短时间内取代煤电;但在装机量的预测上,则存在着一定的分歧。

在华北电力大学教授袁家海看来,“十四五”期间,“煤电无电量增长空间”。新增的新能源发电装机完全可以满足每年新增的用电量,甚至实现对部分存量煤电的替代。自然资源保护协会高级分析师康俊杰也认为,从电力规划和经济性角度来看,11亿千瓦的煤电装机规模足够满足“十四五”的需求,未来几年煤电装机还有9000万千瓦左右的增量空间。而中电联预计,到2030年,煤电装机可能接近13亿千瓦。还有机构预测,到2030年,需要保证12亿千瓦左右的煤电装机。

日前,美国能源经济和金融分析研究所(IEEFA)发布的报告预测,2019年,全球煤电发电量或将同比下降约3%,为有记录以来最大降幅。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煤炭生产和消费国,在应对气候变化全球行动的情况下,世界范围内煤电产业发展的变化也是国内市场变化的一种反映。“控制煤电增长已成为大家的共识。”自然资源保护协会高级顾问杨富强认为。

“‘十四五’会是个过渡期,过了这5年,清洁可再生电力将逐渐实现对存量煤电的替代。”袁家海说。




责任编辑: 张磊

标签: 十四五 煤电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