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重新思考人类:2020-2030年行动计划

2021-06-15 13:40:20 5e   作者: 镜清 编译  

“重新思考X:2020-2030年行动计划”,是重新思考X智库出版物《重新思考人类》的最后一章[1]。它的系列文章,很多容易为社会公众接受,因为所谈问题就在周围发生,提出的论点,无可争议,譬如能源、交通、互联网、食品等方面发生的“颠覆”。唯独《重新思考人类》,还没有得到广泛传播,或许与现实考虑有较大的差异,一时让人难于接受。但目前世界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变就变在前所未有、百年罕遇,变就变在立破并举、涤旧生新”。所以还是要“先作了解,再做打算”。大道理可以先不深究,2020-2030年世界、特别是西方世界有何“行动计划”,不妨先审慎一番,比较一下,看有何启发,比较有益。

这里说的,主要是美国,泛指世界其他“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国家,而且是两个经济学和未来学家的“一家之言”。所以,只供思考,不必“较真”……

\

某些国家以前曾因两极分化陷入僵局。因为连续不断、可预见的冲击破坏文明的稳定,决策和资源配置的更大集中化的条件反射,赋予民族国家采取果断行动的权力和能力。然而,这种权力必须不用来支撑旧体系,而是加速新体系。

这里是某些高层领导以及政府、投资者和企业可以采取“干预措施”的具体例子,目的在于延缓工业系统崩溃,加速新的、基于创造的生产系统的突破。

高层指导

» 认清我们所处的位置以及对我们系统的威胁。没有回头路,没有回归“正常”的可能。我们正处于断裂点,旧的规则不再适用。系统处于不平衡状态,在稳定系统中采取的哪些行动可能产生相反的效果。

» 做好准备,迎接2020年代的定期冲击。例子包括金融和房地产危机、流行病、社会动荡、国家衰败、环境灾难和大规模移民。它们会加剧生产系统迅速转变造成的不稳定,这种转变是技术对各个经济部门遭受“颠覆”带来的。

» 注意行业遭颠覆带来的连锁冲击。在2020年代,每个主要的经济部门都将遭到颠覆。这些颠覆对其他行业的含意,会与最初颠覆本身一样具有影响力。例如,交通运输颠覆(详见Rethinking Transportation 2020-2030)将推动石油市场价格下跌,到2021年仅约25美元,这将导致整个石油工业领域崩溃(包括油砂、深海石油和页岩/致密油),连锁反应遍及其整个价值链(炼油厂、管道、运输、工程、建筑和钢铁)。由于石油是世界上最大的可交易商品,信贷市场将遭受打击,因为这个行业无法偿还其债务,甚至会破产。由于石油与美元挂钩,这个世界储备货币的霸主地位将遭“削弱”,这对利率(比如影响房地产、建筑、混凝土和汽车销售)和美国的地缘政治实力都有潜在的影响。同样,交通运输的颠覆也将推动内燃机(ICE)轿车、卡车、公共汽车和货车的“转售”价值降至零,甚至为负值[2]。转售价值每下降一个百分点,汽车制造商就会损失数亿美元。转售价格暴跌可能导致流动性问题,这将再次对就业和信贷市场产生影响。信息和通信遭“颠覆”,同样会极大地减少对“实体存在”(physical presence)的需求,从而减少运输,其中还进一步受到运输货物和资源(石油、煤炭、汽车和食品)数量级下降的影响,并对公路、卡车、铁路和航运产生“连锁反应”。

» 要在迅速变革的需要与增加社会、经济和政治稳定措施之间取得平衡。这会是个严峻的挑战。

» 创建愿景和清晰的计划,缓解不利结果,如失业,不稳定和不确定性。

» 清晰地沟通,以便创造广泛的社会支持。

» 要意识到,这是一场通往巅峰的竞赛。被甩在后面,将被困在传统工业体系内,因为它已进入需求和投资下降、成本上升的“死亡螺旋”[A]。那些主导国家将处在制定新的全球“准入规则”的位置。

» 把权力下放给城镇、地区和各州。鼓励“自发组织”的工会(self-organization)管理本地生产,以及在计划、投资和治理方面的灵活性。

» 重视强健性和弹性。例如,1亿户家庭、商业建筑、仓库,以及工厂发电和储能的系统,要比少数发电厂和集中的、20世纪的电网强大得多。同样,分布式、通过“精准发酵”(precision fermentation,PF)在当地进行食品生产,比集中的系统更强健、更有弹性,因为后者在“危机期间”无法提供食品。建设新型基础设施,必须考虑强健健壮和弹性。

» 重新思考效率和规模经济等“旧概念”,它们的代价是脆弱和“单点故障”(single points of failure)。[B] 正如互联网创造的信息网络能够承受和吸收冲击(如2019新冠疫情大流行),以创造为基础的生产体系架构,能使就地生产、存储和分发不受冲击。对于食品、能源和交通等基本需求,目标在于强健、有弹性和地方自给自足,不是脆弱的、及时的、全球供应链。

» 要承认,我们已经拥有需要的工具。不再需要各种“技术突破”。主要在于执行和以后的基建投资。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新系统迅速超越旧系统,扩大规模将在成本和能力方面带来可预测的、指数级的改进。这意味着市场力量是顺风,不是主流分析预测的逆风。

» 不再相信在职者(incumbents)的线性预测,它们没有考虑问题的复杂性,新技术的成本和采用是“非线性”改进。现有的行业、政府掌控的机构以及他们咨询的主流分析师,与社会上的其他人动机不同。在将纳税人、地方纳税人或养老金置于危险中之前,要花点时间评估主流预测者10或15年前的预测与今天的现实情况的对比。不能让他们对自己的预测负责,他们的预测一直是错误的,而且仍然会有数量级的错误。

加速新的生产系统

各国政府应重点加快推出信息、能源、交通、食品和材料等基础部门的新基础设施和价值链。其他行业大多会从这些投资中获益。与此同时,各国政府必须停止在旧基础设施上建设新产能的投资,因为这会被“锁定”在缺乏竞争力的系统内,资产受困,招致数万亿美元的损失。重点应该是:

信息化:5G、宽带、小型卫星网络、无人机(UAV)等现代信息网络形式。

能源:太阳能、风能和蓄电池。

交通:蓄电池、车队充电网络,支持自动驾驶汽车/小型电动车,利用运输即服务(TaaS)“整合”航运、铁路、公共交通的“换乘”。

食品:分布式、本地化、PF生产中心。

材料:通过PF建立有机材料生产能力。这些现代材料有助于加快在其他基础领域的推广。

规则

建立架构,通过规章制度法规、立法、法律、税收、补贴制度和投资激励机制,鼓励扩大新系统。

» 政府应优先部署现有的基础部门的技术,而不是基础研究和开发。我们已经有“颠覆”食品、能源和交通的技术。政府对这些技术的研发投资让它们走到这一步,但企业可以、也应该进行必要的投资,推动太阳能光伏、电池、电动汽车、自动驾驶汽车和PF,实现经济可行性,并颠覆传统产业。政府的支持重点在于消除不利于广泛部署的障碍。

» 政府应给监管良好的市场赋能,但不参与或扭曲各个行业。例如,今天美国政府储备了14亿磅奶酪,还以学校午餐和补充营养援助计划的形式出售。

> 政府应该退出能源行业,不应拥有发电、输电、管道和矿山。

» 消除新系统的各种障碍,包括不必要的繁文缛节、规章制度和法律。例如,停止市政、州或联邦政府对“分布式”太阳能装置的繁琐要求:用户必须在建成分布式太阳能/电池设施后24小时内接通电网。在城市规划中,停止最低停车要求(“街道”边和街道上)、排他性分区法、烦杂的住房密度要求、现有停车场和车库转换为住房、办公室和商店的要求,准备关闭不必要的街道并计划将其重新开发为公园、高密度住房、经济适用房、商业、临时工作间以及移动零售。

» 停止给遗留行业(legacy systems)的所有(直接和间接的)补贴。

» 废除给遗留行业的监管支持。例如,新的住宅和商业建筑不应要求接通天然气。新建住宅或商业项目不应要停车场。允许建筑商根据消费者的需求建停车场,但不是政府的要求。

» 设计开放、公平、透明和竞争的市场,清除对新进入者的各种屏障,降低形成垄断的能力。例如,授予个人和企业生产、储存和交易电力的权利。清除有关分布式发电的限制。

» 为批准、连接和利用新产品创建通用标准。例如,提供方便、即时接通新型电网(类似于互联网服务供应商,无需“中央”许可就能接入网络)。为“运输即服务”(TaaS)提供、创建开放式平台和标准。为电动汽车与电网(V2G)[C] 连接创建标准,清除各种屏障。

> 使用计算机模拟更新、简化评估程序。例如,了解食品及其各种成分对人类健康的影响。

» 利用税收和补贴加速转型。例如,对新基础设施,加速“折旧”。

> 通过对最损害和不健康产品征税,降低负面的“外部性”,反映它给社会带来的广泛成本,包括人畜共患病毒。

» 利用规则支持新系统。例如,最低限度要求城市地区的所有新建筑,只用电力采暖(即使做饭,也不允许使用天然气或汽油)。最好是要求所有新建筑都有太阳能、电池储能和V2G电力连接,而且能像乐高积木(Lego)那样,添加更多太阳能和电池。要求所有屋顶更换项目包括太阳能发电。

>必要时建立独立的监管机构。例如,制定政策并监督现代食品技术及其产品,特别是考虑到传统食品行业的“游说”力量,新-老行业之间潜在的利益冲突。

» 通过直接投资和投资激励措施,加速扩大新系统。例如,快速发展自动汽车(AV)技术。

» 制定新技术的采用目标,限制旧技术,为投资者、企业和消费者提供清晰和确定的意图,发出明确的信号。例如,从2025年起,“路标”禁止销售汽油或柴油机车,从2030年起“路标”禁止使用汽油或柴油机车。到2025年,信号计划禁止在城市和郊区使用柴油发电机。提供激励措施,旧柴油发电机改为电池储能(“旧车用于电池储能”)。

» 为适应新系统,调整度量标准和税收。例如,对于交通运输,TaaS的税和费改为每英里1美分,以取代汽油税和汽车年费。随着汽车行业的衰退,保持对内燃机汽车征收汽油税。太阳能自行发电或储能,不征税,只向电网或第三方销售的产品征税。

» 调整补贴,适应新系统。对于交通运输,考虑零排放里程(ZEM)激励,而不是零排放车辆(ZEV)。通过低效率的资源利用和外部成本(例如材料、交通和停车位需求),激励购车(ZEV),鼓励低效使用更多的车辆,会使社会成本增加10倍[3]。

» 支持创建开源、透明、协作的网络,最好是国际性的,加快发展的步伐。

» 开发新型、社区所有的(能源、信息和交通)平台和网络。私有权和竞争应该集中在思想(信息)和位于网络和平台(例如,生产、分销和零售)高端价值链元素上。

» 适应知识产权(IP)制度。为某些部门投资提供激励的知识产权,也可能限制技术进步,给消费者造成不必要的成本。例如,给食品添加药物式的知识产权制度大幅增加成本,减慢了市场的发展,也阻止开源食品生产体系的形成。只有在符合公共利益的情况下,才应授予“有时限”的知识产权,否则就不会有发展的投资。

> 知识产权制度应该以“过程”为中心,而不以“产出”为中心,允许公司为生物实体、生命或基因申请专利,而不是生产方法。这会鼓励创新者采用和开发这种技术,鼓励开发开源平台和分子、细胞和生物系统数据库。

» 赋予个人对数据的控制和拥有权。信息是每个“颠覆”的核心,例如,能源使用、运输、个性化营养和医疗保健消费者数据是有价值。确保个人所有权和对私人数据的控制,将为消费者提供经济利益,但目前第三方在榨取这些利益。它还能提供隐私和安全等收益。应考虑像对待知识产权(IP)一样地对待用户的数据,即个人拥有所有个人的数据,并有权按照自己的条款授权给任何人。也就是说,像Facebook、谷歌和亚马逊这样的公司,强迫用户放弃自己数据的权利,换取使用应用程序的“法律协议”是非法的。就像知识产权许可协议一样,个人应有权在每次使用和有限时间的基础上颁发数据。他们也应能拒绝使用。公司应该竞标个人数据的使用权,就像竞标人的劳动一样。个人应该有权以他们认为有利的条款,提供他们的数据和知识产权。

» 在符合公众利益的情况下,制定规则,确保开放利用数据和接口。例如,为能源、货物、人员运输提供3D高清地图和交通流量数据。

» 在无标度网络设计的基础上设计能源、运输和生产网络。例如,将集中的单向电网转换为网络化的多路电网。就像集中式、单向的报纸、广播或广播电视信息流,转向基于互联网的模式。在这种模式下,每个人都可以生成、存储、共享或交易内容。目标是建立类似于互联网的能源网络。

» 将适应性构建到基础设施中。例如,确保围绕集中式电网建设的新的太阳能、风能和电池储能容量适应即将出现的完全分布式的能源系统。同样,鼓励制定标准,确保私人电动汽车的充电网络用于共享自动车队。

» 监管要求应以灵活、分布式、本地化和强健的生产网络为目标。例如,道路的使用应是灵活的,这样车道和停车场都可以实时分配给最合适的用途(例如自行车、摩托车、送货机器人、机器人出租车和利用率高的车辆)。根据社会目标和基础设施成本,制定道路使用费计划,例如,空车里程、拥挤道路使用和较重车辆的税金,比高占用率(如公共汽车)和轻型车辆(如自行车和摩托车)更高。制定灵活的定价方案,并把实时定价信息整合到地图软件中,使车辆能实时优化驾驶路线。例如,规划颠覆对相关部门的影响,把TaaS车队与交通、铁路和“换乘”(微小移动)方案集成在一起。

» 监管审批过程,在安全与快速过渡需要两方面取得平衡。新技术的批准(如自动驾驶汽车或PF食品)与公共安全之间不可避免地存在冲突。监管审批程序可能会给新技术带来成本和延迟。在这方面的决定,需要仔细考虑转型的全部成本和更广泛的利益,而不是狭隘地关注直接影响。采用过程中的许多障碍都可在不进行任何取舍的情况下消除。

» 利用保险方面的规则,加速过渡。例如,自动驾驶汽车技术的“无过错”保险,意味着无论是谁的过错,保险公司均向受伤方支付,车辆的所有者是已保险的一方。换句话说,对人类驾驶员和自动驾驶者,使用相同的保险系统。人类驾驶汽车明显比自动驾驶汽车更危险的情况下,抵制补贴这种汽车的压力。

> 允许运输公司自保。这将激励他们开发更安全的交通技术。

> 政府不应该为过时的遗留系统(如化石燃料或核能项目)投保。

» 各国政府应该意识到,它们可在塑造公众舆论,抵制现有利益集团不可避免的抵制方面发挥的作用。后者正面临颠覆的风险。

> 增加透明度。例如,食品标签现代化,以便更好地向消费者传达健康利益、健康风险和环境影响。标识法应该有明确的含义。例如,“天然”这个词在今天并没有明确的法律含义,食品营销人员可能误导消费者。建立与食品行业相关、清晰的官方术语和定义,无论是传统的还是新的,政府机构提到不同的产品和它们的生产方法时,这些术语和定义不会偏向一个行业。

> 优先考虑消费者的知情权。例如,消费者不应使用简单的静态食品标签,应能扫描二维码,显示他们打算购买食品的详细内容,包括所有成分的来源、制造方法、重金属含量、对儿童和成人健康的影响以及环境影响。数据应该包括公司名称和所有原料的农场和工厂的GPS位置,所有这些现在都可以在不同的数据库中找到。

> 创建标准,让用户下载食物数据直到营养应用程序,这样他们和他们的营养学家可以优化个人健康结果。

» 各国政府应在自己的采购计划中“以身作则”。例如,所有政府大楼都应该安装太阳能和蓄电池。交通运输、政府、公共交通机构、公立学校和邮政系统,应该使用“TaaS”模式,以每英里成本为基础,而不是购买车辆(拉动钢铁产业)。

投资和商业

新生产体系会大幅度减少经济中实体商品和材料的流动。这将大大降低营运资本的要求,因为无资本的信息流取代了实物流动。同样,开发成本也在急剧下降,在很多情况下,在很大程度上可能是开源的。因此,资金主要用于拉动实物资产(如太阳能、电池、食品和商品生产中心),并不用于开发和营运资金。为推动这种新体系筹集资金,需要对金融体系进行重大调整。

\

» 为个人投资新基础设施制定简单的规定。现有的法规(如投资税收抵免)是针对大型金融机构、公司和富有个人在一些大项目上投资大量资金的体制而制定的。社会需要参与式融资,每个人都可以直接投资其社区、乡镇和地区的小型项目。

> 开发新的法律机制/资产类别,让个人可以投资小型(住宅、商业和工业)太阳能和电池项目以及自动-电动车,这些都是可产生现金的资产。最好是只有数字的机制,具有实时报告和向投资者、市政当局(税收)和供应商快速和直接支付现金。为了增加人们对这些新机制的信任,可以考虑采用三重记账法。这将尽可能减少会计欺诈的可能性、遗留的信用评级和审计偏见。

> 使分布式太阳能、风能和电池储能项目能REIT(房地产投资信托基金)化。这将使房地产投资信托基金管理的数万亿美元资金用于扩大新的分布式、强健、清洁的能源基础设施。

> 把业主有限合伙企业(Master Limited Partnerships)扩展到太阳能、风能和电池项目。这将使公共市场上数千亿美元(可能是数万亿美元)可用于清洁能源项目。

» 避免投资陈旧的系统基础设施,以免“过时”。对遗留系统的资本投资将陷入困境。这些投资包括化石燃料(采矿、管道和炼油厂)、内燃机车辆(供应链、制造和分销)以及工农业(农场、加工厂和机械装置)的价值链投资。例如,英国政府计划花费1000亿英镑的高速铁路,[D] 将在过时之前完成(2030年代初),将不再需要的两车道高速公路用于运行自动电动公路列车,只需一小部分成本(这方面的技术已经足够好了)。

> 不要用纳税人或地方税纳税人的钱投资遗留项目。在可预见的未来,公用事业公司将推动纳税人在线性假设(比如几十年的高利用率)下为发电厂(煤、天然气、石油和核能)提供资金。这些资本投资已经或将在未来几年内搁浅。公用事业公司应该要求其股东为这些遗留项目提供资金。如果它们对股东不够好,对纳税人肯定也不够好。

» 不要做静态、长期的投资假设。20世纪的基础设施投资是在系统长期均衡假设下进行的。大范围遭颠覆,意味着这个假设不再成立。我们不能再认为天然气或煤炭发电厂在10年甚至5年后还会有竞争力。25年净现值(NPV)的计算肯定是错误的。例如,您不能假设未来的电厂利用率很高。有占比更高、边际成本为零的太阳能、风能和储能,遗留的发电机组将进入恶性循环,因为被迫承担调峰机组,市场将急剧缩小,因此,维持它们需要的价格会上涨,从而市场会进一步缩小。

» 不要基于遗留趋势做出转售价值的假设。例如,洲际交易所的车辆租赁协议,在历史价格的基础上假定了一定的转售价值。这个假设已不存在。对于目前售出的ICE车辆(平均租期为5年或更长),一个更现实的假设是,剩余价值会为零,甚至为负。这将导致这些资产(包括汽车、设备和电力基础设施)担保的债务价值大幅缩水,随着购买这些新资产的成本飙升(更低的剩余价值=更高的月供),反过来会导致这些行业的“死亡螺旋”。

» 基于一切(房屋、车辆、基础设施和人)都将连接到信息网络的理念,优先考虑各种投资。这意味着应把一切都看作一个互联的智能设备。

» 在价格“下行”的市场上,规避投资的不利于因素。例如,保证对安装太阳能、风能和储能等零边际成本技术投资的回收。

管理旧生产系统的衰落

确保现有业务的影响得到遏制,它们逐步关闭的不利后果已得到“缓解”。

» 通过财政、监管和法律架构,消除直接和间接的激励和支持。抵制对这种行业的救助。例如,取消目前给予化石燃料和核工业的补贴和保护。

» 保护人民,而不是企业。允许无法生存的现有企业破产,但通过再培训、财政和卫生保健支持以及在转型过程中获得社会资本的政策,保护人民。还要创造流动性,帮助人们搬到不同的地方,获得更好的工作和基本生活质量的机会。

> 创建债务减免计划,帮助小企业、个人和价值链内的其他企业退出现有行业。

> 扩大社会安全网规划,确保遭受冲击影响的个人能得到再培训或过渡到其他生计,或有尊严的退休。

> 预计整个城镇和地区会不成比例地遭受冲击,要利用各种规划帮助当地居民成功地转向新系统。这包括提供教育、财政、保健和社会资本支持,创造新的就业机会。

» 建立新系统(如发电站、矿山和农场)时,仍然需要抢救现有企业的关键资产。例如,暂时、有选择地、最低限度地补贴重要的化石燃料发电能力遗产(因为它变得不经济),过渡到新系统。不需要新的化石燃料或核能,所以要抵制对天然气或其他能源进行补贴、“搭建”通往未来桥梁的“误导”。

» 不要锁定遗留基础设施的长期价格合同。例如,随着以化石燃料为基础的集中式能源的崩溃,只有在必要时才承诺短期接管协议,以保证电力供应。

» 消除或抵制现有行业的对抗和各种心态,包括各种形式的伪科学、游说(管制俘获),以及保护就业和影响公众舆论的虚伪要求,实际上这些都是为了保护自己的财务状况。

» 要认识到这个过程是通货紧缩的,高水平的债务将导致行业迅速崩溃,其影响将远远超出行业本身。就像信息技术行业的通缩一样,央行、政府和投资者都需要为基础行业的长期供应侧“通缩”做好准备。

» 以打破电信垄断(使互联网得以突破)同样的方式,打破公用事业垄断的模式。在特定的市场中,大规模发电、输电、配电和零售应是单独的公司。配电公司的商业模式应该是维护、升塔及系统稳定性(存储),主要通过电力交易(如eBay或Uber)赚钱[E]在。公开、透明、设计良好的市场中,各个公司会优先考虑当地发电,因为这更便宜。

» 天然气和电力业务拆分(输送、管道和零售)。这将造成天然气和电力之间的竞争。

启用新的组织系统

正如所见,现有的组织系统,不能适当管理基于创造的生产系统。面临的挑战是,既要修补现有的体系,又要尽量在未来10年建立强健的体系,以便尽可能长时间地推迟它的崩溃,同时为它的替代者的出现创造条件。考虑到变化的共同进化变化过程的突现性,我们无法准确规划一个成功的组织系统将会是什么样子,但可以创造条件,并理解让它出现的原则。

修补旧体制

确保社会稳定至关重要,劳动力市场的深刻变化使这一挑战更加困难。传达一个清晰的未来愿景(它是什么样子,我们如何到达)将有助于创造支持,并消除“回头”寻找民粹的解决方案的“动机”。但更关键的是制定明确的计划,减轻变革带来的不利后果,包括失业、不稳定和不确定性的增加。尽管RethinkX的分析表明,在新生产系统的推出阶段(特别是在电力系统建设阶段)将会创造总体就业机会,但许多新创造的就业机会需要不同的技能,并且与那些失去的就业机会,“位于”不同的地点。此外,随着新生产系统的扩张放缓,许多这样的工作岗位会消失。这种动态会使我们成为通往“权利”世界和新社会契约的桥梁,但也会造成不稳定。可以选择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减轻负面影响,加快其他领域的改善。例如,不受畜牧业干扰的土地,可以重新造林,帮助弥补这些地区失去的农业工作。

» 为普及信息网络连接、TaaS和分布式电力提供补贴,包括老年人、身体较差的人、穷人和农村地区的人。

» 普及终身教育。美国曾经通过建立“授予土地学院”节目进行创新,这使得有可能出现州立大学系统。在2020年代,需要新型普遍的、终身的、去中心化的、参与式的全民教育系统。为此,认识到未来的各种需要和可能性,开始发展新的教育制度的进程。识别短期需求(例如工程师和程序员),但要意识到这些需求会迅速变化。允许实验新的非传统的提供形式,这将大大降低成本并提供更好的服务。教育质量与邮政编码脱钩。

启用新系统

» “分权”与“边缘实验”。允许各州和城市在决策方面有更大自主权,包括移民政策、税收、货币、资产类别、所有权结构、知识产权、代表和决策、教育、公共支出和投资、法律和法规等领域。

» 确保中央不挤压边缘。新组织体系对包括民族国家在内的现有利益构成生死攸关的威胁。只有中央促进并拥抱自身转变、最终降低自身的重要性,才能实现突破。虽然短期内民族州郡不可避免要强化中央集权,但要想成功,就必须减少中央集权。事实上,这个过程不可避免,在美国某个州或以色列、迪拜、新加坡、孟买或其他地方,新系统出现新的组织体系,联邦政府的角色将发生深刻变化。虽然其最终角色取决于出现在州或地区组织系统哪个层面,但“中央”很可能成为合作者,而不是主管,不断为网络做出贡献,创造价值。

» 把“系统思维”置于所有规划方案和决策的中心。承认未来建模方案隐含缺点,即准备更新假设,迅速改变方向。

» 把治理和制定决策集中在弹性、适应性、灵活性和敏捷性原则上。鼓励新颖的方法,从失败的实验中吸取教训。

» 要注意,需要新的社会契约,或许要授予需要的权利(随着成本下降、时间的推移而增加),同时重新定义工作、奖励和目的等概念。随着新体系的扩大和工作(我们今天定义的工作)的消失,社会需要渐进的转变。像普遍的基本收入这样的概念,随着时间的推移,会很快变得更容易负担得起,前面讨论的养老金改革,可以帮助过渡。

» 及早计划大规模改变土地用途和建成环境。基础部门同时遭受颠覆,会给城镇和农业地区创造非同寻常新的可能性。密度更高和规模更大的城市是可行的(到2030年代初,可能出现1亿可控人口的城市),随着有利于城市的集群效应减弱,土地从粮食生产和运输中解放出来,规模几乎无限分散的城市也将成为可能。此外,随着食品生产、商品制造和能源生产分散化,交通系统对土地使用需求的根本变化,城市内部和周边土地的需求将发生变化。这些地区会有许多相互竞争的利益,各地区必须尽早开始规划,充分考虑到所有潜在的“未来用途”。

» 制定网络规则,在连接点上进行管理。随着治理从当前集中、分层结构中消失,节点(本地化的、自给自足的社区)和网络(更广泛的、最终是全球的)层面会出现新的结构。制定网络规则至关重要。这不需要全球协议,因为“最合适”的组织系统,无论在哪里出现,都可能迅速蔓延,因为它将超越所有其他组织。与网络连接对参与社会的任何方面都至关重要,因此在连接点进行管理至关重要。希望发挥领导作用的地区,要关注这些网络原则,以便对新的生产体系进行有效的管理和治理。

» 开发可验证和不可变的方法,跨越网络各种形式机构和人际关系,建立信任。

» 开发人工智能和生物技术的应用与控制原则。人工智能和生物技术都有潜力为人类创造非凡的机会,但随着这两种技术的成本和可获得性大幅下降,流氓个人或团体利用它们作为负面手段的风险也在上升。人工智能很可能整合到整个社会的决策中,包括稀缺资源的配置(市场功能)和政策决策(民主)。此外,人工智能将在生产和组织系统的各个方面发挥关键作用,所以最关键的是创建明确的原则,有助于减轻不利结果的风险。可能需要现代形式的《费城公约》(Philadelphia convention)[F],决定这些原则,决定人类什么应该优化。

结语

这里谈的是许多部门遭“颠覆”后,某些高层领导以及政府、投资者和企业可以采取某些“干预措施”的具体例子,目的在于延缓旧工业系统崩溃,加速新的、基于创造的生产系统的建立。我认为,最具普遍价值的行动是:

“简政放权”,让基层社会有更大的职权,避免旧系统加速陷入“死亡螺旋”。其实在正常发展时期何尝不如此?凡事无关大小,都由高层发现、认定、决策,让基层无权根据现实情况处置新问题,会感到被动和“郁闷”,进而产生消极、等待甚至埋怨情绪,延误了及时处理新问题。

以“分布式”为主,增加发展的强健性和弹性。这在发展新能源,实现能源转型方面特别明显。面对紧急情况和急迫任务,“两个积极性”比一个好。从“采掘时代”转向靠“天”(太阳能、风能+储能)吃饭,让电从“远方来”不如“身边来”更便宜、更强健,而且更具弹性。

然而需要提醒,不能“过分”进入角色,“立马”采取行动。原文作者是慈善家、经济学家和未来学家,着眼未来的前景和大趋势。书的最后有如下“免责声明”,“……任何发现、预测、推论、暗示、判断、信仰、意见、建议、建议和类似的事情都是作者的观点,而不是事实陈述”,因而“不构成任何形式的建议”……但本文内容与原著的任何差错,都是编译者的责任,希望得到批评指正。([email protected])

资料与注释:

1. Adam Dorr & Tony Seba, Rethinking Humanity: 2020-2030 Action Plan, RethinkX, June 2020。

2. Welch, D. & Naughton, K. (2020, April 13). Fear of an Impending Car-Price Collapse Grips Auto Industry. Bloomberg. Retrieved from here.

3. More here: Seba, T. (2018, March 26). Zero emission miles: How to decarbonize road transport quickly and cheaply. RethinkX. Retrieved from here.

A “死亡螺旋”,death spiral:更高的负载率好更深的经济衰退之间,透过债务本息、政府税收、公司利润及银行偿付能力等途径形成恶性廻圈,即债务持续上升,但经济却无法成长的情况。

B 单点故障,single points of failure:信息系统技术术语,泛指系统中一点失效,就会让整个系统无法运作的部件,换句话说,单点故障即会整体故障。

C V2G, EV connectivity to the grid, 描述电动汽车与电网的关系:当电动汽车不使用时,车载电池的电能销售给电网的系统。如果车载电池需要充电,电流则由电网流向车辆。

D 不详待查。

E eBay:可让全球民众上网买卖物品的线上拍卖及购物的网站。1995年9月4日由Pierre Omidyar等人以Auctionweb的名称创立于加利福尼亚州圣荷塞;

Uber:Uber Technologies,Inc.:美国硅谷的一家科技公司。2009年,由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辍学生特拉维斯·卡兰尼克等人创立。因旗下同名打车APP而名声大噪。Uber目前已经进入中国大陆。

F 费城公约,费城宣言,Philadelphia convention:疑指1944年第26届国际劳工大会在美国费城通过的《关于国际劳工组织的目标和宗旨的宣言》(费城宣言),重申了国际劳工组织的基本原则,主要包括:劳动者不是商品;言论自由和结社自由是不断进步的必要条件;任何地方的贫困对一切地方的繁荣构成威胁;反对贫困的斗争需要各国在国内以坚持不懈的精力进行,还需要国际社会作持续一致的努力。《费城宣言》明确,全人类不分种族、信仰或性别,在自由、尊严、经济保障和机会均等的条件下谋求物质福利和精神发展,为实现此目标而创造条件应成为各国和国际政策的中心目标。




【中国能源网独家稿件声明】 凡注明 “中国能源网”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 未经中国能源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

责任编辑: 李颖

标签: 重新思考人类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