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唐旭辉:光伏不害怕没有补贴 最担心政府保护火电

2020-01-19 14:21:41 能源杂志

隆基的崛起是中国光伏业过去5年间发生的最重要事件之一。隆基扩张、扩张、再扩张的产能,边界在哪里?隆基的信心又来自哪里?

隆基的崛起是中国光伏业过去5年间发生的最重要事件之一。过去5年,单晶完成了对多晶的逆转,从光伏业的配角一跃成为绝对主角。隆基作为先知先行者,完整推动并获益于这一光伏产业的历史性转折。

隆基的战略预判和快速的市场动作令业界印象深刻。隆基的资本市场和产业扩张的联动,迅速的改变了光伏产业生态,其扩张、扩张、再扩张的产能,以及齐头并进的硅片、电池、组件三核心业务,不仅大大拓展了单晶的边界,也令整个光伏产业成本快速下降,光伏的边界也大为伸展。

隆基的迅速崛起注定会成为一个漂亮的商业案例。今年8月底,隆基绿能的市值突破了1000亿元,这是中国首个突破千亿市值的光伏企业。

但这不是隆基的终点,隆基的产能扩张始终在路上,从2014年开始横向(单业务扩张产能)、纵向(向产业下游业务延伸)扩张产能以来,隆基又调整了产能规划,继续加大规模。

2016年隆基抛出的产能规划规模之大已经令业界瞠目,隆基原计划到2019年将单晶硅片产能扩张到20GW。要知道,2013年,隆基硅片产能仅1.3GW,2015年也不过5GW。今年4月,隆基发布产能布局计划,调整了这一目标,预计2019年底产能将达到36GW,到2020年底,硅片产能将达65GW,远超原来规划的45GW。

隆基产能不断扩张的边界在哪里?隆基的信心又来自哪里?隆基对光伏业未来的判断又如何?近日,《能源》杂志专访了隆基乐叶副总裁唐旭辉,探讨上述系列问题。

隆基竞争力揭秘:超前技术布局 持续降低成本

《能源》:四季度以来,隆基每个月都会公告扩产计划,10月公布了4次扩产计划,11月、12月又有扩产公告,隆基不断的扩产,依据的是什么?

唐旭辉:隆基的扩产主要是是基于我们的客户需求。我们扩产的目的是为客户服务,扩产的规模是基于客户未来三年的需求。有人认为,隆基是为了抢占市场、或者说基于对光伏的乐观预期来扩产的,实际并不是这样,因为这种超前的扩产很容易造成误判,而基于客户需求来扩产,未来的市场销售就会比较稳健。

《能源》:从2014年以来,隆基从横向扩张产能,纵向延伸产业链,这样的战略举措是怎样的考虑?

唐旭辉:隆基一以贯之考虑问题的角度是,如何让光伏发电的度电成本可持续的降下来,我们在转换效率和单位产出方面做了很多工作,是隆基单晶产品性价比提高了,所以相对的多晶的性价比显得很薄弱,那自然会被市场淘汰,这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

隆基所做的事情,都是从降低光伏度电成本的角度去考虑的。过去我们做硅片,发现了单晶在度电成本上的优势,但是业内没有人去做配套的电池、组件,于是隆基只能自己去做电池和组件,都是这个逻辑。

2014年的时候,隆基调研市场,当时市场上的组件转换效率在15.5%左右的样子,如果隆基的单晶硅片做成组件,同规格可以增加15瓦,这样多晶组件往单晶转就可以提高转换效率1个多百分点。

2016年,隆基又推动PERC技术的商业化,又带动整个产业转换效率提升1个多百分点,这两年转换效率提升,是在PERC上做工艺优化,提升细节,下一次转换效率的大幅度提升,需要新的技术。

隆基在硅片到组件这条产业链条上努力提高产出、降低成本。但是也要看到,最终决定发电成本的是整个光伏发电系统的单位产出、成本。我们认为,中国的光伏系统,目前还有很大的优化空间。

所以为了提升产业的系统设计水准,隆基也发展了自己的电站业务,隆基在这个领域有两个子公司,一个是隆基清洁能源公司,主要做地面电站,另一个是隆基新能源公司,主要做分布式、BIPV。这块业务在隆基收入中占比非常小,目的是为了树立标杆,能够影响发电集团和那些EPC公司,隆基做很多的示范案例,给下游的投资者提供一些投资方案,隆基并不是靠做电站来赚钱,目的是为了降低行业的度电成本。

《能源》:隆基硅片、电池、组件三个业务之间的产能关系是怎样的?

唐旭辉:隆基的产业链布局是上大下小。上游的硅棒、硅片,是一体的,有多少硅棒,就加工成多少硅片。硅片这是一个环节。太阳能电池和组件,又是一个环节。做多少组件,就需要做多少电池,这是匹配的。

在实际发展的过程中,存在阶段性的缺口。组件可能产能扩张速度比较快,电池慢了,就要买一部分电池。比如说,让合作伙伴帮忙加工一部分电池。

硅片环节和电池、组件环节的匹配原则,基本是电池、组件产能规模控制在硅片产能的40%以内。隆基要保证生产的硅片的60%是面向市场公开销售的。

《能源》:隆基这些年财务表现非常亮眼,随着光伏组件价格不断下降,未来保持高利润率会有有压力?

唐旭辉:隆基的优势是持续的高研发投入,使隆基的技术始终比别人领先一步,技术先进了,成本自然就会下降,就会持续保持一个较高的利润率。

比如,别人在用砂浆切割技术切片的时候,隆基大量投入研究金刚线切割技术,一年净投入2000万元,没有回报,花了接近2年的时间,隆基把金刚线切割技术研究成熟,切片成本一下子下降了50%。2015年隆基就全部采用金刚线切割技术,而全行业采用金刚线切割要到2018年,隆基等于享受了3年切割技术革新带来的红利。

再说PERC电池组件,2016年隆基就大规模生产、销售PERC电池组件,别人还在卖普通的组件,我的PERC电池组件比普通组件每瓦价格高两毛钱,成本只增加一毛钱,这一毛钱就是净利润。

我们今年又推166mm的M6大硅片,别人用的还是156.75mm、158.75mm的硅片,现在同行也开始在转166mm硅片了。

隆基不需要绝对领先别人,只需要领先别人一个身位,在组件端,只需要领先半年,就可以维持一个比市场平均水平高的利润率。

《能源》:那隆基如何做到保持技术领先的?

唐旭辉:还是靠大量的研发投入。隆基投入大量的资金,去研究怎么降低度电成本,怎么能给客户带来更大的价值。

隆基的研发不设上限,我们研发是立项制,每个工程师想到一个什么问题,要研究什么事,就会拿出来讨论,我们有一个决策委员会,会讨论你这个项目研究有没有价值,有价值就会投入。

《能源》:隆基的大规模扩产也是降低成本的一个重要途径吧?

唐旭辉:规模化也能降低成本,但是规模化是有边际效应的,不是说规模一直大,成本都可以一直下降,到一定规模就不能再大,再大成本反而会上升。因为供应链管理难度会变大。

隆基的低成本、高利润率来自领先一步的技术能力,这有赖于持续性的研发投入,带来前瞻性的技术。

另一方面,是隆基设备的国产化和自给率,隆基很少在市场上买标准设备,而是根据工艺技术去研究这个设备应该怎么做,同时隆基会考虑未来技术的发展,这样隆基在设计生产设备的时候,会留下技术接口,当技术升级时,只需要花很少的费用改造一下,就达到下一代产品技术应用标准。

这也是隆基差异化竞争力的一个源泉。隆基的产能布局都是基于我们差异化的工艺、设备打造的,当然,隆基只是设计所需的设备,具体制造可以交给设备制造厂家。

《能源》:你觉得今年单、多晶的市场比例会是多少?

唐旭辉:我们认为,到今年年底,全球单晶市场比例在65%-70%之间,中国的单晶比例还要高一些,会超过70%。

我觉得没有必要纠结单晶、多晶,光伏市场的一个趋势是高效化,更高的转换效率,在同样装机容量前提下,可以更少占地,减少辅助设备用量,进而降低整个光伏系统的工程造价。只是单晶在高效这方面比多晶做的好。

光伏业欢迎电力市场化 最担心政府保护火电

《能源》:主管部门正在推进平价项目和通过竞价配置光伏补贴项目,您认为目前光伏行业迎接平价是否做好准备?

唐旭辉:什么叫平价呢?如果平的是煤电标杆电价,现在煤电标杆电价也已经可以上下浮动的。如果谈和煤电的经济性比较,我认为在部分地区已经实现了。比如达拉特旗的领跑者项目竞价价格已经低于当地的脱硫煤电标杆电价了,每度电便宜了两分多钱,接近10%的幅度。

光伏的经济性已经非常强了,青海省的情况也是类似,但是有些地区,比如成都,受光照条件的限制,可能永远都不会实现平价。

我认为,现在光伏产业最需要的不是补贴,而是不要限发,现在行业内通过很多手段发电量提高了3%、4%,结果上网一不理想,这点增量就被限掉了,做了无用功。

《能源》:那你希望主管部门做些什么?

唐旭辉:我认为国家最好的保障光伏产业的方法,是把整个电力行业市场化,不要去保护任何一个发电类别,那么光伏的发展会非常快,成长空间会非常大。今年可能只有10%区域光伏是最便宜的电源,明年可能有20%的区域,后年可能是50%。

现在我们看到的是,火电企业在不断向政府高层反映行业困境,要保护火电、发展火电,这样光伏产业怎么办?

我认为以光伏产业的技术水平,和进步的速度,并不害怕没有补贴。现在最需要担心的,反而是国家可能对化石能源或者说火力发电的保护。

《能源》:国外不少国家电力市场很完备,光伏的情况怎么样?

唐旭辉:美国光伏市场的增长就比中国快。虽然特朗普宣布退出《巴黎协定》,但是美国体制和中国不同,每个州都有自己的法律,可以规划各州的化石能源退出的规划,可以给补贴,鼓励新能源发展。美国的电力增量很小,大量兴建光伏电站主要取代存量电站,比如火电、核电等,欧洲的情况更不用说了。

东南亚的情况又不一样。东南亚,像越南、泰国,这些国家,新能源的发展全部是在增量市场。他们和中国不一样,没有形成大量的火电资产,再因为环境的影响,发展新能源解决排放问题。他们纯粹是从经济性的角度考虑问题,光伏的经济性比火电好,现在越南光伏的增长速度非常快,印度的情况也类似。

中国过去新能源的发展一直是依靠增量市场,每年的电力需求在增长,新能源在发展,火电也在发展,但是在电力需求放缓的背景下,以现在新能源的规模,要再保持高速增长,需要开始触动存量市场,去替代火电。

中国有完整的火电产业链,过去的电力行业以火电为主,未来的电力规划也是由他们主导,我担心在未来的电力规划中,可能会保护火电。

《能源》:你谈到光伏产业的技术进步,不过光伏是有效率天花板的,这是否导致转换效率和降低成本到一定水平就会停滞?

唐旭辉:现在光伏绝对主流是晶硅电池技术,硅的理论转换效率是29%,但是业内还有很多创新性的技术没有商业化,比如说HIT、IBC,以及实验室里的多结、钙钛矿电池等,这些都是高效太阳能电池技术,只是目前成本比较高,还没法商业化。

光伏产业有大量的接替性的新技术,就像原来的PERC技术,上世纪80年代就有了,隆基把PERC技术商业化,如今实现了大规模应用。

光伏行业有足够的技术储备,比如多结太阳能电池技术、钙钛矿太阳能技术和现有的晶硅电池技术结合,就可以突破硅的理论转换效率。现在这些技术都在和时间赛跑,谁更成熟,谁就可能成为下一阶段光伏市场效率大规模提升的商业化技术。




责任编辑: 李颖

标签: 唐旭辉 光伏补贴 光伏业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