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油气
  • 石油
  • 伊拉克再陷地缘风波,重塑石油经济前路难

伊拉克再陷地缘风波,重塑石油经济前路难

2020-01-16 16:29:41 中国能源报

石油生产“暂时无虞”

“伊拉克石油设施目前安全无虞,生产活动仍在继续。”欧佩克秘书长Mohammad Barkindo日前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表示,“这让人松了一口气,尽管局势仍然紧张,但我们仍然持乐观态度。”

但市场普遍持保守态度,认为伊拉克的石油生产活动只是“暂时无虞”。不仅是国际油气公司,就连伊拉克政府官员都认为,美国和伊朗不断升级的冲入,再让伊拉克石油工业陷入水深火热之中。

国际能源署(IEA)指出,伊拉克有望在下一个十年成为全球石油产量增长的第三大贡献者,仅次于美国和巴西。但美国和伊朗对峙关系加剧,正在威胁伊拉克石油工业复苏。

“他们(伊拉克)处于风暴中心,生产中断只是时间问题。”加拿大皇家银行全球商品策略主管Helima Croft坦言,“伊拉克面临的风险不言而喻。”

石油供应约占伊拉克政府收入的92%,尽管经历了诸多磨难,包括2003年伊拉克战争和2014年伊拉克北部内战,该国仍然实现了提产目标。过去20年,伊拉克石油产量增加了一倍以上,达到日均470万桶,最新目标是计划到2022年将日产量提高超过1/3达到650万桶。

迪拜咨询公司卡马尔能源(Qamar Energy)首席执行官Robin Mills表示,伊拉克地下有充足的石油资源,足以使其产量再增加一倍以上,甚至可以挑战沙特在中东的石油霸主地位。“但是,真正对产量带来支撑作用的并非储量和质量,而是那些更为实际的东西,比如物流和出口能力,吸引外资和技术经验等,这都是伊拉克欠缺的。”

经济被美“卡住脖子”

值得关注的是,伊拉克中央银行在美国联邦储备银行设有账户,这无疑将“经济大权”交到了美国手中,后者极有可能通过“冻结”账户来反制伊拉克强令美国撤军的举措。

伊拉克议会1月5日投票通过了驱逐美军的决议,隔日华盛顿就向巴格达发出警告,暗示撤军将影响两国在政治、经济、军事等方面的伙伴关系。法新社援引不具名的伊拉克官员的话称:“他们向伊拉克总理马赫迪办公室发出了惊人讯息,威胁称如果美军被踢走,会封锁我们在纽约的账户。”

伊拉克在萨达姆政权被推翻后,于美国联邦储备银行第二联邦储备区纽约联储开设了账户,以存储石油出口等外汇收入,必要时以美元支撑本国货币汇率,稳定经济。伊拉克约90%的国家预算来自此账户,如果被冻结经济将面临崩盘风险。伊拉克官方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伊拉克在纽约联储的账户资金近30亿美元。

伊拉克投资银行拉比证券(Rabee Securities)董事长Shwan Taha直言:“这基本上就是卡住了伊拉克经济的脖子,美国此前就干过一次(冻结账户)。”

2015年,美国以资金可能转移给伊朗的银行或极端组织为由,将伊拉克在纽约联储的账户冻结了数周,当时直接导致伊拉克第纳尔汇率大跌,迫使当局削减公共开支,经济蒙受严重冲击。限制伊拉克获得美元的能力,可能会导致伊拉克第纳尔像2015年那样大幅贬值,人们争相获取美元,由此可能严重的经济困难,削弱工人、企业和政府的购买力。

严苛条款“不利引资”

在中东地缘风波持续发酵的情况下,伊拉克的商业环境也在持续恶化。彭博社消息称,埃克森美孚和雪佛龙已经撤离了他们位于伊拉克的工作人员,英国油服公司派特法(Petrofac)在向英国政府咨询后,也停止派遣英国管理人员进驻伊拉克。

1月第一周,伊拉克南部日产量9万桶的Nasiriyah油田发生了游行示威活动,导致该油田被迫停工。分析师认为,尽管伊拉克有能力依靠本国工人维持目前石油生产水平,但外国高管、工程师以及技术人员的流失,很可能切断该国获取专业技术知识的渠道,阻碍其进一步的勘探和开发活动。

伊拉克趋于严格的合同要求也让外资敬而远之。卡马尔能源指出,外国企业与伊拉克政府达成的合同通常可让前者每桶石油获得1至2美元的收益,而在全球某些地区的合同分成能高达每桶石油14美元。仅从合同条款来看,伊拉克可谓全球最难赚钱的产油国。

据了解,壳牌2018年宣布退出伊拉克南部日产24万桶的Majnoon油田,部分原因是严格的合同条款,关于雪佛龙或道达尔代替壳牌的谈判迄今尚未取得成果。埃克森美孚与伊拉克政府一个价值500亿美元的合作项目也陷入谈判僵局,合作包括一个注水项目,这将对维持伊拉克南部的石油产量至关重要。美国能源信息署(EIA)指出,伊拉克南部的油田每生产一桶石油需要注入1.5桶水。

事实上,早在美国和伊朗再次爆发冲突前,伊拉克的外国投资规模已经出现缩减。根据世界银行数据,2012至2018年间,伊拉克的外国直接投资规模下降了一半至50亿美元,不透明的监管环境和安全问题是该国难以吸引外资的主因。

外国投资缩水将对伊拉克经济造成灾难性影响。加拿大皇家银行预计,2020年伊拉克预算赤字将占到国内生产总值的3.5%,而2018年其财政盈余约占国内生产总值的7.9%。

亚洲供应“面临冲击”

作为欧佩克第二大产油国,伊拉克石油生产受影响的预期,再一次让石油贸易商和进口国忧心忡忡。美国CNBC新闻网日前报道称,伊拉克石油设施如果成为袭击目标,亚洲石油供应可能面临中断。至少有5名亚洲买家表示,由于伊拉克巴士拉轻质原油本就供不应求,其产量减少将带来极大冲击。

美联社指出,巴士拉地区石油产量约占伊拉克石油总产量近85%,其中巴士拉轻质原油是一种中质含硫原油,颇受亚洲炼油厂青睐,伊拉克已经是亚洲最可靠的中东供应国之一。

政治风险咨询公司欧亚集团表示,伊拉克产量如果受到干扰,欧佩克恐怕很难弥补这一缺口。欧亚集团全球能源和自然资源主管Henning Gloystein表示:“当前,巴士拉石油设施正处于区域地缘政治风险的核心,如果这里冲到袭击,市场将陷入困境,首当其冲的就是亚洲。”

亚洲主要国家都从中东进口石油,日本和韩国拥有大量战略石油储备,中国的石油储备建设近年来持续加速,最受困扰的可能是印度。“最大的担忧(潜在供应中断)应该是印度,该国从中东进口约40%的石油,另外单从伊拉克进口20%。”Henning Gloystein表示,“由于美国对伊朗和委内瑞拉发起制裁,印度不得不将从伊朗和委内瑞拉的进口量转移至伊拉克。尽管印度没有参与其中,但已经无法在这场地缘政治危机中独善其身。”




责任编辑: 张秀秀

标签: 石油经济 石油设施 石油总产量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