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新能源
  • 太阳能
  • 阿联酋雄心不已:上马核电 ,太阳能也是优先发展的能源

阿联酋雄心不已:上马核电 ,太阳能也是优先发展的能源

2020-08-06 09:15:36 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 钱小岩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巴拉卡(Barakah)核电站在8月1日已正式启动,并将在今年晚些时候投入商业运营,这是阿拉伯世界首座核电站。

在全部四个机组投入运营后,巴拉卡这一座核电站就可满足阿联酋全国四分之一的用电所需,每年能够减少2100万吨的碳排放。

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副研究员邹志强表示,阿联酋发展核能,在经济因素外,更多的是政治考虑,希望以此助力塑造其中东地区科技领袖的地位。

不过,阿联酋在阿拉伯世界率先发展核能,引发了地区和利益攸关国家对核扩散和安全使用核能的担忧,这对阿联酋的科技掌控和外交均衡能力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

在只剩最后一桶油时欢呼

阿联酋副总统兼总理、迪拜酋长穆罕默德·本·拉希德·阿勒马克图姆(Mohammed bin Rashid Al Maktoum)8月1日在社交媒体推特上说:“我们宣布阿联酋成功启动阿拉伯世界首个用于和平目的的核反应堆。工作团队成功装填核燃料、开展全面测试并完成启动。”

其实,阿联酋早在2008年就公布开发核能计划。巴拉卡核电站位于阿联酋首都阿布扎比以西海滨地区,在2012年动工,耗资244亿美元(约合1704亿元人民币),共有4个反应堆,总装机容量达到5600兆瓦,核电站由韩国电力公社领衔的财团承建。

该核电站原定2017年年底投入运营,然而进度却一再拖延。阿联酋监管机构官员给出理由,称推迟是为了确保核电站在安全和监管方面达标。最终,阿联酋核能监管机构在2020年2月向巴拉卡核电站第一个核反应堆发放了运营执照。

阿联酋拥有丰富的石油和天然气储备,探明储量均居世界第7位。对于阿联酋,舍弃廉价的石油天然气能源,转向使用核能,逻辑何在?阿布扎比王储穆罕默德·本·扎耶德·阿勒纳哈扬(Mohammed bin Zayed Al Nahyan)早在2015年就向外界非常坦率地交待了背后的动机。

他当时在一场论坛上提问道:“50年以后,当我们就剩下最后一桶石油时,问题来了,当它装船运往国外时,我们看着会黯然神伤吗?”在场的来宾在听到这一“灵魂考问”后一片寂静,于是王储自己给出了答案,他说:“如果我们今天做出正确的投资,我可以告诉你们,那一刻是我们欢庆的时候”。

根据阿联酋“2021年愿景规划”,阿联酋政府将致力于实现能源多样化,减少化石燃料和天然气消耗。而根据阿联酋另一项国家战略——“2050年国家能源战略”,阿联酋将优先考虑发展核能,促进使用环境友好型能源,在未来三十年中不断减少对其他燃料的依赖。

在新能源领域内,除了发展核电外,太阳能也是阿联酋优先发展的能源。由阿联酋水电公司(EWEC)出资建设的德哈夫拉(Al Dhafra)发电站将是世界上最大的太阳能发电厂,总装机容量为20亿瓦。同时,阿联酋首座浮动式太阳能电厂也在今年2月开始发电,浮动式太阳能电厂的优点是不会占用宝贵的陆地面积。

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邹志强表示阿联酋核电站“上线”的意义在于:首先,此举可更好地满足阿联酋国内电力需求,在促进能源多元化的同时降低碳排放,实现2030年发展议程与发展愿景,助力本国经济转型。

在经济考虑以外,阿联酋还有其政治考虑。邹志强表示,阿联酋可以借此进入核能开发俱乐部,成为新能源技术开发的领先者,助力塑造其中东地区科技领袖地位,进而提升本国影响力。

不仅如此,阿联酋副总统兼总理、迪拜酋长穆罕默德在推特上又将此事的意义推上了另一高度,他表示阿联酋的核电站和太空探索的实践“向世界传达了一个信息,即阿拉伯人有能力重新奠定自己的科学道路并与其他大国竞争”。

此前的7月20日,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开发的“希望号”火星探测器在日本成功发射升空,这是阿拉伯世界首次星际探索,而此次核电站的启动又一次次刷新了阿拉伯世界的历史。

\

多重安全隐忧

每当“中东”和“核”两个词结合在一起时,总让人有种放心不下的感觉。

国际核咨询集团负责人多尔夫曼(Paul Dorfman)在去年就警告称:“海湾地区紧张的地缘政治氛围,使得核问题比起其他地区来说,更具争议性,因为核电站可以潜在用来发展核武器”。

为排除外界担忧,阿联酋政府此前反复强调,该国发展核能出于“和平目的”,并欢迎国际社会监督。

早在2009年1月,美国和阿联酋两国政府就签署了《美国-阿联酋和平利用核能合作协议》,以此作为阿联酋发展核能的敲门砖。在此之前,阿联酋政府公布了和平利用核能政策,承诺不在本国生产核燃料,其和平利用核能计划所需核燃料将依赖国际供应,同时承诺同国际原子能机构密切合作,确保核计划的透明性。

此后,从2010年开始,阿联酋累计邀请并接待超过40个来自国际原子能机构、世界核电运营者协会等机构的国际考察团。国际原子能机构前总干事布利克斯(Hans Blix)在考察后表示“阿联酋履行了必要程序”。

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邹志强分析道,和平利用核能具有合法性,不过也暗藏核技术扩散的隐患。在伊朗核问题陷入僵局、中东地区核扩散趋势上升的背景下,更多的地区国家加入核能开发俱乐部是外界比较担忧的地方,担心进一步引发核技术竞赛和核扩散。根据第一财经记者的统计,当前在中东地区,土耳其、约旦、埃及和沙特阿拉伯也有计划建设核电站。

不过邹志强也表示,阿联酋本身技术能力有限,核电站的建设主要依靠外部力量,从技术能力来判断,引发核开发竞赛和核扩散的风险不高。

不过,即便没有核扩散的担忧,阿联酋周边国家还是没法吃下“定心丸”。

巴拉卡核电站的地理位置十分敏感,它与伊朗隔海湾相望,距离沙特边界大约50公里。相较于阿联酋首都阿布扎比,这座核电站与卡塔尔首都多哈的物理距离更近。

尤其在当前,卡塔尔与阿联酋关系紧张,去年卡塔尔就直言不讳地称该核电站是“对地区和平与环境的严重威胁”。

对此,多尔夫曼表示理解卡塔尔的担忧,因为如果核电站在运行中发生重大事故,将对海湾地区的居民产生重大影响。因为该地区居民在很大程度上依赖海水淡化获得饮用水,如果海水受到了污染,后果不堪设想。

除了担忧生产安全事故,核电站还很容易成为地区冲突的牺牲品。回顾过往,能源基础设施不乏遇袭的先例。

2019年9月,沙特阿美石油公司两处石油设施遭导弹和无人机袭击,产量顿时减半,也门胡塞武装“认领”袭击,但沙特方面指责袭击为伊朗发动,遭伊朗否认。

作为美国的地区盟友,阿联酋与伊朗关系出现恶化,曾多次指责伊朗攻击海湾水域商船和油轮。如今伊朗与美国对抗关系加剧,将进一步增大美国盟友目标遇袭的风险。

邹志强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相较核扩散,外界更为担忧的是地区局势给核电站带来的安全隐患,增加了地区冲突中的安全风险,这也将推动阿联酋在大国之间采取更为谨慎、平衡的地区外交政策。




责任编辑: 李颖

标签: 阿联酋 核电 太阳能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