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林宗虎:能源动力学家的科研梦

2020-03-04 18:37:40 能源思考

林宗虎先生1933年5月生于浙江湖州,1957年交通大学研究生毕业留校任教,是我国锅炉专业首位研究生,1980~1982年任美国迈阿密大学访问教授,1985年起任西安交通大学教授,1988年被授予“国家级有突出贡献中青年科技专家”称号,1989年被授予“陕西优秀科技工作者”称号,1990年经国家教委批准为博士生导师,1991年获政府特殊津贴,1995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

林宗虎先生是国际多相流科学领域著名学者,在气液两相流与传热学科领域取得多方面开创性成果,提出了气液两相流量测量的“林氏公式”,建立了国际上第一个脉动流动沸腾传热计算式,为我国热能工程学科的发展做出了杰出贡献。先后荣获国家自然科学奖三等奖1项,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1项和省部级科技进步奖一等奖等9项。

林宗虎先生生前曾任流体机械国家工程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中国电机工程学会锅炉专业委员会副主任、中国工程热物理学会副理事长、中国工程热物理学会多相流专业委员会主任、陕西省工程热物理学会副理事长、陕西省计量测试学会副理事长、美国《国际工程流体力学》期刊国际顾问、中国《工程热物理学报》副主编、《工业锅炉》期刊名誉主编等职。

孜孜不倦的求学路

1937年,为了躲避战乱,林宗虎随家人逃到上海租界。彼时,列强入侵,民不聊生。少年时代的林宗虎,亲眼目睹了国家遭受的诸多苦难。其父与著名数学家华罗庚为邻的经历,也令他深刻耳濡到一代大家背后的勤奋与不懈。因此种种,让林宗虎早早萌生了“科技强国”的信念。1951年,林宗虎考入交通大学机械工程系,大三时被分到锅炉专业,由此与锅炉结下了不解之缘。百废待兴的国家工业,正等待着这些年轻人的到来。资料显示,当时我国全年发电量排在世界第25位,仅43亿千瓦时,人均全年仅约7度电——通过反映经济脉动的电力工业,大致可窥那个时代的情形。

当然,多年后的今天,我国年发电量已跃居世界第一。

电力工业的迅猛发展,离不开电力人的辛勤付出。同样,也离不开技术工程专家的不断突破。比如,对锅炉工艺的改进与创新。在那个激情燃烧岁月里成长起来的年轻人,似乎有着无尽的热情与动力。林宗虎曾在很多场合强调,“创新要结合国家社会发展需要”。说起来,这里面还有一段故事——

1957年,“向科学进军,建设大西北”的学界征程,正如火如荼。从上海出发的列车上,林宗虎手持粉色“乘车证”,跟随交大动力系,跟随恩师陈学俊,一同奔向西安,加入到刚刚组建的西安交通大学,也由此拉开了与古城的半世情缘。

作为我国锅炉专业第一位研究生,林在毕业时,国家尚没有生产、设计直流锅炉的能力。这成了包括林宗虎在内很多人的一块心病。隔年,他带队赴上海锅炉厂,经过一番鏖战,最终设计出我国第一台直流锅炉,成为举国的一件盛事。

创新驱动下的科研梦

林宗虎是典型的科研“痴人”,如其所言,“无论从事科技、艺术或其他事业,取得成绩者都要具有创新精神。我们要依靠创新驱动开发新技术、新产品,从而引领时代发展。”这种创新信仰,也支撑其日后在气液两相流体力学、沸腾传热学和多相流测量学等方面,取得一系列创新成果,解决了多项国际难题。

上世纪70年代中期,我国正在研究30万千瓦直流锅炉,其核心部件“汽水分配装置”,需要测量分配器各分管中的气液两相流流量和含气量,虽然测量方法很多,但诸多计算式只能用于单一流体和单一压力。林宗虎决心要搞一个通用公式。查资料,做试验,反复研究论证……历时三年,林宗虎建立了国际上第一个通用两相流体计算式。1982年,经补充试验验证后,在国际权威杂志《国际多相流》上发表。这一计算式,就是后来享誉全球、被广泛应用的“林氏公式”。也是同一时期,其以讲师身份到美国迈阿密大学做访问学者。对于来之不易的机会,林宗虎格外珍惜,两年时间里工作学习经常持续到夜里12点,期间共发表了8篇论文,被美国同学称为“论文机器”。

但也正是那段时间,他通过72卷试验录像、摞成半米高的试验数据,为其脉动流动传热式的研究成功,打下了坚实基础。国外学者曾评价其为“具有国际水平的活跃研究者”、“中国研究两相流与传热首屈一指的专家”细数起来,从入校到离世,建树卓然的林宗虎在上海、西安两所交大待了整整68年,“长情”如斯,莫过于此。

动力工程学术的带头人

有了林宗虎的钻研突破,西交大学科建设的艰辛长路,也变得生动起来。彼时,我国的动力工程研究,尚处于相对封闭、逐步摸索的状态。在一些西交大的学子眼中,学校该专业能够发展壮大,包括动力工程多相流国家重点实验室能够在国内外占据重要地位,要归功于两位先驱。一是主持创建我国第一个锅炉专业的陈学俊,另一位就是交大动力工程学术带头人林宗虎。立志以“科技强国”的这师徒二人,也是惺惺相惜。

通过他们的共同努力,多相流学科从奠基到发展,再到学术不断创新,逐渐开拓出一方天地。除了攻克专业难题,对于学科人才的培养,林宗虎也下了很大的功夫。多年执教生涯中,其先后培养出博士、硕士将近50名。同为西交大教授,工程热物理专家、中国科学院院士郭烈锦,也曾接受过林宗虎的教学指导。

据他的学生回忆,但凡有同学们遇到研究问题,林宗虎都会参与讨论,启发思路。“一心做学问的林先生,从未与人争任何东西,做人做事非常开怀。”身为导师,自树树人。正应了那句——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林宗虎曾说过,“时间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只有勤奋不辍的人才能收获丰硕的果实。”从1987年至2015年,其共发表论文150余篇,出版著作20多本。包括锅炉著作7本、传热著作4本、测量著作5本、两相流体力学著作6本。即使临终前几日,其还在校对编写的锅炉手册。郭烈锦在病房见了林宗虎教授最后一面,“他很乐观,说自己在经历死亡,感受着这一个过程。”

林宗虎先生一生爱国奉献、淡泊名利、勇于创新、学高为范。于2019年12月21日9时30分于西安不幸逝世,享年87岁。他的去世是我国能源动力工程领域的重大损失,也是国际多相流学术领域的重大损失。




责任编辑: 张学坤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