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重新思考现在:两个时代之间

2021-06-23 15:11:00 5e   作者: 镜清 编译  

“重新思考现在”是《重新思考人类》的第3部分[1]。题目就“别有新意”:现世界正处于“工业文明”向“自由时代”过渡期,即“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应当说,这是《重新思考人类》叙事最难的部分,在做最敏感、最引人关注的观察与思考。特别是就眼下“两个时代之间”面对的最棘手的问题,表明自己的观点,怎么说都有点“火药味”……

\

1. 新时代:从采掘转向创造

“采掘时代”,始于新石器时代的村落,在新月沃土(Fertile Crescent)“收割”一小块土地。现在有几十亿人,足迹遍全球。

\

新月沃土(Fertile Crescent),现以色列、西岸、黎巴嫩、约旦部分地区、叙利亚,以及伊拉克和土耳其的东南部,在地图上似一弯新月,曾是一大片肥美的土地。

从地理上看,扩张的空间很小。这个时代,即工业文明的最后繁荣,见证了社会能力的非凡增长,但正开始达到文明的极限,进入“缓冲区”。“崩溃”的早期迹象很明显,表现在世界各地越来越多的社会、治理和环境问题上。

我们的文明对地球生物物理系统的影响,已经超出了可持续支持的极限。就像以前的文明一样,我们优先考虑短期增长而不是长期生存[2], 结果是气候变化、土壤退化、森林砍伐和生态系统日益不稳定。我们竭力从有限的土地开采更多的食品,同时将环境退化和致病病毒的社会成本“外部化”,我们的食品系统已达到极限。随着地理扩张的停滞和新竞争对手的出现(见下“中国专栏”),通过扩张阶段流入美国及其盟友的顺差正在减少。强大的“现任者”变得越来越要牢固和保护他们的地位,从社会的各个部分收取租金。本应代表人民“监管”公司的政府,现在却在代表公司“监管”人民,加剧的不平等、醒悟,对制度信任减退的趋势也“被”放大了。

然而,新的生产系统正在出现,有可能突破我们当前文明的能力“边界”,解决我们正在经历问题的根本原因。地域扩张不再可能,技术能力数量级提升成为突破的“唯一途径”。这正是我们今天所看到的。许多技术正以指数级速度改进,正在“颠覆”工业生产系统的每个部门。这种技术进步有可能极大地提高我们的社会能力。一种全新的生产系统正在出现,它将大大减少我们对资源和环境的依赖,甚至在更大程度上,增加接受这种社会的强健性和稳定性。因此,气候变化、不平等以及当今社会面临的许多其他严重问题,都可得到解决。

技术融合与中国崛起

像以前的文明一样,随着美国主导的工业文明传遍世界,也从其控制或影响的地区攫取了巨大的财富。20世纪美国经济的高速增长,使其生产和销售的产品和服务到达地球上几乎所有的国家,由此产生的利润流回了美国[3]。这一系统(体系)正在达到它的极限,几乎不可能进行进一步地理扩张了。 事实上,在过去30年里,随着新的竞争对手(尤其是中国)的出现,形势已经开始发生变化。

集装箱、个人电脑和互联网的汇聚,颠覆了发达经济体的制造业供应链,将货物运输的成本降低了90%,以至于地理位置的重要性大大降低。横跨大西洋的运输成本从20世纪50年代的420美元/吨下降到今天的不到50美元/吨,而运输时间从几个月缩短到几天[4]。事实上,集装箱运输的成本已经降到这么低的水平,以至于“研究国际贸易的经济学家经常假设运输成本为零[5]。”分布式计算和即时通信相结合,即时制造供应链已经成为可能。制造业产品现在可以在世界任何地方打包,就像互联网通信数据包一样,重新“路由”,然后重新编组。随着相对于商品成本,运输成本下降到接近零,现在汽车、电子产品甚至食品装配线也可设在世界各地。上海或深圳的供应商可以与密歇根州或加利福尼亚州的制造商竞争,为底特律的汽车行业或硅谷的计算机行业提供汽车或电子部件。

中国“崛起”恰逢这种技术融合。为了赶上美国,中国“复制、粘贴”美国的组织系统,只做了很小的改动。经济特区(SEZ)以及自由市场,资本主义导向的劳动力、管理和贸易结构的实验,使中国从其巨大的、未开发的低成本劳动力市场获益。今天,世界十大集装箱运输港口,七个在中国;中国的电子产品、汽车和消费品的生产已经居世界领先地位[6]。回流到美国的工作和部分财富现仍留在中国。一开始是企业对企业的制造业供应链的颠覆,现在已经转向新阶段,企业-消费者商务也遭到颠覆。数以百万计的中国制造商从未涉足美国,现就在直接向美国的消费者销售产品[7]。美国以传统方式做出回应,补贴利率,增加杠杆,印刷钞票以保持增长的假象,使其经济更加脆弱和不稳定。

这个过程导致现今美国出现许多社会和经济问题。与此同时,中国抓住机遇,提高社会能力,成为世界制造业强国。

2. 基于创造的生产系统

自工业化伊始,我们就取得巨大的技术进步。但就可能性,即物理学定律所设定的极限而言,我们才刚刚开始。

我们现正进入非凡的“技术颠覆期”,变革的速度和规模远远超过以往任何文明的经历。尽管在历史上,颠覆是相对缓慢和孤立的,但就本世纪20年代所见,会同时影响到经济的每个部门。

一如既往,颠覆的催化剂是一系列关键技术的非凡改进(见图9),每项技术都有可能影响经济的多个部门。就像在智能手机和汽车上看到的那样,任何行业的投资和改进都会改善基础技术的成本和能力,并有助于颠覆其他行业。例如,随着电动汽车需求和投资的增加,电池的改进,它们在储能市场上变得有竞争力,推进了太阳能和风能市场,增加了更多电网储能的需求,催化电池技术成本和容量进一步改善,提高了电动汽车相对于化石燃料动力汽车的竞争力。这些技术正在不同的部门以不同的组合汇聚在一起,从而使新产品和服务的成本和能力得到显著改善。随着颠覆展开和相互强化,它们的影响将波及整个社会,深刻地改变我们的世界。

在引发这种非凡转变的五个基础部门中,信息最先进,就像“工业文明”出现时一样。

\
图9. 关键技术、行业融合与互动

信息和通信:信息处理和通信方面的巨大进步,已经导致成本直线下降,随着数十亿人连接起来并赋予能力,成本已降至零。而这些工具,10年前负担不起,20年前不可想象。正如我们看到的,智能手机是个关键推动者,在经济的所有部门都创造了新的、非凡的潜力。

20年前,让很大一部分人口远程工作、学习和社交的想法,只是科幻小说和硅谷未来主义者的想法。最近的2019新冠病毒大流行危机表明,实现这一目标的信息和通信技术已经基本到位。但并不是所有的工作都可在“家”完成。例如,工厂或仓储工作就需要有人在现场。然而,许多关键技术的成本和能力,如传感器、通信、计算、3D可视化以及机器人技术,预计会在未来十年内提高几个数量级。随着技术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体力工作可以遥控完成(通过虚拟、增强或混合现实),这些劳动力可以来自世界任何地方,最终被自动化取代。在过去20年里,我们看到白领劳动力的数字化(所谓的业务流程外包)和制造业的实体外包给低成本的劳动力市场。在未来十年,会看到蓝领劳动力(工厂流程外包)的类似趋势:实体生产在本地进行,劳动力在远程执行。这对整个经济的影响是深远的:我们生活和工作的地方几乎可以完全脱钩。这对移民、边境控制、税收制度、劳动法规,甚至对民族主义等概念的影响是巨大的。

\
图10. 食物:从觅食到采掘,再到创造

食品:通过精密发酵(PF),利用生物学,导致畜牧业“终结”,代表植物和动物的第二次驯化(详见《重新思考2020-2030年粮食与农业》)。营养食品,最初复制牲畜蛋白质(牛奶和肉类)很便宜,但所有可能方式的优胜者即食物本身(口味、香气、质地、口感、营养和种类)、质量、价格、供应、对健康的影响,以及动物的福利和环境的可预见性,不会只便宜一个数量级。食品生产将从提取模式(种植植物、饲养动物,把它们分解成我们需要的东西)转变为创造模式(食物由经过精确设计的分子和细胞构成)。一株大豆植物或一只鸡的DNA足以产生无限量的大豆或鸡肉蛋白质。因此,拥有巨大生物多样性的小型生物保护区会比拥有少量生物多样性的大片土地更有价值。例如,哥斯达黎加在食物、材料和药品方面的价值,将超过整个美国中西部地区,而巴西和印度尼西亚为短期利益砍伐森林,正在摧毁一个无限可能的未来。

这种新兴的食品系统将产生深远的影响,因为目前70%用于动物的农业土地和水,大部分被腾出来用于其他用途。这不是“一对一”的替代几十个动物蛋白质,目前在我们的食品供应中使用精确生物学,可以设计几乎无限的各种蛋白质(和其他复杂的有机化合物,包括脂质、维生素和生物制品),有精确的规格,包括营养、味道、质地、颜色和对健康的影响。食品即软件(Food-as-Software)[A]的模式,允许科学家、食品设计师和分子厨师,就像开发智能手机应用程序一样地开发食品。个性化的营养、特定的蛋白质、按需开发的纤维和维生素,以匹配我们特定的基因、表观遗传[B]、代谢组成和生活方式,将成为常态。许多用于食品生产的生物技术也将应用于保健、化妆品和材料生产。

能源:太阳能、电池、传感器和人工智能将使分布式新能源系统成为可能,需求可预测地与供应相匹配。能源将主要通过太阳能光伏发电(辅以风能)产生,这已经是成本最低的能源形式,并正在颠覆新建的、电网规模的、以化石燃料为基础的发电市场[8]。事实上,在许多市场,太阳能光伏的总成本已经低于化石燃料和核能的边际成本。分布式发电与分布式电池储能相结合,将取代集中式电力系统,因为本地化生产的成本最终将低于集中式能源系统的传输和分配成本。随着零边际成本的太阳能、风能和电池容量的增长,现有的化石燃料发电厂的利用率会下降,这些能源实际上只能用于填补不断缩小的需求缺口。几年内,这些传统电厂的经济效益会进一步恶化,将基本上陷入困境,因此我们可能需要有选择性地、暂时补贴其中一些电厂,同时加速建设新的清洁能源基础设施,以满足需求。

这种更加分散的系统,允许在任何地方、任何规模的生产能源,并以接近1美分/度电的总成本和微不足道的边际成本提供电力。随着电池储能使需求曲线和发电曲线变“平”(摧毁基于波动的定价能力),并提供更可预测、更高质量和更有弹性的电力,峰期发电机组将遭淘汰。随着集中式发电遭智能、按需发电和储能电网取代,甚至基荷发电概念也将消失。通用电气公司(GE)电力部门的崩溃就是未来的“趋势”,该部门押注化石燃料和集中发电,铸就了这种未来[9]。现有的集中式系统正面临成本上升、需求下降,以及利用率下降和需求脱离电网而破产的“死亡螺旋”。

随着清洁颠覆的良性循环获得动力,化石燃料和化石燃料技术将进入恶性循环,也会影响供暖市场。化石燃料行业规模萎缩,会使采暖变得更加昂贵,导致企业用更便宜、更可预测的太阳能和电池技术“取而代之”。这会使化石燃料市场进一步遭侵蚀,工业和空间采暖更加昂贵,企业和消费者会完全放弃使用化石燃料供热。

\
图11. 个人内燃机汽车(ICE)、个人电动汽车(EV)和运输即服务(TaaS)的成本($/英里)

交通运输:交通运输将以多种方式遭颠覆(详见《反思2020-2030年交通运输》)。运输即服务(TaaS,共享自动驾驶电动汽车)将迅速取代个人汽车,并随之取代内燃机汽车。电动汽车(卡车、货车、公交车和轿车)可以行驶50万英里(很快就会达到100万英里),而内燃机汽车只能行驶约14万英里。这意味着车队也将不得不使用电动汽车,因为它每英里的成本是高利用率车型内燃机运输成本的三分之一(很快将是六分之一)。亚马逊(Amazon)和联邦快递(Fedex)等公司将别无选择,只能出于纯粹的经济原因,迅速用电动卡车和货车取代整个车队。

随着驾驶员遭“取代”,交通拥堵会得到缓解,其他电动交通工具(摩托车、无人机和自行车)也可能出现“融合”)。这些颠覆加在一起,提供的新系统比原来的便宜90%,效率也高很多。拥挤地区通行畅顺,新系统有可能改变我们生活和工作的地方,改变城镇的布局。它的影响将波及火车、物流、航空、石油、气候变化和地缘政治。就像100年前的内燃机汽车做的那样,新交通方式将重组文化、娱乐和商业。

材料:材料的生产会像食品生产一样的转变,从崩溃转向累积模式。就像化学和石化工业颠覆植物和动物为基础的材料那样,创造自然界不存在的材料。这样新技术能创造出迄今“闻所未闻”、近乎无穷无尽的材料系列,以很少的成本和资源利用率,使采掘资源和化学合成陷于崩溃。的确,21世纪的精确生物学和PF,就像20世纪的化学和石化工业。它们与CRISPR[C]、增材制造和纳米技术一起,将使我们能够在更小的尺度上以更高的效率操纵物质、能量和信息,以更强、更轻、更灵活的属性组合建造材料,而所有这些都会使废物量最小。随着这些技术在成本和效率上的提高,资源稀缺可能成为“过去”。

\
图12. 随着成本下降,PF颠覆更多行业

这些物质的颠覆不是用新材料简单地替代旧材料。现代材料将以意想不到的方式“瓦解”各个行业,改变社会。例如,太阳能光伏的成本低于建筑材料(如结构胶合板)的成本时,建筑和能源之间的界线会变得模糊[10]。由于建筑商使用光伏作为建筑材料(因为它更便宜),电力的有效成本将为零,甚至为负。

现代技术成本和能力显著改善,意味着这些行业的颠覆是不可避免的。在强大的反馈机制推动下,这些部门和所有其他部门将在本世纪20-30年代发生变革,其速度和规模,现在的分析几乎无法“预测”。它们共同代表新的生产系统,最终可能带来一个“新时代”。

3. 人类3.0:自由时代

新兴的、以创造为基础的生产系统开启全新时代的可能性——自由时代。

这并不是主流叙事暗示的第三次或第四次工业革命。新兴的生产系统以及由此产生的文明,所依据的驱动因素和属性,与“采掘时代”截然不同,这种差异就像从“觅食”到农业和城市的转变一样深刻,但只“浓缩”在很短的时间内。

以创造为基础的生产系统,不同于人类历史上的任何其他系统。当前的大规模集中式的系统将被完全分布式的系统“取代”,这个系统基于资源创建而不是资源采掘模式。这是一种积累,不是崩溃模式。我们将从分子水平开始构建需要的东西,并在成本和效率方面做数量级的改进。这个系统的组成部分是比特(和量子比特)、光子、电子、分子和DNA(或基因),它们随处可得,而且数量众多,可以无限的方式重组,以基本零成本创造出新的产品和服务。

这种新的生产系统,基于不断增长的回报和近乎无限的供应,不是采掘时代“回报递减”和稀缺、受地理限制的供应。一旦基础设施建成,一个以创造为基础的系统,可以产生近乎无限的产出,从单个细胞中保存的遗传信息和从太阳产生的丰富能量流,产生无限数量的有机材料(食品、衣服和材料),只需要再输入几次。这种系统只生产需要的东西,不需要种植(饲养)完整的植物或动物,也不需要采掘大量的原材料,分解出有用的产品。非有机材料(例如金属)和资本的储备需要为这个该系统提供“种子”,但其他一切都可在当地创建和寻求。

网络和节点

随着社区、乡镇和城市变得自给自足,能够生产许多满足当地基本需要的产品,生产系统将由独立节点组成,连接到无标度、复杂的信息网络上。这种结构很可能反映在成功的组织系统中,在各个“层次”上进行治理。

数十亿生产者-消费者(producer-consumers)将自己生产能源,开发新的食品、材料和产品,并在全球范围内交流“蓝图和理念”,而实际生产和分销就在当地进行。跨境物质资源的大规模流动将用信息流替代,从而改变贸易关系和地缘政治。例如,新的电力运输系统面临的地缘政治和安全风险将大大减少。锂、镍和钴是当今电池的关键原料,它们是“库存”,而石油是“流动”。没有锂,现有的车队可以继续运转,但没有石油,就会停止运转。食品、能源和材料也是如此。随着实体资本流动减少,经济中的资本流动也将直线下降,这将对投资者、信贷和货币体系产生深远影响。因此,随着从基于采掘的生产体系转向基于创造的生产体系,对稀缺资源的竞争将不可避免地减少,而这种资源正是推动增长的动力。

要创建的网络化的结构,是远比现有的集中式、分层结构更强健、更有弹性的系统,对系统一部分的冲击,不再危及整个系统。正如在生物学中看到的,对模块化、网络化系统中的单个或多个节点的冲击,不会波及整个系统。

在新兴时代,供给侧的规模、覆盖范围和集中化的增长趋势将出现逆转。随着从“自上而下”、等级制、榨取性社会过渡到“自下而上”、相互联系、具有创造性的社会,“规模”的优势将消失。需求侧网络效应将取代规模竞争优势。小社区、城镇、地区和州郡,将与大小国家平等竞争。鉴于历史上的先例,这应该“不足为奇”。英国和荷兰就是使用工业“订单”技术和组织系统统治世界的小国。今天的“不同之处”在于,新能力使即使是小的初创企业,也能成功地与大公司甚至政府竞争。

网络“中心性”对于社区的繁荣和参与新兴生产系统至关重要。基于网络动态发展组织系统的社会,将会领先几个步,而试图将网络与现有的指挥和控制、以及集中的、基于采掘的组织系统连接起来,则是“灾难”的配方。独立的治理结构需要围绕这种“节点”协调地发展[11]。

随着新兴的、分布式的、网络化的系统日益压倒中心,采掘的中心将会崩溃。创造不仅是个非常优越的生产系统,网络本身也很容易使信息武器化,从而使个人和体系有能力摧毁这个中心,加之后者又如此脆弱,以至于无法抵抗。

产业组织系统的不兼容性

这种新的、授权的、分布式的、有弹性的生产系统,正在与分层的、集中的、脆弱的工业文明组织系统相碰撞。就像图书印刷的发明促成了中世纪组织体系崩溃一样,信息技术的进步已经为工业秩序崩溃创造了条件。工业秩序组织系统与过去200年大规模、集中、采掘技术一起发展,也很好地适应这些技术。它很好地补充了采掘时代的驱动力:增长、规模和覆盖范围。然而,它与新的以创造为基础的生产系统完全不兼容,将变得越来越无法治理、管理和控制社会。

的确,试图通过这个工业遗迹来理解、管理和影响我们的经济和社会,不仅会加剧我们已经面临的问题,而且会产生新的问题,加速我们文明的崩溃。政治分歧、不平等和社会不稳定将在未来几十年急剧恶化。同样,治理和制定决策也将变得越来越无效。这种普遍的不满、无法理解和领导结合,将推动更多的人走向简单化、极端主义和民粹主义解决方案,而如今这越来越盛行。

体制上没有理解变革的过程,认为开放的可能性意味着我们正在拼命试图修补我们的工业组织系统,而不是为新的系统创造条件来取代它。的确,变革的速度和规模以及它所带来的日益增长的不确定性,正在引发我们当前系统的“免疫反应”,人们要求加倍重视“过时”和不恰当的解决方案,它相当于现代社会中更多的祭祀、更多的牧师和更多的“墙”。这种解决方案只是个固有的、不稳定、脆弱和不可持续系统的“创可贴”(权宜之计)。

结构逻辑框7. 信息:从采掘到创造

正如所见,印刷机、电报、电话、广播和电视等关键技术创新,诞生了工业文明的信息系统。采掘时代的稀缺和经济推动了系统的集中化,即“自上而下”的单向流受控模型,信息和知识通过集中渠道收集并分发给“被动的”消费者。构建的基础设施、治理和监管结构是它的反映,导致“垄断”的自然分布。

但个人电脑、互联网和智能手机的发展,改变了这种模式。突然之间,任何连接到网络上的人,任何地方,都可以与任何人通信。“规模经济”消失了,随之而来的“壁垒”也消失。出现了一种“自下而上”、分布式、授权的生产者和消费者,通过全球信息网络连接的无限供应模式。信息经济、网络效应和收益递增已取代采掘经济、规模经济和收益递减,成为竞争优势的关键驱动因素。沟通与获取信息的成本降至接近零,为我们如何看待知识产权的所有权以及如何沟通思想,创造了新的可能性。进入的屏障也消失了:如今,在“车库”(Google)、“宿舍”(Facebook)或“公寓”(Uber)的企业家,可以创建一家公司,能立即接触全球数十亿消费者和生产商,颠覆整个行业甚至是政府,而且在短短20年的时间里,这种公司的估值达到一万亿美元。

基于创造的生产系统vs基于采掘的组织系统

脸谱网(Facebook)有25亿网民,比世界上任何国家的人口都多。它有能力发动“信息战”,改变国家的叙事规则(原先是民族政府和之前国王、皇帝和教会的角色),无需发射一颗子弹就能引发管理体制更迭。

我们可再一次从历史吸取教训,因为Facebook就是现代版的“英国东印度公司”(EIC)。有两家公司都发展了组织能力,以抓住技术融合所创造的机会,其能力不仅超过了它们的私人竞争对手(如微信[WeChat[D]]或荷兰东印度公司),也超过了某些领先的国家。EIC就是一家股份公司(当时是个新概念),在工业革命开始时从贸易和商品转向政治和领土。EIC用自己的军队推翻了政府,并从地球上某些最大的国家榨取劳动力、商品和税收。在其鼎盛时期,还铸造了自己的货币,负责世界上一半的贸易,拥有一支两倍于英国规模的军队[12]。如果英国政府决定停止供养伦敦,它会把枪口转向英国而不是亚洲,很可能推翻英国政府。

就像英国政府和EIC一样,今天的立法者并不了解脸谱网(Facebook)。在过去十年的大部分时间里,他们一直在“问”同样的问题,这是一个出版商还是一个“技术平台”? 他们说要分拆这个公司,但是怎么分拆一个自由时代的信息网络,就用为采掘时代设计的法律、金融和监管框架? 除非我们制定新的组织原则,包括法律架构、新的数字资产类别和所有权结构,否则我们无法管理和治理这个信息系统。我们是否应该创建一种新的“法律实体”(例如,信息网络公司,IN-corp[E]),并制定一套全新的法律、金融和知识产权规则? 我们应该如何对待目前已私有化、平台拥有的个人数据的所有权? IN-corp是否应该属新的资产类别,为了网络的利益而拥有和运营? 所有这些问题都需要解决。

新的信息系统也在“颠覆”政治,具有深远的影响。特朗普总统来自政治体制之外(边缘),击败了两大政党的候选人,成为美国的最高统帅。旧的信息机构可以过滤掉他的信息,但每一个中央机构(报纸、广播电视、政党和司法系统)都无法阻止他熟练地使用社交媒体及其直接参与的规则。新规则和成功衡量标准让特朗普得以绕过既定的工业秩序文明的规则,直接与他的基层选民沟通。并不认为这些规则是常量,但就像个“组织系统”的每个方面一样,它们实际上是变量。这并非首次技术颠覆在影响政治,正如所见,印刷术使信息从中央集权的宗教机构的边缘直接流动,从而制造了一种席卷欧洲数百年的政治颠覆。

时代的结构

\

4. 工业文明的“创可贴”和创造时代的可能性

试图用古老的、采掘时代的规则、结构和信仰,解释、理解和管理世界是“徒劳”的。

如今,几乎所有关于解决社会问题的对话,都植根于某种“线性思维”。就像医生治疗个体症状,导致各种各样的副作用,却忽视了疾病的根本原因一样,各种政治派别提出的解决方案,无论是经济的、政治的、社会的还是环境的,都旨在修补当前“工业文明”的组织系统。在它不再适应快速变化的世界里,找个方法让它有效地发挥作用。

在采掘范式中,问题是相互冲突的。在采掘系统中解决气候变化问题,必然有巨大的负面社会冲击。解决不平等扼杀了技术进步的动力。解决营养危机需要更多的土地、更多的畜牧业和更多的森林砍伐,这将导致更多人畜共患病毒流行病,而这个系统已将人类推向“极限”。

解决之道,不是像某些极端组织和民粹主义运动希望的那样,幻想时光倒流,重现神话般的过去;也不是像民粹主义运动建议的那样,使用工业文明的监管措施(税收、再分配或行为改变)解决这些问题。问题要深刻得多,我们的文明正到达其极限,目前的组织系统正在崩溃,越来越不适应正在出现的生产系统,无法理解或管理社会,结果就像一件束缚我们个人和集体潜力的“紧身衣”。它缺乏灵活性,意味着不能足够迅速地适应;对根本性变革日益抵制,意味着有被困在一个系统中的风险;这个系统在社会、政治、经济和环境方面,停止了持续的技术进步,变得越来越不可持续。这是不可避免崩溃的“前奏”。

社会不稳定

采掘时代的不平等,基于开发稀缺资源的生产系统和用于集中财富的“规模经济”。工业文明中生产体系和稀缺资源的所有者,可以牺牲社会其他阶层为代价,收取租金。当我们的文明达到极限,这些“现任”的精英们攫取了更多的剩余;工资增长停滞不前、不平等加剧、民粹主义、不满和混乱上升。随着我们用劳动力换取资本和社会稳定的社会契约在日益加剧的技术颠覆面前崩溃,这些问题也在加剧。证据是显而易见的,世界上四个最大的政治民主国家(印度、美国、印度尼西亚和巴西)都由民粹主义领导人统治,而极端主义的集中重新出现,无论是政治、宗教还是经济,都在世界各地继续加速。这些运动阻碍了进步,因为当把问题归咎于别人时,对新思想和人的开放程度就会降低。种族主义和仇外情绪的抬头就是这一进程的迹象。

不平等和不稳定只会在21世纪20-30年代初加剧,因为经济的每个部门都遭到颠覆。我们从以往的颠覆中看到,现有行业的崩溃和随之而来的混乱还发生在早期,而新行业和就业机会的创造以及随之而来的利益是随后的事情。随着现有行业在未来十年崩溃,领导层无法理解原因,更不用说预测和减轻影响了,我们将在世界各地面临更多的动荡和社会失序,导致更极端、中央集权的、民粹主义的运动。

事实在于,如果我们继续我们目前的所有权结构,极端的不平等是不可避免的,因为“赢者通吃”动态驱动的网络效应将取代规模经济,成为竞争优势的主要驱动因素(见下《自由时代的所有权》专栏)。所有权(资本)将以牺牲劳动者为代价,在经济中占有更大的份额,导致财富和影响力日益集中。控制信息网络及其平台的人将拥有生产系统。

自由时代的所有权

在工业秩序中,信息网络的致命弱点是网络本身的所有权。就像我们在Facebook及其同类网站上看到的那样,网络的所有权带来巨大的力量,远远超过供给侧的规模经济。随着它在信息网络和生产平台上运行带来日益增多的经济活动,生产系统变得越来越数字化,继续通过当前的规则管理我们的经济体系,很可能会导致一种新的“采掘”不平等,比我们现在看到的还要严重。拥有信息网络的人,将同时拥有生产系统和组织系统,这是个危险的组合。

关于网络所有权及其核心平台的决定,关于知识产权、个人数据和信息公开的决定,将决定结果是善意的还是反乌托邦的。例如,在我们的食品和农业报告中,我们解释了如何使用基于创造的生产方法的蛋白质成本,会比目前的采掘方法便宜90%。但成本不是价格。如果我们允许食品作为软件的现代生产网络为医疗保健式的垄断企业主宰,那么现代食品在成本、质量和种类方面巨大改善所带来的好处,不一定能惠及人类,而可能惠及少数生物技术公司。一个透明、合作、开源的系统更像软件开发,而不是目前的药物开发和营销,这不仅是更好的选择,而且可能是人类生存的选择。

因此,我们需要新的网络思维模式,包括新的组织原则、所有权和管理模式的新概念,以及新的资产类别。股份公司和衍生公司法律实体的原则,帮助欧洲组织其殖民扩张和采掘,需要重新思考基于创造的生产系统。对英国的EIC和荷兰的VOC起作用的,不是我们在自由时代所需要的。

“创可贴”(工业文明)解决方案

今天提出的解决方案,如增加税收和再分配、保护就业、再培训、限制消费或设置保护主义壁垒,只是用“采掘时代”的方法解决“自由时代”的问题。仅仅依靠再分配抵消不平等和失业,会变得越来越无效。在某些情况下,这些所谓的解决办法,特别是限制消费,会产生反效果和危险:妨碍经济增长,摧毁建立新的生产制度所需的资本,导致进一步的社会动荡,最终导致社会崩溃。

新的可能性

以创造为基础的生产体系,将见证我们的基本需求,即能源、食品、水、通信、运输、教育、住房和医疗等的成本降至零。在10年或20年之内,一项新的社会契约有可能使我们有权获得所有的基本需求,而且负担得起, 这是通往普遍基本收入概念的一步(线性思维模式永远负担不起)。因此,我们的工作、职业、收入和激励的概念将发生巨大变化。我们将不必再为工作而生存,因此对“工作”的需求也将消失。随着我们越来越自由地从事其他活动,对工作需要做“重新设想”。我们对中央政府的依赖与关系,将发生巨大变化。

摆脱经济匮乏,摆脱对生存的恐惧,不仅成为一种可能性,而是一种选择。历史表明,工业文明中狭隘的”投票自由”并不意味着免于饥饿、恐惧、暴力、不稳定或无家可归。真正的自由是创造性的,在精神上、有目的地度过我们时间的自由,摆脱养活自己的苦差事,还将取代政治民主的不完全自由。我们需要重新思考如何花费时间,在新时代找到目标和成就感。

这将彻底重塑政治辩论。在许多方面,采掘时代的政治,是刺激增长的需要与确保采掘成果公平分享愿望之间的斗争。事实上,为了刺激增长,我们容忍了一定程度的不平等。全面的再分配(共产主义/社会主义)意味着激励增长动机的消失,社会落后。(不受约束的自由市场)再分配太少,就会产生不平等和社会动荡。

但如我们所有的基本需求都能得到满足,而成本“微不足道”,那么不平等就不再是增长的代价。社会暴力和极端浪费就不再适合成功的生产体系。难题会得到解决。增长和稳定之间的紧张关系,有利于工业文明中最成功的社会经济体系,自由市场资本主义加上某些再分配和安全网,将变得“过时”。在最大限度地发挥竞争优势的同时,我们将有可能充分参与、利用我们的经济盈余,并共同拥有网络。

新的社会契约、新的所有权和市场模式,提高而不阻碍竞争力,也带来其他可能性。在人人都有潜力轻松满足自己需求的世界里,人人都有平等的机会以自己选择的方式创造性地参与其中,人人都可以在没有恐惧和绝望的情况下度过一生,囤积行为重要吗? 如果“地板”能提升所有人的繁荣水平,我们会在乎“天花板”吗?

治理

随着选举受到利益集团甚至外国政府的影响,民主进程正在遭受“劫持”,它们通过社交媒体,用虚假或误导性的信息,歪曲事实并把“选民作为目标”。假新闻、假分析、伪科学,以及无法管理信息的流量和准确性,削弱人们对民主进程的信任。信息技术和社交媒体的分散,特别能使公民把自己关在“回音室”[F]里,导致社会分裂和意见两极化,使实现变革所需的协议更难以达成。

正如我们需要有能力做出大胆决定并对快速变化作出反应时,我们的决策过程也因狭隘的利益集团和政治分歧陷入停顿。在日益不稳定的时代,对确定性的渴望正在制造变革的阻力。在我们的宪法和决策过程中,为创造工业文明中取得成功所需的稳定,这种制衡机制已经根深蒂固,现在却成了我们集体脖子上的“磨盘”,扼杀了最需要的变革。

随着公民能够获得的信息,而且专业知识比政府本身多很多,基于中央集权等级制度的政治机构正变得越来越“过时”。事实上,许多政府现在只是“名义上的民主”(democracies in name only,DINO)。当初设计让人们选出代表的选举程序,现在却变成了政客们选出他们的选民[13]。

除了民主和决策方面的问题之外,这些进程所依据的治理单位即民族国家,变得越来越无关紧要。在新兴的网络第一的世界[G]中,等级森严,中央集权的民族国家变得越来越不相关[14]。随着地方性自给自足“取代”规模和范围的需求,将面临更适合新兴时代治理结构(即网络和节点)超越“民族国家”的局面。

因为信任转向网络和节点,部落的忠诚必然会随之从中心转移开去。忠诚可能归结为我们身边的那些人,无论是实体、精神,还是智力上有共同的信仰、兴趣和价值观方面。事实上,比起居住在同一街区的人,许多人已经和散布在地球上的其他人有“更多的共同点”[15]。

“创可贴”方案

面对这些多重的威胁,世界各地的政府都通过加强对个人、公司和州郡的控制,寻求巩固权力。成熟的民主国家正在加大力度推行一种已不再适用的中央集权模式,联邦政府越来越多地试图阻止加州在清洁能源、交通和污染等领域取得进步,就是其缩影。同样,政府对黑客试图干预选举过程的反应,一直是打压社交媒体公司,并没有其他的资助和管理信息的武器。

使用工业文明组织系统的国家,无法理解、更不用说使用基于创造的生产和组织系统的能力来管理、征税或控制一个公司(或国民)了。这可从监管谷歌、Facebook、亚马逊(Amazon)等公司的尝试中看出。正如我们所见,一个国家,尤其是一个不了解网络动态的国家,怎么能监管像Facebook这样的公司? 当它们比国家更善于传递信息时(毕竟钱就是信息),政府如何能有效地对他们征税? 拆分这些信息平台并不是解决办法。这是在用工业文明的方案,解决“自由时代”世界里的问题。

我们看到了这种不匹配的进一步证据:阻止少数黑客用少量预算歪曲民主,使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发生政权更迭的尝试失败了。生活在地下室或车库里的个人,正在获得制造混乱的工具,他们有能力侵入电网和金融机构,制造病毒,或摧毁信息网络。

新的可能性

受政治民主管控的民族国家,理应为社会提供高效的决策,但如今的政府却陷入线性、基于直觉的决策体系。最近的技术发展,首次意味着有了可行的替代选择。例如,今天的棒球队正在使用计算机模拟数百万场有或没有潜在球员的比赛,以衡量他们对球队的潜在影响。正是这种知识让波士顿红袜队(Boston Red Sox)从20世纪的常年失败者,变成了本世纪可以说是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中最好的球队。现在,甚至个人也可以用开放的数据和开源软件,模拟数百万场棒球比赛[16]。

通过利用人工智能,首先帮助、然后越来越多地领导决策,出现了一个能够做出更好决策的组织系统的“前景”。自由时代的治理可以运行数十亿次模拟和情景,绘制出整个社会的复杂互动,以及决策的短期和长期影响,而不受政治或既得利益、抵制变革和教条的影响。这样的治理系统,可以帮助实现我们所希望的结果,消除存在于短期和长期利益之间的紧张关系。最初,这可能会导致“去中心化”,以网络为基础的直接民主,通过告知公民新的交通法案或城市分区法,或能源、污染和租金价格变化可能产生的影响,帮助公民做出决定。这些场景可以在公开、透明的网络中运行,公民可以在其中改变各种试验的假设,并重新运行模拟,以学习如何将它们应用到自己的家庭和社区。当公民能够使用数据和技术,分析这片土地上的每一项法案或法律时,他们可能会决定,他们不需要我们今天拥有的工业文明的政治架构。民主可能会在选择我们想要的结果和坚持的原则方面发挥作用,让人工智能解决如何最好地实现这些结果。

地球系统

我们面临许多重要的环境问题,是工业文明日益破坏地球的自然系统的极限,即温室气体(GHG)排放上升到阈值,会引发失控的气候变化:为了燃料和农业,正在砍伐森林,物种被推向灭绝;所有的城市窒息了,我们的河流和水道遭污染,我们的土壤在退化。我们的食品系统正努力随着人口的增长而扩张,随着效率的提高开始趋于稳定,我们已经在尽可能多地利用经济可行的土地,需要越来越多的投入,以维持生产,也在污染更广泛的生态系统。同样,能源和资源生产也在努力跟上经济增长的步伐,从越来越难以获取的资源中开采资源,同时承受着采掘时代经济带来的“收益递减”的痛苦。

正如以前文明发现的,这是我们当前的生产体系的一个根本缺陷。增长的必要性鼓励有限世界的指数增长。这是一种固有的、不可持续的模式,随着我们活动影响的扩大,崩溃是不可避免的。纵观历史,唯一有效的解决方案是利用新土地,在全球可达和有影响的文明中,这是不可能的;或者突破性的技术进步,能使我们用更少的资源做更多的事情。

“创可贴”方案

我们不理解、不欣赏新兴的、以创造为基础生产系统的可能性,导致诊断出错,因此开错了药方。例如,气候变化的叙事假设脱碳是有代价的,而不知何故,新兴系统比旧系统更昂贵。据说,各种解决办法都要改变人的行为和政府的行动。

这种谬论的基础是不理解技术颠覆的过程。未来十年,随着新的食品、材料、运输和能源技术,在成本和能力方面超过工业文明的技术,诊断结果将发生根本性变化。市场不再是阻碍新体系出现的逆风,而是支持新体系出现的“顺风”。我们面临的挑战不是“战胜”市场的力量,而是“加速”并使之成为可能,至少要为市场“让路”。

例如,环境故事认为,能源或肉类消费是“不好的”。鉴于这个诊断,针对气候变化提出的解决方案要求我们做出牺牲,大幅减少能源使用和肉类消费,以避免气候转折点,同时开发污染更少的技术。这是我们工业生产系统的社会结果和环境结果之间的内在冲突。为解决气候变化所需的规模,减少消费会导致经济混乱,导致无法获得开发和部署所需技术需要的资本,会把我们“锁定”在当前不可持续的系统中。在我们突破气候变化导致失控的门槛之前,这可能为我们争取几年的时间,但我们一定会突破这些门槛。此外,将消费减少到所需的程度,带来的痛苦是不合理的。

此外,目前为解决这些问题提出的解决方案,即改变行为、税收和监管,正在制造政治两极化和阻力,使实施更加困难。同样,解决气候变化的技术解决方案,如清洁柴油或碳捕俘与储存(CCS),只是工业文明生产系统的“创可贴”。采掘技术已经被更强大、更分散、更廉价的技术取代,这种技术基本上可以利用无穷无尽的能源。

新的可能性

实际上,能源、交通和肉类消费都不“坏”,增长都带来令人难以置信的社会效益。它们产生的外部效应,包括温室气体排放和污染,是不好的。幸运的是,在能源、交通和农业部门,技术进步正在推动快速脱碳经济,市场力量释放了优越性,因为新兴技术比旧的便宜一个数量级,而不是通过碳税、改变行为和调节。解决环境问题与其说是技术进步的推动力,不如说是技术进步的结果[17]。新的生产体系成本更低,使得税收和补贴成为多余。要想让这个系统出现,需要政府了解新技术,避开阻碍,而不是参与能源、交通或食品业务。

把土地从农业中“解放”出来,为使目前食品生产系统不存在气候变化问题提供了可能性。由于我们可以利用目前使用的“一小块土地”生产丰富的食品供应,就出现了“如何利用这些土地”的其他可能性。相对低成本的大规模重新造林变得可行。此外,随着技术能力不断提高,应该期望在20年内有能力操控生物圈,达到能够控制或影响气候系统的程度,前提是在此期间不超过(气候变化)临界点。我们可以先停止采掘,然后开始填补温室气体排放的空洞。

运作新的、以创造为基础的生产系统,会大大低于自然系统的限制。只有抵制变革会使我们“锁”在不可持续的工业文明的体系中,环境问题才会成为威胁。不幸的是,我们善意的处方恰恰“冒有”这样的风险。

结语

重新思考“现在”,重点是认识哪些是工业文明的“创可贴”,哪些是创造时代“新的可能性”。几乎在所有方面,世界各国,不分西、东,都存在不同的认识和争议,作者的“观点”是:

社会不稳定,需要新的网络思维模式,新的社会契约、新的所有权和市场模式。

社会治理,不要“用工业文明的方案,解决‘自由时代’世界里的问题”。

地球系统治理,“先停止采掘,然后开始填补温室气体排放的空洞”。

许多概念闻所未闻。需要学习、研究,重新思考并做出抉择。广泛的“言论自由”和社会公众的“信任”是正确决策的基础,即使出现某些挫折,也能获得社会的谅解。

资料与注释

1 James Arbib & Tony Seba,Rethinking Humanity—Five Foundational Sector Disruptions, the Lifecycle of Civilizations, and the Coming Age of Freedom,RethinkX,June 2020

2 Rockström, J., Steffen, W., Noone, K., Persson, Å., Chapin, F. S. I., Lambin, E. F., Lenton, T. M., … & Foley, J. (2009). Planetary Boundaries: Exploring the Safe Operating Space for Humanity. Ecol Soc, 14(2). Retrieved from here.

3 For example, Coca-Cola is available in every country except North Korea and Cuba. De Luce, I. (2019, August 13). Coca-Cola is sold in all but 2 countries on Earth. Here’s what their ads look like around the world. Business Insider Malaysia. Retrieved from here.

4 Levinson, M. (2008). The Box: How the Shipping Container Made the World Smaller and the World Economy Bigger. Princeton, New Jersey: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5 Ibid.

6 World Shipping Council. (2019, July). Top 50 World Container Ports. Retrieved from here.

7 In 2019, Amazon marketplace had three million active sellers with a gross merchandise value exceeding $200 billion. 42% of the active sellers across all sixteen global Amazon marketplaces are based in China, up from 26% in 2017. Marketplace Pulse. (2019, December 16). Marketplaces Year in Review 2019. Retrieved from here.

8 In 2019, new wind and solar installation made up around 64% of total annual power capacity expansion globally. International Renewable Energy Agency. (2020, March 31). Renewable Capacity Highlights. Retrieved from here.

9 Hansen, S. (2020, March 26). The Rise and Fall of General Electric (GE). Investopedia. Retrieved from here.

10 Iron Matrix. (2019). Why We’re Different. Retrieved from here.

11 Governance and communities may be able to operate in multiple dimensions. No longer constrained by the limitations of transportation or information technologies, we are already seeing virtual communities begin to develop globally in many dimensions, brought together by shared interests and values.

12 British Library. Overview. East India Company. Retrieved from here.

Blakemore, E. (2019, September 6) How the East India Company became the world’s most powerful business. National Geographic. Retrieved from here.

13 Center for Responsible Politics. Elections Overview: Did Money Win? OpenSecrets.org. Retrieved from here.

14 This is not to say we will willingly abandon the concept of countries, but rather they will not be the most effective form of governance and risk being outcompeted by new governance structures that better enable progress.

15 For example, Silicon Valley used to be geographically bound but has evolved into a worldwide network of people sharing similar beliefs and interests.

16 Rouleau, G. (2016, April 1). Simulating The 2016 Baseball Season. MathWorks. Retrieved from here.

17 Although in a complex system, of course, it will be both to some degree.

补注:

A 食品即软件,Food-as-Software:详见Alexandra E. Sexton, Food as Software: Place, Protein, and Feeding the World Silicon Valley–Style, Economic Geography,18 Nov 2020.

B 表观遗传,epi-genetic:表观遗传学是研究基因的核苷酸序列不发生改变的情况下,基因表达的可遗传的变化的一门遗传学分支学科。研究在没有细胞核DNA序列改变的情况时,基因功能的可逆的、可遗传的改变。也指生物发育过程中包含的程序的研究;

C CRISPR,clustered regularly interspaced short palindromic repeats, 原核生物基因组内的一段重复序列。CRISPR是生物科学领域的游戏规则改变者,这种突破性的技术通过一种名叫Cas9的特殊编程的酶,发现、切除并取代DNA的特定部分。这种技术的影响极其深远,从改变老鼠皮毛的颜色到设计不传播疟疾的蚊子和抗虫害作物,再到修正镰状细胞性贫血等各类遗传疾病等等。该技术具有非常精准、廉价、易于使用,并且非常强大的特点。

D WeChat,微信:中国腾讯公司2011年1月21日推出的一款即时通讯软件,超过十亿人使用的手机应用支持发送语音短信、视频、图片和文字可以群聊,仅耗少量流量,适合大部分智能手机。

E IN-corp,INCORP:one of the fastest growing open shop specialty contracting firms in the Midwest. Incorp has over a century of project management experience. Incorp's workforce is crossed trained in multiple crafts in order to quickly respond to customer demands and reduce customers cost. Incorp also specializes in at risk projects, and has built its reputation on always finishing projects on time or ahead of schedule. Incorp's large multi-craft crew is always ready for emergency response.

F 回音室,echo chambers, 指在网络空间、相对封闭的环境中,某些意见相近的声音不断重复、并以夸张或其他扭曲的形式重复,以至无论该信息的真伪,处于相对封闭环境中的大多数人会认为这种已被扭曲的叙事就是事实的全部,而这个网络外部的任何信息很难在这个网络中传播,甚至不会传到这个网络。

G 新兴的网络第一世界,the emerging network-first world:见附注17.




【中国能源网独家稿件声明】 凡注明 “中国能源网”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 未经中国能源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

责任编辑: 李颖

标签: 重新思考现在 两个时代之间

更多

行业报告 ?